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应届毕业生悬停在一线城市

应届毕业生悬停在一线城市

教育新闻

1076万应届毕业生涌入2022年艰难的就业季。其中一些应届生怀揣新鲜学历与梦想,进入一线城市待岗、实习,试图提前锁定优质工作机会,而眼下裁员、企业凋敝,蒸发了原本就稀缺的岗位。他们只能悬停在一线城市。

接到电话是5月11日下午3点,一格坐在电脑前做设计图。约定续签实习协议的日子过去了5天,一格催问过HR几次。这天,平时习惯文字沟通工作的HR,约她电话聊聊。

 “公司目前活儿也比较少,人力饱和,确实也不需要(这么多岗位) 工资给你结到今天。”她的语气温柔又抱歉。

一格脑袋一片空白。她想开口挽回这份工作,但Hr所说的每一句事实,她都无力反驳。 

作为2022届应届毕业生的一格,就读于江西一所高校的计算机专业。去年11月,一格来到上海这家跨境电商公司实习,岗位是设计师助理,日薪200元,工作内容主要是给月度新产品做展示图。

3月,疫情未爆发时,leader鼓励一格,希望她可以在公司做到转正,她在心里拒绝。她早早规划好毕业后的道路:在上海实习到6月,毕业后,去房价相对更低、竞争压力更小的杭州发展。

突然爆发的疫情打乱了计划。3月末,上海市部分工厂关闭,交通停摆。3月22日起,一格所在的公司进入全线居家办公模式。

起初,一格以为,最多封控1个月,4月底,形势依旧不明朗,公司工厂线无法开发新产品,设计部门的日常工作变成:改良旧产品设计图后,更新到产品展示页,工作量少了许多。五六月份本是外贸公司的交易和招工旺季,但眼下公司业务主要依靠海外市场库存。

危机感一直都在。5月初,一格1次续签2个月的实习协议即将到期。封控在出租屋内,一格无法去杭州求职,她考虑回老家,参加1个月后的编制考试。当时,一格所在的小区实行“只进不出”,而离沪需要家乡居委开的接收函,一格询问老家村委会,他们表示无法接受来自上海的返乡人员。一格放弃了。

她寄希望于同这家公司续约,应对房租和上涨的物价。希望破灭,收入断了,这晚,一格失眠至凌晨两三点。第二天上午,到了往常钉钉打卡上班的时间,一格却无所事事,她感到心烦意乱。

决定做点儿什么缓解焦虑。一格在三家互联网招聘软件上,分别给上海、杭州的公司投递了十几封简历。坐标上海的招聘公司,显示“已读”后便没了下文。终于,她投递的一家杭州的新媒体公司运营岗位有了回复,HR看完简历,和她谈起面试事宜,听闻她在上海,对方随即表示:等你到杭州,再看我们公司是否还在招聘吧。

图 | 一格的小房间,过道狭窄

1076万毕业生涌入就业季。拥有广阔就业市场、丰富就业机会的一线城市,吸引着一些应届毕业生前来实习、待岗。但他们发现,工作岗位变得稀缺了。当感染性更强的奥密克戎来袭,异地求职他们则要面临更多不确定性。

2月,来自西安一所高校的王遥到北京寻找实习机会,求职不顺,她开始广投简历,西安一家企业的HR邀请她面试。担心返回西安途经中高风险区,影响绿码出行,王遥试图与HR协商线上面试,但对方表示只考虑线下面试。王遥只能放弃。

王遥的一位同学拿到了北京一家公司的offer,准备坐高铁来京,抵达高铁站,却因为健康宝弹窗没能搭上车,同学担忧,如果无法如约入职,确定的offer也可能被收回。

去年12月底,结束考研初试的秦文开始寻找实习机会。她来自广州一所985院校,梦想着进入影视行业工作。大二时,秦文对影视编导萌生兴趣,她降了一级,从经贸专业转到新闻传播类专业,这是学校最接近编导的专业了。

自知专业所学并不匹配影视行业的岗位,但2021年秋招,她还是给光线传媒、网易等大厂的编剧、导演、策划岗位,投了20多份简历,颗粒无收。她开始备考中国传媒大学的研究生。初试结束后,自觉上岸艰难,留学费用昂贵,她准备找个实习工作积累经验,投递10多份简历后,她收到深圳一家小型视频工作室助理的offer。

