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他为死去的女友努力比赛成为体育明星,没想到“女友”活着,还是个男人!

他为死去的女友努力比赛成为体育明星,没想到“女友”活着,还是个男人!

体育新闻

2012年的秋天,所有热爱橄榄球的美国人,
被一段浪漫凄美的爱情故事感动了。
故事的男主角是曼泰·提欧(Manti Te’o),冉冉升起的橄榄球明星,效力于圣母大学爱尔兰战士队。

女主角自然是提欧的女友,伦奈·克库亚(Lennay Kekua)。
她是一个聪慧开朗、喜欢音乐的斯坦福大学学生。

媒体用抒情的语调写道,两人相遇在帕罗奥图市郊外的一场橄榄球赛后。
“斯坦福大学以45比38的成绩,战胜了圣母大学。正是在这场比赛上,提欧和克库亚第一次相遇。” 《南本德论坛报》报道,
“他们的目光愉快地缠绕在一起。接着,提欧带着温暖的微笑和深情的眼神,向陌生女孩伸出手。两人交换了电话号码。”
那是2009年底的事,提欧和克库亚成为了亲密的朋友。

他们经常打电话聊天,在推特和脸书上加为好友。克库亚的魅力超出提欧的想象,她会多门语言,在音乐上极有天赋,对橄榄球也很有见地,经常给提欧出谋划策。
提欧的父亲告诉媒体,克库亚常来夏威夷见提欧。
虽然家人没见过这个女孩,但知道他们多次出去玩。
2012年初,提欧向克库亚告白,两人成为正式的情侣。

因为提欧随队到处打比赛,这段关系注定是异地恋。但距离没有消磨感情,而是让他们更渴望对方。
白天,两人只要一有空就发短信,在对方的推特下留言。
到晚上,他们用电话聊好几个小时的天,分享彼此的生活。

作为美国少数族裔里的萨摩亚人,提欧对感情很认真。
一开始,他就是奔着结婚去的,对所有朋友和家人,他也介绍了克库亚的存在。
然而,就在提欧规划未来时,意外发生了……
克库亚在加州出了一场可怕的车祸,差点死了。
提欧哭着要去见她,克库亚说自己情况稳定下来了,让他以比赛为重。
2012年6月,另一个噩耗传来:医生在治疗克库亚时,发现她患有白血病。

克库亚再次拒绝男友来看望她,她告诉提欧自己做了骨髓移植,已经好多了。
“我不希望你为了我不参加比赛。” 克库亚在短信里写道,
“宝贝,答应我,无论我发生什么,你都要留在赛场上。你会继续比赛下去,用赛场上的表现记住我。”

这听上去有一些悲壮。克库亚不是橄榄球的狂热爱好者,但她知道提欧是。他在梦想正处在最关键的阶段。
此时的提欧在橄榄球界已经炙手可热,他在三个赛季里完成至少100次成功阻截,带领圣母大学打下多场胜仗。
沃尔特·坎普奖、查克·贝德纳里克奖和布特库斯奖等都被他收入囊中,
在海兹曼奖中,他获得的票数位居第二,这是大学橄榄球运动员能拿到的最高荣誉。

所有人都知道,只要提欧发挥正常,就能在NFL(美国职业橄榄球联盟)选秀大会上第一轮被选中。
为了男友的前途,克库亚选择放弃相见。
提欧很感动也很感激,他听克库亚的话,一场比赛都没拉下。
夏天,克库亚从斯坦福大学顺利毕业,之后她转院到圣裘德医疗中心疗养,病情有所好转。

提欧仍然很紧张,每晚和她打电话。
“他一边和她通话,一边昏昏沉沉地睡去。” 《体育画报》写道,
“等他早上醒来的时候,会发现自己的手机显示有一个八小时的通话。他还会听到电话那头,伦奈的呼吸声。”
“克库亚的亲人告诉他,在她病情最严重的时候,只要听到他的说话声,她的呼吸频率会增加。她就是这样从昏迷中醒来的。”

