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当中国学生挤满英国大学

​当中国学生挤满英国大学

教育新闻

在2019/2020学年,英国留学生总数已超55万,其中在英中国留学生数量已超14万,五年间增长了56%,在国际学生中占比25%,排名第一。这相当于,四个英国留学生中,有一个可能来自中国。
中国学生挤在英国大学的各个角落。图书馆和learning hub人数骤增,到了复习周需要抢座位,“像春运的火车站”;超市里到处是中国面孔,街上随时能听到中国话,“仿佛回家”。
有学校的专业百分之七八十是中国学生。有的教室里坐的基本上是同胞,网课的屏幕上显示的都是中文名字。新修的学生公寓里,百分之九十的租客也可能是中国学生。有人调侃这是“反向留学”。
在英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为何如此多?一年制且费用昂贵的英国硕士值不值得读?在英国留学的真实经历到底是怎样的?

文 | 李清扬

编辑 | 楚明

图 | 受访者提供(除特殊标注外)

扎堆
张诗梦环顾一周,偌大的教室里,坐满了熟悉的同胞面孔。台上的老师也是亚洲面孔,语速很慢,带着明显的口音。如果PPT没有写满英文,老师说的不是英语,这看起来和国内的大学教室没什么两样。

22岁的张诗梦在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商科专业读研。上课能找到座位坐下来已经算幸运,如果去得晚了,教室根本没有座位,学生需要拿板凳坐在旁边听课,有的人干脆站着,更甚者直接翘课。学生数量过多导致教室需求增长,平常用作自习的教室、校外的咖啡厅,都成了上课的场所。中国学生挤在各个角落,图书馆和learning hub(学习中心)人数骤增,到了复习周需要抢座位,“像春运的火车站”;超市里到处是中国面孔,街上随时能听到中国话,“仿佛回家”。


这种情况与今年格拉斯哥大学中国留学生人数增多密不可分。格拉斯哥大学官网的数据显示,今年是格拉斯哥大学扩招最严重的一年,与2019年3809的中国留学生数量相比,到2021年,已经上涨到9100。这个数字在2022还在持续变大。


格拉斯哥位于苏格兰地区,民风热情,格拉斯哥大学是该地区的传统高校,QS排名稳定在70左右。格拉斯哥大学主教学楼的建筑外观颇似《哈利·波特》里的霍格沃茨城堡,是当年电影的拍摄地之一,无论口碑还是名声,在中国留学生里都颇为响亮。该校的商科、传媒和计算机等专业格外受中国留学生,尤其是硕士留学生青睐。


商科一向是中国留学生的聚集之地。陈蔓在英国谢菲尔德大学学商科,整个专业大约180名学生,除了中国留学生,只有10个来自印度、非洲和英国本地。沈悉在英国杜伦大学读商科,整个专业有一半的学生来自中国。


在位于英格兰东北部的杜伦大学和南部海岸的南安普顿大学,中国留学生人数也在增多。“上课除了跟老师说话需要英文,其他时间都可以说中文。”社交媒体上,许多留学生用“反向留学”自我调侃。


疫情以来,英国政府为吸引留学生,相继出炉签证利好政策,在2021年7月恢复毕业留学生的工作签证,该签证给想在英国找工作的国际留学生提供了两年的择业期;在今年3月下旬,英国政府取消了所有针对新冠疫情的入境限制措施,这意味着,曾经出现在2020年英国Lockdown(封锁)期间的“一整年网课”不会再有,线下留学体验得以恢复。


伴随着政策的推行,许多英国大学也开始扩招,中国留学生赴英留学热度明显上升。


吴佳玲从事英语系国家留学咨询十二年,她发现,2019到2020年是英国留学人数爆发性增长的一个转折点。在2019年之前,去美国留学的潮流更热。她举了一个形象的例子,之前美国留学的KPI是全公司最好的,2019年开始美国卡学生签证严重,申请人数急转直下,英国组成了“KPI之王”。


《英国高等教育大数据》(Higher Education Student Statistics: UK)指出,在2019/2020学年,英国留学生总数已超55万,达到556625人,同比上涨12%。其中在英中国留学生数量已超14万(148530人),同比增长15%,五年间增长了56%,在国际学生中占比25%,排名第一。这相当于,四个英国留学生中,有一个可能来自中国。


