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政府又要发钱了,你愿意生三娃不?

政府又要发钱了,你愿意生三娃不?

时事新闻


▍盐财经
作者 | 张静
编辑 | 煎尼
生娃发钱,又一地拟出手了。
8 月 8 日,浙江省龙湾区酝酿给 ” 二孩家庭 ” 每孩每月发放 500 元育儿补贴金,给 ” 三孩家庭 ” 每孩每月发放
1000 元育儿补贴金,直至孩子 3 周岁。

也就是说,三孩家庭,二孩一个月 500 补助,三孩一个月 1000 元补助,一个月总共 1500 元补助,一年 1.8
万,三年总共 5.4 万元补助。
此前,长沙也发文表示,三孩及以上家庭每孩可享受一次性育儿补贴 1 万元。
不只这两地,越来越多的省份早已开启了 ” 发钱鼓励生娃 ” 模式。

部分地区只需填写申请表,审核后即可领取育儿补贴金
据统计,2021 年,四川攀枝花市、甘肃省临泽县、黑龙江七台河市都已出台政策直接补贴产妇家庭。
尽管从补贴金额来看,目前的生育奖励并不多,但直接发放育儿补贴金这一措施,无疑是一次鼓励生育的破冰式探索,象征意义很大。
可以说,人口影响经济可持续发展,在人口老龄化、生育率持续走低的社会背景下,促进生育已经成为一项公共的事业。
而与此同时,在现代化社会中,人们的生育观念已经发生改变,生二胎、三胎的成本问题,除了常常提及的教育成本等考量,还应该有多面向、多维度的现实考量值得我们进一步探讨。
全职妈妈的生存状态
在家庭单位越来越小,育儿理念越来越新的时代背景下,许多女性主动或被动选择成为全职妈妈。
数据佐证了这一点。第四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2021)数据显示,城镇女性的不在业比例高达 33.7%。
在 ” 独立女性 ”
已成为主流话语的背景下,还有三分之一的女性做出这种选择,说明这个选择有一定的原因,这个群体也足以引起社会的关注。

日剧《我,到点下班》中,女主从职场女性角度表示:有了孩子以后女性容易收到母职惩罚
《82 年生的金智英》中,便刻画了一个全职妈妈的形象。
金智英曾是意气风发的职场女性。但领导叫她去办公室,只为特地表扬她的企划案,却未将她纳入企划小组,因为那是 5
年以上长期小组,领导担心女职员休产假而难长久。
因为对女性不够友好的工作环境、因为未得到育儿看护的足够支持,金智英辞去工作,成为全职妈妈。
但金智英绝非个例。
比如,《82 年生的金智英》中还有个妈妈,是表演系毕业,喜欢即兴表演白雪公主与王后,女儿却讨厌她的表演。
这位妈妈每天做饭、拖地、收拾玩具、陪伴孩子,做家务时孩子不停哭泣,她焦急不安难以兼顾。
一边抱孩子,一边做家务,在这样的常态下,她的手腕受伤了,看医生时却被反问:饭是电饭煲做的,衣服是洗衣机洗的,手为何会疼?

一边抱孩子,一边做家务的全职妈妈金智英
她的时间与精力消耗在周而复始的、琐碎而 ” 不重要 ” 的家庭事务中,没有任何标准衡量工作量,更遑论 ” 业绩 “。
这刻画了某一部分全职妈妈的生存状态,她们从事着家务与育儿的免费 ” 工作
“。家务由于被认为没有技术含量而不被重视,育儿则更加缺乏衡量标准。
孩子乖、成绩好被认为是基因与天性,孩子调皮、成绩差则归咎于妈妈教导无方。
除了不被重视,她们也毫无保障。家中唯一的经济支柱是丈夫,一旦丈夫变心或其工作出现变故,便立刻陷入困境。
重返职场,难吗
关注生育成本,不能忽视政策的外溢性。
现在很多保护育龄、产龄、怀孕女性的法律、政策,其成本一部分是由企业来承担。
结果往往是,企业的成本抬高了,接纳育龄和产龄女性入职的意愿降低。换言之,要求企业支持生育的政策,无形中变成女性就业的门槛。
这种现象确实存在。
在度过艰难的头三年后,孩子一旦能够托付给幼儿园,许多全职妈妈都想要重返职场。
离开虽容易,回来却没有想象中容易。
《第二次拥抱》中,陈数饰演的全职妈妈因为丈夫公司欠债,不得不重新找工作。

