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硕博生涌入县城之后

硕博生涌入县城之后

教育新闻

这似乎是一个新趋势:越来越多的硕博毕业生正在涌入县城,他们下街道、入乡镇,进银行,做中小学教师。他们可能毕业于最好的大学,受过最高等的教育,在最大的城市里见过世面,而今他们挤进县城,竞争那些「基层」的岗位。

比如,24名著名大学的毕业生去了浙江省丽水市遂昌县,一个普普通通的县城。作为被引进的人才,他们中4人是博士,19人是硕士,唯一的本科生还是浙江大学毕业的。他们应聘的无一例外都是县级事业单位、乡镇和街道的体制内工作。

广东和平县,证明了这可能并非个别情况。当地的橄榄枝抛出去之后,700多个硕博生愿意奔向这个小县城,毕业学校的名气也都响当当,包括清华、人大和国外名校等。

有人说,这是人才浪费。也有人分析说,这没什么值得奇怪。一方面是硕博生年年扩招,已从「稀缺」变成「海量」,工作选择变得狭窄;另一方面,离开竞争激烈的大城市,去小县城找一份安逸的生活,也是当下年轻人的一种新趋向。

当然,还有人会问,扎进县城里,他们过上想要的生活了吗?他们是否甘于待在小县城里,又是不是实现了内心的安置?

我们找到多名去县城的硕博毕业生,他们基本涵盖年轻人最热衷的体制内身份——公务员、在编银行员工和教师等。为了尽可能扩大样本,我们还找到一名非「体制内」的——回县城创业的海归硕士。他们讲述了选择县城的理由,以及在那里真实的工作、生活是什么样的。

以下是他们的故事——




文|高越 周鑫雨

    编辑楚明

图|视觉中国


「很多人想追求一种舒适的生活」

文佳,某211测绘学专业硕士

县城自然资源单位工作

从大城市来到县城很难没有落差感,但是可以问问自己,为什么会来到县城?还不是因为知道自己在大城市很难留下来。

选择去别的二三线城市,可能要找一个不喜欢的工作,还没有体制的保障。这样一想,落差感就不会太大了——这已经是我在有限的条件下,主动做出的最满意的选择了。

我是个工科女硕士,本硕专业都是测绘工程,研究方向是导航定位。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应该走入职场,当初选择考研,也是跟随着大部分人,希望通过读研得到一个高学历,再找到满意的工作。

但是没想到,我还是被学历卡住了。真正考虑就业,是到了研三,当时考虑了两条,第一是继续我的研究方向,进研究所或者相关的公司,第二就是体制内。

第一条路非常不顺利,跟我专业相关的工作基本分布在北京和上海,小城市是没有的,而且需要比较强的编程能力和专业知识。我尝试过自学编程,发现实在是头疼,也能预想到之后找到工作就是做这些东西,也不会开心。而且工科专业找工作还会对男女性别有限制,很多单位,会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男生可以,女生连面试环节都进不了。另外,对口性强的岗位,强度也比较大。

这期间我也面试了研究所,当时专业面试都过了,但它要求本硕学历必须都是211或以上。我因为本科不是211被刷了,同一个实验室的同学,因为学历满足,最终得到了offer。我发现即使读了研究生,工作同样也不好找,甚至是本科就可以去的公司,等你读到研究生,反而不愿意去了。

当时临近毕业,我随便签了一个公司,等到要办手续的时候,有些恐慌,正好看到我家市区附近的一个不太远的县城在「人才引进」,我就在网上搜了一下,发现现在人才引进挺常见的。这个需要应届生身份,很珍贵的,所以我就跟公司解约,保留了应届身份去报名了。

只要有合适岗位,我都报名试了试,当时报了将近十个岗位,所有都要求必须是我就读的这个专业。限制专业的话,报名的人会少很多,工作也会对口,我还挺开心的。

在我看来,生活的本质就是工作和一日三餐,在哪儿都一样。既然选择了县城体制内,我就既来之则安之。

我们这里工资每月打到卡上是3000元,还不算低到可怕。经济发展一般,但租房其实挺贵的,我租的房子每月五百块钱,面积挺大,是个阁楼,六楼,爬楼比较累,条件好点的平均一千元左右。

