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吃激素、切双乳,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后悔变性

吃激素、切双乳,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后悔变性

财经新闻

她原以为,只有变性才是唯一出路。

撰文 | 刘琦

《看天下》杂志原创出品 

在拜登政府力挺跨性别人士的海报上,有一位长相颇为柔美的男孩,“他”叫克洛伊·科尔,是位变性者男性。


来自加利福尼亚的克洛伊今年17岁,回顾其之前的人生,完全可以用跌宕起伏形容。12岁时,克洛伊忽然觉得自己应该是男生,13岁时将这个想法告诉了父母。14岁,她开始服用青春期阻滞剂并定期注射睾丸素,两年后,接受了双乳摘除手术。从女生转变为男生,克洛伊只用了五年时间。


然而,摘除双乳后不到一年,她后悔 了。


克洛伊现在是“逆变性者”群体的领袖人物之一。逆变性者,就是指那些在接受变性治疗或手术后,反悔了的人。如今,随着变性者人数的迅速上升,后悔的人也越来越多,逆变性者群体在世界多地呈现出日益壮大的趋势。


英国《每日电讯报》援引相关部门数据称,2009年至2019年间,英国接受性别过渡治疗的男性人数增长了1000%,这一增幅在女性中更为突出,达到了4400%。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法学院的一项调查则揭示,美国年轻人对于变性似乎格外热衷。研究人员发现,尽管18至24岁青少年只占全国总人口的11%,但该年龄段的变性者人数却占据了全国变性者总人数的24%。


青春期是一个人身心发育极不稳定的阶段,这也大概解释了为什么越来越多未成年变性者后悔做了当初的决定。等他们发现自己其实认同天生的生理性别时,往往为时过晚,多年的激素治疗和器官改造手术已经造成不可逆转的改变。


“我想让大家听到我的声音。”克洛伊向多家媒体强调,“我不想让历史重演,不想让自己的遭遇发生在其他孩子身上。”



美国一对双胞胎姐妹共同接受变性手术,变成了兄弟。(@视觉中国 图)

被加速的进程

欧美国家的年轻人改变性别,越来越容易了。这主要归功于一种名为“性别肯定治疗”(gender affirming care)的服务。


性别肯定治疗是一种应对性别焦虑的手段,在这个过程中,医护人员会帮助患者探寻心中的“真我”。在英、美等西方国家,由于社会风气相对开放,哪怕对方是未成年人,医护人员也会鼓励患者勇敢做自己。


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性别认同项目主任梅丽娜·瓦尔德,曾向CNN介绍未成年人接受性别肯定治疗的大致过程。


这个过程通常始于一通电话。初步采集相关信息后,工作人员将大致判定孩子正处于身心发育的哪个阶段。接下来就是线下沟通,医生需要弄清患者的性别观、性别焦虑史等。


如果医生认为有必要,未成年患者就会进入到治疗阶段。这个阶段中,医生会建议患者使用符合心理性别的名字,并穿着对立性别的服装。据称,这些措施可以帮助他们在将来自信地、以一种舒适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


如果上述手段还不能减缓患者的性别焦虑,医生便会求助于青春期阻滞剂、睾丸素、雌激素等药物。对于更进一步的手术,梅丽娜表示会慎重使用,“就算他们非要做,一般也要等到成年后。”



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该机构在部分州可以为来访者提供性别肯定治疗。(@视觉中国 图)


只是,现实生活中,不是所有医生都能严格执行性别肯定治疗的标准流程。


克洛伊就表示,自己在整个变性过程中,总有种被医生推着走的感觉——从服用青春期阻滞剂到切除双乳,仅用了两年时间。她遇到的唯一阻碍,就是13岁时见的一位内分泌医生。那时,医生只同意为她开阻滞剂,死活都不同意克洛伊使用睾丸素。


“因为所有医护人员都践行性别肯定治疗原则,所以整个变性过程中,并没有什么‘监管人’。”克洛伊向《纽约邮报》表示,当时所有人都支持她变性,以至于让她以为,只有变性才是唯一出路。


来自俄亥俄州的海伦娜·克施纳也有类似感受。


15岁那年,海伦娜产生了想做男生的冲动,她的父母对此极力反对。但学校里的咨询师却一直鼓励她,还为她介绍了一位校心理治疗师。那位治疗师更激进,不仅对海伦娜宣讲了压抑内心的后果(会导致自杀等),还称她的父母是“恐跨性别者人士”。