2012年9月10日,克库亚出院,提欧的家人给她打电话道贺。
不到48小时,克库亚死于白血病并发症。
那一日,提欧过得特别浑噩,他先是收到祖母在夏威夷去世的消息,过了几个小时,又收到女友病死的消息。
提欧告诉媒体,克库亚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爱你”。
在那之后,提欧在赛场上就像开了挂。
他势不可挡,屡战屡胜,在常规赛上没有一场败绩。
最终,他带领圣母大学以20比3击败密歇根州立大学,这是母校十年来最好成绩。

提欧的名气在2012年底达到顶峰。
不管是看球的人,还是不看的人,都听说了这名橄榄球运动员的爱情故事,为他的表现感动。
“她只想要一束白玫瑰,所以我送了玫瑰,还有两个选秀权。” 提欧在赛后采访中抹着汗水说。

美国大学橄榄球界深受震动,他们把克库亚视为“逝去的天使”,呼吁人们给白血病基金会捐款。
圣母大学和其他大学比赛时,各大媒体也会放出克库亚的照片,和她鼓励提欧的话。
这是一个凄婉但励志的爱情故事,所有人都这么想。
然而,2013年1月,情况急剧转变——
记者们发现,世界上根本没有伦奈·克库亚这个人!
有匿名人士给体育媒体Deadspin发消息,说提欧的女友不存在。
这听上去有点荒唐,毕竟主流媒体如《纽约时报》、CBS等都报道过她的故事。

但Deadspin的两名记者仔细搜索,发现斯坦福大学注册办公室没有克库亚的记录,她居住的城市也没有死亡报告。
没有新闻提过她在哪里出生,在哪里办葬礼,她的过往经历是一片空白。
除了几个推特和ins帐号外,没有证据能证明克库亚存在。
更可怕的是,两名记者通过反转照片再搜索,发现照片里的女人不叫克库亚,而是戴安·奥米拉(Diane O’Meara)。

她根本不认识提欧,闻讯后处于惊慌中,不知道自己怎么被当作了死人。
克库亚用的所有照片,都是奥米拉放在脸书和ins上的生活照,她的账户是私密的,意味着偷照片的人肯定是熟人。
在仔细检查所有照片后,奥米拉有头绪了。
她看到一张自己拿着标语的照片。
这张照片被克库亚短暂地用作头像,之后当作页面背景照。
它似乎很平常,但只有奥米拉知道,她从来没把它传到网上过。

“2012年12月,我拍了这张照片,把它寄给一个高中老同学。” 奥米拉告诉记者,
“我们毕业后一直没说话,但前不久,他联系上我,让我帮忙拍张照。”
“他说他的一个表亲出了严重的车祸,他以前看过我的照片,觉得我很漂亮。他就问我,愿不愿意拍张举着MSMK标语的照片,放到幻灯片里,用来鼓励表亲康复?”
她不明白MSMK是什么意思,但还是拍了,之后就没管这事儿。
记者发现,MSMK是克库亚的推特名,@loveMSMK。

奥米拉打电话询问老同学此事,他表现得奇奇怪怪,说不用担心。
但不久后,那张照片就在@loveMSMK账号里消失了。
这意味着,老同学就是伪装成克库亚的人。
这位老同学的名字叫罗纳汉·图亚索索波(Ronaiah Tuiasosopo),和提欧一样,也是萨摩亚人。
他曾经是高中橄榄球员,后来成为宗教音乐家。

从推特上的互动看,提欧和罗纳汉明显是认识的,经常互动。
多个熟人表示,他们确实是朋友。
体育媒体Deadspin写了一篇长文,直指提欧串通友人编故事,打造悲情人设,给自己增加知名度。

其他媒体纷纷转向,批评提欧为了名气撒谎。
喜剧节目《周六夜现场》还做了个滑稽片,“假提欧”接到女友打来的死亡电话,说会开车送她去葬礼。


面对这一切,提欧是崩溃的,
他通过圣母大学表示,他真的不知道女友是假的,他以为自己在认真谈恋爱。
提欧承认,他告诉媒体的话中有一部分是虚构的,比如两人的初遇不是在帕罗奥图市郊外的赛场上,而是在推特上。
克库亚也从来没有去夏威夷看望自己,这是他骗父亲的话。

