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活成想要的模样:他5次冲进台风眼,追逐上百个风暴

活成想要的模样:他5次冲进台风眼,追逐上百个风暴

娱乐新闻

盛夏,强对流天气频发,风暴、冰雹、洪水……这些常人避之不及的恶劣天气,却有人会驱车上千公里,拿着手中的摄影机直面拍摄。

00后苏镝坷,现在就读于中国传媒大学摄影专业。他把相机对准天空,捕捉风云变幻,与狂风暴雨赛跑,在社交平台已经是“大神”级别的存在。

“我更想用专业影像记录下天气变化,让它经得起反复观看,为气象研究作贡献。”

有人说他是一个超酷的气象科普博主;央视为其点赞,称其是“了不起的少年”,他的行为是“青春的模样”;也有人说他将生命浪费在无谓的风险中,不值得鼓励……

不管外界如何看待,苏镝坷都会坚持梦想。

01

在年轻人汇集的B站,有一位 UP
主用镜头捕捉来的“风云变幻”,吸粉超过20万,获赞将近400万。这些成就,是他与狂风暴雨“竞速”换来的。

云墙

“2019年追击台风米娜”

“2020年追击洪水”

“2021年追击台风烟花”

……

视频中暴雨倾盆,暗夜中的台风天,狂风裹挟着行道树,风声擦过麦克风,嘶呼作响。绝大多数人,在台风天中会选择躲在家中,而UP主@风羽酱
-sdk 和他的拍摄伙伴,在狂风中站立,用摄像机记录下台风中的城市。

追风者们打交道最多的就是乌云、闪电、暴雨

他到过山东、内蒙古、东北、上海等地,也曾直击 2021年5 ·
14苏州盛泽龙卷风灾后现场。目的很简单,就是用影像记录下天气变化。

“广袤的西太平洋风起云涌,台风烟花,便是从这里启程的。”2021 年 7 月 17
日,在台风西北两千公里外的一节高铁上,风羽酱同一名气象爱好者刚刚结束在江苏、山东地区的强对流天气追击之旅,偶遇了尚在 ” 襁褓 ”
之中的台风烟花。这是其中一条 Vlog 的描述,这条 11 分钟的视频,道出了他和小伙伴们追击台风的全过程。

2021年,台风“烟花”登陆时,苏镝坷拍摄到的画面

这条视频中的同期声是海边呼啸的风雨声。这种画面,在风羽酱视频中经常能看到。我们在大自然面前,显得如此弱小。

当然,视频也会提醒网友不要模仿:追击台风为高风险行为,需要追击者有基础的气象知识和对台风的充分了解,请勿擅自模仿。

苏镝坷在测量气象数据

02

摄影+气象,在苏镝坷身上近乎完美融合。“对气象产生爱好,其实可以回溯到小学二年级,当时看到了风云二号气象卫星云图,有了一个概念。”

苏镝坷是在成都出生长大的,作为内陆孩子,他从小对台风没有什么概念。小学毕业后,他和家人来到杭州生活,才真正感受到了台风的威力。“刚来杭州我对台风更多的感受是恐惧,台风和建筑耦合,会发出很恐怖的声音。”

恐惧的情绪,在他上高中后开始变化,苏镝坷开始尝试面对台风的呼啸。

从恐怖到面对,再到敬畏,爱好摄影的他在高中中后期,开始用相机拥抱天气、拍摄天气。

苏镝坷真正带着摄影机去追台风,是在上海。“2019年的台风利奇马,是我第一次用镜头面对激烈天气,那时是高三毕业的暑假,算是一次试探。”苏镝坷回忆,利奇马靠近上海时他和父亲正好在当地,他就让父亲开车去追,沿着奉贤区、金山区的沿海区域一直开。

2019年,台风“利奇马”接近上海时,苏镝坷拍摄的画面

这是“追风少年”的初体验。半天的时间,一辆车,一场台风,一次汇合。苏镝坷把拍摄的利奇马台风视频上传到了B站,开始融入气象爱好者群体。

在他看来,每个风暴都有自己的个性,一次追风就如同和一个生命体“打交道”,获得了与风暴同频共振的机会。

“它裹挟的风雨是温暖的,有热带海洋气息,它在云图上初生、发展、增强、巅峰、减弱、消亡,和人类的生命规律一致,值得记录和敬畏。”

在内蒙古追风时,苏镝坷和伙伴的追风观测车与闪电的合影

上了大学后,苏镝坷开始利用课外时间,投入到自己的
“小事业”中。2021年,光是内蒙古就去了三次,这几次的收获,让他惊喜又意外。

“2021年8月底,我和师哥师姐驱车前往内蒙古锡林浩特,本来是想拍摄雷暴云的结构,没想到一场惊喜等着我们。”

当时,一行人在没什么车的国道上行驶,突然看到前方有一颗颗的东西往下掉,苏镝坷想都没想马上拿出设备开始拍摄。一开始冰雹不大,后来越落越多,鸡蛋大的冰雹从天而降,打在车顶咣当作响。

“周围是类似戈壁的景象,有一些矮植被,广阔辽远。车坏了可以修,但是画面如果捕捉不到,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再碰到。”这次经历,让他意外收获了三分钟视频。

苏镝坷在东北记录到的超级单体墙云

这些年来,苏镝坷追击过的雷暴(强对流)至少有七八十个;追击台风三个;去过北京、天津、河北、内蒙古、江苏……

每一次出发前,都要有一场头脑风暴。“我们会从中央气象台官网上查看数据,根据云图、雷达等,判断下一步去哪里,同时提前画一个
100-200公里的圈。雷达就类似于天空的CT,可以看到风暴在哪里,随后要根据自己的位置规划路线,赶紧赶过去,整个过程非常紧凑。”时间紧,就要求苏镝坷要紧急策划,路线、成本、器材等都要在短时间内规划好。

拍摄背后的失败率也很高,会占到60-70%。“天气变幻莫测,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苏镝坷回忆,2021年6月份他们在山东追风,想拍闪电的画面,可导航指了一条不合理的路,车陷在泥里无法动弹,导致这次计划失败。

“可能大家都觉得我们是在‘玩命’,其实我们所有的分析,一定会建立在安全的基础上。”

去年11月份,苏镝坷受邀作为嘉宾,参与了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的一个线上分享会,分享了一些自己气象摄影的经验。

“我们追的每一场风,都会创造自己的记录,比如第一次以高画质拍台风、第一次以航拍方式拍摄超级单体雷暴,一直在突破。作为摄影专业的学生,我还是想以更好的品质,创作出能经得起反复观看的作品,记录下一手的天气数据。”

明年,苏镝坷就要大学毕业了。他希望从事与自然拍摄相关的工作,用自己的方式为防灾出一份力。当然,他也不确定能否实现愿望。

未来一切尚未确定,少年仍在努力,他的父母也会一如既往地支持他。

愿他的眼中总有亮光,活成想要的模样。纵使时光荏苒,依然能做个无怨无悔的追梦人。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wenxuecity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