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80岁还嗖嗖改代码:他是Unix命名人,说解决问题全靠拖

80岁还嗖嗖改代码:他是Unix命名人,说解决问题全靠拖

科技新闻

80岁还嗖嗖改代码!他是Unix命名人,说解决问题全靠拖
丰色 衡宇 发自 凹非寺
与比尔盖茨、Java之父、Python之父等大佬齐名的他,开创的“Hello World”范式让每一位学编程的同学刻烟吸肺:
不管你学的什么语言,第一个程序就是学会输出它。
printf(“Hello World!\n”);

cout << “Hello World!\n”;

print “Hello World!”

……
此外,C语言的第一本编程著作,作者之一有他;Unix系统的早期开发人员、AWK (Linux及Unix中的文本数据处理工具)的共同创造者名单中,他也赫然在列。

如今老爷子已经满头白发,还活跃在“一线”——
今年5月,AWK的GitHub仓库中,老爷子提交了新的pull request,给AWK添加了一直没法做到的Unicode支持。
对此,网友的态度是这样的:
是什么让这位大佬常年保持编程热情的呢?
免试进入贝尔实验室
事情还得从柯林汉的大学时代说起。
柯林汉于1942年出生于加拿大,本科就读于多伦多大学工程物理学。
他形容这是一个给那些自己也不知道想学什么的人准备的“大杂烩”专业,但很幸运,刚上大一他就对编程开始感兴趣,学起了Fortran语言。
当时,计算机的发展还处于初期。他直到大三才见到全校唯一的一台晶体管计算机:IBM 7094。
由于太贵 (时值300万美元),学生们并没有机会碰到它。

由此可见彼时工具的稀缺,所以正在学编程的柯林汉也就只是拜读了丹尼尔·麦克拉肯的大作,获得了“颇丰”的理论知识, 实际并没有真正上手写过一行代码。
大一暑假,不知道他如何在一家石油公司找了个实习,任务是用COBOL语言给精炼厂开发优化软件。
鉴于这个语言他不熟,也没有编程经验,所以最后也没写出个像样的程序来。
虽然受了一点小挫折,但他对编程的热情并没有退却,回到学校继续研究。
大四毕业后,柯林汉决定继续深造,并拿到了MIT和普林斯顿大学的offer。
由于去MIT要7年才能完成博士学业,且每周需做30小时的研究助理工作,而普林斯顿只要3年且提供全额奖学金,再加上柯林汉的好友就在普林斯顿,他毫不犹豫地选了后者。
在普林斯顿大学,柯林汉读的是电子工程专业,因为当时同样还没有专门的计算机系。
这完全没妨碍他前进。
读博期间,他先是得到了MIT的实习机会,有幸在后来的图灵奖得主费尔南多·科巴托 (Fernando Corbató)门下干活,给一种叫作Multics的分时操作系统项目写代码。
转年夏天,他又得到了 贝尔实验室的实习机会,在那里写汇编语言。
为了方便在Fortran程序中做列表处理,他还写出了一套函数库,他形容这份工作“十分过瘾”。
转眼到了博士毕业,柯林汉被直接留校任教,并在没有进行面试和研究成果展示的情况下,成为了贝尔实验室的正式成员,足以见其优秀。
而他和Unix的渊源也就此展开。
Unix命名人
我们现在的大部分服务器、手机系统和物联网系统的底层基本都是基于Unix。
而三大系统之一的Linux也是一种类Unix系统,可以说,Unix是现代操作系统的源头之一。

