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我在朝鲜留学,失联、停电,却很怀念

我在朝鲜留学,失联、停电,却很怀念

教育新闻
朝鲜比你想象中的要好一点
但比你想象中的又要差一点


若论世界上最神秘的国家,绝大多数人的答案,或许都是朝鲜。

如果说朝鲜旅游已经非常小众,那么赴朝留学听上去就更难以想象了。

95后李叨叨,就是朝鲜留学生中的一员。2019年4月至10月,她在平壤度过了人生中最魔幻、也最难忘的半年。


疫情后,朝鲜封关至今。李叨叨因此成为了目前为止中国派出的最后一批赴朝留学生。

起初,她和大家一样,对这个国家的了解全凭“传说”。甚至因为误以为当地人没有卫生巾,打包了足足6个月的量过去。

而当她真正在平壤长久生活后,很多传言得到了印证,也有很多想法彻底地改变了。

以下是她的讲述。


01
公费入读朝鲜最高学府
韩剧装进袜子过安检

决定去朝鲜留学,完全是一时兴起。

当时我在华中师范大学读韩语,大三那年,突然看到国家留学基金委发起的朝鲜交换项目,出于对这个神秘国度的好奇心,没多想就报了名。

真的被录取后,才觉得一切现实起来,后知后觉地开始担忧:过去了会不会失联?能不能吃好?有没有安全问题?

身边的朋友也经常开玩笑地对我说:“一定要活着回来啊。”在很多人心里,朝鲜无异于龙潭虎穴。


但事实上,赴朝留学这件事,从新中国成立之后就在持续开展着。一本大学的朝鲜语系专业学生,都有机会得到通过国家留学基金委的选拔,公费前往朝鲜,进行为期半年的学习。

跟着官方组织,安全肯定是有保障的,没那么可怕。

我们这期项目共60人,一半去了金日成综合大学,一半去了金亨稷师范大学,这两所都是朝鲜数一数二的名牌大学,也是唯二接受外国留学生的高校。

我就读的是金亨稷师范大学,位于平壤。那年4月,我乘飞机降落在朝鲜唯一的国际机场——平壤顺安机场,脚下是初春荒凉的大地,到处可见红底白字的标语,手里拿着已经没有信号的手机。这才惊觉,自己真的要开启朝鲜留学生涯了。


来之前,学长学姐们就告诉过我们,机场的安检非常严格,尤其是不能带与南韩、美国、日本有关的东西。所以我在装行李时,把印有“韩国”字样的书全都包了起来。

因为怕没有网络的生活太过孤寂,也想好好精进自己的韩语,我在4个U盘里存满了学习资料和几十集韩剧,然后把它们卷进一层层袜子里,再塞到大衣口袋,居然真的蒙混过关,顺利入境。

但其他同学就没那么幸运了。有人电脑里存了一张韩国女团的照片,当场就被要求删除。有人手机里收藏了一份介绍朝鲜的ppt,被检查的军人盘问了好久,担心有负面内容。排在我前面的女生带了一本有关半岛概况的中文书,也被没收了。

其实朝鲜就是这样,有很多听上去吓人的政策,但真正执行起来,又比较灵活弹性。

我常说,朝鲜比你想象中的要好一点,但比你想象中的又要差一点。 

02
断网断电 与外界失联
没穿裙子被纠察员呵斥

在朝鲜生活,着实让我适应了很久。

每天早上醒来,窗外是广播车的宣传口号。宿舍边的马路上,穿着制服、戴着徽章的人们骑车穿行而过。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孤寂。