一直以来,英国高等教育产业将国际留学生视为重要的收入来源。国际学生一般需要支付超出本地学生一到两倍的学费。为在学费上获取更多资金,扩招成了不二选择。


刘珂在格拉斯哥大学读大四,学社会学和政治学,在她本科四年的生活里,经历过多次教职工罢工。在她看来,这也是今年格拉严重扩招的因素之一。“疫情对老师工资的影响也存在,学校没有收入,开不出老师的工资,就会引起不满。所以今年一恢复就疯狂招人,疯狂揽钱,和学生算是互惠互利,留学生想要一个文凭,大学想要钱,大家各取所需。”


据《泰晤士报》2022年8月的报道,英国大学呼吁将本土学生的学费提高至与国际生相似,即每年平均支付学费24000磅(约为21万人民币)。他们表示,英国学生9250磅(约为8万人民币)的学费已经保持了十年,这使得许多英国大学被迫招收更多来自中国和印度等国家的国际生,以弥补开支。


在英国大学吸引中国留学生的过程中,留学中介是不可或缺的一环。英国大学的申请中,普遍存在“佣金”的酬劳结算方式。学生通过中介的帮助获得大学的offer,由大学给中介付出佣金,学生则可免费或少量支付酬劳。吴佳玲介绍,这是出于推广学校,为新设专业招揽学生的目的,除G5名校,其余学校普遍存在。当招生稳定之后,大学方面会取消佣金模式。


▲ 张诗梦拍摄的格拉校园。


一屋难求

21岁的范昕,本科学播音专业,将于明年赴格拉留学读传媒硕士。还未展开的异国生活给予她的首先不是期待,而是烦恼——“租不到房子怎么办?”


由于大量扩招导致宿舍不足,格拉房源空前紧张。今年8月份,学校发来一则邮件,告知学生,“目前没有多余的学生宿舍可以提供,暂时休学或退学可能对您来说更为合适”。


张诗梦是今年5月才开始看房的,由于时间晚了,她只好多线推进:一边时刻蹲点社交媒体,等待二手房源转租的消息;一边联系英国本土中介和房东。房费上涨的同时,手握房源的私人中介也做起了生意。张诗梦先是租了一个house(独栋房屋),要给房源的中介5000元人民币的中介费,后来她找到了更合适的学生公寓,对方开口的价格也是5000元。英国法律本不允许私人中介存在,但租房市场的“金矿”,很难让人不心动。


“更离谱的是,有的中介让竞争者‘拍卖’,谁给的中介费高,房子就给谁。”还有中介直接在明码标价的房价上“坐地起价”,通过房价的差额赚取利润。


距离出发还有整整一年,为了不成为“无家可归之人”,范昕早早开始看房。她联系了一家专做英国留学租房的中介,对方告诉她,要先交订金,排队拿号,房源开放之后按顺序抢房。她拿到的号码在100开外,这意味着,前面已经有一百来号人比她更早蹲点。


格拉有两家名为西村和西景的公寓,因离学校近、四周超市餐厅地铁等基础设施齐全,是中国留学生群体中的网红公寓,范昕很希望能抢到这两家公寓的房子。


12月5日,是西景房源开放的日子,范昕紧张地刷着消息。房源一开,价格令她大吃一惊——一个20平方米的studio(单人间),价格高达300磅一周,“这比得上在伦敦”。


要知道,在英国留学,由于伦敦住宿和生活费用高,留学生一般会将其他城市与伦敦分开,“我怎么也没想到这么贵”。她转念一想,能租到房子总比没房子住强,“能付钱我都认了”,结果再次出乎意料,“根本抢不到”。


焦虑的感觉席卷了她。情绪像能传染一样,范昕加入的学生群每天都在讨论租房,有的同学在格拉当地租不到房子,只好租房到隔壁市,每天坐火车上学。还有人觉得房租太高,想延期一年多攒些钱,其他同学随即提醒道,“房租和学费每年都在涨,可能明年更贵,要好好考虑。”


上涨的费用超过了很多人的预算。提到学费,范昕也是“一肚子恼火”。她2021年拿到2022fall的offer时,格拉的学费只要20900磅,延期之后,2023fall的学费上涨到了23000磅,飙升2000磅(约为1.7万人民币)。第二年的offer,格拉下得格外快,仿佛生怕她不来。


没有订到心仪的房子,中介建议她,蹲下一轮涨价,说不定还会放房源出来。她一问预算,350磅到400磅。“我直接说我不蹲了,这太夸张了。”