说起来比较意外,这么一个重要的操作系统,其初代版本被后来的图灵奖得主Ken Thompson仅花3周的时间就搞定了。
当时的Unix还叫UNICS (Uniplexed Information and Computing System),后来被柯林汉改成了现在的名字。
Unix中有一个核心工具,叫做AWK,柯林汉就是其发明者之一(名称中的“K”正是代表他)。
AWK作为一种文本处理语言,只做过滤和转换文本行这一件事,却成为Unix/Linux平台上现有功能最强大的数据处理引擎之一。
在Linux系统中,它和grep、sed命令并称为“三剑客”,并占据“老大”席位,掌握了它,处理日常操作可以6到飞起。
如今,AWK已经分化出三个版本,依然受到人们的欢迎,诞生45年仍未“退休”。
除了AWK,柯林汉还发明了AMPL,一种描述并求解大规模复杂数学问题的建模语言,支持世界上大部分的求解器。
还有编译器Ratfor、文档编制预处理器Pic、Grap和数学排版语言Eqn等这些重要研究成果背后都有他的身影。
除了写代码,柯林汉还很爱写书,且诞生了不少经典之作。
比如你想了解Unix的历史,就可以看《Unix传奇》,作为参与者和见证人之一,他写的这本书可以让没有足够专业技术背景的人也能欣赏Unix的思想。
而文章开头所说的“Hello World”范式,则是出自于他与C语言之父丹尼斯·里奇 (Dennis Ritchie)合写的开山之作《C程序设计语言》。
再比如柯林汉的第一本著作《The Elements of Programming Style》 (《编程格调》),则留下了一个以他名字命名的定律—— 柯林汉定律,即:
调试一段代码的难度是编写它们的两倍。按照这个定义,如果你的代码写得非常巧妙,那你可能没有足够的能力来调试它。
(相比于复杂代码,简单的代码更可取。因为调试复杂代码的过程中,任何问题都会十分棘手,甚至无法解决。)
解决问题靠拖延?
那么,柯林汉本身是个什么性格的人呢?
2021年他接受《程序员》采访时,曾被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肯(Ken)用3周创造了Unix,道格 (Doug)在几天内就提出了“管道 (pipe)”的想法,你们工作效率这么高,有什么诀窍吗?
(以上两人都是他在贝尔实验室的同事)
对此,柯林汉连连摆手:
他们是“别人家的程序员”,我可从没这么高效过!
老爷子说了,遇到新问题,他的解决方案通常简单粗暴,那就是 尽可能地拖延,以及祈祷问题消失,或者祈祷问题自己解决自己。
这个玄学办法本身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但这样做,柯林汉有足够时间消化问题,然后想出对策。
而且,他其实会选择直接动手搞定问题。
今年1月1日,柯林汉刚好过80岁生日。
上个月,油管频道Computerphile对他进行了采访,大伙儿才知道,老爷子 还在改代码!
柯林汉说,没有任何一种计算机语言或工具是万能的,AWK也不例外。
此前,AWK只适用于ASCII或8位输入,不能处理Unicode (统一码)。

几个月前,柯林汉花了点时间,折腾了一下AWK——他称它是“一个非常古老的程序”——现在AWK可以 处理UTF-8输入和输出了。
现在,用户已经能用正则表达式提取日语字符以及类似的东西。
视频中柯林汉还顺口提了一嘴,他修补了一些“又快又脏”的东西,让AWK可以处理CSV文件。

整个采访过程,老爷子依然健谈,精神面貌也不赖。
话说回来,精力充沛的他,对几十岁的“古老程序”改改改,还有啥原因呢?
柯林汉的回答是这样的:
今天的计算环境,和三、四十年前非常不同,内存量也大大扩充了,“这会改变你对AWK的思考方式,尤其是AWK运行不起来的部分”。
所以,老爷子一直偷偷在后台玩儿新版本的AWK,目的是尽可能做拓展,让AWK 更容易实践和使用。
这其实是柯林汉一以贯之的行事准则,此前,他就在播客CoRecursive中表示过:
如果做些能对自己有帮助,又对他人工作有所改善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有意思的是,世界上没有万能工具,也没有万能通才。老爷子自己就承认说,他的bug是 还没完全搞懂Git怎么用。
所以他只能通过电子邮件,把更改发送给当前的维护人员。
△图源柯林汉的邮件
网友:Hacker永不退休
80岁高龄还要修改几十年前写下的代码,这位程序员届卷王的故事再次引起了网友关注。
自面世起,AWK就广受欢迎。看到AWK在今天依然能得到完善,变得更强,不少人对老爷子的敲代码热情表示respect。
有的网友表示了对老爷子的感激。
还有人觉得,为改善程序员写代码的环境不断付出,是一件很鼓舞人心的事情。
当然少不了玩梗的人。
Hacker永不退休!

One More Thing
最后,让我们回到“Hello, world”。
这句“万物开头”其实最早是在柯林汉1974年撰写的《Programming in C: A Tutorial》中首次出现,后来才被合写进那本经典之作。

该书中两位作者形成的写代码风格,也被称为 K&R风格(K&R即指柯林汉Kernighan和里奇Ritchie)。
有意思的是,柯林汉表示这本书是自己强行拉着丹尼斯写的。
至于为什么选择用“Hello, world”而不是别的,柯林汉自己都记不清了。
在接受福布斯杂志访谈时,他模模糊糊回忆:
可能是因为看了个动画片,里面有一个鸡蛋和一只小鸡,小鸡说了句:Hello,World!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cnbeta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