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江同志如何度过人生低谷期?

江同志如何度过人生低谷期?

时事新闻

我昨天刷到人民日报微博发的一篇文章,叫《度过人生低谷期的7个小建议》。

虽然煲的是一碗鸡汤,但这两年许多朋友包括我自己,都曾经或正在经历各种各样的低谷,因此看到后还是有些想法。

陷入低谷的感觉是很难受的。

有一个办法是可以读读领袖人物的经历,看他们是怎么面对的。譬如,毛泽东在苏区的时期曾被边缘化,邓小平“三落三起”的经历更是耳熟能详。

那么,江同志有没有经历过低谷?他又是怎么面对的呢?

01


1960年代,明信片上的武汉街景。


1966年5月,江同志从上海电科所副所长的职位上,调到武汉热工机械研究所当所长。


这个研究所是为核工程做配套设计的。

从副所长变成正所长算是升职了,但也不得不面临一些实际问题。比如两地分居,让他与温馨家庭的分离,一份工资还要分成几处花。

那时他的月工资是158块。

我查了一下资料,158元按照当时干部24级工资标准,在11级-13级之间,相当于中校到大校的水平,并不算低。但因为家庭负担重,所以也并不宽裕。


据热工所的段同志回忆,他亲眼见到江同志领到工资后,在邮局汇款的情景:

扬州的父母40元,上大学的两个妹妹共30元,自己只留20多元傍身,余下的寄给上海家里。

热工所是新筹建的机构,所以一开始没有自己的物业,只能借住在武汉锅炉厂的一幢四层小楼里。江同志身为所长也和大家一样住单身宿舍。

02

尽管条件跟上海比差很多,但毕竟担任部属大所的所长,40岁也恰是年富力强,当打之年。

正当他准备为国家的核工业作贡献的时候,史无前例的“文革”来了。

武汉是九省通衢,华中重镇,也是运动搞得比较厉害的地方,几乎是个领导就要被斗。作为一把手的江同志,自然难以幸免。

他的罪名是所谓的“执行资产阶级反革命路线”。

原因无非是他去过苏联和一些西方国家,在同事面前赞美过“巴黎是个很美的城市”。甚至他的发型也被指责是“三十年代的样式”,不“革命 ”。

真是令人十分生气。

很快,“工宣队”和“军宣队”剥夺了他的权力,多次把他关进“小黑屋”反省。在《江同志有没有见过周总理?》这篇文章中也记述了,他因此与面见总理的机会失之交臂。

从这个时候起,江同志进入长达4年的“低谷期”。

03

这种低谷不光是事业上的停滞,而且还有人格上的侮辱。


拥有正牌大学文凭和多年技术管理经验的江同志,靠边站之后被安排干什么呢?

答案是,清洁工。

这种落差无疑是相当大的。

同事们回忆,那段时间每天都可以看到他“穿着胶鞋,手拿橡皮水管和扫帚”在打扫厕所和实验室。

人在低谷时,最容易产生的是绝望感,丧失对未来的信心。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去想未来,专注眼前的事情。

老同事的记忆中,江同志打扫实验室时非常认真,满头是汗。跟他说“差不多就行了”。

可江同志却说,实验室加热段上的铜锈如果不刷彻底,会有安全隐患。

无独有偶,这时远在上海的江同志妻子王同志,也被弄到食堂扫地擦桌子。可同事们发现,她也从不抱怨,还是“那么“娴静”。

04

人生的暴击是突如其来的,会让人措手不及从而迷失方向。有人会选择沉迷在娱乐中消磨时间,但学习才是治愈的良药。

在1960年代的运动中,许多生产和科研的任务被中断。人才济济的热工所,也变得无所事事。


1969年的群众游行。


尽管已经是靠边站的所领导,你都想不到江同志干起了什么事。


他竟然在那样的环境中,亲自组织编教材,办起了英语和日语的学习班。

他对大家说:

虽然现在的形势下咱们没有太多的设计任务,但可以利用时间好好学习专业知识和外语,提高自己,总不会一直是这样乱哄哄的无政府状态吧。

这段话细品一下水平很高,既描述了未来的希望,又指出了现实的出路。大家参加外语班的积极性都很高。

在那段时光里,江同志不光为大家办起了学习班,自己还学会了游泳。

在武汉炎热的夏天,他常常和年轻的职工一道来到东湖边。波光粼粼的湖水,见证了他很快学会的蛙泳、仰泳等几种泳姿。

我记得前些年有一位著名官员,在遭遇仕途波折后,白天就在图书馆看书,晚上就去运动,过上“读书+出汗”的生活,慢慢走了出来。

05

一个人要垮下去很容易,只需要躺平就好;一个人要支棱起来不容易,需要有强大的信念。

在江同志的低谷期里,有一段他和年轻人的对话。

1967年的一天,一位姓滑的年轻同志,要拉江同志上街去看武斗的热闹。

没想到江同志却对他说:

小滑,你还年轻,要抓紧时间好好学点知识才是。我二十多岁就出过国,看到人家高度文明发达,我们真有种紧迫感。

这应当就是他们那一代知识分子的信念。

当时,许多员工都跑回了老家。江同志却说:“我会与热工所大楼共存亡。”


在一个人的低谷期,他也不应停止工作。工作帮我们维护着生活和精神的秩序。

在四年时间里,江同志确实没有离开自己的岗位,而且还想着自己来这里是搞核工程的。

江同志原本学电机,他并不懂核能。

但在武汉,他自己读完了长达三百多页的核工程教程。根据一位丁同志的回忆,他跟江同志去北京出差时,他还利用时间间隙,去请教原子能方面的专家,去房山参观了中国第一座核实验堆。

可惜由于历史的原因,江同志直到离开武汉时,也没能为核工程发挥他原本该有的作用。

老同志介绍说,退休之后的江同志依然在阅读核能方面的书籍,不知道是不是在完成当年未尽的遗憾。

……

以上引用的资料,大多来自《江同志在武汉热工所》这本书。

前些年,陆续出版了多本反映江同志人生历程的书籍。《热工所》这本是其中最薄的,也说明了那段时间被打乱的节奏。

但是,无论厚薄,都是人生。

如果你或者身边人正在经历低谷,可以看看这本书或者这篇文章。然后学习一个,希望低谷早点过去。

关注这个传达室

据说按照新的规则

要把公众号“设为星标🌟”

或者,点击文章末尾的“在看”

才容易收到我的消息

识得唔识得啊?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江泽民去世 [2023/02/06 - Now]
最后更新于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3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