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地方财政困境、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杠铃与2023年经济预测

地方财政困境、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杠铃与2023年经济预测

财经新闻

有人让我评价一篇文章,大意是张文宏论文造假,掩盖奥密克戎的危害性。

我说,好像没有这篇文章就能变出钱来一样。

从2021年开始,就陆续出现各地拖欠公务人员工资的消息,先个别,后普遍。

各地财政已经难以负担公职人员工资的情况下,实在无力承担清零的费用了。

这种情况下,自然会出现有些地方的方舱没钱采暖,有些地方的方舱无力保证一天三顿热饭,有些地方的方舱服务外包管理内部一片混乱。

至于拖欠方舱建设费、核酸检测费、酒店隔离费,更是普遍现象。

如此也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地方半夜把潜在的感染人群“礼送出境”。不排除还有一些财政困难的人口大省,对疫情已经采取视而不见,隐瞒掩盖的方式,放任疫情传播。

经济下行,财政困难,无力支付清零所需的费用,疫情已经隐性蔓延。

以奥密克戎的传染性,一个财政困难的城市破防,全省大批静默,一人人口大省破防,周边省份不可收拾。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是各地推诿应付,而是实在心有余力不足。

其实,如果我们看2018-2021年的财政,会发现当时全国财政每年的口子大约在4-8万亿之间,地方的口子在10万亿以上。其中:

2018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8.34万亿,支出22.09万亿。政府性基金,收入7.54万亿,支出8.06万亿。总缺口,4.27万亿。赤字占总支出14.2%。

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9.79万亿,支出18.82万亿。政府性基金,收入7.14万亿,支出7.75万亿。总缺口,9.64万亿。赤字占总支出36.3%。

2019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9.04万亿,支出23.89万亿。政府性基金,收入8.45万亿,支出9.14万亿。总缺口,5.54万亿。赤字占总支出16.7%。

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0.11万亿,支出20.38万亿。政府性基金,收入8.05万亿,支出8.83万亿。缺口11.05万亿。赤字占总支出37.8%。

2019年底、2020年初,新冠爆发。

2020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8.29万亿,支出24.56万亿。政府性基金,收入9.35万亿,支出11.80万亿。缺口8.72万亿。赤字占总支出24.0%。

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0.01万亿,支出21.05万亿。政府性基金,收入8.99万亿,支出11.53万亿。缺口13.58万亿。赤字占总支出39.2%。

2021年,新冠缓和。国外生产停滞,国内订单增加。经济出现反弹。

2021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0.25万亿,支出24.63万亿。政府性基金,收入9.80万亿,支出11.37万亿。缺口5.95万亿。赤字占总支出16.5%。

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1.11万亿,支出21.13万亿。政府性基金,收入9.40万亿,支出11.05万亿。缺口11.67万亿。赤字占总支出36.3%。

2022年,出现了传染性超强的奥密克戎。国内大面积静默,国外生产恢复。

2022年1-11月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8.55万亿,支出22.73万亿。政府性基金,收入6.02万亿,支出9.60万亿。缺口7.76万亿。赤字占总支出24.0%。

地方一般性公共预算,收入9.98万亿,支出19.58万亿。政府性基金,收入5.63万亿,支出9.18万亿。缺口13.15万亿。赤字占比45.7%。

综合,前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

1、全国财政缺口和赤字占比不断上涨,2020年出现跳涨,2021年有好转的趋势,2022年再次恶化。

2、地方财政缺口和赤字占比一直远高于整体水平,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地方财政靠中央转移支付和各种融资维持,一直是紧平衡,稍有风吹草动就可能无以为继。

3、2022年1-11月份,地方财政缺口达到13.15万亿,赤字占比45.7%,除非2022年12月财政收支情况出现奇迹性飞跃,否则全年收支情况将比新冠爆发的2020还糟糕。

4、最关键的地方债务问题,缺少整体完整的公开数据,我们只能估计问题很严重,具体情况不详。

5、地方财政缺口,除了来自中央的转移支付以外,一般变为债务。考虑到中央财政向地方转移的力度,大致与中央财政盈余有正相关关系,可以估计出,中央转移支付还不能覆盖的地方债务,与全国财政总缺口正相关。从2018年开始至2022年11月,全国财政总缺口,32.19万亿。

这只是冰山的一部分。因为:第一,地方债的从21世纪初出现,绝不仅仅从2018年开始,地方发债的高峰疑似在四万亿铁公基、供给测改革、棚户区改造时期;第二,与公开的财政情况相比,必然还有大批通过地方融资平台操作的隐性债务,此外,还有大量或有债务,这些隐性、或有债务大概率没有严格统计;第三,32.19万亿没有考虑利息,如果考虑利滚利的利息的话,数量还会更高。

