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13岁被北大破格录取,后嫁给53岁老外

13岁被北大破格录取,后嫁给53岁老外

娱乐新闻

1999年,诗人海子离世10年后,他的学生好友、28岁的北大才女田晓菲在美国留学期间放弃国籍,嫁给了大她25岁的美国老头。
一时间,父母痛心,师长叹息,更有人发文怒斥田晓菲为了美国绿卡不择手段。面对质疑,田晓菲曾对外说,自己这样选择是为了爱情。然而2016年时,已是哈佛教授的田晓菲回国参加学术交流,现场照片流出后,网络上一片唏嘘。
这个曾经秀外慧中的天才诗人,仅仅45岁,却已经头发花白面容苍老,形同70岁的老妪。田晓菲未老先衰是什么原因?
当年她为何嫁给一个美国老头?时间又过去了6年,她现在怎么样了?
01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田晓菲可谓风靡一时的天才少女。
田晓菲5岁那年,她在文联工作的父亲无意间在家中发现了她写的“诗”。
在那张不大的纸片上,刚学会写字的田晓菲用歪歪斜斜的字体写着:“我爱大地,我爱爸爸;我爱蓝天,我爱妈妈,我爱我幸福的家。”寥寥数语,竟然颇有意境!
父亲大喜过望,抚摸着她的头说:“写得好,写得好,你比爸爸强!”
听到夸赞,年幼的田晓菲一下子笑弯了眉毛,从此更加迷恋写诗。
为了鼓励女儿“创作”,父亲常故意设题跟她“一决高下”,妈妈作为“裁判”,则借故指出她的错漏之处。
每逢此时,田晓菲先是拧着眉头苦思冥想,实在没有对策时,就会在妈妈的引导下,把房门一关,到书里找答案。
就这样,田晓菲小学阶段就看完了《论语》、《古文观止》、《声律启蒙》等书籍,并自学完了初中的课程。
初中时,没有课业压力的田晓菲更是“诗兴大发”,不但作品在报端屡屡发表,还出了几本诗集,表现出很高的文学天赋,成了众人口中的“少女诗人”。
天资聪慧的她于13岁那年,被北大英美文学系破格录取。
但离开父母后,周围同学又大多年长于她,田晓菲没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常常只能形单影只独自苦闷。直到有一日,她读到了海子的诗。
看着那一行行美好的诗句,田晓菲就如喝到了清醇的酒,嘴角全是笑意。
在一个午后,15岁的田晓菲怀着忐忑的心情找到了彼时在北京大学任教的诗人海子,羞涩地表达了自己的敬意,并请求他在创作上给自己一些指点。
一番交谈后,海子连连点头,鼓励田晓菲坚持写诗:“相信只要不断努力,你一定会成为一个伟大的诗人。”
此后,海子与田晓菲亦师亦友,田晓菲也将他当做榜样,发誓要成为他那样的诗人。
在那个时期,田晓菲有一篇散文叫做《十三岁的际遇》,因为表述优异被入选为初中教材。在文中,她曾深情地说:“我喜欢读北大的书,更喜欢读北大的人……
我喜欢师生之间那种平易而自然的关系。”令她没想到的是,海子这个良师益友,竟于1989年时,因对诗和生活失去希望,选择卧轨自尽。
海子离世那一年,田晓菲刚满18岁,骤闻噩耗,原本朝气蓬勃的她痛心、迷茫,继而对写诗失去了信心….
此后很长时间,她不再写诗。“少女诗人”放弃写诗这件事,曾引发一些议论,但彼时网络不够发达,这件事带来的轰动远小于田晓菲后来的https://info.51.ca/keywords/%E5%A9%9A%E5%A7%BB
有时候,失去希望不过一瞬间,重拾自我却要经年历久。
1991年,已沉寂两年的田晓菲决定到美国进修自己的本科专业:英美文学。
数年后,她又考取了哈佛大学的比较文学博士。而她读博期间的导师宇文所安,改变了田晓菲接下来的人生轨迹。
宇文所安是个地道的美国人,自少年起就疯狂地爱上了中国的古诗,彼时已是有名的汉学家。
当他在哈佛课堂上第一次见到田晓菲时,宇文所安不禁怦然心动:她双目含笑举止娴雅,不正是自己曾在诗词里“遇见”的东方女孩吗?