电视剧《第二次拥抱》中陈数饰演的全职妈妈与丈夫的对话
曾经是报社风云人物的她,在面试时不是被询问专业能力,而是被质疑跟不上时代;不是被询问工作经历,而是被询问孩子的年龄。
在一群 90 后的求职者中,她格格不入、处处碰壁。一再受挫之后,作为曾经的天之骄子,她能找到的只有超市促销员的工作。
好不容易,她得到一份工作,却被比她年龄小十多岁的女孩呼来喝去。全员开会时,老板却喊她倒咖啡。
更令人唏嘘的是,工作一段时间之后她才发现,这份工作是前男友顶着合伙人的压力 ” 赐予 ” 她的。她无奈地说,很想要公平,”
即使没有你,也能得到这份工作 ” 的公平。
近期热映的《玫瑰之战》也有类似场景。
法律专业高材生经历了 10 年全职妈妈之后,要靠当年的男同学帮忙,才勉为其难当上律师。第一天上班,她就被其他男同事歧视,称她是
10 年未工作的全职妈妈,是需要 ” 消化 ” 的负担。

《玫瑰之战》中丰盛劝慰十年全职妈妈顾念要多回归生活,但对于职场女性而言,只有付出远超同事的努力才能够在职场中站稳
金智英的重返职场之路也异常辛苦。在未能及时找到保姆的情况下,丈夫决定休一年育儿假 ” 帮她
“,婆婆却大发脾气,认为这会耽误儿子大好前程。
热衷造梦的影视作品,显然也无法忽略全职妈妈返回职场的艰难处境。那些没有所谓的大学时代 ” 仰慕者
“、前男友、金手指的女性,又该如何让自己回归职场?
解放妈妈更能鼓励生育
在生孩子这个问题上,个人风险意识在不断提高。如此的职场、家庭文化困住的,绝不仅仅是女性,还有至关重要的生育率。
《中国统计年鉴 2021》显示,2020 年我国人口出生率为 8.52 ‰,首次跌破 10 ‰,自然增长率为 1.45 ‰,创
1978 年以来的历史新低。
而全国生育状况抽样调查则显示,在不愿生育二孩的原因中,61% 的一孩母亲是因为 ” 没人看孩子 “,28% 的一孩母亲是因顾虑
” 影响工作和事业发展 “。
无数杰出女性们早已证明,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有卓越的可能。
如果男性面临女性相同的处境,或许也会承受同样的歧视。
《当幸福来敲门》中,威尔史密斯在中年失业重新找工作时,也曾成为老员工的 ” 打杂小弟
“,虽然同一批实习员工年龄都远低于他,但买咖啡的、帮忙停车的,永远是他。

《当幸福来敲门》中威尔史密斯和剧中儿子只能睡在厕所里
因为需要去托儿所接孩子,他也曾多次耽误工作,也因此少了许多电话营销的时间,在竞争中落于下风。
《82 年生的金智英》中,韩国男性也有长达一年的育儿假,但无人敢休,因为只要休育儿假,轻则晋升无望,重则失去工作。
这种歧视与性别无关,与人们处境有关。
长期休假才返回工作岗位,理所当然会在就业市场缺乏竞争力;离开职场多年重新回归,理所当然会再次成为 ” 新人
“;没有和同事一起加班奋斗,理所当然会沦为边缘。
鼓励生育,或许可以从回归职场难度的均衡,以及对家务工作的物质肯定开始。

全职妈妈在丈夫面前总是不被认可(图源:《陪你一起长大》)
全国人大代表、温州大学研究员蒋胜男在今年两会期间提出,延长女性产假可能带来就业歧视,育儿是夫妻双方的责任,目前的产假实质上默认照顾新生儿的大部分责任由母亲承担,为了给男性更多的时间照顾产妇和新生儿,建议延长男性带薪陪产假。
对此,中国计划生育协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王培安也曾表示,解决群众 ” 想生不敢生 ”
的问题,还需改变家庭分工,强制父亲休假配额,提升男性休育儿假的比例。
如果育儿假期平等,至少照顾孩子的责任将更均衡,职场歧视的对象将不再只是需长时间休假的女性,如此一来,虽不能完全解决但至少能够消解女性回归职场的部分劣势。
家庭环境的无偿劳动,全职妈妈的不被保障,也是影响女性生育意愿的重要原因。

历年来中国女性总和生育率(图源:网易新闻)
全国政协委员韦震玲今年提交提案,建议建立家庭全职服务成员职业保障制度。她认为,民法典已经对 ” 全职妈妈 “” 全职爸爸 ”
提供的劳务付出予以认可,在离婚案件中可以获得补偿,可以进一步探索减免个人所得税、向 ” 全职妈妈 “” 全职爸爸 ”
支付服务费用等方式建立更合理的保障机制。
谈及女性生育,一位网友说得好:” 因为爱,才愿意付出。” 其实,对这份孕育生命的伟大,全社会也应回报以爱与善意。
生育是关乎人一生的重大选择,也是关联公共政策的关键抉择,必须做好系统谋划。
公共政策很难尽善尽美,如今的生育补贴金能产生的实际效果,还需通过时间来检验,但一定是动态完善的过程。
无论暂时出台何种政策,至少可以看出各地政府的真诚与力度,相信以后我们的生育之路会越来越顺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wenxuecity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