所以,32.19万亿只是一个参考制,供读者大致估计债务规模的数量级。按照财政部公开的数据,截至2022年11月末,地方债务余额35.04万亿。这个数据,与2018年至2022年11月的财政总缺口相当,显然太乐观了。

6、地方债的分布是极不平均的,一般来说,经济落后的省份的情况更糟糕。

7、考虑到地方债务不断累计,估计许多地方的财政在11月左右,已经山穷水尽。全国赤字24%防疫支出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杠铃。防疫政策调整的背景是一些地区的财政洞穿,实在无法维持清零政策。

预测2023年的经济,必须考虑地方财政山穷水尽、中央财政也不乐观的大背景。

防疫政策调整,只是这种大背景下,出现的诸多情况之一。现有的许多政策,凡是需要地方财政大量投入的、给地方财政造成压力的、不利于缓解地方财政压力的,明年都会调整、转向或消失。

前几天,东莞取消全面限购,不出意外的话,全国范围将大规模取消限购。但是,即使全面取消限购,也不能从根本上挽救地方财政。

中国经济三个主要支柱,投资、出口和消费。

投资主要由地方政府拉动。长期以来地方政府搞凯恩斯主义赤字财政,这些投入经济的赤字,成为资本的利润。在成为资本的利润的过程中,产生一系列经济行为和相应的税收。

另一方面,地方政府的债务不断迅速堆积,十多年的时间里,地方债务余额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偿还地方债务,需要卖地。地价需要不断攀升,才能弥补地方财政的窟窿。

债务不可能无限堆积,地价也不可能无限上涨。这是不言而喻的道理。大家都看到其中的问题,但是都相信能在未来的发展中解决问题,至少是能拖一天是一天。

现在的问题是,尽管央行使用各种手段维持较低的利率,降低地方政府的融资成本,维持较高的地价,地方财政已经连偿还利息都困难了,更遑论偿还本金。

现在的问题不是保交楼,而是保财政。财政不存,则一切政治意志都无法向下贯彻。清零的意志没有对应的财政基础,只能是变相放开,不放开也是放开。

枵腹从公必然导致各种混乱,各种以权谋私、尸位素餐、摸鱼溜号、监守自盗、政令空转,都会成为普遍现象。

在这种情况下,各地往往从国有大型金融机构挖实权正处、副厅、正厅,是常态,为什么?因为可以借助这些人的人脉融资,缓解债务压力。

张 彦,男,汉族,1979年1月生,硕士研究生学历,中共党员,现任交通银行金融市场部市场营销高级经理。经研究,该同志拟提名为副州(市)长人选。


彭 玮,男,汉族,1977年12月生,硕士研究生学历,中共党员,现任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信用审批部正处级干部。经研究,该同志拟提名为副州(市)长人选。


陆 强,男,汉族,1977年11月生,在职博士研究生学历,中共党员,现任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江西省分行信用审批处处长。经研究,该同志拟提名为副州(市)长人选。

当然,如果是地方金融企业(比如各地股份制银行)就另说了,自顾不暇,需要地方财政救援,哪有资源救地方,谁会要你?

所以,能在中央、大型金融央企、大型垄断国企、经济发达省份工作,比在偏远省份苦巴巴地熬,好得多。

有人在星球问我:

安大,从财政角度(包括缩编裁员)角度来看,西部地区省会西安成都公务员和东部沿海较发达地区比如杭州嘉兴事业编比哪个好一点?

我回答他,

能发得出钱来的好。


财政紧缩地区,必然待遇低下、人才流失、盘根错节、领导外来、晋升无望、朝不保夕。虽说,与其在天堂做奴仆,不如在地狱做主人。问题是,地狱的主人是从天堂调过来的。你在地狱也是奴仆。

此外,还要考虑地方政府债务违约导致的金融风险。

开源节流、砸锅卖铁、沿门托钵、减员增效,这些手段地方政府估计都会使用。但也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开源,无非是增加中下层的负担;节流,削减中下层的福利,无以为继的项目停工;砸锅卖铁,已经过多次混改,已经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企业可以卖的了;沿门托钵,估计是很难借来的;减员增效,可能是裁员加削减工资,也可能是高通胀情况下,工资长期不变。