平常我会去市里找小伙伴玩或者回家,不到200公里,高铁40分钟,有什么想买的、想玩的都可以满足。甚至我比较喜欢县城的一点是比较方便,骑电动车就哪儿都能去了,上班也不用早起,5分钟就到单位了。房价也没那么贵,努力一下就可以买房,生活节奏也慢。

我的感受很多都是围绕工作展开的,工作顺利,我就比较轻松开心。但有一个问题确实是逃不开的,那就是你学的专业跟真正的工作内容差距很大。

当时报的岗位名称,我都已经忘了。现在我每天写材料和在系统上填报数据,跟测绘没关系。我这属于自然资源方面的单位,现在国家强调耕地保护,粮食安全很重要,各个地方建各种工厂,可能会占用耕地和基本农田。这就需要我们去落实工作,要么恢复成耕地,要么去完善手续。每一个都需要拍照片上传系统,给我们的上级单位证明,我们做了这件事。

不能学以致用,我也能够理解,这很正常,工作不都这样,读书和工作就是两回事。

我们部门去年就我一个是新来的,其他同事普遍都得40岁以上,虽然年龄相差挺大,但是平常要叫哥或者姐。有一些人年龄比较大,用电脑不太行,很多操作都不会,需要你去教或者去帮忙。

总体来说,我对县城的生活还是满意的。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我跟男朋友是异地,现在打算他来这边或者附近的地方,也有可能我过几年考去市里。人总是在变化当中嘛,还是要边走边看。

我身边的同学们很多也是进到了体制内,事业编、公务员,学历也越来越高,这说明工资已经不是决定工作的最重要因素了,现在很多人想追求一种舒适的生活状态。



「我为不适应县城而焦虑过」

青柠,北京某金融专业硕士毕业生

县城银行在编职员

为了挤进山西老家县城里的这家银行,我在面试前背完了好几页的企业文化。领导不停追问的问题,我都能用企业文化巧妙扣上时,对方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当时我就有预感,会成为留下来的1/8。

在秋招的两三个月里,我参加了89场面试,每次结束,都会在word里敲下「今天面试未果」这句话。最后,我现在所在的公司向我抛来橄榄枝,即便知道要去县城工作,我也高兴坏了,飘萍终于有了归处。

银行招聘真的很卷,秋招刚开始时,留在北京是我唯一的念头,投的大都是能解决北京户口的公司。但现实给予我暴击,北京的金融圈太卷了,光是简历关就需要人脉,但我本科不在北京,原生家庭也不能给予支持,这方面恰恰是稀缺的,几乎所有公司都没回应。我在班里成绩并不差,但有时寝室4人投了同一家公司,其他3人都收到了面试通知,唯独我杳无音信。

这真的很消磨人的斗志,我只能归咎于疫情,因无法返校,我在家消磨了8个月,与在北京的同学履历上差了一截。拿到offer的同学参加金融论坛,被邀请去晚宴,我还在做关闭朋友圈的鸵鸟。

后来,我退而求其次,开始考虑自己的求职需求,转换阵地。我不停在老家山西和北京两地之间奔波,有时刚结束北京公司的面试,就要穿着正装和高跟鞋,赶1个小时后的高铁回山西。

我爸爸对我找工作的事,态度一直很平淡,就是只要找到工作就行,不分好坏,但千万别毕业就无业回「家里蹲」。

我的心理预期太美好了。我觉得这里应该没有内卷,工作也比较清闲,我可以把我的房间布置得很温馨,每天晨跑,还养条狗……

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前期,我仍然会因为难以适应县城生活和工作身份的转变,有焦虑感和不适感。在县城的银行里工作,免不了人情应酬。有时候我因为身体或者私事并未参与,几次下来,领导和同事就「约谈」了我。我突然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局限于当一个高冷的「知识分子」。

我是个很在意别人看法的人,久而久之我就觉得自己是错的,可能是被「PUA」了吧。我是单位里最年轻的,有些同事就会开些不礼貌的玩笑来试探我的底线,比如「再不交男朋友,过两三年就没人要了」,或者「县城里就别指望高攀了,只能低嫁」之类的。对我来说,这不重要,每次都以微笑回应,尊重个体差异吧。

