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银发上班族,退休后再回职场谋生

银发上班族,退休后再回职场谋生

时事新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真实故事计划 (ID:zhenshigushi1),作者:佟畅,编辑:温丽虹,头图来自:《流金岁月》官方剧照

办公室来了一个银发族

走出大楼的时候,老板感激地拉着韩斌,说一定要请他吃饭。因为韩斌刚刚帮他化解了一次商务谈判的“危机”,顺利拿下了订单。

他们的公司擅长为企业提供产业链分析、优化生产效率的服务。但在今天谈判一开始,韩斌的老板就出师不利。在他带着激昂情绪介绍过企业的长处和案例之后,对方只是问他:“那你们要收费吗?” “当然得收费了。”老板向对方解释。

客户逐渐收敛了笑容。“我们其实没什么钱。”对面的一位领导发了话,让空气凝固。

气氛尴尬,无人敢应对的时候,是韩斌解了围。他先打感情牌,温和地重申企业需要盈利的立场后,适时地提出了公司虽然有盈利的需要,但也会开展很多公益性质的活动,比如邀请科学家举办科技讲座,请院士为客户的员工进行科学素质培训等。

他深知,商业谈判中,人们总是希望能够获取更多。最后,终于帮团队拿下了订单。

韩斌是一名退休后决定重新返回职场的银发上班族。

2017年,韩斌从体制内退休。那时他觉得身体机能完好,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难以想象就此要歇在家里漫长度日。

妻子和父母都支持他再就业。那段时间,有次家中有亲戚小辈来家里做客,他拜托对方留意合适自己的工作。他在体制内做到了管理层,但外面的商业世界显然是另一套逻辑。他很想试试自己在那样的环境下会不会呛水。

或许是韩斌在求职的消息传了出去,很快,他找到了一份在一家慈善基金会当管理层的工作。在基金会工作半年后,他接到一份大型资产管理公司的邀约。那份工作对于他来说更理想,因为和他女儿的工作和相似。

韩斌的女儿在国外一家金融机构工作。作为父亲,韩斌觉得自己应当为孩子在工作上排忧解难,但他不熟悉金融行业,每次和女儿通话,女儿谈到自己的工作时会冒出一些他完全不懂的词,他想进一步和女儿探讨,女儿总会告诉他:“反正说了你也不懂。”

韩斌想改变这种局面,决定自己翻书找答案。为此,他去图书馆借了六本金融方面的书,从最入门的知识开始学习。之后也一直留意金融圈的工作机会。

作为一个父亲,这位银发上班族想利用工作打进这个圈子,为女儿积攒些资源。于是,韩斌接受了资产管理公司给的工作,进入了金融圈,一个新领域。

在资产管理公司他看到了全新的世界,一个谈生意动辄百亿,开会小则五星酒店大则水立方的金钱世界。可惜,他在这家公司没呆多久,因为资本博弈,招他进来的董事长退出了公司、新的董事长带来新的管理班底,他再在公司待着也不合适,主动离开了。

之后他又找个新工作。疫情扩散严重时妻子担心他四处在外跑动染病,劝他别再工作了。他便辞职退回家里。

图|退休在家期间,韩斌常和妻子到周边游玩、拍照

日子一长,他就又闲不住了。2022年初,他陪朋友参加了一个企业推介会。每个参与者都要在会上发言提问,朋友原本是来捧场的,就客气地简单聊了几句,到韩斌发言时,他试着提出实质性的问题。有一家公司将要在北京发展业务,介绍了大致的情况。韩斌听后提问,现在北京重点围绕四个中心发展,其中一个是科技研发中心。看起来你们公司也有科技发展的计划,但同时也在开发产业园,这两者要如何结合在一起?

