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美国犯罪学博士残杀四名陌生学生,竟只是想研究犯罪心理

美国犯罪学博士残杀四名陌生学生,竟只是想研究犯罪心理

时事新闻

过去两个月,发生在美国爱达荷州的一起凶杀案引起无数人的兴趣。
它怪异、无情、冷血,有着教科书版的犯罪成长路径。
当沉迷学术的犯罪学博士,拿起屠刀实践自己的知识,残忍又荒诞的杀人事件就出现了……

惨案的受害者有四人,分别是麦迪逊·摩根(Madison Mogen)、凯莉·冈卡维斯(Kaylee Goncalves)、夏娜·克诺德尔(Xana Kernodle)和伊桑·查平(Ethan Chapin)。
她们都是爱达荷大学的学生,年龄在20岁出头。
其中,麦迪逊和凯莉是认识多年的好闺蜜,夏娜和伊桑是刚刚恋爱的情侣,四人的关系都不错。

(麦迪逊和凯莉)

(夏娜和伊桑)
因为学校宿舍条件一般,麦迪逊、凯莉和夏娜在离大学不远的地方租房住。
那是一栋三层楼的小白楼,有六间卧室,每层两间。女孩们经常在里面办派对,曾经被邻居举报噪音污染,警察两次登门警告。
这里看上去挺安全,但事后想想不然。
周围的房子零零散散,最近的邻居离小白楼也挺远。到晚上,这片区域黑灯瞎火,没有路灯,根本看不清有谁做了什么。

(夜晚的小白楼)
也许罪犯是这么想的,所以他盯上了小白楼。
2022年11月12日,麦迪逊和凯莉去市中心的体育主题酒吧嗨皮。夏娜和伊桑腻腻歪歪,去参加校园兄弟会组织的派对。
到13日的凌晨1点56分左右,四人陆陆续续回到小白楼(伊桑并不是租客,他只是想和女友温存),屋里的另外两名女租客听到她们回来的声音。
之后的两个小时,这些年轻人还没睡。有人给前男友打了7个电话,有人和男友煲电话粥,还有人肚子饿了点外卖,在凌晨4点左右收到食物。

(当晚在小白楼的人)
到4点过后,小白楼终于安静下来,所有人似乎都睡了。
大约4点12分,一名睡在二楼的女租客被奇怪的声音吵醒。她事后回忆,那好像是凯莉和她养的狗在叫喊。
她还隐隐约约听到一句话,似乎有人在说,“屋子里有人”。
女租客打开门查看,什么都没有发现,一切仿佛是幻觉。她把门关上,可过了一会儿又有怪声出现。

(犯罪发生的街道)
她第二次打开门,听到和她同住二楼的夏娜房间里传来哭泣声,还有一个男人在说,“没关系,我来帮你”。
是小情侣在吵架吧?女租客默默退了回去,继续睡觉。
4点17分,屋子里再次出现哭声、重击声和狗叫声,被小白楼附近的安全摄像头记录下来。女租客听到了,她第三次打开门检查,瞬间汗毛竖立。
一个身穿黑衣、戴着口罩的陌生男人朝她走来,那男人和她擦肩而过,从滑动玻璃门那里走出去。警方猜测他可能没看到她。

(罪犯布莱恩·科伯格)
女租客呆站着,身体因过于恐惧处于冻结状态。过了一阵子,她猛地把自己锁进房间里,坚决不肯再出去。
那个男人就是当晚的凶手。出于目前还不知道的原因,到上午12点才有人报警,警方发现睡在二楼和三楼的麦迪逊、凯莉、夏娜和伊桑全部死亡。
凶手用一把刀劈砍她们,造成胸口多处致命伤。所有人死时都躺在床上,身体没有被捆绑,也没有性侵痕迹。
四周的墙上到处是淋漓的鲜血,血甚至渗到屋外。

(渗到屋外的血)
在麦迪逊的床上,警方发现一个棕色刀套,那无疑是来自凶手的。

(常见的刀套)
这起案子震惊了爱达荷,也震惊了美国。
四个前途光明的大学生被残杀,让当地社区人心惶惶。爱达荷大学的学生选择提前放假,逃回老家,不少教授也取消了课程。

(死去的年轻人)
警方组织起130名执法人员调查此案,他们首先检测刀套上的DNA。
如果凶手有前科,只需要将DNA和各州犯罪数据库里的DNA匹配,就能找到他是谁。然而这名凶手过往很清白,没有任何结果。
警方再去查看案发时周围的监控录像。
有一辆白色第五代伊兰特看上去很可疑,从凌晨3点29分开始,这辆车三次经过小白楼,到4点04分,它向小白楼驶去。
4点20分,有路人看到这辆车快速离开这块小区。

(当晚这辆车的行驶轨迹)
时间对得上,形迹又如此诡异,驾驶伊兰特的人极大概率是凶手。
警方鼓励公众提交关于伊兰特的线索,几周后,他们拥有了一份包含22000辆可疑伊兰特的清单。
经过层层筛选,警方最终锁定了一个嫌疑人:
28岁的布莱恩·科伯格(Bryan Kohberger),华盛顿州立大学的犯罪学博士。