最不习惯的,当然是没有网络。

朝鲜人有自己的内网,但不向外国人开放,留学生是无法接入一探究竟的。而如果想在他们的国家连上外网,更是难上加难。所以来朝鲜的第一个月,我处于和外界完全失联的状态。

要是想打国际长途给家人,其实可以办一张电话卡,但不仅价格昂贵,而且需要国内的接听者也去办一张特殊电话卡,非常麻烦。我干脆决定作罢,和妈妈说好了半年不联系。

就这样,我像是回到了“从前车、马、邮件都慢”的时代。学校有任何通知,都是靠敲门,口耳相传。如果想出去玩,也别指望手机导航,只能用脑子把路线都背熟。

有一次,我们几个留学生约好去一家餐厅吃饭,分了两批出发。因为把饭店名字搞错了,又联系不上对方,两边人都只能傻傻地站在店外,一直苦等到晚上10点多。


过了一个多月,有同学实在受不了断网的生活,多方交涉下,最终,学校答应给留学生一间小小的“网房”,里面有路由器和WIFI,每人每月12美金。

第一天通网的时候,所有人都兴奋极了。我们自发地划分了上网时间,每人每天3小时。虽然结束时总是意犹未尽,但能聊天、传照片、下载影视剧,已经非常难得了。

要知道,用WIFI也是有风险的。暑假的时候,金日成综合大学的网房就被来检查的人发现了。他们火速通知了我们,我们赶紧把路由器藏起来,才幸免于难。

有人可能会觉得奇怪,在宿舍楼里设置一个上网点,朝鲜学生会不会来用?其实还真没发生过,这些朝鲜同学的觉悟很高,根本没兴趣接入外网。


此外,时不时的停电也让我怀疑,自己真的生活在21世纪吗?朝鲜的电力系统不稳定,经常毫无预兆地断电,有时几分钟,有时几小时,当地人早就习以为常。

每当平壤陷入一片黑暗,只有照亮领导人画像的灯光是彻夜长明的。

如果停电只是没网、没空调,倒也不算什么。最惊险的是,有一天晚上我正在乘电梯,突然灯灭了,电梯也卡在两层楼之间。我在里面呼救了半天,朋友听到后,又摸黑找了我好一阵,才确定我的方位,找来工人撬开门,拉着我从电梯里爬出来。


除了生活上的不便,还有很多因观念不同引发的矛盾,是我无法理解的。

比如朝鲜绝大多数女性都穿裙子配丝袜,连爬山都要踩着高跟鞋,因为他们认为这才“像女人样子”。

有一次我穿着裤子走在街上,被纠察员当成了朝鲜人。他把我拦下,呵斥道:“这是在平壤的大街上啊!怎么能不穿裙子呢?”我没忍住反驳了几句,他发现我是外国人,没再说什么,很快放我离开了。


刚来的时候,我喜欢用“魔幻现实”形容朝鲜。待久了,反而不想用这个词了。

这些都是他们的现实,我虽然不认同,但已经凭借外国人的身份获得了很多特权,实在没有资格高高在上地用“魔幻”定义真正生活在这里的人。


03
以为是眼线的同宿生
却成为我的朋友
在朝鲜,外国人就像被保护在一个玻璃罩内,与真实的世界始终隔着一层。

我们的活动范围仅限于平壤,不能去别的城市。

留学生上课有单独的教室,虽然老师是朝鲜人,但课堂里并没有朝鲜同学。

辅导员也提醒我们,如果和朝鲜人私下交流,必须提前报备。

所以,我在这里为数不多的两位朝鲜朋友,就是同宿舍的小楼和银英。


在朝鲜留学,每个人都会被分配到一位朝鲜“同宿生”,作为朝夕相处的室友。小楼和银英就是这样的角色。

听学长学姐说过,这些人很可能是安插在留学生身边的眼线,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随时汇报。但我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相反,我觉得同宿生们都很淳朴、善良,没有半点坏心眼。

银英是女生,化学系四年级,和我住在一起。小楼是男生,也是化学系的,在另一间宿舍。我们三人经常谈天说地,他们帮我改作文,我教他们汉语。

夏天的夜晚,宿舍停电没有空调,我们就吹着电扇,弹起吉他,唱朝鲜歌和中文歌。我还记得他们最喜欢邓丽君的《我只在乎你》。到现在,我偶尔还会梦到那时的场景。


大多朝鲜人都很欢迎中国文化,尤其了解中国的影视剧。我去的那年,《伪装者》正在朝鲜播出,走进商店和餐厅,经常有当地人问我大结局是什么。我和同学还在平壤电影院看了《流浪地球》。