平常即使是一点小事,同事们也会扯到我研究生的身份上,仿佛这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我打字没有立刻切换中英文输入法,有个同事见了就说,研究生怎么连这个也不会啊?和同事一起吃个饭,别人帮我拿餐具,我回了一声「谢谢」,这多正常啊,但同事们就会说,小姑娘还是太年轻太拘谨了。

北京不缺我一个打工人,可怕的是,我发现自己与县城也格格不入。

这里不错的地方就是生活成本低,工作9个月,我就有了7万元的存款。不过,有的娱乐成本却不低,一张电影票80元。进场后,全场只有我、两个姑娘和一对情侣。这可能是我看过的最寂寞的电影吧。

我的工资待遇在县城应该已经是天花板级别,超过了60%的同学,但我依然有一种害怕的感觉。看着朋友圈,我常常觉得自己和他们已经不在同一个圈层。最近,我正在准备CPA的考试,可能我还是想成为一个被需要的打工人吧。


「高学历女生在县城,真的不好找对象」

阿园,某双非法学硕士,县城检察院工作

如果不是疫情,我应该不会来县城工作。我本硕读的都是法学,一直想当律师,之前压根没把公务员列为选择行列。但现在,工作太难找了,我不敢保证能找到一个特别好的律所,还有好的律师带我,能接到很不错的案子,所以去县城已经是很好的选择了。

法学在省考里边属于很吃香的一个专业,几乎一大半的岗位都可以报,身边的人80%以上都把考公务员当成个人的第一首选,考不上才考虑去干别的工作。我还过了法考,比起很多人都有优势,所以也报考试试,没想到裸考还低分飘过上岸了。


我的岗位是检察官助理,要去4个县的其中一个。按分数高低选岗,我的分是最低的,只能最后选,其他人选了离市里近、经济也好的县,到我这就只剩下这个既远、经济条件又不好的了。我们省考有5年的服务期,这期间是不能动的,之后想去市里的话,有一个遴选机制可以调岗,但也比较难,可能我之后会有往上走的想法吧。

我们一起到检察院报到的有4个人,除我之外,剩下的都是本科,甚至我的学历在整个单位都算是最高的了。我当时一来这儿的时候,同事们都说,你一个研究生怎么到这儿来了呢?

我也会有点觉得浪费了自己的学历,像我们班10个人,考进体制内的有四五个,有一个比较厉害,考了市里的中级人民法院,我就会想,当时如果好好准备,是不是现在也能在市里工作了。

我们这个县经济不太好,县里只有一个商场,没有任何品牌的衣服,就连最基本的太平鸟都没有,全是一些不知名的,也没有星巴克、肯德基和麦当劳,甚至连年轻人喜欢的喜茶、1点点都没有,唯一的连锁奶茶店就是蜜雪冰城。

尽管这样,我爸妈都非常开心,他们觉得姑娘只有当一个公务员才是正经职业,他们自己脸上才有光。我爸从我学这个专业开始就一直说非常适合公检法,不停劝我去考公务员,我一直不听,但现在还是遂了他的意。

我家在河北省,工作的县到我家县城距离有100多公里,坐车要先去市里,再从市里回家,一共2个多小时。虽然是异地县城,但我爸妈也觉得心能放到肚子里,不然如果我去别的城市的话,他们每天都会提心吊胆。

县城里还是有年轻人的,除了做带编的工作,还有不少合同工,或者是去其他一些小公司。商场、饭店也有不少人做小生意或者是打工。

我现在是刚来第一年,还没有去接触业务部门,暂时被安排到政治部,先历练历练。部门8个人,主任是40来岁的80后,剩下的就是90后,既有选调生,也有合同工。现在一个人负责一摊事,我负责内部的「教育整顿」,每天写材料报给市里的政法委。

一开始语言会有问题,虽然我们县也说方言,但两个县的方言不一样,我还是听不懂他们说话,现在一年了,才慢慢好一些。县城确实是人情社会,但我在这儿属于外地人,也没有需要我的地方,只是红白事,咱们也得给人家随个礼,也得去看望一下,遵从基本的礼仪。要是在我自己家的县城工作,那估计人情往来就要很多了。

县城工资不高,每个月三千多元,但花销也少,单位管饭,还有宿舍,晚上也订个外卖或者去外边小店里吃点,跟大学食堂的价格差不多,即使是出去聚餐,人均也就大几十。我没事的时候喜欢躺着刷手机,周六日去市里逛逛街、吃个火锅,买好看的衣服和化妆品。我就一个人,家里不需要我去帮助他们,挣的工资自己也花不完,还能有点富余。我也没有买房买车的压力。

我没怎么出过省,大学就是在本省的省会读的,家里也是县城的,所以现在到另一个县城工作几乎没有什么落差感。唯一最困惑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这么不好找对象?