实际上,两人的全部互动都在线上,要么是发推特,要么是发短信或打电话。
他从来没见过克库亚真人,只看过照片。
之所以撒谎,是因为他觉得告诉其他人,自己和没见过面的女人认真谈恋爱,“显得很疯狂”。
提欧公布了几段克库亚的录音,他说这听上去就是女性,他一直在和这个声音聊天(后来才知道,这是罗纳汉捏嗓子变的音)。

克库亚还有一个亲戚,他们三人聊过天,虽然都是在推特上(后来发现那是罗纳汉的小号)。

终于,提欧意识到自己是被骗了:
“谈这事真是难以置信的尴尬,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和这个网上认识的女人建立了深厚的情感关系。我们经常线上和电话里聊天。我以为这是真实的,我越来越关心她。”
“现在,我意识到是某人对我开了个病态的玩笑,他带给我的是痛苦和羞辱。9月份祖母去世时,我以为我真的失去了两个很重要的人,我的悲痛是真实的。现在回想我曾经给家人朋友分享我恋爱中的快乐,和我感情上的细节,我真感到恶心。”

很多人不相信提欧的这番解释,觉得他不可能这么蠢,整件事一定是自导自演。
然而,反转再次出现……
罗纳汉承认是他欺骗了提欧,他做这一切是因为他爱他,但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罗纳汉生活在西雅图,他的父亲、叔叔、堂兄都在职业橄榄球队里效力。
他们都热爱橄榄球,也希望他能热爱。

但罗纳汉对橄榄球没有一点兴趣,他只喜欢音乐。
从小,他感到自己和众人格格不入,为了讨父亲欢心,他只好强装出好胜的样子。

上大学后,罗纳汉被提欧吸引了。
提欧对橄榄球的热爱是真心的,他喜欢勇猛地碰撞,喜欢肆意挥洒汗水,他就像是罗纳汉的理想。
罗纳汉知道提欧只把自己当朋友,为了更接近他,罗纳汉用高中同学奥米拉的照片创建社交账户,取了伦奈·克库亚这个假名。

在聊了两年天后,他成功让提欧向自己表白了。
罗纳汉告诉媒体,他在这段关系中投入的也是真感情。
“它可能是扭曲混乱的,但,是的,我真的关心这个人。” 他在今年的纪录片中说,
“我尽我所能地帮助他成为更好的人,尽管我自己没有从中得到任何东西。”
“在‘女友’死后,他似乎变得更强大了。如果你看完他的所有采访,会有这种感觉。当他明白自己失去她时,他在努力为她做到最好。”

罗纳汉说自己之所以设计车祸和白血病桥段,是因为和提欧吵架了。
“当他说,他不需要她时,这真的伤害了我。像一堵墙一样把我击中了。我心想,‘我为此付出了这么多’。
那个时候起,我意识到我在伦奈身上投入太多了。”
罗纳汉是虔诚的基督教徒,他在采访中说自己患有“同性恋症”,迫切需要治疗。

为了躲避舆论攻击,他搬到美属萨摩亚居住,受到当地LGBTQ群体的支持。
在萨摩亚的传统文化里,有一群叫做Fa’afafine的人,他们认为自己是男女之外的第三性别。

于是,受他们的鼓励,罗纳汉变性成女人,现在的名字叫娜娅·图亚索索波(Naya Ronaiah Tuiasosopo)。

真相曝光后,提欧一度陷入低谷,赛场表现不佳。
他后来进入圣地亚哥闪电队,为它效力4年,之后进入新奥尔良圣徒队和芝加哥熊队。
目前,提欧是NFL的自由球员,他在2020年结了婚,夫妻俩有一个孩子。

娜娅一直在做音乐,也经常去教堂帮忙。
两人在2013年后再也没见面,也没有交流,是最近Netflix新出的纪录片《不存在的女友》把他们重新联系起来。

制片组的导演说,两人算是冰释前嫌,已经没有憎恨了。
“那件事确实对他们的生活产生巨大的影响。但显然,他们现在愿意谈论了。他们意识到两人都需要迈过这个坎走下去。”

年轻时犯下的愚蠢错误,摧毁了两个人的生活。
还好,现在他们只有30出头,坦然面对,真诚道歉,能让一切过去……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hereinuk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