韩斌的认真引起了不少注意。茶歇时,有老板端着咖啡到他身边,和他闲聊起来。几天后,那位老板给他打去电话,跟他说,在家里呆着也发闷,不如来工作。就这样,韩斌获得了退休后的第四份工作。

去上班前的周末,他去小区里的理发店修剪了一下头发。回家后,他找出染发剂让妻子帮他把杂着白发的头发染黑。冲掉泡沫,镜子里浮现出一个干练自信的男人的面貌。

新工作的地点在离家40分钟车程的地方。周一,他照例5点半起床,到家附近的公园晨练,走一大圈。回家后妻子已准备好早饭,牛奶、红薯、凉拌黄瓜,营养均衡。他不背包,手机钥匙装口袋,耳朵上挂着蓝牙耳机就出门。他的蓝牙耳机是市面上最前沿的,可以听收音机,还自带存储功能,他往里面存了很多英语听力材料。在公交车上,他轻触耳机上的按键,听起英文广播——这是他有意保持多年的习惯。

周一早上开例会,老板把韩斌介绍给同事。第一天没有额外的事务,就是熟悉环境与工作内容,跟着人事和财务办手续。朝九晚五,到了下午五点准时下班。一切轻车熟路,不过,回到人群里,被新面孔环绕,还是让他觉得很新鲜愉悦。

图|韩斌的公司门口

公司大部分员工都比韩斌年轻不少。这么多年来他习惯了用一个活页本记下会议纪要和每天的工作日程,开会时,他突然留意到年轻人开会人手一个电脑。“用电脑记笔记多麻烦呀,不像本子可以随时翻看。”他问年轻的同事,结果,年轻人把电脑屏幕推到他面前,给他展示文档搜索功能:“这样一搜关键词就出来了,更方便。”

韩斌被说动了,也想尝试,但想到自己那缓慢的打字速度,他还是决定不改变多年的习惯。

他很乐于听年轻人分享他们在社会上的见闻,这同样能让他自己跟上时代的节奏。有次他从几个年轻人那里听到“天选打工人”这个词,几天后,公司有不少同事都因疫情居家办公,一个80后博士同事在办公室调侃自己怎么没碰上这“好事”。

“你就是天选打工人呀。”韩斌对她说。

“什么意思?”同事被他说懵了。

韩斌跟她解释这一网络流行语,意思是在严峻的疫情下,没被封控弹窗,还能按时到岗,其概率之小,如同被上天选中。

周末他和同龄朋友聚会,跟他们聊起这些社会上的新鲜事,这些退休后一直过着家庭生活的朋友们都很茫然。这再度让韩斌确认自己外出工作、和年轻人交流的必要。

代际碰撞

一份2022年10月发布的《2022老龄群体退休再就业调研报告》显示,在中国,目前有68%的老龄群体有过退休后就业的意愿。其中,46.7% 的老年人重返就业市场是为寻求个人和社会价值, 34.3%的求职者有通过再就业补贴家用、增加收入来满足更高层次的消费需求。

对于养老金足以支撑生活的老人来说,重返职场,很多时候是希望自己不被社会淘汰,不想和年轻人有显著差距。

韩斌退休后的每份工作涉及不同领域。重返职场这5年,成了密集学习的阶段。做资产管理,他要补齐金融知识;向客户推销产品和服务,他要精进营销技巧;公司新开展新媒体业务,他还得去学视频剪辑。解题的过程,是一次次“不落后于时代”的自证。

周遭的同事很多是孙辈的年纪。有的老板,年龄比他还小一轮。他不羞于向这些年轻人们请教,请他们教他做投资标书、转换pdf文档、在办公应用中使用OA系统,这些都属于正常的团队合作,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但他也不是什么都问,心里知道没有人愿意教“小白”。每到要学一门新技术,他会先自己下功夫,去网上找资料学习,等到要进阶时再请人点拨。

前几日公司开始筹备一个新的商业分享会,要做一个活动手册,其中的嘉宾简介页面里要为参会嘉宾制作统一的头像。韩斌把这任务分下去,自己也认领了几个。与会的有一些领导、公司老板,韩斌他们不好直接找他们要照片,就得从网络上搜索他们的图片,把人像抠出来,再换个纯色的背景。

他以前知道电脑自动抠图很简单,但这次做着做着,就想更精进一点,第一遍自动抠出来,还可以进行二次抠图,在人物边缘设置一些点位,让轮廓更精细,还要调整前景后景的光线色调,让合成的背景更自然,最后看起来就跟照相馆里拍出来的一样。周六的下午,他坐在家中的书桌前,跟着网上的教程一步步学习。

