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90年代去加拿大留学 程序员转行当警察

90年代去加拿大留学 程序员转行当警察

时事新闻

我叫姜杉,在https://info.51.ca/keywords/%E5%8A%A0%E6%8B%BF%E5%A4%A7https://info.51.ca/keywords/%E8%AD%A6%E5%AF%9F的华人。二十年前,我从计算机专业毕业,先去私企当了两年程序员,后来转行做了警察。这份https://info.51.ca/keywords/%E5%B7%A5%E4%BD%9C很有意思,也带给过我很强的职业价值感,那身制服一穿上就感觉特别酷,特别神圣。每次在路上开车巡逻的时候,我经常能碰到一些小孩主动停下来打招呼。
即便随身带枪,我们的工作也不像影视剧那样总是枪林弹雨。一线巡警、社区联络、刑案侦查我都做过。上街抓毒贩、处理各种事故现场,准备好吃的带小朋友参观警局,偶尔还得在法庭上接受嫌疑人律师的质问……
17年时间,我从菜鸟变成了老警察,也参加过很多次牺牲同僚的追悼会。曾经那个无所顾忌的年轻人,成了你现在看到的稳重中年大叔。
我和老婆儿子的照片。
和那些从小立志当警察的孩子不一样,我以前从没想过长大要当警察,家里也没有任何人在公安系统工作。来加拿大之前,我们一家人都生活在湖北武汉。
我父母是搞农业作物研究的知识分子,上世纪90年代,他们去了美国做访问学者,之后到加拿大定居。所以出国这件事并不是我自己规划的,1996年我刚结束高三课程不久,我就在家里的安排下登上了出国的航班。
来的时候也是稀里糊涂的,语言啊、了解学校啊,这些准备都没做,有种人生需要再造的感觉。为了跟上当地学生的节奏,我又读了两年高中,毕业申请大学的时候,父母和我都偏向于选IT专业。
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学生数学比较扎实,IT对英文的要求也稍微低一些。另一方面是那时候已经能感受到这行的火爆程度。加拿大有北电、黑莓等好几家高科技公司,在全世界声势都很大。学IT将来薪资肯定不用说,至少会比其他行业高一截。
1998年,我申请上了渥太华大学的计算机工程系。其实我在学校一直不算好学生,属于不挂科就行的那种,也没怎么琢磨过是不是真的喜欢程序员这个职业。好在我们学校地理位置比较好,相比其他城市,首都的联邦政府工作机会比私企还多,于是我就申请了带薪实习项目,想体验一下程序员工作到底怎么样。
在渥太华大学的照片,那时候我还是少年模样。
大一暑假,我拿到了加拿大司法部IT部门的实习offer。上班头一天,我特意穿得西装革履,到那一看发现搞IT的这帮人穿得都挺休闲,第二天我又换了一条破洞牛仔裤去,结果闹了笑话,领导提醒我不能这么穿,还是得稍微正式一点。
那几个月,我就只负责在一个很小的数据库里提取和修改数据,都是些很基础的工作。以至于我很为实习报告发愁,感觉在报告上花的心思都比在工作中都多,看的人估计也会觉得无聊。
虽然我当时只是实习生,工资还是不能少的。政府部门给实习生开的时薪是20加元,换算成人民币就是一小时100块出头,我自己平时做饭的话,一个月生活费大概也才300加元,实习两天就能挣一个月生活费。在私企实习的同学时薪比我还要多几加元。相比私企,政府部门做事更规范,同事关系也更融洽一些,对不同种族的人更尊重,所以我后来几次实习都是在政府部门。
按照我的实习经历,毕业后去政府部门原本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我当时的女朋友,也就是现在的太太去了多伦多,我也面临着换城市的选择。离开联邦政府所在地,政府部门的工作就不那么好找了。那段时间参加校园招聘会的时候,我第一次遇上了警察局招聘。
警察局招聘摊位一般长这样,很多海报会特意放上少数族裔警察的照片。
和私企一样,警察局也在招聘会上摆了个摊位,现场有警员在招呼大家,认真做介绍。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们招人范围很广,各行各业的人都要。比如你之前是干汽修的,做警察之后就可以做偷车、违规改车这方面的调查;如果你有银行工作经历,那很适合去查金融诈骗类的案子。
我是做IT的,这个技能很被看重,处理诈骗、高科技网络犯罪这些都能用到。而且进警察局之后不是一直待在某个岗位上,调换岗位的机会很多,这一点也特别吸引我。