(布莱恩·科伯格)
科伯格是一名学术精英,拥有心理学学士和刑事司法硕士,2022年8月进入华盛顿州立大学读博,在学校担任刑事司法系的助教。
他住在华大校内,和小白楼不在同一个州,但两地距离非常近,开车只需8分钟。
科伯格的车正是白色第五代伊兰特。
警方调出手机信号塔的记录,寻找谋杀案发生时科伯格的手机在哪里。好巧不巧,那天凌晨3点到5点,科伯格的手机莫名断网,查不到它的位置。

到上午9点,科伯格带着手机出现在小白楼旁,不知道他在那里干什么。信号塔显示,过去半年他至少12次靠近小白楼。
手机位置信息有些可疑,但不算强力证据。警方再次回到刀套上。
他们把刀套上的DNA上传到热门家谱网,那里有庞大的基因信息库,人们用它找远方亲戚和失散的亲人。结果显示,DNA和科伯格的多个亲戚匹配了。

(案发后几天,科伯格和他父亲因为开车超速追尾被拦下)
警方跟踪科伯格去他的父母家,偷他们丢在门外的垃圾。将垃圾上的DNA和刀套上的对比,发现99.9%完美匹配。
科伯格就是杀死四名大学生的凶手。

12月30日,科伯格被逮捕,他的同学和亲友都表示不敢相信。他没有任何理由杀人啊,他可是受教授赏识的博士生,头脑聪明,前途大好。
更重要的是,他根本不认识麦迪逊、凯莉、夏娜和伊桑,他们属于两所大学,没有任何交集。
受害者的父母觉得难以理解。科伯格的邻居倒是有点线索,他说科伯格曾经聊过这起凶杀案,用旁观者的语气说,他认为这是一场“激情犯罪”。

也就是说,科伯格杀人没有理由,想杀就杀了。
警方还在继续深挖他和受害者之间的联系,这段时间,科伯格的高中同学站出来,说他们早看出端倪。
科伯格在高中过得很不好,因为身材肥胖,他经常被欺负,直到高三那年他减了100磅,把自己瘦成一根竹竿。

他们注意到他的改变,但他的人缘并没有因此好起来。瘦下来的科伯格变得非常刻薄、暴力,用语言操纵自己的朋友,还掐对方的脖子。
私底下,他开始吸海洛因,周围人避之不及。
高中毕业后,科伯格去社区大学读书,他告诉朋友们自己戒毒了,生活在好转。大家为他高兴,同时注意到他的全部精力和兴趣都放在研究犯罪学上。
“与人相处不是他的强项。” 一个匿名友人说,“我认为他是想通过犯罪学来了解人类,进而了解自己。”

上社区大学的时候,科伯格在Reddit上发帖子,邀请出狱的犯人们分享“从犯罪开始到结束的所有想法、情绪和行动”。
他真的对罪犯很感兴趣,曾经说自己的梦想是研究知名犯罪者的心理。为此,他还申请去华盛顿州普尔曼警察局实习。
不知道这算不算学得走火入魔,为了了解罪犯心态,他索性自己化身为罪犯……

当然,更可能他一开始就不太正常。
人们发现,科伯格年少时患有严重的心理疾病。
16岁那年,他在心理健康论坛上写道:“我觉得我就像一袋毫无价值的肉。当我拥抱家人的时候,我看着他们的脸,我什么都感觉不到。就好像我在看一款电子游戏似的,情绪甚至更少。”
“生活中的一切在我眼里都毫无意义,全是虚无,脱离现实。就像打游戏一样。我感觉我很脏,就像我的脑袋里有土一样,我的头总是昏昏的,很迷惑。”
“我经常发现自己在进行简单的人际互动,就像我玩角色扮演的游戏一样;我可以看到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我也有点投入,但我可以随时暂停游戏,把注意力转到现实里。”

从描述上看,科伯格似乎患有人格解体障碍,也就是感觉世界不真切,仿佛活在梦中。因为所有事物都不真实,自我的感知也会消失,好像自己不存在。
另一个严重影响他的疾病是视雪症。
科伯格在2009年患上视雪症,从此看东西模糊不清,眼前不断有雪花闪现。他说从那时起就抑郁了,不断想自杀。
到2017年,他在网上说自己适应了,”我接受了视觉里的雪花……但那也可能是坏事。”

(右边为视雪症患者看到的东西)
高中朋友说,科伯格找很多医生治疗过,为了减轻症状严格控制饮食,可是效果不大。他对此非常在意,简直像有偏执症。
视雪症是一种视觉上的疾病,和精神没有关系。但有研究员指出,视雪症患者出现焦虑、抑郁和人格解体的概率比普通人更高。

爱达荷州的惨案,可能是一个精神病人的疯狂之举,
也可能是科伯格的律师找出多年前的只言片语,想让法官同情。
单纯的疯狂也好,为了学术也好,四条人命已经换不回来了。
希望夏娜、凯莉她们能在天堂安息吧……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hereinuk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3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