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他有”新冠超级抗体”,血液稀释1万倍还能杀死9成病毒! 全球仅4例!

他有”新冠超级抗体”,血液稀释1万倍还能杀死9成病毒! 全球仅4例!

时事新闻

约翰·霍利斯(John Hollis)自认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
然而一场疫情,让他拥有了“医学圣杯”、“免疫学独角兽”、“天选之人”等夸张的称号。

事情要从2020年3月说起。
当时,新冠疫情还没有在欧美爆发,各国没有封锁国境线。
趁休假,霍利斯带着儿子去英国和法国玩了一趟,回美国的时候在机场遭遇严重拥堵。
父子俩陷入汹涌人潮,人们高声谈论叫喊着,空气中唾沫星子飞扬,霍姆斯事后猜测,自己就是在那里感染上新冠的。

回到美国弗吉尼亚州后,儿子去外地上高中,霍姆斯和室友一起住。
几周后,原本健康的室友突然病倒了。
他不停地打喷嚏,脸涨得通红,呼吸出现困难,时不时发烧头昏。
这些症状和疾病控制中心公布的新冠症状完全一样,两人都紧张起来,为彼此的生命担忧。
整整一个月时间,室友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养病。
每天清晨,霍姆斯站在他的房间门口听动静,确认他是不是还活着。

霍姆斯一遍遍用消毒剂、清洁剂擦拭他们住的联排别墅。每到饭点,他把饭菜放在室友门口,然后自己迅速回房间。
虽然两人的接触很少,但霍姆斯觉得自己肯定也感染了。
绝望中,他给儿子写了一封遗书,嘱咐朋友在自己死后交给他。
“我其实没那么害怕自己死掉,我感到一种奇怪的平静。” 霍姆斯后来告诉媒体, “我主要是很怕我没有机会见证儿子生命中重要的时刻。比如,高中毕业、大学毕业、结婚、生子。我为失去这一切感到难过。”
“4月8日那天,我坐下来给儿子写了封信,如果我去世了他会收到。我刚写下第一句话就哭了。之后每个月我都把遗书拿出来读一遍,每次都哭。”

霍姆斯真心实意地感到恐惧,他疯狂联系医护人员,询问该怎么做,他们尽力让他平静下来,说他没有表现出新冠症状。
说来也怪,明明和感染的室友住在一起,霍姆斯没有过任何发烧、感冒症状。他唯一一次身体不适是花粉症闹的,流了点鼻血。
在室友康复后,霍姆斯终于放松下来,觉得自己不会得了。
7月,霍姆斯重新回到乔治梅森大学工作,他在那里当宣传部经理。
大学的病理学家兼生物工程师兰斯·利奥塔(Lance Liotta)和校长商量好,要在校园里办一场新冠病毒研究项目。利奥塔邀请感染过新冠的学生和市民们来参加。

项目的新闻稿自然由霍姆斯撰写,他写着写着,想起4月份室友感染,自己却没病的事。
“我把事情告诉利奥塔博士,他说你也可以参加呀,抽点血给我们研究。我觉得挺酷的,就答应了。”
两天后,霍姆斯接到一个让他惊掉下巴的电话。
利奥塔告诉他,他在几个月前已经感染了新冠,而且体内产生了对此病极具抵抗力的“超级抗体”。

很多新冠康复患者都有抗体,然而霍姆斯的抗体格外强大。
普通人的抗体会在60到90天后消失,然而他的抗体在9个月后仍然存在,而且保持了90%的强度。
霍姆斯的抗体不光稳定,而且可以杀死多种新冠病毒株,无论病毒如何进化。
哪怕把他的血液稀释10000倍,仍然可以杀死90%的新冠病毒!

两年后的今天,霍姆斯依旧拥有超级抗体,它们的效力似乎不会随着时间而流逝。
“我最近刚刚抽过血,这是一年半以来第一次。结果发现,我的超级抗体仍然处于最高水平,这真的太离谱了。” 霍姆斯在最近的媒体采访中说。
新冠病毒出现大量变种,有的相当强,然而霍姆斯依旧对它们免疫。医生们认为他甚至可以对其他疾病免疫,比如SARS。
利奥塔博士甚至用霍姆斯的抗体去检测艾滋病毒,可惜,对它们无效。

目前,全世界已知只有四个人拥有这样的超级免疫力,霍姆斯作为其中一员,感到激动又迷惑。
“你能想象吗,当全世界的人成群地死去,城市和国家在封锁时,你突然得知,自己是一个传奇的异类。如果这听起来很疯狂,我的实际感受更疯狂。”
科学家们也不知道,为什么霍姆斯的抗体如此强大。

利奥塔博士说:“他的抗体能识别病毒的不同部位,而不仅仅是一个部位。这是好事,但为什么会这样?这一切是如何形成的?我不知道。”
“他是一个抗体水平很高的人,从未有过新冠病毒的症状。这告诉我们,也许我们以前认为能控制抗体水平的东西是错误的,一切另有成因。”
霍姆斯身上的奇迹被媒体报道后,成千上百的邮件从全球向他涌来。
一个西班牙女子发誓要和他结婚,一个南美人说霍姆斯是耶稣的后代,能对人类的所有瘟疫免疫。
很多人说霍姆斯用到了黑魔法,或者他就是上帝钦点的“天选之人”。

霍姆斯确实产生一种强烈的、拯救世人的愿望。他觉得不拿自己的“免疫超能力”做点事情,是对不起全人类。
“这是一份天赐的礼物,我需要用它来做点什么。我很想帮忙,也可以帮忙。如果不能尽我所能,我会无法忍受自己。”
从去年8月起,霍姆斯每两周提供一次血液和唾沫样本给科学家做试验。
他的血型是O型阴性,属于“万能捐献者”,他也很乐于向普通人献血。
霍姆斯很希望制药公司能够用自己的血,开发出一款高效的新冠疫苗,能应对不同变种。不过,让他很失望的是,制药公司似乎对此不感兴趣。

他利用起以前当记者的经验和人脉,联系上各地的医生、科学家和研究人员,自己攒局领导研究。
今年8月,他和专家们开了第一场会议,讨论他的血能做些什么。
利奥塔博士说,他认为霍姆斯的血能提供一些新想法,教人们如何对抗新冠、如何制造更有效的疫苗。
但他可以理解为什么很多机构不感兴趣,因为研究太耗时,未知的东西太多了。

对霍姆斯来说,这一切不会阻止他。他认为推动研究是自己此生的使命。
“也许是上帝对我有一个计划,也许纯粹是我太幸运了。无论是哪种,我都会坚持做下去。”
“一直以来,我都告诉我儿子,我们有责任让世界变得比我们降生时更美好。我从没想过,我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实现。”

霍姆斯是个善良又热忱的人,希望他的愿望能实现吧。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hereinuk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3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