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不公的待遇,那就是在我们身上赚外汇了。平壤有很多地方都会对外国人区别标价。有一次我们和朝鲜同宿生去水上乐园玩,他们只需要交折合人民币大概8元的入场费,而我们付了10美金。

回来的路上,同宿生突然局促不安地问我,这种区别对待是不是只在他们国家才有?言语中满是愧疚。我说没关系的,这是国家给你们本国人的福利。


虽然朝鲜人普遍很友好,但我知道我们之间仍有一些话题是很敏感的。比如我一直不敢告诉银英,我之前还在韩国留学了半年。朝鲜人对南韩有很强烈的敌对情绪,我怕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令我没想到的是,有次聊天我不小心把这段经历说了出来,银英虽然惊讶,但只是礼貌地夸赞:“南北都体验到了,一定很棒吧。”沉默了一会儿,她又认真地问道:“那他们过得好吗?”

我点点头,说是的。银英也点点头,没有说话。我接着对她说:“虽然有差别,但你们在生活中所感受到的快乐、痛苦、惊喜和悲伤都是差不多的。”她回答我:“你也是差不多的。”


10月,交换项目如期结束,我也离开了朝鲜。

临别前,我给银英和小楼写下了我的详细住址,明知道他们不能上网,却还是固执地留了我的邮箱,期待有一天他们能写信或是发邮件给我。

回国一个月后,小楼过生日,我给还留在那里的中国同学打视频电话,叫来了小楼,祝他生日快乐。但因为有规定,不允许他们和外国人通话,小楼盯着屏幕,始终没开口说一句话。

那一天我很伤心。我发现在漫长的相处之后,我们仍然被赋予了一个冷冰冰的标签:“外国人”,而不是“朋友”。


后来,我和他们再也没有过联络。疫情也让赴朝留学中断至今。

现在我考上了北大的研究生,做着一份与韩语毫无关系的实习。在朝鲜的一切,好像都成了一场梦。

但每当我翻开照片,还是能清晰地记起大同江的风,以及无数个停电的夜里,那些歌声和笑声。



文、编辑/strawberry
部分信息来自小红书和公众号@李叨叨女士
图片来自@李叨叨女士,经授权发布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欢迎分享,留言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


– THE END 



点击关注”外滩TheBund(the-bund)”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美西供应链大瘫痪!3大港口司机罢工!42,000个集装箱漂海上等待停靠奥克兰港!代写代考容易被发现吗?是否有完美的“捷径”可走?这是一篇"芝士"丰富的帖子…移民庭备忘录:将暂停这些非优先案件为了加快上庭西雅图下周进入“酷暑模式”,连续一周30°C高温!今夜有几率看到极光!这是一篇"芝士"丰富的帖子…今日聚焦:滴滴,被罚80.26亿元!“依法不公开”的内容,更值得关注……一日一诗:“是否能在寓言中找到另一个我/ 看小船摇过渡口,看明月圣洁”||邹晓慧:梦见很俊的西塘(读诗版)2022年最适合陪孩子观看的10部动画电影【妈妈分享】恶魔宝宝长大更优秀?那得看你会不会养!加拿大联邦部长在蒙特利尔出事了…被人公开指头痛骂: 你是罪犯!注意!达拉斯县连发"红色危险"警告!卫生专家严正建议做这事!不想回办公室?教你如何和公司谈判一位从未当过总统的“总统”的个人悲剧来德州奥斯汀6个月准备润了…千万别来!提前泄露?温哥华的第一批米其林餐厅会是…咨询转行产品经理: 看Mastercard咨询师如何回答产品策略题|本周五直播!重磅|两任美国总统同日遇到大麻烦!新冠确诊+刑事指控围观:热浪过后,盘点高温给英国带来了多少新纪录?79岁拜登确诊不误工!发白宫隔离视频,死对头纷纷送上祝福!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