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苹果要求员工重返办公室引发激烈争议 美国科技圈焦虑蔓延

苹果要求员工重返办公室引发激烈争议 美国科技圈焦虑蔓延

科技新闻

2020年3月,苹果首席执行官Tim Cook(Tim Cook)要求员工返回家中办公,称疫情带来了“具有挑战性的时刻”。当时他可能不会料到,在两年半以后要求员工重新返回办公室办公时,他将面临一场艰难的战斗。

近期苹果宣布,从9月份开始,员工每周需要在办公室工作3天,但仅仅几天时间后,苹果员工就对这项要求展开了猛烈抨击。一个自称AppleTogether的组织周一警告称,不应该遵从“高级管理层的统一指令”。一个倡导苹果员工远程办公的Slack频道已经吸引了1万名成员。
作为硅谷科技行业的领头羊,苹果这一举措令科技行业员工越来越担心,他们自己的公司是否会效仿。在疫情爆发时,科技巨头迅速要求员工居家办公,但在“召回”员工时显得不是那么果断,因为担心这可能会引发顶尖人才的流失。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苹果硬件工程师说:“存在一些现实的焦虑。苹果认为,自己提供了理想的工作场所,无论条件如何总会有人想要为苹果工作,这种态度非常傲慢。”
与此同时,近期美国劳动力市场的紧张推高了对热门技术类职位的需求,这也令一些员工感到鼓舞。数据分析机构Morning Consulting的数据显示,到2022年,美国约有一半的技术类职位是完全远程办公的,大多数人对于全面回归办公室没有兴趣。
这些摩擦导致硅谷科技公司对未来工作模式的看法出现了明显的分化。
库克坚持认为团队协作最好是面对面进行的,公司的文化和创新优势将随着远程办公和员工之间的距离拉远而萎缩。
目前,苹果对于重返办公室的政策措辞微妙,即从9月5日启动“试点”。特斯拉则采取了更强硬的做法。
今年6月,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给员工的电子邮件中表示:“如果你不在办公室出现,我们就认为你已经辞职。”马斯克要求,特斯拉员工每周至少在办公室中工作40小时。
相比之下,Facebook母公司Meta已经将远程办公视为一种永久性的替代方案。Meta越来越多的高管分散在不同的国家和时区,包括Instagram的负责人亚当·莫塞利(Adam Mosseri)。
云存储服务Dropbox则宣称自己是“虚拟优先”的公司,并预计员工有90%的时间都不在办公室。在Airbnb,员工可以在本国的任何地方工作,同时每年最多90天可选择在全球170个国家中的任何一个办公。
另一些公司则相对谨慎。亚马逊去年底告诉员工,是否采用弹性工作模式将根据各个团队的具体情况决定。在此之后,该公司没有提供任何更详细的信息。
Google要求员工重返办公室的计划已经遭遇几次失败,目前开始采取更细碎的方式。面向Google员工的一个内部常见问题解答页面显示,各地办公室将分别通知员工如何重返办公室办公,并且将会提供30天的过渡期。
对于希望完全远程办公的员工,Google要求他们向管理层提出申请,随后根据具体情况判断可行性。Google表示,绝大多数要求完全远程办公,或是调动到另一地点办公室的申请都得到了批准。此外Google表示,尚未确定其他员工必须返回办公室的日期。
曾在Google财务团队工作的阿德里安·佩雷斯-希亚姆(Adrian Perez-Siam)表示,他曾经因为绩效良好而获得晋升机会,但要求远程办公的申请却被拒绝。他随后选择了辞职。他说:“他们给我下了最后通牒。他们非常希望员工出现在办公室里。我的看法是,如果绩效超出预期,出色地完成工作,我就能很容易地继续扮演好我的角色。”
被允许远程办公的员工实际上将开始一份新工作,薪资待遇也将相应地调整:如果常驻地点不在硅谷,那么就无法得到硅谷的薪资待遇。与佩雷斯-希亚姆不同,Google的一名软件工程师表示,在获得远程办公的批准后,他还面临其它问题。
他说:“我觉得,我必须持续地证明自己和留在办公室的同事一样有效率。经理们经常把团队的问题归咎于过去几年来我们一直在远程办公,但实际上这也可能是因为管理不善。”
乔治城大学麦克多诺商学院的研究人员对7万名居家办公员工的数据进行了研究,发现这是一种共同的心态。研究结果显示,不喜欢老板是员工们希望远程办公的主要动力。不过,该商学院助理教授杰森·肖尔策(Jason Schloetze)认为,硅谷的员工在这方面应当谨慎。
他表示:“在美国,一旦一家公司建设完成技术基础设施,或是习惯了员工通过Zoom远程参加会议,那么就没有太大的理由去雇佣相应的员工。”
另一些科技公司则准备好吸引那些心怀不满的员工。根据招聘平台ZipRecruiter的数据,允许完全远程办公的科技行业职位比例已经从2019年的12%大幅上升至2022年到目前为止的39%。
这一趋势的受益者包括人力资源平台Oyster。该公司帮助企业客户管理远程办公团队,并且自身也是在这样做。Oyster首席执行官托尼·加莫斯(Tony Jamous)表示,由于担心失去控制权,一些科技公司的混乱局面实际上是“领导力危机”。这些公司“就像是恐龙,不再处于领导力的前沿,也不再处于组织设计的前沿。”
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助理教授梅勒妮·布拉克斯(Melanie Brucks)表示,在关于是否重返办公室的“情绪化”讨论中,这样的说法已经变得司空见惯。她认为,科技巨头的计划非常教条,而不是从科学出发,高管们的想法也缺乏透明度。她说:“给我的感觉是非常武断。高管们没有给出什么理由去解释,为什么他们认为这些工作必须在办公室里完成。”
无论如何,硅谷的一些技术高管似乎准备继续推进。美国房地产行业近期的数据表明,管理者对于实体办公室的信念是持久的,甚至还在不断加深,尤其是在科技公司中。房地产管理集团世邦魏理仕表示:“软件、硬件和社交媒体公司的新租约引领了科技行业办公室租赁的反弹。”与2021年相比,旧金山湾区科技公司租用的写字楼总数增加了31%,“大型租户”甚至寻求拥有整栋建筑。但与此同时,租户也在寻求更灵活的租赁条款。
世邦魏理仕科技洞察中心执行董事Colin Yasukochi表示:“租户可以在空间大小上有更大的灵活性,也不必承诺10年或15年的长租期。但对于具体需要什么样的空间,仍然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cnbeta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