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我在医院做“三陪”:每天累死,月薪八千

我在医院做“三陪”:每天累死,月薪八千

时事新闻

你们去医院看病的时候找过陪诊师吗?
很多人说,陪诊师是为我们这一代年轻人专门定制的职业。
一个人在外地打拼,看病没人帮忙,他们是我们的左膀右臂。
家里的父母生病没办法及时回去,他们替我们照顾家人。

当一个人去医院成了孤独排行榜 TOP1。
在医院里挂过号、拿过药、楼上楼下一通跑的孤独患者们都是他们的目标用户。
最近陪诊师在网络媒体上小火了一把。
有人对他们相见恨晚,有人羡慕他们能轻松赚钱。
今天我们就从医院里抓来了三位陪诊师,让他们来说一说做陪诊师到底是种什么体验。

在做陪诊师之前,我在奔驰 4S 店工作了近 10 年,后来因为生病就离了职。
知道陪诊师这个职业,是在小红书上看到有人分享他们的陪诊经历。
当时我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我生病的时候要是有一个陪诊师就好了。
我生病的那段时间,每次是我妈和我姐陪着我去医院。
但说实话,她们没帮上我什么忙。
因为看病要楼上楼下跑,所以检查缴费都是我一个人完成的。
怕她们担心,从诊室出来我还要装作一副没事的样子。
那种疲惫、无助和难过,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关于生病这件事,普通人很难做到相互理解,只有病人和病人才能感同身受。

前一阵子,我陪一位大姐做过一次无痛肠胃镜检查。
她的家人都在身边,但她不想让家人陪着
怕家人问东问西,更怕检查结果不理想。
家人知道会着急,找朋友又欠了人情,需要帮忙又怕给别人带来负担。
不如找我种明码标价的陌生人,做一次 ” 临时家人 “。
北京疫情防控最严的时候,一位因为疫情被封控的癌症患者家属通过抖音找到了我。
病人家属告诉我:” 如果癌细胞扩散之前的努力就全白费了,必须尽快住院。”
拿不出报告,我就打 12345 热线找志愿者帮忙,等报告到手我第一时间到医院去找主任问诊。
问诊当天我就为他们办理了住院,只等解封结束。
住院那天患者的儿子专门给我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那头不停地对我表达着感谢,让我第一次有了救人一命的感觉。

一开始我做这行更多的是为了赚点小钱,而让我坚持下来的,是这个职业给我带来的精神价值。
当意外到来的时候,我这个 ” 临时家人 ” 或许能给他们带来希望。

我也是真正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才知道,陪人看病只是这份工作的一小部分。
我陪诊过一位患有抑郁症的男孩,联系我的是男孩的妈妈。
她要求既要完成陪诊,又不能让她的儿子知道我的存在。
这个男孩抗拒任何人陪同就医,拒绝和家人交流。
她妈妈不想刺激到他,又希望了解他的真实情况,于是向我求助。
那次陪诊我不得不全程都像特工一样隐藏自己,提前打点好一切确保他能顺利地看上医生。
等他离开医院以后我又要想办法回到诊室再找医生、护士挨个沟通,详细地了解他的治疗情况。
好在医护人员已经对我这种情况见怪不怪,但凡换一个场景我都有可能被当成是变态。

然而陪诊到这里还没有结束,我和患者妈妈又电话沟通了半个多小时。
除了告诉她她儿子的详细就诊情况,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听她妈妈听她倾诉。
病人的敏感和脆弱很容易被他人理解,但病人家属所面临的煎熬却只能独自忍受,等到合适的机会讲给一个不曾谋面的陌生人听。
按道理,患者和陪诊师应该是要坦诚相待,彼此信任。
但事实上,病人比普通人更需要隐私。
对于很多病人来说,病耻感,是比病痛更折磨人的存在。
尤其是精神类和传染病患者,比起去医院,他们更害怕社会上的偏见。

我帮代问诊一个患有 HIV 的男孩,在前期微信聊天的时候他全程都很小心翼翼。
他怕我会歧视他,更怕我会泄露他的信息。
对于他的顾虑我很理解,我更明白他最不需要的就是 ” 特殊 ” 照顾。
问诊以后我专门发给他了一个录屏小视频,内容是我删除了我们聊天的全过程。
接触到的病人越多,看得越多,越明白人生艰难。
所以我时刻都在提醒自己,既要把他们当病人,又不能把他们只当作病人。

我从 13 年开始干这行,今年是第 9 年。
在没有陪诊师这个名词之前,大家都是叫我跑腿。
最开始入行是有外地朋友常托我在北京办事,一来二去的,我就在淘宝专门开了一家店专门接单。
陪诊师火了以后,很多人联系到我想要入行,参加培训的人不少,真正留下来的不多。
很多人都把陪诊想得很简单,两个人在医院碰头,走完流程,付款走人。
但其实我们的服务从患者询单那一刻就开始了。
普通话不好,不会用手机的老年人,我们帮着规划行程路线,带着做核酸。
有的外地来的病人来北京治病,我们要帮他们租便宜又交通便利的房子。
我们是陪诊师,也是司机、中介、搬家公司、保镖。

而这些琐碎小事,仅仅是入门级服务。
陪诊没有那么容易,每个病人都有他的脾气。
前阵子我陪诊一位 49 岁患有妇科癌症的大姐,她父母已经过世,没结过婚,无儿无女。
她找我之前找过别的陪诊师,直接把人家给骂到退单。
还有一位患有结肠癌的女士,推轮椅送她回酒店的时候,一路上都在指挥我们走直线或者走曲线,本来就不轻松的返程因为她的刁难变得更加漫长。
她们不是针对我们,是心里都憋着一口气,需要一个发泄的地方。
病人不喜欢去医院,其实我们陪诊师也怕去医院。
尤其是北大肿瘤医院这种重症患者比较多的医院,生死审判就在一瞬间。
之前有一个病人就是在当地医院被误诊,等到了北京发现癌细胞已经扩散了。
误诊,错过最佳治疗时间,用错治疗方法的病人我都服务过,有的时候打着打着电话对方就会痛哭起来。
久陪成医,在做陪诊师之前我想象不到这世界上有这么多的疑难杂症。
写在最后
在采访的时候我还遇到一些 ” 退休 ” 陪诊师。
有人曾经陪诊过一位自杀倾向严重的患者,直到现在他还对那段陪诊经历心有余悸。
有人明确表示做人流的不接,因为她没有那么强大的内心去面对这件普通手术背后的故事。
不少人因为网络上宣传的 ” 高薪 ” 而加入陪诊师的行列,但做起来才发现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小马哥作为一个 ” 陪诊前辈 ” 和我强调了好多遍,这是一个门槛不高,但上限很高的职业。
基本的医学、心理学知识,绝对的耐心、细心,强大的心脏缺一不可。
李老师在他入行的第一个月只赚了 1000 多,第二个月赚了 8000 多,全靠老顾客们自发宣传。
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花钱请人看病。
在采访完他们以后,我想其实答案早已显而易见:
在冰冷拥挤的医院,没有人会拒绝一份心安理得的温暖。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ONE文艺生活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