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新冠红利”:靠卖退烧药,45天他赚了近60亿

“新冠红利”:靠卖退烧药,45天他赚了近60亿

时事新闻


疫情防控政策转头,新冠红利吃到头了?

就在疫苗、核酸造富神话戛然而止,外界纷纷感慨红利吃到头之际,又一匹“黑马”跑步入场,一家看似并不起眼的药企,近期靠着可缓解新冠症状的“退烧药”赚麻了。

11月底以来,荆门市掇刀区,上市公司亨迪药业制药厂里热火朝天,生产布洛芬的车间多条生产线加班加点、开足马力,恨不能擦出火星子。

即便在去年年底挂牌深交所创业板也未引起多少关注,然而将在29日迎来成立27周年的亨迪药业,最近一个多月因退烧药的供不应求,等到了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股价自11月1日起一路走高,截至12月16日,累计涨幅超67.73%。

此情此景,何其眼熟。

对亨迪药业有所耳闻的都清楚,成立27年来几乎靠“布洛芬”走天下。

1995年,湖北亨迪药业有限公司由金狮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湖北中天股份有限公司、湖北中天集团公司联合成立,从事化学原料药及制剂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以非甾体抗炎类原料药为核心,心血管类、抗肿瘤类等特色原料药为辅助。

公司不温不火地发展了20多年,虽然也在自主生产心血管类和非甾体抗炎类制剂方面有所布局,但公司营收大头依然是原料药,包括非甾体抗炎类原料药布洛芬和右旋布洛芬,心血管类原料药托拉塞米和米力农等。其中,布洛芬原料药作为解热镇痛类非甾体抗炎药,日常用于缓解发烧、头痛等中度疼痛症状。

2018-2021年,原料药在公司营收中占比为84.78%、88.37%、92.52%、85.94%,其中非甾体抗炎类居功至伟,2019-2021年布洛芬为公司营收贡献超80%以上的收入,不夸张地说,这好似是一家退烧药公司。2021年布洛芬更是为亨迪药业带来4.35亿元的营收,占比80.48%。

不过自2020年疫情暴发后,公司营收大头布洛芬类原料药收入持续下滑,2021年同比下滑16.17%,亨迪药业将原因归于竞争对手的全面复产,以及国际市场布洛芬原料药价格的下滑等。直至今年第三季度下滑仍在继续,谁曾想临近年底疫情防控逐步放开,因布洛芬有缓解新冠症状的功效,需求猛增,后疫情时代的红利眼瞅着又要吃起来了。

即使亨迪药业生产线满负荷运转,但仍供不应求,连带着公司近来风头强劲,热搜不断。更有消息称,亨迪药业的布洛芬原料药已悉数被相关政府部门征用,企业目前无布洛芬原料药可向市场供应,虽然传闻被公司否认,但亨迪药业的布洛芬原料药紧张,没有货却是事实。

亨迪药业是国内布洛芬原料药两大头部企业之一,新华制药是老大,亨迪药业紧随其后。不过按企业规模来说,亨迪药业与新华制药有明显的距离。2018-2021年公司营收在5亿-6.6亿元区间,看似寂寂无闻之辈,但它却是名副其实的“新理益系”一分子。

2006年,刘益谦通过旗下天茂集团受让股权的形式入股亨迪有限(亨迪药业前身),2012年完成100%持股。2019年,天茂集团斥资1.8亿元将其转让给上海勇达圣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截至2022Q3,上海勇达圣持股38.25%。无论是天茂集团还是上海勇达圣都是新理益集团旗下的子公司,此举一定程度上不过是左手倒右手的买卖。

2020年上海勇达圣将所持亨迪有限34%的股权转让给刘益谦的一子三女,父子五人合计持股85%,同年10月,公司在变更亨迪药业4个月后提交IPO申请,2021年12月挂牌创业板。虽然实控人刘益谦家族不在公司任职,但公司重要岗位均由“新理益系”人员担任。

刘益谦是谁?外媒称他是“中国最俗气富豪”,只因他买古董只看价格;江湖人送“法人股大王”“定增大王”,自20世纪90年代开始,他通过买卖国库券、股票认购证、国债期货交易、股权分置改革完成财富积累,更因在股市上的疯狂行径被称“超级牛散”,2015年股灾时高调宣称用10亿“救市”,30多年在投资市场的纵横捭阖,更得了个“资本猎豹”的名号。

目前他不仅坐拥天茂集团、国民技术、广晟有色、云从科技四大上市公司,他的新理益集团还是长江证券的第一大股东,国华人寿也在他麾下。天眼查显示,刘益谦拥有对227家企业的实控权,涵盖化工、医药、保险、金融、地产、人工智能等。亨迪药业不过是刘益谦的又一笔成功投资。

不过因亨迪药业股价近期涨势过猛,引发了股票交易严重异常波动的风波。为此公司不得不发布公告澄清,而且还否认了媒体传言的公司有未公开的重大信息等情况,更不存在控股股东、实控人买卖公司股票的行为等,真可谓是人红是非多。

