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美林一瓶难求 美国也缺货 知情人称出货已被政府接管

美林一瓶难求 美国也缺货 知情人称出货已被政府接管

时事新闻


抢购儿童退烧药布洛芬混悬液“美林”的风潮,已经从中国传到美国。

12月21日,在美国最大的在线购物平台亚马逊上,强生制药生产的儿童退烧药“美林”显示无货状态;亚马逊加拿大站也买不到“美林”。近两天朋友圈有人发照片称,海外代购在美国线下药店大量采购“美林”,准备往国内寄。

中国市场上几乎买不到“美林”,已经不是新闻了。尽管上海强生在12月16日强调,已经响应政府和医院的号召,全力组织生产,但市面上还是见不到“美林”,有的地方一瓶“美林”甚至叫价千元以上。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12月16日天津市场监管局在天津儿童医院周围开展突击检查,抓获了一名兜售退烧药的违法人员。

2011年,国家药监局明令禁止尼美舒利用于12岁以下儿童,这使得儿童退烧药市场发生了重大变化。在此之前,尼美舒利曾是中国二三线市场的儿童退烧主力用药之一,被禁用后,强生的美林等布洛芬、对乙酰氨基酚药物,以及退热贴等产品迅速占领市场。尽管没有确切的统计,但在各种儿童用药推荐榜中,美林都是居于前列的产品。

就在网友讨论“哪种动作的布洛芬效果最好”时,儿童用布洛芬混悬液“美林”的缺货,让很多家长揪心。

据接近强生的知情人士向作者介绍:上海强生制药目前生产组织正常,但出货已经被政府接管。“内部员工想买‘美林’也买不到,甚至公司内部原本存放的样品都没了,一瓶都找不到。”

一款普药,是如何在短短10天之内“封神”的?

原料一年涨3倍,越生产越亏?

上海强生制药是强生OTC药品的主要生产工厂,位于上海闵行。“美林”正是这里生产的。

上述人士介绍,上海强生制药主要生产的是三大品种:“美林”、“泰诺”、“泰诺林”,还有一些其他的OTC药品,产量不大。虽然这几款药物都是药店的明星产品,但实际销售业绩并不算高:“疫情之前的几年,上海强生制药每年销售额也就20多亿元。”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后,“美林”等药物很快就被列为“四类药品”,在很多地方都需要凭身份证登记购买,北京等一些地方还和地方的健康码绑定,买了这四类药的必须做核酸才能排除“感染嫌疑”。

全国感冒类药物受此影响都有不同程度的销售下降。国家药监局旗下的米内网是权威的医药数据机构,米内网数据显示,2021年由于疫情期间部分感冒用药受到政策管控,整体销售规模同比下滑10.85%。

“美林”一直是婴幼儿常用的退烧药,受疫情影响程度小一些,生产线也一直保持运转。但进入今年12月份以来,面对突如其来的市场需求,强生也一时难以保证满足。

造成瓶颈的首要原因是原料。

中国是原料药生产大国,布洛芬也不例外。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出口布洛芬原料药8110.1吨。国内生产布洛芬原料药的最大企业山东新华制药年产能是8000吨,而中国实际每年总需求量不到2000吨。

但因为近期市场需求暴增,布洛芬原料药价格也是水涨船高。新华制药2021年底时披露布洛芬原料药价格是每公斤180元,一年后的今天,原料药专业交易平台盖德化工网上,布洛芬原料的价格已经涨到每公斤五六百元。

不光是原料药价格在上涨,制药的辅料、包材、包装盒价格近期都在上涨,但强生等企业为了保障市场供应,产品销售价不能涨,这就形成了产销之间的矛盾。

上述人士解释:“因为这几年感冒药销售不佳,各公司对这些品种的生产预算也是有限的,生产了可能就亏钱。一般来说,扩产20%左右问题不大。但现在需要几倍、几十倍增产,像强生这样的外企可能还涉及要经过美国总部批准预算,现在各方面成本在明显增加,审批过程会很麻烦。”

目前,强生制药已经明确:产能提升至最高水平,并在亚太供应链网络中优先供给中国市场。同时积极推进优化生产设施等计划,以期进一步提高产能。但备料和生产都需要一定周期,要应对各地即将到来的感染和用药高峰,短缺还是会客观存在。

不受重视的儿药开发

这两日,某社交平台上(小红书)“成人使用美林攻略”引起舆论争议。不少医生都发文称,成人可以用“美林”退烧,但如果有别的药,还是尽量不要和婴幼儿抢药。

“美林”在中国家长群体中已经和“小儿退烧”画上了等号,这是市场紧俏的原因之一。但布洛芬是个很老的药物,中国众多仿制药企业,市场上为何很少见到仿制的布洛芬混悬液?

“美林”1974年在美国上市,1999年在中国获批上市,早就不在专利保护期内。国家药监局网站显示,布洛芬混悬液国内共有13个批文,除了上海强生制药,还有华润三九、武汉人福、恒瑞医药、翔宇药业等企业生产。

比起布洛芬缓释胶囊和布洛芬片来说,混悬液这个剂型仿制药是最少的。不光消费者,很多药企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还能生产“美林”仿制药。

一家头部药企就对作者表示:“这次疫情来了之后,公司才注意到自己还有布洛芬混悬液这个品种,因为很久没做过了。目前生产量也不大。”

有批文长期不生产,这是国内不少普药的现状。因为很多普药售价低廉,药企无利可图,逐渐转向利润高的品种。另一方面,国家药品集采之后,不少普药主要由集采中选企业向医院市场供货,基本满足了医院日常需求,非中选的企业失去了主要市场,自然就要权衡是否还要组织生产。

具体到布洛芬混悬液这个品种上,儿童药物的开发长期不受重视。数据显示,目前儿药只占到国内药品总品种数的2%左右,大部分儿童用药是按成人药“酌减”的方式在使用。而且有强生这个强大的对手把控市场,敢与之正面竞争的国内企业自然不会太多。

普药、儿童药、明星品牌产品,这几重因素叠加到一起,又赶上疫情四面开花的特殊情形,造成了“美林”的市场缺口一时之间难以弥补。黄牛卖2000一瓶、美国药店抢购一空、社区相互调剂,这些都是患者无奈的选择。

各家企业开足马力,或许能解一时之困,但商业格局、政策背景、受众偏好等打在一起的死结,在大范围突发疫情面前基本没有完美解决的可能。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wenxuecity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3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