春节还没结束,2月10日,秦文来到深圳,租住在一位同乡家中,几天后正式入职。这家工作室只有4位正职,业务主要是接拍企业宣传片、MV。人手少,秦文跟在同事们身后,事无巨细地处理着订外卖、带电池、拿器械、给微信公众号排版等等杂活儿。但秦文鼓励自己:这行就是从杂活儿开始做起的。

入职不到半个月,2月底,深圳福田出现多例阳性病例,实习的工作室线下拍摄活动基本停工。秦文窝在出租屋,原本就宝贵的实习时间又缩短了,她担心自己无法积累足够的经验和作品,进一步影响毕业后的求职。

她在出租屋焦灼等待着复工。3月9日,她租的小区马路对面开始立起围挡,房东觉察不妙,离开了福田。秦文恐惧独自在出租屋遭遇封控,她将自己的忧虑告诉老板,工作室的地址暂时可以自由出入,同事们一起收拾出杂物间,她在此将就了一晚。

2021年,聚集最多就业机会和创造性人才的一线城市,人口增量总和仅12余万,不及过去10年年均增量的十分之一。2022年春天,这些勇于闯荡大城市的毕业生们迎面碰上经济困难期,他们随时可能“悬停”。

实习协议断签后,一格把QQ头像调成了灰色。尽管清楚“失业”有环境因素在,她忍不住反复复盘工作中各个细节: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

这次断签,多少唤起一格对自己力的怀疑。她来自江西一所双非院校的计算机技术专业。2020年,一格读大专三年级,在短视频公司实习时,看到新来的本科实习生起薪比她的高。她决定准备专升本考试,从5月起,一格边工作边备考,因疫情,专升本考试后来缓考了两个月,她抓住时机拼命自学,后来如愿通过考试。

过去5年,她几乎没中断过实习和兼职,写过线上短视频分镜脚本,做过销售……本科期间,她靠此独自负担大学两年的费用。三段实习和多段兼职经历中,这是她第一次遇到本来能转正却被辞退的情况。

 “失业”、未定的解封和离沪日期,也让一格忧心自己的生存问题。

来到上海后,一格和男友租住在浦东一处回迁房小区。5户合租,他们租住其中2间,大的那间11平米,带独卫,小的那间7平米,由厨房改造,她精打细算,除房租外,一个月支出控制在1700元左右。

3月底,小区出现确诊病例,成为封控区。存款微薄,她需要200元实习日薪,帮助应付飙升的上海物价:30颗鸡蛋45元,橘子、苹果、梨子共10斤98元……

一格尽可能团购那些便宜爱吃的菜,做饭则靠来沪时、自己从宿舍带来的30元小电锅、亲戚支援的一键式旧电饭煲,砧板、菜刀找室友借,洗菜在洗手间的盥洗台,桌子没空放砧板,最初切菜时,砧板就放在地上。4月,她支出了3200多元花销。

投出的简历没有回应,一格重拾线上兼职自救。刚来上海时,她发现这有广阔的副业市场,实习之余,周末她还兼职做街拍,但现在兼职也少了。好在靠之前积累的人脉,一格找到一份体制应用文写作的零工,日薪50-80元,靠此度过这段等待offer的日子。

或许,所有一线城市漂泊客都为租房生活崩溃过。来到深圳,没找到房子时,秦文为省钱,在一间价格低廉的民宿落脚。连同她、老板娘共五六个女性同住的单间里,她小心把电脑、相机、iPad、无人机等贵重物品收好。但半夜,她还是被吓到了,一个男人闯进来,他是隔壁的男租客,深夜口渴,来找老板娘要水喝。

图 |秦文住的民宿天台

3月9日,秦文在工作室住了一晚,还是回到了出租屋。3月14日,小区开始了为期14天的封控,秦文在顶楼闲逛时,在堆着闲置家具、杂物的天台上,发现一只白色小猫住在笼子里,身上脏兮兮的,凑近后闻得到异味,这是房东养来抓老鼠的小猫。

那之后,秦文每天都要上楼,给小猫换水、添猫粮。这只小猫陪她度过被封控的日子,秦文说,它算是陌生城市里唯一陪伴自己的朋友。

在工作室,她感受到同事们的照顾,但在具体的实习工作中,她的心情愈发暗淡。大家一起讨论脚本,秦文没能提出好的创意,领导问她,“为什么没有多看些影视剧?是不是真的热爱这个职业?”