这几年韩斌没少在网上看到职场“35岁定律”,他看的文章纷纷宣称,35岁是一道分水岭,如果35岁前没有建树,之后可能就会被职场淘汰。职场对35岁的年轻人尚且如此残酷,他更有了足够的动力鞭策自己。另一方面,他也会想,自己50多岁了还能为人所用,很值得自豪。

图|韩斌的办公室

作为银发上班族,他拥有经验和资历给的底气。和老板意见不合时,他一向直言不讳,据理力争。老板一直很和气。他曾亲眼见到会议上老板批评人事总监时什么难听的话都骂出来了,他的下属们也都忌惮和老板直接沟通,希望他能做两边的“传声筒”。

在韩斌这个年龄,当家事与工作缠绕在一起时,躯体需要经受不小的考验。

有一次,韩斌和妻子假期去天津一处风景区爬山,第二天也没歇着,又一起出去吃饭、购物。路上赶公交车,韩斌小跑了几步,触发了前一日爬山时肌肉的劳损,突然一阵剧痛,疼得他坐在路边缓了好一会儿。去医院一查,是肌腱断裂,医生让他卧床一个月。修养得差不多了,保险起见,他还是拄着拐杖上了几天班。

医生说韩斌缺钙缺得厉害。他这个年龄是该缺钙了,但没想到会如此严重。妻子在旁分析,是因为韩斌每天早出晚归,晒不到太阳。之后,韩斌开始每天中午吃过饭后到楼下走走,晒太阳。

一度,他忙碌于工作的同时要抽空处理家中房子的事务,为此劳累、失眠。晚上睡得再不好,韩斌都会清晨醒来,顶多赖一会床,还是会准时上班。靠一口气撑一个星期,到了周末稍稍泄劲,免疫系统跟着松懈,感冒发烧就会找上门来。

与年轻人相比,重返职场的老人必须面对身体机能落后的问题。今年6月,一位网友在社交网络上分享了帮退休后的母亲找工作的经历。她为母亲找到一份在社区养老服务站的工作,试用期工资2500元,每周单休。工作内容包括组织各类老人文娱活动,还要用电脑做电子表格、存档案。对于不熟悉电脑的那位老人来说,这是个不小的挑战。为此,老人经常学习电脑操作到深夜。

后来因为工作强度过大,老人还是离职了。

有些银发上班族在重回职场时会面临难以融入新环境的困境。

在现在的公司,韩斌遇到了比自己大5岁的老陈。老陈以前是央企的高级工程师,也做过央企分公司的老总,退休后来现在的公司做环保方面技术团队的负责人,也要管营销,把技术推广出去,与其它公司达成合作。

韩斌来公司不久后,老陈就主动和他搭话。两人都是从体制内出来的,年龄相仿,很快就熟络了起来。几周前,老陈却突然对韩斌说,他要离职了,想约韩斌喝酒,聊聊这一年在公司上班的体会。

老陈告诉韩斌,他其实和老板合不来,在工作中意见总是很难达成一致。比如在营销拉客户上,根据过往在央企的经验,老陈习惯先和外面的公司建立战略合作伙伴的关系,彼此有个基本的了解,之后再看是否有经济合作点。而老板则觉得应该在起初就确定双方能否达成利益合作,如果不能,一开始就不应该浪费时间。

两人理念不合,无法说服彼此。而疫情后大量业务难以跑起来,老陈的部门业绩指标完成得不尽如人意,他难以用实际成绩证明自己的做法是对是错,老板虽然不会直接批评老资历的他,但老板指责老陈的部门“不能赚钱”,同样让他心里不好受。

工作得很不顺心,他最终下定决心离职,开始自立门户,成为现在公司的“外部合作伙伴”。

在韩斌看来,这是体制内外两种管理思维的差异。在事业单位、国企工作的人习惯了一切有公家兜底,而私营企业的老板则时刻背着盈利的压力,所做的每一个决策都要考虑成本与收益。而很多时候,越是有资历,越是有可能将自己困在过往经验中,把自己的心态架得很高。当事与愿违时,就会难以调节。

