Redian新闻
>
虐到了,这次娱乐圈“塌房”太心酸
虐到了,这次娱乐圈“塌房”太心酸
科技新闻
via 日剧《海女》
国内顶流的虚拟女团A-SOUL塌房一事,这两天闹得沸沸扬扬。
倘若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
粉丝们砸几千万捧着的偶像,结果被发现就是个工资、境遇、生活水平都平平无奇的打工人。
外人以为她们光鲜亮丽、能歌能舞,不说大富大贵、起码生活不错。
其实却有人似乎还需要靠家里打钱接济,有人浑身上下的行头不过百元、用着几年前的千元手机。
A-SOUL女团成员嘉然在直播中提及:“一百多元也有好看衣服的”
这事闹上热搜后,网友们也好奇起粉丝们陈列出的、那些需要得到解释的问题:
给这些偶像花的百万千万,到底用在了哪里?而这些虚拟女团成员的工资与待遇,还能不能得到保障?
01
虚幻的“永不塌房”
这大约是娱乐圈目前出现过的最惨偶像塌房理由:
别人是因为恋爱、违纪塌房,而A-SOUL是因为成员过得太惨而塌房。
20年底,字节跳动与乐华娱乐这两家公司合力推出了五人组合的虚拟女团A-SOUL。
女团通过动捕技术、以虚拟形象露面,而五个动画形象背后都有一一对应的真人,这些被称为“中之人”。
这次“塌房”就发生在其中一位成员珈乐的中之人身上。
5月10日,A-SOUL官方突然宣布珈乐的中之人将要离开,而“珈乐”这一虚拟偶像形象进入“休眠”状态。
这一公告让粉丝们猝不及防,因为半个月前珈乐才刚发布新歌,怎么说走就走、说退团就退团?
A-SOUL成员珈乐
事情如果只是到这一步,粉丝们或许还只想追问离开原因,但一些网络爆料直接点燃了怒火——
有网友爆料,一场生日会能收入百万元打赏的A-SOUL成员,签约时的底薪只有7000,在杭州这样的大城市生活并不算高。
而直播提成的流水仅有1%,除去平台抽成,粉丝们打赏30万,这些中之人到手的只有1500。
这些数字让粉丝们直接炸毛,集体质问官方。
网络爆料,A-SOUL官方已辟谣称不属实
A-SOUL官方于5月11号进行了回应,但没想到行文中的一些表述再度引燃粉丝们的骂战。
回应中并未披露真实收入,但表示目前所有网络传言中的工资数据都是虚假的。
关于工资待遇的形容只有一句——“无法比拟当红真人艺人,但五险一金和社保肯定是交的”。
这句描述再一次让粉丝们破大防,“我们问你收入多少,你告诉我会交五险一金这种劳动法常识?”
高赞3万的评论直接出演嘲讽回应中的措辞↓↓↓
营业收入与成员收入的疑似不匹配,是A-SOUL粉丝最大的质疑点。
据此前乐华娱乐发布的招股书显示,在A-SOUL助力之下,与虚拟艺人有关的泛娱乐收入由2020年的2108万元增加至2021年的3787万元。

但层层利益分配与抽成下来,为ASOUL提供了最大魅力加成的成员,表现出的生活质量却与这个团队给外界欣欣向荣的认知不符。

珈乐“休眠”的公告发出后,疑似珈乐中之人的网易云账号被曝光。
通过账号内容与A-SOUL直播安排的对照,目前粉丝们认为这就是珈乐本人。
譬如账号中记录的给成员嘉然买手握、工作的日期都能对上。
也正是这个账号,被粉丝们认为揭开了虚拟偶像中之人的辛酸一角。
账号中记录了一个因工作疲倦、身体伤痛而情绪低沉的年轻人。

