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近万人逃离西藏,最后一片净土被打破

近万人逃离西藏,最后一片净土被打破

时事新闻

西藏曾连续920天没有疫情

被称为“最后的净土”

如今这块净土被病毒攻破

上演着现实版“人在囧途”

在进入西藏哲古镇的卡口,游客和煦已经被困了一夜。

他前一天做的核酸结果还没出来,现在哪里也去不了,只能坐等那一纸证明。

更令他担心的,是万一核酸超过24小时才出来,他就得重新找地方做。

那天夜里,他裹着皮衣和棉袄在车里度过。

车就停在卡口旁国道上,室外温度不到10度,冷风不时吹进车内,让人打个寒颤。他不敢关上车窗,车内环境密封会有生命危险。

自8月7日爆发疫情以来,西藏滞留着近万名像和煦这样的游客。


截至昨天下午14时,西藏全区累计确诊病例202例,无症状感染者2709例,防疫形式严峻。

很多人疫情3年没出过门,攒了好久的假期来西藏,本以为这里地广人稀不会中招,结果刚落地就被封起来,好不容易买到返程票,又在中转城市被隔离。

他们一路和病毒赛跑,看是病毒出招快,还是自己跑得快。

01

漂在雪域高原

我在国道边睡了一晚

和煦,80后职业旅人

我在上海金融行业工作,辞职后成为职业旅人。


前段时间,我独自驱车进藏,从甘南入川走国道317,沿途与藏族同胞同吃同穿同核酸。

我夜宿过海拔4800米的孜珠寺,也在圣湖纳木错待过,在转山中感受信仰的神圣。


8月初,我来到拉萨。还没开始游玩,这里就有疫情了。


于是,我就打算去其他景点看看。


连续3天核酸阴性后,我自驾前往三大圣湖之一的羊湖,结果当晚便被劝返。

彼时,拉萨的疫情愈发严重,政府要求“静默5日”,我估计拉萨可能回不去,又听说山南暂无病例,便往山南市进发。


随着防疫政策日趋严厉,西藏各地采取“静默”措施,进入任何一个县城,都要查看24小时核酸报告才放行。

我到达山南市哲古镇关卡那天,已经有点黑了,可当天的核酸结果一直查不出来。


我把车停在卡口在车里睡了一夜。

我们一起被困的车有三四辆,大家都是在等核酸结果。


疫情期间,人与人之间没有了往日的熟络,我们没怎么交流。


迎着草原银色的月光,能看到路边有牦牛藏獒路过



卡口上厕所不方便,只能去附近的镇派出所上公共旱厕。


不过长期在户外旅行,使我的适应能力变得很强,对衣食住行没那么讲究。

卡口的警察还是挺热心的,晚上来敲车门问我有没有水喝。

到了第二天中午,核酸结果还没出来,饿了一夜的我找到一家川菜馆,吃了份盖饭。


就在我被困的这段时间,身后的山南市有街道转为高危区域。


于是,我就继续往南走,想去一个没有疫情的地方。

如今,我在藏南喜马拉雅山脉中的措美县待着,连续一周保持每日一检的节奏。



措美县没有疫情,周围店铺都正常营业,糌粑油茶、面条饺子、藏式定食都是我的心头好。



因为不能堂食,我通常打包回宾馆或车里吃。

可能是游客少了,酒店价格也降到旅游旺季之前的价格。

偶尔,我会羡慕那些买机票来的游客,可以说走就走,像我这样自驾上来的,不可能把车扔掉回去。

一想起层层关卡,我就打退堂鼓,已经做好在措美县待一个月的准备。


每天爬爬山、看看云,与高原上的精灵藏羚羊、牦牛、土拨鼠相遇,过着跟藏区老百姓一样的慢生活,也挺惬意。


02

落地不到48小时

我就被隔离了

小合,90后“打工人”

疫情这3年,我很少出去玩。

今年8月,终于去了心心念念的西藏。


6号刚落地不到48小时,就听说日喀则市有疑似病例。

我心想:西藏已经近3年没有疫情了,怎么我一来就有了,这运气也太背了!