这异样的情绪在宇文所安心中日渐发酵,在田晓菲博士毕业那年,宇文所安开始恐慌:他很怕田晓菲从此在自己的生活中消失。
于是,他邀请田晓菲爬山,想在山顶美景的衬托下,向美好的田晓菲求婚。
那时,田晓菲对宇文所安的倾慕一无所知,宇文所安突然邀她爬山,她还以为这不过是一次正常社交。
然而,等她爬到山顶,立马被接下来发生的事惊住了。
平日和她没有很多交流的导师宇文所安,突然开始对着她结结巴巴地表白!
田晓菲刚听了个开头,就吓了一跳,继而逃也似的离开了。
她实在不明白:年龄已经能当自己父亲的导师怎么能向自己求婚呢?
田晓菲的逃避没有让宇文所安灰心,他开始不厌其烦地给田晓菲发邮件、写书信。田晓菲本不想回复,但遇到一个新奇观点时,又忍不住和学识渊博的导师进行讨论。
随着交流的日渐深入,田晓菲发现宇文所安有一种独特的魅力。
他博闻强识,却为人谦逊。
日常生活中,他会适时为田晓菲写下一句句浪漫的诗句,甚至会动手为她做中国菜,但这些关心如润物细雨般令人舒适,从不会显得唐突。
促使田晓菲下决心接受宇文所安的,是一次有关《金瓶梅》的鉴赏讨论。2017年,高晓松在网络上大谈《金瓶梅》,声称《金瓶梅》学术价值高于《红楼梦》。
公然讨论“粗鄙”的《金瓶梅》,还语出惊人,“始作俑者”高晓松被网友骂得体无完肤。
当时人们还不知道,他对《金瓶梅》的鉴赏观点就是借鉴田晓菲。
田晓菲首次生出这样的鉴赏观点时,是在1994年考博期间。这样的观点,在当时更是显得“胆大妄为”。
据说,在一次小范围学术讨论中,她的这个观点被一个红学研究者痛骂。
田晓菲初出茅庐,认为自己说错了话,很长一段时间再不敢公开表述这种观点。
然而,在田晓菲和宇文所安用邮件交流期间,他对这个观点大加赞赏,道:“我觉得这是个了不起的观点,你的出现将改变文学鉴赏史。”
接着,他说了很多自己的有关理解,一切和田晓菲藏在心里的观点的那么接近!
就在那一瞬间,田晓菲在人群中再一次找到了同行者,文学鉴赏于她来说,也有了非同一般的意义。
此后,田晓菲接受了宇文所安的求爱,两人于1999年元旦结婚。
为了相守,田晓菲于婚后跟随丈夫入了美国籍。
03
年轻貌美的才女学成后没有归国,反而嫁给了一个离异两次的美国老头。
新闻一出,一片哗然。这其中,一直以她为傲的父母尤其伤心。
他们不忍精心培育的“鲜花”插入异国的“牛粪”上,去信劝说田晓菲,语气里全是恳求:“不是说好的,学成归国吗?请不要草率结婚。”
父母的请求让田晓菲很是心酸,但还是选择了和宇文所安结婚。
为了表达对丈夫的爱意,她将笔名改为宇文秋水。
田晓菲心想:父母看到自己幸福后,会慢慢释怀的。
外界也有很多人质问田晓菲:“祖国培养了你,你为何不回国做贡献?”
对此,田晓菲对外解释,说自己结婚是因为爱情,但不论是何国籍,今后会继续宣扬中国文化。田晓菲是这样说的,也是这般做的。
1999年5月,我国大使馆被美国炸毁,美西方从各个方面围攻我国,此风一度延展到学术界。
有一次,一个外国学者批评中国学者的一部著作,并借机攻击中国古文化研究,引来了很多附和。
田晓菲很是生气,毫不留情地对那个外国学者说:你这样做不过是出于嫉妒罢了!