北京都会规划设计院院长李征最近在“老年人才网”上发布了招聘信息。他的公司一直有招聘老龄员工的传统,他认为很多老专家知识积淀丰厚,能够直接上手工作,也能担任管理工作。而且,老龄员工在职场中顾虑较少,比年轻人更勇于发表自己的意见,对薪酬的要求也相对较低。

不过,李征在招聘老龄员工时也会倾向于选择刚退休不久的老人,65岁以上的就要慎重考虑。此外,还要考察对方是否有较强的家庭牵绊,比如是否要要照顾孙辈。这些都是银发上班族求职时面对的隐形藩篱。

逆社会时钟的人

在办公室,经常有同事羡慕韩斌“有钱有闲”。孩子们不理解韩斌为什么还要出来工作,都说,要是退休了,他们才绝对不会工作,要四处去旅行。

这就是人生的时间差,年轻人朝思暮想地盼望退休,而真正退休后才能知晓适应那份闲适也需要性格“天分”。

年轻的时候,韩斌设想过退休后要旅游和培养爱好,这也是大众对退休生活的两大想象。亲身体会下来后才发现,自己能从这两项中汲取的乐趣太过于有限。有时候他会觉得退休后的时间太漫长了,一个身体健全头脑灵光的人,很难仅凭这些活动反复消耗光阴。

近年受疫情影响,韩斌一家的出行机会大有减少,难得出去也提心吊胆。去年他和妻子去玉龙雪山玩,从山上回来的当晚韩斌就发了高烧,妻子焦虑得一晚没睡着,担心韩斌被拉去隔离。

至于培养爱好,因为缺少一个明确的目标,有一搭没一搭的,也很难长久和进阶。刚退休那会韩斌想精进摄影技术,背着单反去各个景点跑,抢光线,拍回照片还要在修图软件里调整。但后来他发现苹果手机拍出来的效果看起来也不逊于单反。渐渐地就懒于背笨重的相机出门,也很少专门学修图了。倒是后来出于工作需要,又劲头很足地开始钻研修图、剪视频。

图|韩斌平时和妻子散步的公园

其它的爱好亦是如此。有段时间他闲在家里,学起了书法。多年前在体制内工作时要写公文,他写得一手标准的正楷,但要写好软笔字并不容易。他站在书桌前,凝神屏气,蘸墨、挥腕、运笔,谨慎地摹写帖子上的笔画,反复揣摩顿挫间的笔势。

没写几个字就失去耐心了。他没法清空大脑,总是写着写着,就想到最近同时在看的书,突然想到前天学到的“贫富差距指数”、“修昔底德陷阱”,放下笔去查阅一下金融书籍,回来再写几个字,写到“滚滚长江东逝水”,想到刘备,就又去把《三国演义》翻出来读一读。

练习书法的一星期,一个念头在他脑海里反复旋绕,他不想就这样和社会脱节,总还是得回到人群里。

选择成为银发上班族的老人,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逆社会时钟者”。旅游、培养爱好、照顾老人、接送孙辈,这是社会时钟为退休者划定的生活范围。银发上班族成了“逆社会时钟者”。他们有的被指责没有尽到照养家庭的义务,陷入两难境地,有的被子女的“孝心”裹挟,最终放弃自己的追求。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史占中曾说, 70岁以上还在工作的老年人会被视作子女不孝,社会需要打破这样的老龄歧视。

在媒体报道中,也经常能看到对银发上班族的关怀。曾有媒体采访过一位55岁的银发上班族,她刚退休时全身心地照顾婆婆,很快就意识生活的陡然转向让自己“更年期”的症状越发明显。她意识到不能这样下去,经朋友介绍寻到了一份给一个小公司做饭的工作。

每个工作日早上,她10点从家出发,到超市采购,11点半至12点给公司6个员工做好午餐。年轻员工吃完饭后会和她闲谈,这让她了解到更多“外面的世界”。在这份简单的工作中,逐渐脱离了更年期焦躁抑郁的情绪,她找回了久违的自我。

工作能够为人提供与外部世界沟通的窗口,又能让人在群体生活中感受到充足的自我价值感,这是游玩与料理家事所不能带来的。很多职场人早已习惯了维系几十年的工作状态,到退休时骤然刹车,感到虚无、忧郁,严重的,还有人身体开始发胖、衰弱,引发基础病缠上。