我住在拉萨城关区朋友家里,9号早上小区被封,大白和警察守在门口,报的当地旅行团也停团退费了。

小区被封后不能点外卖,我们只能自己在家做饭,米饭、面条得用高压锅才能煮熟。

周围蔬菜供应还算及时,小区里就有卖菜的车子。


隔离期间,我每天晚上焦虑得睡不着觉,早上一睁开眼,就去看前一天有没有新增病例。

小区里日复一日地做核酸,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封。

一天做核酸时,有个小伙子没戴口罩,医务人员批评他,他只是默默听着,也没有回家拿。


等熟人做完核酸之后,他便把熟人的口罩摘下来,自己戴上去做核酸。


可能是第一次经历大规模疫情,当地人的防疫意识没那么强。


刚隔离时,我会朋友一起打牌消磨时间,大家还有说有笑,隔离久了连打牌的心情也没了。

我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来西藏,风景没看到,钱倒花了不少。


我只请了一周假,不能如期上班的话,一天还要扣200块钱。

小区封了5天后,终于有通知说游客可以离开,我买了日期最近的机票。

机票是早上11点的,我担心路上出意外,就提前一天住在机场附近,早上6点赶去值机。

飞机上很多人穿着防护服,大家各怀心事,氛围不似来时那般欢快。


按照郑州的防疫规定,我回去得提前报备,必须由社区工作人员来接才能离开机场。

社区书记早早在机场等待,我本以为他会怪我不该乱跑,没想到他只是温柔地笑笑说:“这不怪你们啊,欢迎回家。”

那一刻,我竟有种想哭的冲动,这些天的委屈一下子散去了。

虽然这次西藏行充满意外,但我已经很知足了,能平安返乡就是最好的结果。

同事问我:“你还想去西藏吗?”

我脱口而出:“为什么不去呢?有遗憾一定是为了让我再来第二次。”

03

我们的毕业旅行

变成了无尽的隔离

VII,00后学生

高考结束后,我和3个同学计划去海南旅行,因为疫情改为西藏,结果还是没逃过隔离。

我们5号抵达西藏,6号在拉萨市自由行走,7号去了布达拉宫,8号疫情就爆发了。


当时,很多游客一窝蜂逃离拉萨,离藏机票涨到了四五千。

我们不赶时间,就在酒店隔离。

隔离生活比较简单,早上睡到自然醒,然后了解防疫政策,看看怎么回去。

酒店提供的食物和内地相似,有牛肉面、炒饭,也有方便面和自热锅。

从酒店的窗户远眺,周遭景色让人心醉,但干燥的空气却让我们很不适应。


一旦喝水少了,嘴唇就会起干皮,严重的话还会流鼻血。


走路稍微快一点,人会不自觉地开始喘气,想要大口呼气。

除了空气以外,做核酸也令人头疼,有的地区动辄排队一两个小时,出结果也很慢。

比如今天9点做的核酸,明天9点可能都出不了结果,可各地又只认24小时内的核酸,做了相当于白做。


好在随着政策逐渐完善,能做核酸的场所变多了,排队10分钟左右就能做完,12小时内都能出结果。


出门在外,我和父母联系不多,相隔几千公里,说多了只会让他们担心。

在西藏隔离一周后,我们终于买到离藏机票,大家都盼着到家可以好好休息。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

16号在成都中转时,我们被大巴车拉到崇州市一家酒店隔离。

酒店需要自费,一天196元,7天下来又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住宿条件也一般,躺在床上不经意间就会跟螳螂、椿象来个亲密接触,我一晚上拍死了好几只小虫。

和同学对比了下,我这间屋子设施还算好,他住的房间水池都生锈了。

我同学原计划20号前办升学宴,现在主角没法到场,宴席估计不了了之,开学前能不能回去还是未知数。

这场旅行于我们而言,不是放松游玩,更像是一份“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的成人礼。

或许旅行的乐趣之一,就是与不确定性相遇。

期待疫情散去后,我们能有机会重游西藏,从宗角禄康到布达拉宫,从药王山到八廓街,互道一声:扎西德勒!

文、编辑/Silence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欢迎分享,留言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

– THE END 

点击关注”外滩TheBund(the-bund)”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国内疫情 [2022/09/21 - Now]
最后更新于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