此语一出,田晓菲也成了被围攻对象,但她坚持认为对的就是对的,中国文化不能被抹黑。
婚后不久,田晓菲放弃康奈尔大学助理教授的职位,到哈佛大学任讲师,从职级上说,这是自降一级。
但田晓菲却认为很值得,因为这样就不会和丈夫长期分居了。而且,她也有意借此在哈佛大学东亚文学系长期发展,以便研究中国古文化。
2001年,在宇文所安的鼓励下,田晓菲开始动笔写《秋水堂论金瓶梅》,历时2年,终于成书。
书中观点如今已渐渐被人接受,她对文学作品的鉴赏角度,给学术界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多年来,志同道合的田晓菲夫妇,共同出书两本,经常会带着新观点到国内各地做交流。
有一次,田晓菲和宇文所安到香港出差,路遇一个只会说粤语的出租车司机,因为交流不畅,三个人都急得满头大汗。
宇文所安灵机一动,用唐代古语发音和出租车司机沟通,田晓菲在一旁瞠目结舌,他二人却能畅通无阻地对话。
事后,宇文所安得意地说,他有过研究,唐代的古音和粤语发音一脉相承,有很多共同之处。而宇文所安的博学,让许多人渐渐明白,田晓菲当初为何会嫁给他。
可与此同时,一些人猜测,这些年来,田晓菲那些独到的学术观点,其实是出自宇文所安。
特别是2006年,刚满35岁的田晓菲晋升为哈佛大学的终身教授,立马引来了许多风言风语。甚至有人公然说,他们的婚姻就是一场交易。
关于此,田晓菲从未正面回应过,偶尔会在读书笔记、著作后记里有感而发。
田晓菲曾在一篇文章里留下过这样的语句:“我小的时候,别人说我的诗都是父亲代我写成的,只是日子久了,就没有人说了。现在又有人说,我的著作是我丈夫完成的,而事实上,那些本来就是我自己写的。”
实际上,宇文所安和田晓菲夫妇虽然都爱古代文学,但宇文所安偏爱盛唐诗词,田晓菲则更爱南朝。
两夫妻在学术上会有共同语言,涉猎却各有侧重。换言之,宇文所安可能会和田晓菲有一些探讨,但不可能代替她完成所有研究。只是,旁人爱说,田晓菲也很少澄清,用她的话说,自己的生活很忙,忙得没空回应。
04
2016年,田晓菲和丈夫宇文所安回国参加学术研究。会上,他们的学术观点引来了阵阵掌声。
但现场照片流出后,众人发现,年仅45岁的田晓菲,显得过分苍老。
人说不幸会使人变老,很多人一致认为,田晓菲未老先衰,一定是嫁给年老的丈夫,生活不幸造就的。
可能是这样说的人多了,田晓菲在一次演讲中,竟罕见地谈及到自己的生活。
她说日常生活中,她不喜欢做家务,因为“时间对一个学者来说太宝贵了”,她想将所有时间都用在自己的研究上。
为此,田晓菲生活得很“乏味”。她从不插花,也不爱打扮,养过一次莲花,却养得不死不活,经常需要宇文所安帮忙照顾。
为了迁就她,宇文所安承担了大部分的家务,并会做中国菜给她吃。
田晓菲非常感激宇文所安,认为自己能专心做学问,全靠他的支持和理解:“我几乎把一天中大部分都用来做研究了。”
田晓菲还说:“对一个研究学问的人来说,找一个和自己灵魂契合,能懂你的人太重要了!”
这罕见的“秀恩爱”后,大家渐渐明白,田晓菲的迅速苍老或许和她一心铺在研究上,耗费心神相关。
而这些年,田晓菲也的确屡屡发表各种学术论文,至今已出书5本,每本书都有很高的学术价值。
在她的研究中,被人们熟知的陶渊明是打了标签的结果,且有理有据。
在她笔下,历史里的小人物充满了智慧,普通文学描述的背后,竟隐藏着各种各样的“天机”。目前,她又开始研究梁朝的宫廷文化。
而她的这些研究,除了拿到国内交流,还会在教学中和不同肤色的学生进行讨论。
看着越来越多人喜欢中国文化,田晓菲很是开心。
她说:“宣扬中国文化不一定只能在国内,只有更多的人欣赏中国文化,我们古老的中华文明才会绽放更璀璨的光芒。”
今年上半年,田晓菲再一次回国交流,白发依然,但精神矍铄,笑意盈盈的眉眼里全是在诗书里浸润出的睿智。
经过少年得志后的彷徨,青年失意后的迷茫,田晓菲觅得知音,找到一生所爱。
纵使如今已白发苍苍,她却正处在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51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3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