秦文不知道怎么开口:她每天提早一小时上班,晚上和周六日也经常在公司加班,她要处理工作室的琐碎活计,还在坚持自学。秦文期待自己能在这里获得快速成长,却有心无力。

来深圳前,秦文对“毕业生一线城市就业”的想象,多源于网络上之前流传的、在大厂得到高薪优待的神话:月薪1万起,各类补贴,创造性的工作,良好的团队氛围……今年大厂裁员的新闻多了,她也在实习、参与线下招聘会的过程中,发现自己之前的天真:一线难留,多数求职的应届生,是要竞争国企、私企底薪6000-8000块的工作,最好能够保障五险一金。

另一位在深圳漂荡的应届生小珂,也来自广州一所高校。处在工作试用期的她意识到,在学历攀升、就业饱和的大城市,拥有一份体面光鲜的白领工作并不容易。

3月底,小珂考研上岸失败后开始求职,她的目标城市是广州、深圳。此时社招进入尾声连续投了7、8天简历后,回复寥寥。一个行政岗位,月薪6千,主要负责接待、记录会议等,她以为自己绝对能胜任,HR告知她“简历不合适”。而招聘软件显示,和小珂投递同岗位的应聘者,10%左右为硕士,还有许多工作经验丰富的社会人士。

后来,小珂不断往规模更小的公司投递,岗位范畴也越投越宽:行政、外贸、文案策划、新媒体运营……投出四五十封简历后,她只拿下两个offer,她选择了这家位于深圳光明区的外贸企业。

小珂在广州韶关的农村长大,她渴望毕业后能在大城市发展。出发前,小珂在地图上搜了位于深圳光明区的公司地址,距离市中心约30公里。小珂提前一天抵达深圳,坐着出租车驶向目的地,车窗外店面窄小,街灯幽暗,电动车呼啸而过,她想起老家的模样。

公司为员工提供多人宿舍,房间和客厅里都摆着上下铺床,并配有沙发和冰箱。二楼住着男员工,其他楼层是女员工。房子隔音差,小珂属于早睡党,夜晚,她时常被晚睡晚归的室友关门、上厕所的声音吵醒,再努力在嘈杂声中睡去。

她一度觉得自己“该满足了”,在毕业前拿到一份拥有转正机会的工作。但上岗后,小珂发现这份工作只是不停重复。她在公司做业务员,底薪6000元,工作是在网上检索各类企业的联系邮箱,往邮箱中发邮件,介绍和推销产品,一周过去,小珂共给80多个潜在客户发送产品介绍信,只有两家回复。

其中一家留下联系方式,另外一则回复:Thank you。

图 | 小珂宿舍附近

在出租屋中靠兼职过渡的一格,还在等待转机。

522日,她所在的小区成为防范区,一格可以在小区内自由活动。上海部分线下交通恢复,原本外卖平台只有早上6点和8点半可以预约送货,已经全时段开放,群里的团购价格也低了些。但一格想到接下来找工作、租房还要花钱,她团购菜、水果的频次和数量都更低了,买来后,就分装放到冰箱,每次吃少一点,这样能多吃几天。

投出的简历杳无音讯,一格改为每2天上线招聘网站一次,投递简历,查看回复。太频繁地体会希望落空的感受,她担心自己失去信心。

一格听HR朋友说,招聘岗位缩减,比如新媒体公司原本可能招运营、编辑两个岗位,现在可能会“合二为一”。如果应聘者能“多条腿走路”,会在竞争里更具优势。

她试着多积淀些技能。她安排自己上午写兼职稿,浏览招聘网站。下午看纪录片,摘抄文案。晚上,剪辑短视频发到视频平台,她准备往短视频编剧行业发展,这些视频可以作为素材积累。