后来她联系上了另一个公寓想转租的学生,才定下了一间285磅一周的单人间。在周围300多磅的高价衬托下,她甚至觉得能收到这样的房子“很合理”。


范昕算了一笔账,285磅一周的房租,租期为52周,花费人民币需14万元左右,加上20多万元的学费、机票,还有平常衣食、旅游的开销,“母亲原来说给我50万元应该够吧,现在一算,50万元恐怕回不来”。


对于做租房中介的人来说,这是赚钱捞金的好机会。10月之前,中介时不时提醒范昕,“你再不租就没房子了。”她后来了解到,中介里盛行“包房制”,他们会包下大量各大学生公寓的房子,如果无法出租,则需要垫付租金。而对于人不在英国的学生而言,无法甄别中介所给的房源信息的真实性,很容易被焦虑影响。她交订金排号时,其实能释放的房源只有几十套,中介却给100多个人排了号。


西村和西景皆为近几年新修建的学生公寓,入住学生90%是中国人。“反向留学”,范昕无奈又气愤,“这个时候留学生的钱真的很好赚,我也想去开个公寓,自己去当公寓老板。”


留学热潮确实推动了英国当地学生公寓的建设。就读于伦敦艺术学院的jenny,曾在一家广告公司实习,帮伦敦一所网红学生公寓做运营,平台涉及小红书、微博和微信,吸引中国学生入住。在广告公司,这样的“客户单子”并不少。


公寓之外,饮食行业也有受益。2018年,郭翎在谢菲尔德大学房地产专业就读。每到考试周,他习惯去图书馆通宵复习。当他踩着天亮的曙光回家,想吃点热乎的食物,要么只能买到冷冷的三明治,要么得饿着肚子等10点麦当劳开门。谢菲尔德是英国的第四大城市,中餐馆众多,却唯独少了一家中式早餐店。


他萌生了开一家中式早餐店的想法。那时候,谢菲有不少正在新建的学生公寓,有的甚至专门面向中国留学生,这意味着,未来将有很多中国留学生到达谢菲,早餐店能有一个稳定的客源市场。


经过三个月的调研,他把早餐店的地址选在了正在建设的公寓New Era附近。店铺于2019年10月开业,正好是新学年的开学季。旁边的公寓落成,入住的中国学生占比达到95%,如他所料,早餐店迎来了第一波客流。


这一年,谢菲尔德的学生公寓如雨后春笋般冒出,郭翎调研时看过的山脚地区,也建起了学生公寓Brass Founder。一些之前是仓库和4S店的地方,也被新的学生公寓替代。为了抢占市场,这些学生公寓似乎不需经过放置,建好了便可以拎包入住。

▲ 图 / 视觉中国



“反向留学”

出国留学并不是一条容易的路。


陈蔓选择出国,起因是考研失败。大学毕业时,陈蔓就萌生过出国留学的打算,由于留学花费对家庭来说是个不小的开销,她选择了考研。她想跨专业考上法硕,一战失败,情绪极度失落,在工作和考研之外,她开始想,“走出国的第三条路会不会好点?”


近年来,考研大军的数量逐年攀升。2021年,考研人数多达377万,到2022年已经上涨到了457万。许多人把出国留学视为国内考研卷不动的出路。与两年制的美国硕士相比,英国学制短,性价比较高;与澳洲等地对比,英国学校声誉更好——英国留学,成为了出国道路里“最多人的选择”。


陈蔓也将赴英读研视为更优的彼岸。申请时,中介直截了当地告诉她,“财政与会计这个专业是为中国留学生开的。”对方告诉陈蔓,英国人不怎么学counting(会计),英国许多大学,为了供本科会计的学生的申请对口,才开设的这类交叉课程。谢菲的商科,一年学费25000磅(约人民币22万元)起,这对家庭来说是一份不小的负担。好在父母支持她出国,他们都赞同,“有硕士学历,未来能更有竞争力。”


随着就业环境的紧缩,研究生学历也越来越成为找工作或者跳槽的基本门槛。郭翎工作两年后,于2020年10月回到英国,在伦敦国王学院读二硕,学管理学专业。郭翎读二硕时,心态已与一硕时不同,“不再纯粹地想学东西,只是为了快速地拿一个高文凭,因为硕士现在挺多的,但双硕士还是比较少的。”


