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律师解读苹果诉前雇员案:无证据证明小鹏存在责任

律师解读苹果诉前雇员案:无证据证明小鹏存在责任

科技新闻

美国格知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名律师叶俊,知名IT与知识产权律师赵占领律师均认为,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张小浪的窃密行为受小鹏汽车指示,或相关机密、技术被小鹏汽车使用。此案件实际是苹果和离职华裔员工个人的之间的纠纷,和小鹏公司无关。
作者|季倩
编辑|于浩
8月23日晚间,小鹏汽车发布2022年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其q2营收74.36亿元,同比增长97.7%;上半年总营收接近148.9亿元,同比增长121.9%。净亏损为27.09亿元。截至二季度末,小鹏汽车现金储备413.4亿元。
同日,前苹果员工张小浪(Xiaolang Zhang)跳槽小鹏汽车前涉嫌窃取苹果汽车部门商业秘密案也有了新进展。8 月23 日早间,张小浪向美国圣何塞联邦法院认罪。

早间的这则新闻将小鹏汽车推上了热搜,随后,小鹏汽车官微就此事发表声明,四连否认。小鹏称,案件至今已经四年多,小鹏汽车不了解案件具体情况,也未介入美国司法机关对案件的后续调查,与苹果公司之间也没有相关争议,与该案件无任何关联。
但这起4年前的招聘踩雷,还是让小鹏汽车背上了“技术小偷”的质疑。
窃密行为发生在入职前
小鹏并没有被调查
美国格知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名律师叶俊告诉凤凰网科技,从法律层面讲,目前没有证据证明小鹏汽车存在责任。
2015年以来,张小浪一直在苹果工作,担任苹果自动驾驶汽车团队硬件工程师,2018年 4 月,张小浪孩子出生开始休陪产假,休假回来后便告知苹果,自己的母亲生病,他要先回到中国照顾母亲。他还透露要去小鹏汽车工作。5 月份,张小浪从苹果离职,并且在小鹏汽车的硅谷分部办理了入职。
一位接近张小浪的知情人士向凤凰网科技透露,张小浪在从苹果离职前,就已经被苹果公司展开了调查。
离职时,苹果安全团队查看张晓浪上交公司发的两台 iPhone 和笔记本电脑的设备历史记录时,发现下载量大幅增加,仅在 4 月 28 日一天生成了 581 行用户活动记录,而在此前一个月,他生成了多达 610 行的记录。
此外,张小浪还承认将设备的数据和信息通过“隔空投送”功能发到了他妻子的个人笔记本电脑上。在检查其妻子的笔记本电脑时,有关部门现多达 40G 的相关数据,其中 60% 的数据存在“严重问题”。苹果调查发现,张小浪从该公司的数据库中下载了文档和信息。苹果的监控摄像头甚至拍摄到张小浪进入实验室拆除硬件的画面。
2018年 6月27日,美国联邦特工与张晓浪进行了会面,官方称他已经承认从苹果窃取机密数据。7月7日,张小浪试图回国,被逮捕。
也就是说,张小浪窃密行为发生在入职小鹏汽车前。
知名IT与知识产权律师赵占领也认为,从目前的信息来看,此案的审理过程中,苹果与检方均为对小鹏提起诉讼或进行调查,也表明此案件实际是苹果和离职华裔员工个人的之间的纠纷,和小鹏公司无关。苹果保护自己知识产权,张小浪只要有被苹果认定的不良行为,就会被调查,与他去哪工作无关。
小鹏技术路线是自研路线,且自动驾驶已经量产,而苹果的自动驾驶技术还未落地。
两位律师均认为,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张小浪的窃密行为受小鹏汽车指示,或相关机密、技术被小鹏汽车使用。
根据美国法条18 U.S. Code § 1839 “商业机密”的定义非常宽泛,包括了各种形式的财务,商业,科研,技术,经济,工程信息,几乎包括了所有形式,以任何方式保存的各类信息,只要公司实施了合理的保密措施并且这些信息会对第三方产生经济价值。
叶俊律师还提醒,离职之前copy文件的习惯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风险。他表示,商业机密的定义非常广泛,特别是工作成果、技术成果,多半也是商业机密,但很多没有法律意识的人,可能会产生错误的认知,认为这是自己做出来的,可以带走。
多起窃密案风波:
背调不严格埋下后患
除张小浪外,小鹏还卷入了其他几起华人工程师窃密案风波。
2019年1月,苹果前美籍华裔硬件工程师陈继忠(Jizhong Chen)因涉嫌窃取苹果电动汽车部门商业机密被美国检察官起诉。苹果表示,发现陈继忠已向一家与苹果在无人自动驾驶车项目开发具有竞争关系的中国公司投了简历,疑似是小鹏汽车,被小鹏汽车否认。
除了苹果,特斯拉也起诉过小鹏汽车工程师窃取商业机密。

2019年7月10日,小鹏汽车高级工程师曹光植向美国加州北区法院申诉的答复文件被公开,曹光植承认将特斯拉自动驾驶相关源代码压缩,但他否认这是离职前的行为。
特斯拉在起诉文件中指出,曹光植是公司自动驾驶团队的成员之一,也是仅有40个有权访问Autopilot源代码的人之一。2019年1月3日,曹光植突然宣布辞职,并加盟小鹏汽车。特斯拉表示,曹光植从2018年开始利用他的iCloud账户上传Autopilot的相关源代码副本,并最终移动超过30万个与Autopilot相关的文件和目录。小鹏汽车当时回应称,在曹光植入职前后,小鹏汽车都没有发现存在特斯拉所声称的任何可能违规行为,公司已启动调查。
一位小鹏早期内部员工透露,小鹏创业的早期阶段,确实存在对入职员工背调不足的问题。
另一位早期入职小鹏汽车的员工告诉凤凰网科技,他也是在2017年下旬校招入职的,没有背调流程,同期入职的社招生有背调,但不怎么严格。
该说法被小鹏汽车多名内部人士证实。
据凤凰网科技了解,2018年小鹏汽车交付量只有39辆,也是在这时,小鹏汽车宣布启动22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而刚启动B轮融资的企业一般都属于创业阶段,入职背调卡的不会很严,甚至大多数公司,为了节省成本,不会专门请背调公司。
一位国内从事多年互联网技术人员招聘工作的猎头告诉凤凰网科技,他服务的几乎都是体量较大的上市或拟上市公司,这些大公司招聘一般都会请专门的背调公司,调查的内容越来越严格,除了候选人本人提供的联系人,也会通过其他方式确认候选人在上家公司的工作表现。
不过他表示,一般而言,除非有较为严重的违规行为或其他动机,绝大多数企业不会太卡离职员工的背调。
该猎头透露,一般确定offer后,有了合格的背调报告,候选人才能入职。但背调流程的操作空间其实很大,几乎所有互联网企业都有躲过背调流程入职的“浑水摸鱼”者,纸包不住火,如果发现员工存在问题,企业一般都会积极处理。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cnbeta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