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爹给医生发儿子私处感染的照片,直接被谷歌封号,贴标”罪犯”上报警局了?!

爹给医生发儿子私处感染的照片,直接被谷歌封号,贴标”罪犯”上报警局了?!

时事新闻

生活在旧金山、今年40岁的马克是一位全职奶爸,也是一位严重的“谷歌依赖者”……

(示意图)
自从前些年他建了一个谷歌账户之后,生活就再也离不开谷歌了。
跟妻子的约会日期记在谷歌日历;拍摄的照片和视频储存在谷歌云端;甚至连打电话用的也是谷歌Fi服务。

谷歌带给了马克便捷的生活。
然而最近,这种生活却被一张照片给毁掉了……
2021年2月一个星期五的晚上,马克注意到他几岁大的儿子有点不太对劲,要害处有些红肿,宝宝也一直说那里很疼。
看到儿子身体不舒服,马克的妻子赶紧用手机给医生打了电话,约好了第二天的视频诊断。
护士建议说,现在处于疫情期间,医疗资源比较紧张,建议他们先给宝宝拍张照片,让医生看一看。
马克太太立刻拿起了马克的手机,让他用手指着孩子不适的地方,拍了几张照片发到自己的手机上,提交给了医生。

有了照片之后,医生很快发现宝宝没什么大问题,只是感染而已,吃点药就痊愈了。
不过,孩子的病好了,马克却遇到了更大的麻烦。
两天之后,马克的手机突然收到了一连串的通知,
说他的账户因为“严重违反谷歌政策且可能违法”而被禁用,
具体的原因是他拍摄的照片涉嫌“儿童性虐待和剥削”。

看到通知后,马克明白自己被误会了。
他立刻填写了表格,解释了儿子感染生病的情况,要求谷歌解封他的账号。
等待谷歌回复的这几天里,马克也突然意识到,失去了谷歌账号的生活有多麻烦:
他丢失了所有的电子邮件,朋友的联系方式,以及存在手机里的儿子出生后的各种文件;
他的电话号被强制注销(因为他使用的是谷歌运营商),不得不换了电话号;
旧的电话和邮箱都不能用,没办法接收验证码,登录不上软件,马克也被迫脱离了网上冲浪的生活。

几天之后,马克收到了谷歌的回复。
谷歌告诉他不会恢复他的账户,且没有给出任何的解释。
与此同时,马克不知道的是,谷歌已经把他的资料发给警局,让警方对他展开调查了……

巧合的是,就在马克账号被封的第二天,类似的事情在美国德克萨斯州再一次上演。
休斯敦一位叫做卡西奥的父亲发现自己宝宝身体不适,用安卓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妻子,这张照片也被自动备份到了谷歌云端。
过了几天,在卡西奥买房子签文件的时候,他的谷歌账户也突然被禁用,理由同样是“传播儿童色情信息”,
吓得房地产经纪人差点当场报警……

根据报道,在2021年,仅谷歌一家公司就提交了超过60万份涉嫌虐待儿童的材料(视频及照片),并因此封禁了超过27万名用户的账号。
这些科技公司主要利用了两款工具:
一款是微软在2009年发布的名为PhotoDNA的工具。
它建立了一个虐童照片数据库,通过将数据库里的照片与每个人手机里的照片进行比对,来找出传播虐童图像的用户。
第二款是谷歌在2018年开发的人工智能工具,它可以智能识别出那些没有被录入数据库的受害儿童的照片。

(PhotoDNA工作原理)
马克和卡西奥的手机自动把照片上传到谷歌云端后,这些工具就会对照片进行扫描和标记,然后发送给人工内容审核员。
在审核员确认这属于虐童行为之后,谷歌就会锁定这个账户,搜索账号中还有没有其它证据,并向警局报案。
根据美国国家失踪和受剥削儿童中心的反馈,
在2021年,谷歌公司通过这种方式提醒当局发现了超过4260名潜在的儿童受害者,
其中就包括马克和卡西奥的孩子,尽管这两位爸爸是被冤枉的。

到了2021年12月,
马克收到了来自旧金山警局的信件,其中包括谷歌公司提供的关于他的一切信息,比如互联网搜索内容、个人信息、位置历史、所有的照片与视频等等……
马克打电话给当地警局澄清,但当地警局表示,他们早就确认马克没有犯罪,并还他清白了。
但因为他的旧邮箱与电话全都没了,之前警方也一直联系不上他。
得知警方已经确认自己无罪之后,马克再一次向谷歌公司申诉,要求解封账号,但依旧没有成功。
谷歌公司表示,这是因为他们又在马克的手机里找到了一段2020年8月拍摄的视频,视频里他的宝宝和他没穿衣服的妻子正躺在床上睡觉。
马克表示这是他们家庭的私密时刻,不应该被别人观看或者评判:
“可能是某天早上我醒过来,看着妻子与儿子度过美好时光,于是打开手机记录下来而已。”
愤怒的马克想过起诉谷歌公司,但当得知他至少要花7000美元打官司,还不一定能赢之后,他还是退缩了……
另一边,卡西奥也在警方调查后获得了清白,但他用了10年的谷歌账户同样没有得到恢复。
谷歌一位代表告诉卡西奥,他把孩子照片发送给妻子的方式违反了谷歌的服务条款,谷歌对此采取零容忍政策。
于是他只能一边接受大家同情的嘲笑,一边重新询问所有人的联系方式……

纽约圣约翰大学的法学教授凯特表示,
这些公司每天要辨别数十亿张照片,不可避免地会产生这样的“错杀”。
考虑到识别受虐儿童的重要性,人们通常是愿意接受这些误差的,
不过公司确实需要一个更健全的流程,帮助无辜者恢复自己的账号。
其实马克和卡西奥这样的例子并不罕见,但在大多数的情况下,“娈童”这个罪名实在是太敏感,很多人即使后来被证明了清白,也不会四处嚷嚷,只能自认倒霉。
现如今,马克和卡西奥已经都被证明了清白,只是还没有取得“谷歌公司的谅解”。
这可能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他们终于明白“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了……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hereinuk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