没有地方政府的投资拉动,负担增加收入下降,消费也会减少。

现在唯一的变量是出口。

如果出口能像2021年一样反弹,经济还有缓和的余地,否则经济下行,是大势所趋。

如此不难理解,国家使用一切手段,鼓励发动机省抢出口订单。遗憾的是,从目前发动机省的消息看,出口订单并不乐观。

还有两个变数,一是俄罗斯,二是核聚变。

人人皆武士的时代,侵略战争得不偿失,俄罗斯的未来相当不乐观。每次对外侵略战争的失利,都会导致国家崩溃和势力范围的缩减。

目前,中亚地区正在逐步脱离俄罗斯的控制。俄罗斯对西伯利亚以东地区的控制力也会下降。是否会引起新一轮投资高潮,目前需要拭目以待。事实上,在乌克兰战场连连失利以后,俄罗斯已经放松了对中国在其远东地区的限制,减少了对中国在中亚地区投资的阻挠。

但是,考虑到远东地区恶劣的地理环境、稀疏的人口,中亚地区复杂的政治关系,即使俄罗斯彻底分崩离析,也很难寄希望于当地出现大规模的投资高潮,拉动全国经济。

如果商用核聚变可行,那么会迎来新一轮工业革命,人类产能的上限可以出现数量级的飞跃。但是,这样的工业革命,完全取决于商用核聚变是否可行,商用核聚变似乎永远是在成功的边缘。

国内的突破性技术进展基本不用考虑。国家的竞争力靠的是更公平,而不是更野蛮。社会更公平,才能更好地调动全民的积极性和创造力,避免打乱发展进程的内乱。如果一个国家把压低劳动力成本,提高生活成本作为竞争优势,导致优秀人才都润出去了,只留下摸鱼划水躺平的社畜,这样的国家除了走低端仿造路线,压低成本,还能有什么创造力?

不考虑出口、俄罗斯、商用核聚变这些因素的话,如何让地方政府从债务大山下解放出来,至少减轻债务压力,能继续运转,是下一步各项政策必须实现的目标。

现在的环境下,大规模加税难度极大,不但收不上多少钱,还可能直接激起严重事件。大多数政策的方向,都是阻力最小的方向。增加货币供应,是阻力最小的方向。

明年将使用各种手段,缓解地方财政困难,从放松房地产限购,降低利率,增加地方债额度,放松地方债发债限制,对地方现有债务存量进行整理,国有大型银行直接提供政策性贷款,到中央直接拨款、支付都可能出现。

大方向确定,具体操作可能很灵活,只有想不到的政策,不好具体判断操作方式。

实践之中,地方各级是中央派出机构。但是,中央善财难舍,再说,中央的财政收入也是来自税收,地方退出凯恩斯主义,经济下行,地主家也没余粮。

对地方财政的纾困,必然增加货币供应。明年出现大幅度物价上涨的可能性很大。

生活必需品的重要性在房产、股票之前。房价、股票上涨的可能性,不如生活必需品。不仅如此,大量财产可能被转移出去,社会顶层人群,变现多余房产、套现股票、移民海外,可能成为趋势。那样必然导致人民币汇率下跌。

另一方面,工资却未必上涨,或者,即使名义工资上涨,实际工资也将下降。

1-11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平均值为5.6%。11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7%,比上月上升0.2个百分点。本地户籍劳动力调查失业率为5.5%;外来户籍劳动力调查失业率为6.2%,其中外来农业户籍劳动力调查失业率为6.0%。16-24岁劳动力调查失业率为17.1%,比上月下降0.8个百分点;25-59岁劳动力调查失业率为5.0%,比上月上升0.3个百分点。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为6.7%。全国企业就业人员周平均工作时间为47.7小时。

在青年人两位数失业率的情况下,劳动力市场供大于求,实际工资必然长期低迷。公职人员被拖欠工资的情况下,其他劳动者的情况只能更糟。

所幸的是,现在各地养老金还发放正常。如果各地发生养老金拖欠,同时由于政府债务逾期爆雷导致金融机构出现提现困难,那么必然导致恶劣情况。如此考虑,也不难确认,进一步放松货币,推动货币贬值,避免养老金发放困难和银行提现困难的概率远远大于冒金融风险坚持币值的概率。

希望通货膨胀,工资同步上涨,冲销自己的债务的可能性不大。

更可能出现的情况是,物价高速上涨,房产缓步上涨,股市半死不活,人民币下跌,工资龟速上涨,债务依然沉重。

当然,以上的分析是不考虑政治因素等其他变量。

如果出现其他变量,比如周边地区高烈度冲突,则可能出现,物价高速上涨,房价下跌,股市下跌,人民币加速下跌,工资换不上涨的局面。

对多数人来说,这样的局面可能更糟。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3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