找对象这个问题,说实在的,我真的很着急,这边的人普遍结婚比较早,他们可能上完大学二十三四岁就结婚了,但我是94年的,今年都28岁了。同事也介绍人相亲过,但男方的条件真的不是很满意,像我这种学历的男生,人家可能都去大城市拼搏了,县城体制内差不多的也都不单着了。

我的要求已经变低了,不需要像我一样的学历,如果家庭条件一般,就希望他能有一个正式的工作,不然我就只能寄希望在市里找了。学上完了,工作也找好了,剩下的问题就是搞终身大事了吧。


「县城初中,硕士学历的老师越来越多」

叶子,某985学科教学(英语)专业硕士

县城初中英语教师

我在南方一个县城的初中做英语老师,已经3年了。在学校里,我就是个普通教师,几乎没有人知道我是985高校出来的,顶多知道我是硕士,但说实话,任教的硕士越来越多了,竞争压力真的很大。

曾经和我一起参加市里学校招聘的老师,是海归硕士。他当时应聘的是英语教师,不过简历上还有获得省物理竞赛一等奖的履历,说明他还具备了另一门学科的能力。

我上学的时候,一直是「别人家的孩子」,也是从这个县城里努力考出去的,我会很想给县城的孩子们带去些什么,尤其是应试之外的东西。入职后的第一堂课,我就和学生们打鸡血,学习能够改变命运,从县城走出来再考到985的我就是一个例子。

但收效甚微。班上40个学生,甚至不说提高成绩,光稳住所有的孩子就让我精疲力竭。有一次,我和家长反映,孩子多次没有完成作业,没想到这个孩子后来加了我微信来质问我,放完话就把我拉黑了。班上的一些家长也并不理解读书这件事,只会回复我:老师你不用告诉我这些,我也管不了。

我今年带初三的孩子,他们马上就要中考了。到了这才知道,50%左右的学生,中考后去了职高。

平均分,是老师之间竞争的重要项目。在我们学校,一个老师如果带的班是年级第一,完全就可以横着走,毫不夸张。每次出分之后,老师们还会私下里偷偷要成绩单,好先让自己有个比较。我对自己和学生们的要求都不是必须第一,所以班级一直在全年级中游的水平。结果我有一次遇到校长,还没走到他面前呢,他就和我打招呼:这次期中考你们班第几啊?

姜还是老的辣,不得不说老教师在抓成绩上就是有一套。从早上7点多到晚自习结束,一天差不多14个小时,就专盯着班里不那么自觉的几个学生。我学到了这招儿,除了自己确实辛苦,这些孩子的成绩的确有所提高。一名教师形容这个方法为「盯师出高徒」,但我也隐隐担忧,当这些县城的孩子真正上了高中,没有老师一直盯着,他们还会一如既往地学吗?

我们学校在当地算是挺卷的一个公立初中了,我问了在上海一所初中任教的朋友,她告诉我上海更卷,那边的家长和学生能接触到的教育资源相对更多,这是县城难以比肩的。

留在大城市也曾是我的第一目标。秋招时也有一线城市的几所学校向我抛来橄榄枝。但因为我当时面试准备不足、做选择优柔寡断、家庭等原因,错过了最佳的择业时机,最后几经辗转,还是接受了现在这所学校的offer。

公立学校的教师,的确是许多人眼中的铁饭碗,我的月薪目前在四五千左右,学校还有教职工宿舍,县城的生活也花不了多少钱,我还是能过得比较宽裕。但这也意味着我一辈子可能就在这个地方了,有一天,同事对我说,30岁之前一定要结婚啊,婚姻是女性的第二次投胎。听到这话,我觉得毛骨悚然,难道30岁后,女人的命运就一定要交付到男人身上?更何况在县城,遇到优秀男生的几率并不高。