中国人扎堆,形成反向留学,不可避免受到质疑。黎园毕业于一所211,硕士在曼彻斯特大学的环境与发展学院学全球城市发展与规划专业,她看网上很多人说,曼大的环发学院“很水”,“中国人多,都是二三本集合地”。就读之后,黎园发现,专业三十多个人,百分之七八十都是中国同学。不过身边同学的生源质量却不是网上说的那样,不少同学的本科学校都比她的好。


由于疫情,整个学年,黎园都是在house的房间里,用电脑完成的学业。英国课程通常是一节lecture(讲座)伴随一次seminar(研讨会),学生们需要在seminar分组完成讨论。每当被分到一个全是中国人的小组,大家打开麦克风,打过招呼之后便开始说中文。有时,遇上外国同学一组,同组里的个别中国学生会“干脆不说话”,摄像头也不开,黎园看不到人也听不到声音。她坐在电脑前,面对一阵空荡荡的尴尬和沉默,“我会尽量努力说几句”。


在网课环境里,“反向留学”的体验会被放大。见不到同学的面孔,放眼望去,屏幕上显示的都是中文名字。比起开口说,中国学生更喜欢在chat box(聊天框)里打字讨论。这让陈蔓觉得上课像在看直播——老师一个人在说,旁边刷刷刷一堆文字回复闪过。这种次数多了,陈蔓有时会想,“我在家读是不是也是这个感受?”


▲ 网课一年,陪伴黎园的书桌。

当过多本国留学生扎堆,英语语言环境会被稀释,进而也会影响就读体验。负责曼彻斯特大学招生的工作人员明确表示,为了确保所有学生的语言环境,会相对控制单一国家生源过多录取的问题。


据《泰晤士报》报道,英国首相苏纳克的发言人表示,随着流入英国的移民数量创下新高,英国政府正考虑提高赴英留学门槛,限制外国学生入读“低质量”课程。


范昕今年加申了伦敦国王学院,该校的school list(可考虑录取学校名单)上有她的本科院校,要求均分在85以上。范昕的背景都符合,她还对比了本科学校张贴的出国留学名单里和她背景相似的学姐,觉得自己能和她一样申请成功。然而,两个月过去,杳无音信。


“申请的中国留学生太多,学校会把部分学生待定,放在一个备选池里,如果前面的人不要offer了,再从池子里挑人。”范昕目前既没有拒信也没有offer,很可能就是池子里的一员。


吴佳玲也感受到了申请难度的增加。“有的大学会提前关闭中国大陆地区的申请通道,就是为了防止过多留学生聚集。”


比较之下,读研究生的英国本地学生,数量占比并不高。高翔在谢菲尔德大学攻读古建筑抗震方向的博士,做过研究生的助教,发现英国本地人就读于本科的最多,选择进入硕士和博士深造的比例较少。在高翔看来,这和英国的就业环境有关,“英国的企业倾向学历对口,岗位只需要硕士,就不会招博士”。


大四学生刘珂所在的专业,全年级只有两个学生来自中国,多数是英国本地学生。在她接触的同学里,选择读研的人很少,“他们不会把学历看得很重,加上就业的选择比较多,所以很少存在学历焦虑”。



如人饮水

黎园回国找工作,面试一家规划院,被HR劈头盖脸地问,“你这个硕士很水吧?”她感到惊疑又愤怒,如果已经先入为主觉得海归硕士“水”,为什么又叫她来面试呢?

“水硕”的质疑,一直与英国留学如影随形。吴佳玲记得,当年自己在国内211读英语专业硕士,有同学从英国留学回来时,她才研二,十分不可思议,“这就读完啦?”


实际上,这一年的生活,常常被阅读、作业和考试填满。黎园的专业为纯理论,需要大量的文献阅读,“根本看不完,能看多少是多少”。每一门课的期末都要交一篇3000字的英文论文,deadline通常扎堆,“那段时间都睡不好”。


陈蔓读硕的一年,作业和考试被拆成一个个的任务,分到每个学期里。有一项作业,要求在24小时内写出一篇2500字的论文,具备完整、标准的学术格式。这意味着要在一天之内完成确定框架、读文献、写作、查重等步骤,“写完了还担心网有问题,一旦传不上去,你的成绩就会作废”。郭翎学房地产专业时,一个学期写了近20篇2500字左右的论文,经常在图书馆里通宵。