即便亨迪药业发布提示风险公告,但持续暴涨的股价仍让市场对该公司的炒作一浪高过一浪。12月16日,亨迪药业逼近涨停,换手率高达51.38%,全天成交额达15.45亿元。

亨迪药业股价持续走高,实控人刘益谦家族账面财富也随之飞涨。截至第三季度,后者对公司持股1.53亿股,如果按照12月16日收盘价55.63元计算,亨迪药业45天为刘益谦家族赚了57.65亿元。刘氏家族在2022胡润全球富豪榜中以415亿元财富排名470位,而靠着亨迪药业近两个月的涨幅,身价有望再涨一涨。

在刘益谦看来,无论长线投资还是短线投资,赚钱的才是好投资,目前来看亨迪药业是一笔不错的投资。

2020年新冠爆发以来,为几乎所有行业带来沉重冲击,不过疫苗、涉核酸检测等风口赛道,也产生无数造富神话。

受益最大的当数IVD(体外诊断)行业,如靠拿下美国抗原检测试剂超级大单逆天改命的九安医疗,新冠之前其仅是一家靠电子血压计等家用医疗器械“为生”的公司,上市10余年表现平平无奇,市值在30亿元以下徘徊。吃了两年多新冠红利,不仅市值涨到286.9亿元,账面现金截至今年上半年更是高达140.62亿元。

圣湘生物疫情前后的发展状况也是天差地别。2020Q1,净利润为1.93亿元,疫情爆发后,即2020Q2净利润增长逾5.3倍至10.39亿元,在过去10个季度,即2020Q2-2022Q3,圣湘生物靠着核酸检测,净利润累计达62.65亿元。

东方生物、迈克生物、之江生物、硕世生物、万物生物等也是如此,依靠两年多的疫情红利,通过核酸检测赚到了它们自成立以来超出想象的利润,在二级市场的表现更是给投资者吃足了甜头。

新冠疫苗相关企业康希诺、康泰生物、科兴制药也是赚得满盆钵。2021年康希诺因新冠疫苗的上市,净利润不仅从2020年的亏损3.97亿元扭亏为盈至19.1亿元,营收更是同比暴增17174.82%至43亿元;科兴生物在全民新冠疫苗接种之下,2021年营收净利创下历史新高,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8008.46%至84.6亿美元。

再隆重的盛宴总有散场的时候,随着全球疫情趋于稳定,中国疫情防控政策的不断优化,盛宴都渐趋散场,先是疫苗再是核酸。年初至今,上述多数企业股价都有不同下滑,康希诺和圣湘生物跌幅超40%,之江生物、硕世生物跌幅均超25%。

本以为新冠红利已近消退,转向的疫情防控政策又让缓解新冠症状药企看到了希望。后疫情时代“造富”苗头又起?

这一次,布洛芬原料药企抢到了前排,亨迪药业也算是吃上了新冠的红利,

就在一年前的招股书中,它因为担心疫情对公司会产生不利影响,特别提及新冠和疫情162次,谁曾料到如今反转来了。

目前布洛芬上游原料供应完全是足够的,无论是新华制药还是亨迪药业都有足够的产能。2021年,亨迪药业布洛芬原料药的销售量为3896.2吨,而且根据年初亨迪药业在投资者平台透露,“公司5000吨布洛芬原料药项目建成后,年产能有望达到8500吨”,而新华制药的布洛芬产能几乎是前者的2倍多,据华金证券研报,新华制药2021年布洛芬年产能在8000吨左右。

市面上常见的布洛芬规格是0.3g或0.4g,以0.4g的布洛芬缓释胶囊举例,仅亨迪药业去年的产能就能产出97.4亿粒,所以目前的“一药难求”现象不会持久。

亨迪药业的主营产品市场竞争激烈,国内企业拥有布洛芬批文的有558个,涵盖胶囊、混悬液、片剂、颗粒四种剂型。除了新华制药、亨迪药业两大布洛芬上游原料商,还有润都制药、国瑞药业、常州制药、四环制药、石药集团、诺捷制药等下游拥有布洛芬生产许可证的药企。除此之外,还有美国圣莱科特、德国巴斯夫、印度的SOLARA和IOL四大全球布洛芬原料厂商,一片红海的布洛芬市场,供不应求的现象也只是一时的。

对于亨迪药业而言,其在研发、技术投入上均与同赛道的新华制药有明显距离。以2020年为例,亨迪药业2297.56万元的研发投入、120人的研发及技术人员总数,相较于新华制药2.98亿元和853人的研发及技术团队差距明显。营收规模上新华制药更是亨迪药业的十多倍。

资本市场也深知这一点,随着布洛芬的走红,亨迪药业和新华制药备受各路资金疯狂追捧,股价持续走高,新华制药自11月1日至12月16日也涨了近六成。然而12月20日,两家企业都告别疯涨开始回调,亨迪药业12月20日股价下跌13.16%,新华制药则下跌9.91%。

突发卫生事件红利只能一时,疫情的不确定难以让风口持久,消失也只在转瞬间,新冠疫苗、核酸检测就是前车之鉴。更何况后疫情时代,短暂的“一药难求”所带来的增长也是有限的,布洛芬概念股的回调就是证明。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wenxuecity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3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