这么一对比,我就觉得做程序员有点没意思了。编程需要处理一些很细节的东西,属于我能做,但做起来可能比较伤脑细胞,说白了就是无聊,不如做警察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但警察局挺难进的,申请下来快的话半年,慢的话一两年都有可能,我刚毕业不可能啥都不做就干等着。考虑到有工作经验更吃香,我决定先找一份程序员岗位,同时准备警察申请。
2002年我大学毕业,不巧赶上互联网泡沫,工作不是很好找,没能去所谓的“大厂”,最后进了一家规模一般的软件公司,负责用C和C++语言给客户开发财务会计软件。作为新员工,我的工资不算高,第一年拿了四五万加币,相当于人民币20万左右。好在公司管理不是那么严,只要把工作做完,老板才不管你是几点来几点走的。为了锻炼体能考警察,我每天早上都去跑步,跑完再来公司写代码。
2004年前后的照片,那时候我戴眼镜、穿条纹衫,典型的程序员打扮。
上班之余,我还在忙着走警察的申请流程。加拿大警察的申请门槛不高,只要没有犯罪记录,视力、体能过关,有高中及以上学历的就能申请。门槛低意味着申请人很多,筛选自然就比较严了。第一轮面试两个小时左右,考察对当地的了解程度,包括地理常识、人口分布、城市特点。第二轮面试三到四个小时,考察领导力、团队协作能力、问题解决能力等等。
面试官会让你列举过去做的事,问得非常详细,哪些人参加了这个事情,他们的联系方式是什么。第三轮是心理测试,接着还有体检和家访。最后要我提供过去十年的居住地址和证明人,我是1996年到加拿大来的,往回数十年还在国内。我把国内派出所民警、学校老师的联系方式都留了,也不知道他们联系过没有。
从2003年开始走申请流程,我先后试了多伦多警察局、约克郡警察局,可惜都没过。第三次我改申汉密尔顿警察局,这次终于通过了。新警察入职后要先在警校培训4个月,主要学三个方面的内容:法律、射击和驾驶。前两项就不用说了,开车也有必要重新学?没错,学完我才知道开警车和开私家车完全不一样。
最大的区别在心态上。警校希望给我们培养出“own the road”(这条路是你的)的意识,就是你得控制这条路。比如在路上正常掉头需要最少三步来换方向,开警车遇到紧急情况就可以采取两点调头,直接倒车再转弯,这样调头更迅速,但对其他车的影响也会更大。开警车和开私家车,就跟穿警服和穿便服一样,身份和心态都需要转换,这都是新警察需要去适应的。
加拿大地广人稀,我自己平时就喜欢开这种大排量的车。
由于国情不同,加拿大警察大部分都配枪,我们在警校培训了射击技能,主要考察拔枪速度和命中率,正式工作后每年都要参加考核。很多警察平时就挺爱玩枪,不过我对这个东西没兴趣,完全就当作一项工作任务去做。
曾经有位警校教员跟我们说过一句话,他说你一枪把人打死都可以,只要能说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将来你一定会在法庭上被质问:当时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你看到了什么?你是怎么想的?
教员总是强调“慢一点”,“时间是我们的朋友”。有个词叫隧道视野(tunnel vision),意思是说只盯着那个目标,其他什么也不想了,一心想把车追到,把嫌疑人拦下来,顾不上考虑路上还有那么多行人,那么多社会车辆。这其实非常危险,一不小心撞到人,最后大部分都是警察负责任。新手警察尤其容易犯这样的错误,所以刚上班一定要老警察带着。
安大略警察学校,我们培训结束前拍了这张合影,我在二排右数第四个。
2005年从警校毕业后,我们这批菜鸟就跟着老警察上路了。手铐、警棍、手枪、电击枪、辣椒水,出发前这些装备一样都不能少。第一次穿全副武装的制服上街,感觉还是挺神圣的,就跟电影里拍的那种很酷的感觉差不多,没想到我的自信心很快就受到了一次打击。
我的第一位师傅年纪稍微大点,工作上很有经验。有次大清早6点钟,报案中心说银行取款机有两个人正在用假卡取钱,让我们过去抓现行。其中一个人见了我们乖乖把手举起来,另一个扭头就跑。
我没追多久就把跑的那个抓住了,本来还挺高兴,师傅紧接着问了一个问题,他说你追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对方扔东西。我仔细想了一圈,还真没注意。师傅让我沿刚才追的路重新检查一遍,果不其然,我找到了一大堆假卡,如果不是师傅提醒了一嘴,这些关键证据就会被我错过。
除了经验不足,我还面临文化差异给工作带来的困难。有次一个受害者报警说被人捅了一刀,我到现场后救护人员正在给他包扎,赶紧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嫌疑人还在不在现场。受害人说了个名字,接着又说了一句“I had beef with him few months ago.”