自述直播时被动捕服划伤了半条腿长的口子,到洗手间才发现流血。
家人问她是否需要家里打钱接济,亲友心疼她按摩调整完还要继续跳舞、伤痛加重。
团内粉丝数最多、人气最高的成员嘉然,不止一次在直播中提及“没有钱”“一百块也有好看衣服的”。
她在直播间叮嘱粉丝们好好吃饭的同时,却被发现凌晨四点回复私信、说中午吃了盒饭。
与之相对应的,是A-SOUL成员贝拉曾成为B站唯二的“万舰”成就主播、珈乐生日会的直播营收在200万左右这些光鲜的数据。
和真人偶像相比,A-SOUL最大的不同便是她们并没有亲身站上舞台,而更像是幕后工作者的存在。
粉丝们爱上的,是一个虚拟与现实混杂的复合体。
既包括这层归属于公司的二次元虚拟形象,也包括这些女孩在直播中分享过的所有故事、展现出的所有真实性格。
目前来看,尽管A-SOUL在台前的这些虚拟形象已经得到了认可与关注,收获喜爱。
但真人女孩在幕后付出的努力,似乎没有得到相匹配的重视。
幕后工作人员不受重视,为作品付出的劳动与回报不匹配。
这其实原本就是国内娱乐业常见的老问题,配音演员就是人们熟知的一类幕后工种。
但当它再度发生在虚拟偶像这一新兴、幕后人员与观众建立了更深厚情感连接的行当时,老问题之上又出了新毛病。
02
看似光鲜亮丽
实则困顿辛劳
此次A-SOUL面临的争议大范围出圈,让很多不了解虚拟偶像的网友也颇为震惊的一大原因是:
相比于传统的真人主播,虚拟偶像、虚拟主播似乎是更进阶、很风光的存在。
它们往往被认为是富有技术力的产物,象征着建立虚拟世界的趋势,时不时与“元宇宙”之类的新兴概念相对比。
虚拟主播柳夜熙
真人主播打开摄像头就行,而虚拟主播还需要设计外形、技术支持才能开播。
像A-SOUL女团主打的,便是实时3D动捕直播,依赖于unity引擎与全身的动作捕捉技术。
人们难免下意识地认为,虚拟偶像、虚拟主播投入更高;再加上过往对偶像或主播行当的印象,会想象中之人们应该过得不错。

但其实,这一印象本就是错误的。
目前,国内虚拟主播的门槛已经很低。
A-SOUL女团的3D形象实时直播成本不低,但Live 2d的虚拟直播门槛已经到了几乎人人可以迈入的地步。
甚至已经成为了一批普通人试图赚钱、改善生活的的途径。
via @天才家的展示号
B站上公开的live 2d模型,价格从几百到上万不等,而不少平台都有免费的面部捕捉技术可供利用。
也就是说,普通人在有电脑的前提下,最低花几百元就可以开启虚拟主播之路。
去年因病去世、受到全网关注的B站UP主墨茶,其实在账号中就是虚拟主播的身份。
他的过往动态显示,是另一些主播为他提供了技术支持,出于好意希望他能从中赚到一些钱、改善生活。
国外虚拟主播@Mysta Rias也曾在直播中提及。
他在单亲家庭长大,自己与母亲一度需要依靠接济穷人、发放食品的食物银行生活,同时自己因不想增加母亲负担、不得已从大学预科退学。
一次直播母亲说会来看,他半开玩笑半心酸地介绍说“现在页面上的这些super chat(一种打赏形式)都是钱哦,我在挣钱”。
via @诗杭
国内虚拟主播界的现状,其实与真人主播们的现状也差不离。
那些签约机构的虚拟主播会得到更多的技术支持,也更可能获得更多曝光,但收入需要与公司分成,就像真人主播签公会。
如今A-SOUL面临的就是这一问题:
大公司提供了独一无二的技术支持、资源支持,但中之人们为经营账号付出的心血得到的回报有限。
而不签约的个人主播,收入虽然都是自己的,但技术与资源上总会差一截。
有赚得多的主播,但更多都只是初试水的普通人。
一位2.5万粉的虚拟主播@艾诺丝,因为觉得不可能会有人给自己打赏大额礼物,把一项礼物的特效时间随手设置成了最长时间。
结果突然被大额打赏后,特效直接淹没了直播间让他不知所措。
随后开心地说,“我可以交房租了,因为我这的房租挺贵的,一千多快两千了”。
视频简介里有他自身的情况介绍,曾当过两年酒店前台,家中负债30万、无路可走的父母只能向他开口借钱。
并表示,如果虚拟主播干不下去,5月份还是会去找其他工作。
在无数人眼里,虚拟偶像与虚拟主播或许是潮流、风光的代表。
因为它迎合了数据时代的趋势,面向的受众又是年轻一代。
但事实就是,随着技术的进步、门槛的降低,它正在成为一门越发常见的普通工作。
拥有其他行业同样存在的收入差距,其间有踩在风口的弄潮儿,也有无数只赚到糊口钱的打工人。