不时有好消息传来。5月16日,上海发布会公布了一条6月逐渐解封的通告,她也可以离沪了。一格和男友踏上了回乡的高铁,准备先回江西家乡隔离,摘星后,再去杭州寻找工作机会。不过想到两人此次返乡,人均500多元车费,每日160元、累计14天的隔离费用,她有点肉疼。

在深圳初步稳定下来的小珂,想过换掉这份充斥着无意义感的工作,但临近毕业,她希望能够自立,分担家庭的责任。春节期间,小珂的外婆生病住院,在医院陪床时,小珂想到父母:两人已经50岁了,分别在五金厂和食品包装厂做工人,还要供养弟弟至大专毕业。如果父母生病,她和弟弟都无法赚钱,谁来承担这些花销?

她想先争取转正,至少这份底薪能让她活着。“找不到合适的活,就先稳定下来吧。”

5月4日,秦文提前结束深圳的实习。返回学校,投入到毕业设计中。她想过二战考研,深入学习专业知识,父母也支持她。但坐在宿舍里,对比舍友们保研、出国、留学各有出路,秦文心绪杂乱,返校后的几天,她一直足不出宿舍楼,觉得自己“快要发霉了”。

她仍希望再找份影视行业的工作。学校举办线下招聘会,秦文换上正装,戴紧口罩,走入了会场。在和面试官交流的过程中,她简历上的视频比赛省奖,引起了一些面试官的夸赞,这让秦文对自己恢复了些信心,但招聘会上最终没有出现她心仪的目标岗位,她打算再去附近其他学校的招聘会上试试运气。

图 | 秦文在双选会现场

5月28日,在另一场招聘会会场。秦文留意到,这场招聘也面向2023届的学生。她还注意到一位同专业的硕士学姐,面对面试官,她讲述了3次在全国性的比赛中获奖、做见习导演的丰富经历,秦文自叹不如,听得想溜走。不过,面试官听完后,问这位学姐:这是个微信公众号的运营岗位。你可以设计一个运营推广方案,吸引粉丝和流量吗?

秦文意识到,她们所追求和看重的,和大多数企业的需求并不匹配。她想,自己或许要看一些文秘、行政、公关类的岗位了。晚上,告诉我,她通过了广州一家公关公司的复试,她会将此作为工作备选。

这是半个月前,那场招聘会上,她收到的为数不多的邀请。当时我问她,那还逐梦影视圈吗?

她说,“我挺想有个岸上了。”

– END –

撰文 | 刘欣佳
编辑 | 崔玉敏
往期回顾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潮湿高温会让颜值减分?还真不是脸的问题……第一个进入西藏的日本人主打风味、健康精品巧克力,两年售出超8万份,Nibbo如何在巨头环绕下突围传统市场6月消费投融资持续低谷:共47起融资食品饮料占据近半,美妆在618大促下稍有反弹,数字藏品发力24%的零售人薪资出现下降,超过一半人有跳槽想法意大利IRCCS发表了目前最全面的新冠长期后遗症文章澳确诊将破1000万!特效药或对已接种疫苗者无效!刺痛,持续疲劳,呼吸困难,澳近2成新冠感染者出现后遗症!扩招5000!高盛,正式启动全球校招独立日,去哪里看烟花? 湾区活动大汇总~游轮烟花、主题游行,赶紧收藏!出发吧HUSKY! | 快来拥抱西雅图吧【大侠点评】医者仁心: 永远怀念泽连科医生!年轻人变土从穿打折耐克开始突然间,奥克兰街头出现大量“歧视华人”标牌!一个华裔青年说出背后故事……好家伙!伦敦反石油运动家们冲入艺术馆“绑架”梵高的作品…要挟英国政府不准再生产提炼和消费油半夜家里被劫匪破门!93岁退休老人用猎枪把院子变成了战场…至少一名黑衣人被击毙彭博另类投资简报 | 2022年5月一觉醒来,这条神秘新闻冲上了热搜头条!早财经丨中国三大航2400亿元购买292架空客飞机;“暹芭”来袭,三亚部分景区关停;欧元区19国6月年度通胀率达8.6%员工月实收683元?中车集团回应子公司工资争议:发了两次比尔·盖茨最新预言:疫情可怕,但5倍致命的灾难正在袭来…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