“我当时在学校里有一堆问题,学习上的,心理健康上的,但没有得到过帮助。可当我说自己是跨性别者后,所有援手瞬间都伸过来了。”海伦娜回忆道。


由于父母反对,未成年的海伦娜并未接受任何形式的性别肯定治疗,但她一直没有放弃成为男生的想法。2017年18岁生日一过,海伦娜就独自跑到一家位于芝加哥的“性别诊所”,为自己圆梦。


伊利诺伊州也践行性别肯定治疗原则,所以一切进展得十分顺利。护士本来给海伦娜每周25毫克标准计量的睾丸素,但在她的要求下,最后轻易开出了每周100毫克的计量。除了这名护士和一位十分热心的志愿者,整个过程中,海伦娜没有见到任何医生。


美国布朗大学行为社会科学前教授丽莎·利特曼的一项调查显示,在接受访问的逆变性者中,55%都认为当初的医疗评估不充分。

“将一切不幸归咎于生错性别”

越来越多专家担忧,很多接受性别肯定治疗的未成年人,没有进行过系统性的心理健康评估。心理学家艾丽卡·安德森就是这一观点的拥护者。


艾丽卡也是一名变性者女性,过去30年里,她陪伴几百名年轻人完成了性别转变。艾丽卡支持一种严格遵循特定程序,耗时可达多年之久的变性过程,并指出现在很多医生对激素和手术的使用过于轻 率。


“逆变性者人数激增反映出一个问题,那就是未成年人的变性过程有些过于顺利。” 艾丽卡认为,不少医生已经习惯于依赖药物治疗性别焦虑,从而忽略了患者身上更深层次的心理问题。


对此,海伦娜和克洛伊表示认同。



纪录片《后悔的“她们”》


海伦娜小时候是个性格孤僻的孩子,在学校没什么朋友,处于被孤立的状态。她开始渐渐沉迷于网络。在社交平台Tumblr上,她第一次接触到跨性别者群组,并在那里受到了现实生活中没有体会过的欢迎。那种感觉,让14岁的海伦娜着迷,以至于演变成了某种归属感。


“那些群组十分热衷揭发‘社会不公’,有很多针对顺性别者、异性恋者和白人女孩的负面评论。对那些评论,我真的很当回事。”回望过去,海伦娜认为这段经历和后来的变性决定息息相关,因为在那之前,她从未怀疑过自己是女孩。


“实际上,我的性别焦虑和整体的抑郁问题紧密相连。但那时候,我将一切不幸都归咎于生错了性别,并天真地以为只要变了性,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海伦娜说。


克洛伊也有类似的心路历程。11岁时,她开始在Instagram上接触LGBT内容,发现很多变性者收获了无数的支持和赞扬。这在某种程度上让克洛伊感到羡慕,因为现实生活里,她同样没有太多朋友。


回头来看,克洛伊认为当初的变性决定和容貌焦虑有关。那时,她觉得自己很丑,于是开始思考,作为女孩不够好看,那变成男孩呢?“但其实,我内心深处还是想要变美,但我一直压抑着这个想法。”


当前,越来越多研究表明,八成患有性别焦虑的青少年,都会在未经药物治疗的情况下“断念”,与自己的生理性别和解。这也是为什么艾丽卡和丽莎等专家,极力反对使用不可逆转的手段进行性别肯定治疗。毕竟一旦上了变性的传送带,就很难停下来了。 

成为敌人和叛徒

拿到睾丸素后两天,海伦娜开启了大学生涯。不想让父母发现,她还特意将注射激素用的针头及针管藏在行李箱夹层中。学校里,她将名字改为文森特,每周在寝室自行注射睾丸素。


然而情况并未如她预期的那样发展,不幸也没有因针管里的雄性激素消失。相反,由于激素扰乱了内分泌,外加其本身就有潜在的心理问题,海伦娜开始变得极度易怒。一次,她甚至用锯齿刀割开手腕,在精神病房抢救、休整了一周才出院。