面对退休后生活的骤变,老人们想要通过延长工作年限来软着陆,并非易事。

在退休老人中,像韩斌和老陈这样同时拥有人脉、技能和管理经验的人仅占少数。更多尝试重返职场的退休老人想要找到理想工作并不容易。更多时候,等待银发待业族挑选的工作数量有限,体力上难以胜任,待遇大都也苛刻。

韩斌的妻子以前认识一个医生,退休前一直在公立医院特需病房工作,退休后,跑到养老院,工资不低,一个月有2万,但常要24小时值班,一个老人要伺候养老院里另一群更年老体弱的老人,身体支撑不住。

在退休前韩斌就听同事聊起,单位的老同志,有人退休后去做了物业,运气好的开了物业公司,在退休的老同事里搞招聘。物业这工作看似门槛很低,但并不是谁都能做好的。要能放下身段,做到随叫随到,帮业主通水管,调解琐碎的邻里矛盾。当时身边的同事们都说,退休后可不能做这样的工作,工资少,面子上也过不去。

韩斌有个朋友比他早退休几年,做了个体户,四处跑生意,前几年在外省和人合伙开店,投资了十万元,平时没工资,到年底才有分红。

在社交网站上,有一位女士分享了她退休后再次求职的经历。她33年前大专毕业,读的是“计算机应用”,工作以后又读了金融学的本科学位,退休前是银行会计。退休后,她在网上投递简历,却被接连拒绝。应聘企业会计,人力资源先以她没有企业会计实操经验和驾照拒绝她,后来又通知她可以面试。为了准备这场面试,她在网上自学了相关知识。结果到了和老板面试那轮,她都到公司楼下了,人力通知她落选了,原因是这个岗位需要员工会报税,担心她一个50多岁的退休人士学不会。

“我通过了高级会计师实务考试,能熟练应用office,会写sql,会编写简单的excel-vba。如此强的学习能力,还担心我学不会企业报税。”她在社交网站上愤愤不平地写道。

在那之后她又接连被两家公司拒绝,原因是“工作强度大,每晚8~9点下班,下班后还要接客户电话,您退休还是要做一份清闲的工作”和“现在的文员是要搬东西的,您觉得您能干,我们还是担心的。”

很多用人单位一方面表示对老年人的担心,另一方面却并不会与老领员工签订劳动合同,为其缴纳保险,这也为退休者再就业埋下隐忧。

薪水,责任压力,人际关系,这些条件为银发族寻求合宜工作设置了重重关卡,此外,还有来自应聘者的固有偏见与保障体系的不到位。在本就竞争激烈、不断迭代的职场环境中,如果不能短时突破或适应这些障碍,等待他们的最终仍是社会时钟的固有安排。

在韩斌观察中,重返职场的老伙计不多。很很多同事退休后,生活主旋律已是在家照看老人、接送孙辈。

这两项对于韩斌来说并不急迫。

女儿没成家,他也不刻意期待未来帮女儿带孩子,对他来说,当务之急是要和女儿有共同话题。自从读过了相关的书,也在金融圈浅尝了工作,韩斌渐渐不再听不懂女儿在电话里冒出来的新词了,自然地,和女儿的交流范围也在变宽。有段时间,女儿说最近对股票很感兴趣,问韩斌怎么看,他说他得调查一下。他逐一搜索了女儿选中的股票背后的公司的信息,了解这些公司的发迹史、现状和未来趋势,以及目前市场对它们的反应。他翻阅了大量财政评论和股市大咖评论,最后自己整理出一个分析文档发给了女儿。

和家人同频互动,让韩斌觉得安全满足。对女儿如此,对妻子亦是如此。两人刚退休时,有时在屋里各玩各的手机,一天都说不上几句话。韩斌担心这样下去两人会渐生隔阂。后来他出去工作以后,会实时跟妻子分享在办公室听到的社会新鲜事,下班回家后也会和妻子聊自己近来的的工作进程。他想拉着妻子一起穿越时代的潮水,而非接受安排,成为无趣的老年人。

*文中人物韩斌、老陈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真实故事计划 (ID:zhenshigushi1),作者:佟畅,编辑:温丽虹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End

想涨知识 关注虎嗅视频号!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3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