这应该是一条很重要的信息,当时周围站了一圈人,感觉大家都听懂了,就我没懂。beef最常见的意思是什么?是牛肉,难道受害人在说几个月前跟行凶者吃过牛肉?如果是现在,我肯定会追问到底什么意思。但当时我刚入行,感觉其他人都懂了,就没好意思追问。后来我偷偷问别人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们之前有过节”。
警察工作对语言的要求算挺高的,一些黑话、俚语和年轻人用的流行词汇,不是一天两天光靠背单词就可以掌握的,他们为什么这么说,背景是什么,这些对查案子都比较重要。反过来,当案子涉及到中文和中国文化的时候,我就更有优势,完全可以用中文来交流。
跟师傅上路大概半年之后,我有了参与正式排班出警的资格。一线警员的班次是上四休四,要连上两个白班和两个夜班,每个班都是 12 个小时,从早六点到晚六点,或者晚六点到早六点。早上不忙的话,我们一般先去办公室喝杯咖啡提提神,跟同事聊聊天,办公室的事情处理差不多了再出去巡逻。
在警车里拍的照片,能看到我背后有一把固定住的霰弹枪,不过一般也用不上。
国内分交警、刑警、民警,这边警察各项执法权都有,既处理交通案子也处理刑事案。现场处理不了的案子,再送到刑侦部门进一步调查。早上我们就先写点交通罚单,等着报案中心转过来指令。每个警察都有自己的管片,报案中心会根据案发时你的位置分配任务,打架、偷东西、恐吓、诈骗,所有这些事都要处理。
跟美国一样,加拿大也可以合法持枪,时不时会有一些随机杀人的枪杀案,但不像美国那么严重。至少我一次也没经历过枪战现场,也没遇到过需要对嫌疑人开枪的情况。说起来可能也是比较幸运,因为加拿大几乎每年都有警察被枪击殉职的报道,其中包括像我一样的华裔警察。入职以来,我参加过不止一次追悼会,我其实非常不想参加这种活动,每次心里都挺不舒服的。
2014年,我在干了9年一线巡逻后,工作调动到了社区联络方向。这个岗位见到的人比较广,需要跟社区领袖、政客以及商会人士等等建立联系。社区里举办任何大型活动我也要对安全负责。
比如大型节日要封路,我要考虑万一有人开车闯进来在里面撞人,有没有预案?会不会有踩踏事件发生?就像不久前韩国梨泰院那样。我跟宗教团体也要保持联系,比如寺庙里举行活动,在什么地方,有多少房间,建筑图纸这些我们都要备案。万一有突发事件,最起码不会两眼一抹黑。
那几年我还经常要参与举办面向公众的活动,比如在船只信息日邀请居民到水警船上参观,在警局开放日邀请居民来参观警局,跟警员面对面交流,带他们坐警车、观看犯罪现场调查的演示。
为了吸引居民尤其是小孩子参加,这些活动都配了免费的烧烤和冰淇淋之类的点心,有时候还要准备午餐和表演活动。做一线久了容易养成职业病,把人想得比较坏,朋友跟你说了一件事情,你都会想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做社区联络正好可以帮我纠正一下。
这是我在水警船上的照片,那次是去跟划船钓鱼的人发放安全宣传册,还有送一些救生用品。
2018年,我又转去了现在所在的刑侦部门,负责调查从一线同事手里接过来的案子。做刑侦之后,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在加拿大做警察,一定要有自我记录的意识。什么时间做了什么动作,为什么这么做,做了之后效果怎么样,你都要能够说得清清楚楚。
今年年初,我就上庭作了一次证,被辩方律师前前后后连着问了三个半小时。那是一件贩毒案,我们盯上了一个犯罪团伙的制毒窝点,眼看着嫌疑人进窝点之后带了个大包出来。我在路上把他拦了下来,找到包里的毒品,把人也抓了。
说起来是挺简单的一个案子,但警察剥夺一个公民的自由是件很严肃的事情。按照规定,我需要如实告知他被抓的原因,询问他有没有想联系的律师。这哥们当时就要求跟他朋友打个电话,请朋友帮忙选个律师。
这个诉求看着不大,但风险挺大的。我们正盯着窝点收集证据呢,如果还有其他嫌疑人知道警方已经行动,很可能销毁证据逃跑。我拒绝了这个请求,告诉他只能跟律师打电话,警方可以提供各种各样的律师。后来在法庭上,辩方律师就拿这个细节质疑警方,说我没有尊重嫌疑人的权利。
遇上这种事就很无奈,按照律师的标准,除非我什么都不做,但凡做事,肯定可以挑出毛病。警察在不到一秒钟之内做的决定,却要被很多人用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来分析,还要上法庭讨论。这都是警察工作压力的一部分。
我们局查获的一些毒品,很多案件并不是人赃并获那么简单,还得确保流程完全没问题。