在县城教了3年书,会有一些挫败感,但我也不打算离开这个行业。「教书」是我真正喜欢的。我的班级里也有很大一部分学生是愿意学习的,还有一部分同学,虽然学习成绩不突出,但他们的善良,能给我的工作带来积极的情绪。只不过父母一直旁敲侧击地想让我调去市区,这是非常难的事,每年成功调任的老师寥寥无几,却有许多人争抢名额。我现在只能早做准备,去争取这个机会。


「能不能真正沉下心来是个问题」

秦文涛,某985政治学博士,乡镇驻村干部

文科博士,就业面是很窄的,像我这样的政治学博士,要比法学、经济学的更窄。基本上就两个选择,一个是进高校,去马克思主义学院、政管学院、公共管理学院当老师,继续做科研;另一种是去研究性机构,像是中央、地方党校或者其他单位。

毕业前,我两条路都试了试。我是985高校毕业,去了211面试,氛围很轻松,领导们组成一个面试小组,聊一聊研究成果,如果双方都满意,就业意向就达成了。

但我最终还是没有选择高校。从读小学开始,再一直连着读本科硕士博士,我从来没走入过社会。在写博士论文的时候,我就常常一个人待在图书馆里闷着头去啃那些文献,如果进高校,需要接着做科研,我发现自己没办法做到像那些老教授一样沉得住气,一直静下心来坐冷板凳。我对10多年来的科研生活有些厌倦了,反而对走入社会有了很多的向往。

我读书在北京,老家在西部,考选调生选择了中部一个城市。我们对选调生有要求,必须先到基层挂职两年,才能回市里工作。去年9月份,我们去了市里下辖的一个乡镇,第一年要驻村,做村支部书记助理,就像以前的村官一样。跟我一起来的还有两个人,都是博士,一个top2,一个985。

吃在村住在村,工作在村两委(注:村支部和村民委员会的简称),村里的便民服务中心就是我们的办公地点,每天要走村入户,跟村民们打交道。

冷不丁被扔到村里,特别不适应,每天一到下午三四点就没有事了,有种无所事事的感觉,工作不太饱和,就需要自己自由支配时间去走访。后来在实际工作中,遇到的问题也不少。第一个就是方言,能听懂,但不会说,跟村民沟通要讲普通话,感觉没有那么亲切自然,跟村民的融入过程比较慢。

这里人情关系也很严重,就拿今天我们处理的事来说吧,现在农村自建房要求非常严格,需要向政府打报告申请,批准了才可以建房。但村民他嫌麻烦,就只跟村里的干部说了一下,等被问起来再补手续。等到建好之后,一旦被卫星遥感拍到了,就要一层层下文件,直到乡镇,命令去整改和拆除。

按照我们的认知不该这样,但这就是实际情况。

待了快一年,我慢慢理解了很多事情的复杂性,但始终没办法真正融入其中。读了这么多年书,被培养的是要有质疑精神,但在体制内是不行的,你要做的就是执行。至于发挥专业所长,你要坐到那个位置之后才行,我也经历了转变的煎熬期。

在乡镇,下班之后能有很多自由时间,我一般会看书、追剧、运动。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们和村里、乡镇以及县里的干部会有些联系,私下也会约着一起吃吃饭,了解地方的风土人情。

我们跟科研型的人才引进不一样,没有安家或者住房补贴,福利待遇都跟正常的公务员一样,只不过这种定向选调要比国考、省考竞争小一点。

比较有优势的是在婚恋方面,我是来这边市里以后结的婚,老婆现在也在市里,暂时异地。在别人的认知里,尤其是老一辈的家长,他们会觉得这种工作是挺有竞争力的,尤其是单位越好,就会越满意。这两年因为疫情,这种想法又进一步强化了。

考选调的时候,硕士生占大头,博士并不多。我其实是乐于看到越来越多的硕博生、海外留学生进入基层体制的,他们眼界相对开阔,想法也超前,不那么容易对人情社会妥协,或许是能够推动县城发展的。但能不能真正沉下心来,这是个问题。能够踏踏实实待下去的,不把它当做是过渡的,应该还是少数。


「名校生回县城,以后不再成为新闻」

花花,上海交大本科

美国西北大学传播学硕士,县城创业者

毕业之后,我选择了去浙江舟山岱山县创业,很多人问我创业的秘诀,我就告诉他们,把「毕业于上海交大和西北大学」一行字大大地放在宣传语上。

我在短视频平台上分享创业经历,很多网友会说,父母花了几十万元培养出一个海归硕士,你就回小地方了?但现实中并不会有人这样问我,县城的人才太少了,大家都觉得衣锦还乡是特别光荣的事。