上述状态持续将近一年半,海伦娜终于鼓起勇气思考那个一直不敢想的问题,“也许,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海伦娜的室友也是变性后的男性(后来同样成为了逆变性者),在两人即将年满20岁时,做了一支影片庆祝她们的友谊。视频中,她和室友在过去一年半中拍的合影依次展现。这本应该是一个开心的瞬间,是庆祝两位女孩终于摆脱女性躯体的仪式,但海伦娜却笑不出来。


随着时间推移,照片中的海伦娜确实越来越像男孩,但与此同时,她的脸也越来越沮丧。2018年,她决定不做男生了。


克洛伊的“顿悟时刻”是因为一群猴子。



“卡戴珊变性老爸”凯特琳整容后不敢笑 V字领秀锁骨露皱纹显老态。(@视觉中国 图)


切除乳房后几个月,克洛伊回到学校上课。当时,老师正在讲解心理学家哈里·哈洛有关恒河猴的实验。实验中,研究人员将刚出生的婴猴与母亲强行分开,然后给婴猴提供了一只布制的“玩偶妈妈”和一个钢丝材质、胸前挂着奶瓶的“金刚妈妈”。


那个瞬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击中了克洛伊。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再也没有机会母乳喂养孩子了,甚至不知道接受那么久的激素治疗后,是否还能拥有生育能力。她痴痴地看着天花板,过去五年的点滴如幻灯片一样铺展在眼前,梦般不真实。“是的,有些东西再也没有机会了。”她告诉自己。


不到一年后,2020年夏天,克洛伊决定自己还是想做女孩。2021年5月,她停止施打睾丸素。但重新留起长发、穿上裙子的她又遇到了新压力。朋友告诉克洛伊,因为成为逆变性者,她现在是学校LGBT群体眼中的敌人、叛徒。


对于逆变性者,尽管经历了绝望和无助,好在再次成功扭转了心理性别。但激素和手术带来的影响,没那么容易摆脱。


多项实验证实,性别肯定治疗中使用的部分方法有副作用:青春期阻滞剂会影响骨密度;睾丸素和雌激素可能导致高胆固醇、心血管疾病、糖尿病和不孕不育 等。


对海伦娜来说,药物的副作用是焦虑和狂怒,对克洛伊来说,则是形成了颇具男性气质的下巴轮廓和宽肩膀。克洛伊胸前两道像虫子一样的刀疤,更是时刻提醒着她走过的那段弯路。

点火就着的敏感话题

面对人数激增的逆变性者,一些机构开始做出改变。


今年2月,得克萨斯州州长格雷格·阿伯特就指示州家庭与保护部门,调查那些允许孩子接受性别肯定治疗的家长是否涉嫌虐待。4月,佛罗里达州卫生部也建议禁止向未成年人提供性别肯定治疗。不久前,阿拉巴马州、阿肯色州和亚利桑那州同样将“向未成年人开青春期阻滞剂和性激素药物”视为非法行为。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对此表示反对。6月15日,白宫发表声明称,总统拜登将会在立法层面继续支持LGBTQI+群体,“让更多人可以接触到性别肯定治 疗”。


政客的加入,使变性成为又一个“点火就着”的敏感话题,逆变性者也沦为部分性少数群体的攻击对象。一些性少数人士担忧,右翼人士会用逆变性者的个案当作攻击自己的武器——有调查显示,86%的变性者其实不后悔当初的决定。



纪录片《后悔的“她们”》


身为变性者,心理学家艾丽卡也曾犹豫过,要不要在如此敏感的时刻质疑性别肯定治疗。“我的同事警告,谈论逆变性者有如向本就火药味十足的舆论场扔炸弹,但我认为,如果不解决眼前这些问题,将来会酿成更大惨剧,到时候,正常的性别治疗恐怕都会受到冲击。”


此外,和艾丽卡持相似观点的人士也反复强调,他们并不反对变性者和跨性别群体,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认可性别肯定治疗。他们只是希望医疗工作者面对未成年时,能采取更加谨慎的态度,比如查看他们的变性动机是不是由其他心理问题导致 的。


至于克洛伊,她拒绝保持沉默。“我不能默不作声,我必须做些什么改变现状,让更多人看到我这个警示故事。”

*参考资料

《I literally lost organs: Why detransitioned teens regret changing genders》,《纽约邮报》,里基·施罗特。

《The testosterone hangover》,commonsense.news,苏西·维斯。



慎之又慎↓↓↓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