把事情事无巨细全都写下来,就是警察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文字工作至少会占我一半的精力。别看电影里的外国警察一个个在外面挺逍遥自在的,实际上不管做过什么事,都要在小本上记下来,后期再写成报告,要随时准备好为自己的行为辩护。
我们每个人都有专门编号的笔记本,由专门的文职人员保管,哪天发给你的,哪天交上去的都有记录。那天天气是什么,有谁在场,都要求写得清清楚楚。写错了还不能涂掉,只能划掉重写,要能看清楚之前写错的内容是什么。每个单词之间不能有空格和空行,以防事后重补,这些笔记本要在警察局保存 50 年才能作废处理。
对市民群体,我们也在朝着更人性化的方向去调整。比如以前加拿大警察是叫police force(警察部队),现在所有警察局都叫自己police service(警察服务)。一个是执法,一个是搞服务的,就是要朝着店员服务顾客那样去包装自己。
我刚开始当警察的时候警车只有黑白配色,现在设计出了各种颜色,会让人感觉更亲民。很多现场工作也被转交由文职雇员来做,他们不配枪,给人的感觉会更加友好一些。
我旁边这辆警车就是用了红蓝配色,看起来不那么单调。
这些年我能坚持下来,并且享受这份工作,说到底也跟服务这两个字有关。我在工作中有很多帮助别人的机会,无论是路上有人车抛锚了去帮帮忙,或是给案件中的受害者提供一些帮助,大家都会真心实意地跟我说声谢谢,这比破了什么案、抓了什么犯人更让我自豪。反过来,遇上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我就会特别失落。
我曾经出警去过一次车祸现场,被撞的人的被卡在车里,伤得很厉害,我到的时候救护车还没到,只能先安慰伤者:“你等一等,救护车马上就来了,You’re going to be fine(你会没事的)”。后来这个人被送去医院没多久去世了。我一直在反思,觉得最后跟他说的那几句话,实际上是骗了他。
还有一次也是交通事故,有位工人被卡车碾压去世了,现场很惨。我和同事去通知逝者家属的时候正是晚饭时间。一位女士开的门,家里还有两个孩子正在等他们的爸爸回来吃饭。我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最后只能跟她说,抱歉带来一个不幸的消息,您的先生出了意外。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要我们说什么呢?节哀顺变吗?说出来轻飘飘的感觉。一想到这幺小的孩子没了爸爸我就非常难受,一秒钟都不忍多待,避开孩子跟大人通知完就离开了。
以前我一直想学摩托车,见了那么交通事故,我突然有一天就觉得摩托车没什么意思了。我自己也是两个孩子的爸爸,10岁以前,孩子们都挺喜欢我的警察身份,家里还买过一套巡逻队玩具,里面有巡逻车、巡逻机和巡逻船。我自己肯定是不后悔当警察的决定,但我不太想让孩子们以后也当警察。
我们一家四口的合影。
抛开警察这层身份,我们家跟其他家庭没什么区别,就是普通的工薪阶层。我太太也是移民过来的武汉人,她是搞IT的,工资和我差不多。
加拿大这边有点平均主义,老师、消防员、警察、公务员、护士工资都大差不差,年薪大概10万、11万,相当于人民币五六十万,这都是可以查到的公共信息。去私企的话,可能要交到百分之三四十的税,再加上一些乱七八糟的钱,留到手也没多多少。
我周围的同事有挺多离婚的,不知道国内同行是不是这样。我猜可能跟加班有关系,有的案子比较紧急,或者有时候要跟踪嫌疑人,时间都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我大概有百分之二三十的工作日需要加班。不过很幸运,我和老婆关系一直很好,她帮我分担了很多家庭责任。所以一到假期,我都尽可能多陪陪孩子,冬天去滑雪、打冰球,夏天就去游泳、划船。
带老婆孩子划船,国外就是这些活动,有句玩笑话叫“好山好水好无聊”。
2019年疫情前,我和儿子回过一趟国,带他去逛了首都北京,还去黄山之类的自然景点转了转。平时我也会让孩子们学习中国传统文化,唐诗宋词、三国演义之类的,在家里跟他们都讲中文。等他们长大了,说不定中文比英文还重要。无论他们将来生活在哪里,从事什么工作,这份文化血脉都一直在身上。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51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3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