身为新产业,国内整个虚拟主播还有着大量不够规范的准则,欠缺着各式监督与保障

作为一门为人们提供情绪关怀的行业,它对身处其中的人却最为残酷。
03
是人,不是工具
或许从一开始,中国的虚拟偶像行业就站在了错误的风口上。
A-SOUL式的虚拟偶像被推出、大批虚拟主播的出现,其实都发生在2021年前后。
不用说各位或许也都能回忆起,那是娱乐圈的集体塌房元年。
偶像明星们的花式塌房让粉丝们心死,也让各大公司陷入冷静。
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虚拟偶像——这玩意儿好像不错,不会谈恋爱塌房。
A-SOUL出道视频中把“永不塌房”视为亮点
如乐华娱乐CEO杜华在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谈及虚拟偶像女团时的发言:
“这样就没有人抱怨了,因为我们这个女团永不塌房的,永不谈恋爱的,永远爱杜妈的。
A-SOUL出道的立牌上也写着,永不恋爱、保持身材、支持杜妈、准时打卡、按时营业。
这些标签,两年前看是虚拟偶像的优势。
但如今重新审视,会发现它们本质要求的是一个完美打工人,而不是一个有血有肉、会笑会疼的真人。
站在行业角度,这一切是合理的。
国内虚拟偶像诞生的缘由之一,就是与真人偶像做出区分。
真人身上那些谈恋爱、容貌身材走形、消极怠工、会发脾气、依仗粉丝号召力大的问题,虚拟偶像最好都别有。
理论上可行,但人们却忘了,在现有技术下被塞进虚拟偶像外壳中的,依旧是一个个鲜活的人。
这依旧是让真人去扮演一个完美无瑕、不知疲倦的偶像,只不过是以蜷缩幕后的形式、处于更弱势的地位。
同时受限于经验有限与认知差异,目前国内虚拟偶像、虚拟主播工业的重点,清一色地被放在了技术上。
各大工作室都致力于钻研技术表现,如何让人物更真实、动作更自然、光影更有美感。
这是很正常的产业思维,因为对公司而言,重点不在于是否拥有一个巨头偶像、拥有一个幸运的“杨超越”。
重点在于,自己是否拥有复制千万个“杨超越”、占领市场的技术。
但这一思维却或多或少地忽略了,哪怕是虚拟偶像,引发人们触动的依旧是其背后一颗真实的心。
A-SOUL最早在B站出道时并不受被看好,B站网友本并不青睐“大厂出身”的A-SOUL。
事情的转折点,发生在成员嘉然的一次直播痛哭上。
她读到了一封粉丝的信,其中叙述了在工厂打工、疲倦、沉重、似乎日复一日的生活。
嘉然为此动容抽泣,然而虚拟偶像的模型中甚至没有流畅的哭泣表情,她哭时、虚拟偶像的表情仍像是在笑。
于是她转过了身,边读边哭。
很多人为这份共情而触动,选择成为嘉然的粉丝。
虚拟偶像,本质就是一门向人售卖感情、同时也完全依靠人的情绪才得以支撑的生意。
不论它的技术进步到何种地步,中之人身上体现出的品质与魅力才是一切的核心。
以日本公认在虚拟偶像领域相对成功的NIJISANJI,俗称彩虹社为例。
彩虹社对旗下成员提供的运营与技术支持非常有限,甚至经常被粉丝嘲笑“生了不养”。
大多数偶像直播时都只是2D画面,比不上国内如A-SOUL的引擎
但却能有体系地,推出一代代虚拟男团女团。
其中男团Luxiem的成员Vox在B站首次开播时,打赏收入破百万。
彩虹社不擅长技术与运营,但却公认地擅长选人、打造人设。
给不同的成员赋予不同职业设定,再将性格各异的成员组成团体。

调皮、稳重、呆萌、聪明、成熟、性感……将这些特质排列组合,再依据成员的个人特色进行搭配。

虚拟偶像打造的重心,完全被放在了背后真人的选择上,且放任主播们表露出个性乃至怪癖。
与这套相对成熟的虚拟偶像工业对比,国内还停留在“让虚拟偶像成为完美假人”的阶段。
via @日剧《海女》
在争议引发后,A-SOUL曾进行过一次回应性质的集体直播。
愤怒的粉丝们在弹幕中刷满了,“不去鸟巢了,我们回家”,想劝这些女孩别再相信“去鸟巢开演唱会”的远大梦想。
成员贝拉则情绪有些崩溃地回复:
“我去哪呢?南方北方,东方西方?回家?我家呢?我没有家可以回了!
A-SOUL对行业而言或许只是一次虚拟女团的尝试,但对身处其中的五个女孩而言,那是切实发生过、短暂追逐过的梦。


许多国内行业目前都只是拿虚拟偶像当做“元宇宙”的试水石子。

朝着奔流的时代河水中扔了块石头,试探这适不适合建造商业蓝图,没意识到人才是根本、或许也并不在乎。

因为虚拟偶像这个小市场赚到的几百、几千万,相比于文娱大类产业其实不值一提。
不论从利益而言,还是人性而言,都是一门最不该把人的心血工具化、把人工具化的生意。
只是目前,这一点还远没有被认知到。



· 一 周 热 点 回 顾 ·

她们是人,

不是工具人↓↓↓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