我创业做幼儿英语项目,在暑假两个月内,靠报课就有了12万元的创收。县城其实并不像外界认为的那样会对教育松懈。我在创业初期做过市场调研,说实话这里受过高等教育的父母的比例并不高。很多幼龄孩子的父母也是和我一代的年轻人,我和他们聊下来发现大家的教育观念没有那么功利,他们觉得接触到外来的新事物就很好。碍于县城的渠道太少,很多家长觉得和名校毕业生待在一起,对孩子就是好的。

我在县城长大,对县城人的消费习惯很熟悉。他们很会过日子,喜欢在朋友圈转发集赞,获得折扣或免费的活动。我就用了这个宣传方法,大家一看到优惠和免费几个字一下子都来了,我的预期本来只有一两百人,结果最终来了四百多人。

在县城的优势是,只要把握住人脉,办事的效率会更高。2017年我刚从美国回来的时候,这里的政府就找到我,邀请我去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比如人才招引推荐会,还有新年团拜会等等。

很多人会觉得,回县城就意味着你要从名校圈子出来,去接受圈外的人。我刚回来的时候的确会感到挺孤单的。县城许多人会在公共场合大声讲话,还会把抖音的视频外放出来。但你总会有适应的那天,现在我已经完全免疫,甚至能融入其中。

其实,县城也有优秀的人。外界对县城的公务员往往有些误解,觉得这是个养老的闲职,但我看到的事实完全不是这样。一次我和公务员朋友吃饭,她期间接了20多个工作电话,一直不急不躁,每件事理得特别清楚。他们也特别注意人际交往中的细节,比如向局长报告前,不能越过中间的职级。这些处事细节,也让我学到不少。

我完全理解网上对名校毕业生回县城这件事的质疑和不解,我回家也不算一种逃避或者躺平,因为创业本身就是有挑战的事。我从县城出来,靠自己的努力上了不错的学校,现在回到县城也拥有余裕的生活。相信名校毕业生回县城,以后会不再成为一个新闻。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为化名)




星标关注《人物》微信公号

精彩故事永不错过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美国赴华:美国跟!驻美使领馆简化赴华健康码申请标准(绿码回来了,检测要求,康复者,回国路线等)原创丨美国得逞:北约对中国野心彻底曝光!【7.1今日折扣】阿迪全场5折起!HB保健多款买一赠一!AllSaints/Fresh最高6折!伦敦周六彩虹庆典玩耍攻略:看游行/舞台表演/afterparty走起!Galveston海上烟花、DT露天礼炮!2022休斯顿地区独立日焰火观赏指南20220702停更的原因伦敦又夺第一,蝉联“最佳留学城市”4连冠!无愧‘天选之城’,谁又能拒绝伦敦呢!FDA预计美国今年秋天将面临新冠疫情的爆发,疫苗能否应对新的奥密克戎子变体成为关键独立日小长假来了!西雅图Seafair烟花庆典回归,10000磅烟花即将绽放!今日聚焦:担心中国收回香港,英国准备了48颗原子弹!为什么后来怂了?一日一诗:“这枚太阳/ 力量是那样饱满/ 绽放着春天般的温暖”||高书全:心头那枚太阳(读诗版)LA小东京这家大隐于市的Omakase, 让我吃出了米其林的水准拜登语出惊人,美国人的“有生之年”!事关3900万加州人!7月1日生效的这些加州新法案快看!鬼枪管控严,最低工资又要涨!独立日去哪看烟花?湾区烟花观赏地点推荐,快看看哪个离家近谁“逼死”了民主党温和派?纽约初选,民主党温和派全军覆没背后亲历|一个女留学生爱上加拿大的 7+1 个理由WOW, 皇家军舰停靠蒙特利尔, 可以免费登舰参观! 赶紧预约~今天起, 蒙特利尔地铁公交票价大改革! 西岛每月省$50, 住这儿的人扎心了…国庆节长周末, 蒙特利尔出游遛娃攻略! 烟花秀, 美食节, 爵士音乐节, 独木舟~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