工作之后,吴佳玲试着从学制的角度讨论“水硕与否”。“以国内三年硕士为例,第一年上课,第二年实习,第三年毕业论文。英国的硕士,把上课、实习和毕业论文揉在了一年,水不水不能看时间,而是要看在单位时间之内获得了什么东西。”


为了不让自己读“水硕”,30岁的Miya做出过许多努力。Miya是少有的“大龄留学者”,来自海南农村,工科硕士毕业之后,误打误撞进入上海的风投圈打拼。在上海,她是工资月光族,靠着经营民宿攒了15万元。30岁那年,工作瓶颈,感情不顺,她选择通过出国留学改变现状。


为节省学费,她选择的是花费较少的考文垂大学,一年学费15万元人民币,还可以分期缴纳。为了赚钱,到达英国的第一周,Miya就去中餐馆求职;为了省钱,她是一磅店的常客,一周的生活费加起来甚至不到20磅;为了练习口语,她努力和外国同学交流,每个周末都去教堂旁听礼拜,和当地人聊天。


刚开始打工,Miya连甜酱的单词都听不懂,她只好“用热情和能量掩盖听力和口语上的不足”。作为服务员需要面对一些落差感,“之前工作时,投资人都被叫得很尊重,突然被人说,‘服务员怎么怎么样’,还是挺不适应的。”每当心态崩溃,Miya鼓励自己,“我的学费是我好不容易攒下来的,要珍惜这些时光和机会。”


▲ Miya在中餐馆打工,跟一起打工的同学玩耍。

陈蔓喜欢学校的图书馆,那是一栋外型像一颗巨大钻石的建筑,被学生们称为“呆萌”(Diamond)。英国解封之后,她抱着“无论如何要体验一下”的心态预约了图书馆自习,周围都是外国同学,学习氛围特别好。从5楼的窗户望出去,还能看到山脚下Brass Founders的建筑。


她后悔没有抓紧机会多去图书馆几次,但并不想把在英国上网课留学的一年用“遗憾”和“水”去定义。“这是在否定那一年的生活。就算它不怎么样,但它确确实实也是每天都在发生。”

尽头

很大程度上,留学是为以后就业更顺利。这条路走完后,最终还要面对就业市场的检验。


多数留学生都选择了回国。领英发布的《2022中国留学生归国求职洞察报告》指出,2021年,留学生归国人数达到100万,较之2020年,上涨了20万人。在有限的岗位面前,越来越多的回国人数,进一步加剧了竞争。


黎园找工作颇为坎坷。她想进入规划院,却苦于纯理论的课程学习没有积累下作品集。有一次,她面试某家大型国企时,对方HR问,“你的硕士学历我们不太接受,能不能以本科的学历拿工资?”这个HR带着偏见,认为纯理论的专业属于“花钱买学历”。


这让她感到格外挫败。QS前30的海归学历,一年几十万的开销,最后竟然成为“拖后腿”的东西。出去留学之前,她以为找工作至少会比本科好一点,“虽然对就业形势有预计,但没想到比本科还要差。”她每天焦虑地想,“怎么会找不到工作呢?”


辗转之下,她连专业不对口的报社都投了简历。今年3月,她拿到了一家地级市房地产国企的offer,这家国企在当地的声誉一般,并不是黎园心里的“最优解”。4个月投了几百份简历,90%没有回音,10%给了笔试机会,只有少数进入了面试。直到秋招结束,她手上只有这家“当时看不上”的offer。


入职之后,黎园惊讶地发现,她是这家地级新兴国企里学历最高的人,公司缺人,身边不少同事甚至是专科出身。公司按硕士层次给她发工资,到手能达九千元,“比本科学历多了好几千”。这让她尝到几丝甜头,学历还是帮助了自己一把。


黎园的表妹今年上大学,家里亲戚拿她做例子,让表妹不管以什么方式,一定要搞个研究生出来。“你看姐姐的硕士学历,找工作都找了几个月。”言下之意仿佛在暗示,没有硕士学历,处境会更加艰难。但黎园转念看看身边的同事,不禁想,“难道不考上硕士就没法活了吗?”


她不知道答案。


▲ 图 / 视觉中国

(除吴佳玲、jenny和Miya外,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每人互动
你身边有去英国留学的人吗?

文章经授权转载自人物(renwumag1980)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3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