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票房破10亿,《流浪地球2》凭什么?

票房破10亿,《流浪地球2》凭什么?

娱乐新闻
*本文为「三联生活周刊」原创内容
文 | 陈婉婉
以下内容涉及剧透,请谨慎阅读
《流浪地球2》和《三体》几乎同期上映,对于不少科幻迷以及刘慈欣的粉丝来说可谓双厨狂喜。一时之间,关于三体人和流浪地球何时会在太空相遇的梗图全网到处飞。从叙事上讲,《流浪地球2》是部前传,时代背景设定在半个世纪内的近未来,主要讲述人类发现太阳危机初期,在最终决定让地球成为宇宙流浪者前所试图做出的努力。
2019年的《流浪地球》是中国最卖座的电影之一,46.8亿的票房奇迹曾位列影史第二,说明人们有多期待一部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科幻片出炉。尽管剧情和人物刻画上有着许多瑕疵,但剧组对于世界的细致构建还是令大部分观众都抱以宽容的态度,给予了许多积极支持,毕竟此前从未有过如此被精心塑造的中国式赛博朋克风格未来世界——狂风暴雪的地表和机械感的地下都市,都让人充满亲切的熟悉感。
应该说,今年的《流浪地球2》在未来世界构建的视觉呈现上,仍然延续了前作,不负观众期待,从工业水准的角度审视已经不觉得和欧美科幻片存在很大差距,包括链家地产之类的对中国现实的讽刺也都赢得了观众会心一笑。
故事前半部分的矛盾主要集中在选取哪种方案来应对地球危机。当中国政府决定率先实施“移山计划”来赢得地球联合政府支持,计划利用1万台发动机花费2500年时间推动地球进入半人马座阿尔法星系来解决太阳危机时,公众却更倾向于利用“数字生命计划”令人类获得数字永生,在虚拟世界继续生活下去。

于是影片前一小时,数字生命计划的支持们发动对太空电梯的袭击,而吴京所饰演的刘培强正在这里接受成为宇航员的训练。曾被阿瑟·克拉克、阿西莫夫等科幻巨匠书写的太空电梯,成为了具象的实体,带着对未来充满热忱期待的年轻宇航员们穿梭上下,刘培强在训练途中甚至还遇到了一生挚爱韩朵朵。然而危机突然降临,被反对派侵入的系统,漫天失控的无人机,飞速坠落的天空电梯……逼真而宏大的场景设计,贡献了全片最令人难忘的战斗戏份和感官盛宴。

能够感受到导演郭帆对于完善“流浪地球”世界的野心,毕竟原作小说是部仅两万字出头长度的中短篇小说,对于地球如何成为“流浪地球”前的故事几乎没有涉及,这也给予了电影许多创作的空间。除了代表着“移山计划”支持者刘培强的主线故事外,《流浪地球2》还引入了“数字生命计划”支持者科学家图恒宇(刘德华饰)所代表的另一条叙事,并且还试图着力表现了中方政治家周喆直(李雪健饰)的视角。
然而,尽管比前作多了45分钟,但三条线索都没有很好地深入刻画,各自浮光掠影地匆匆讲述,令整部影片显得有些散漫和冗长,每个人物也因此变得更为脸谱化。图恒宇一再重复要让死去的女儿在数字世界复活,尽管有刘德华的演技加持,都显得如此空泛无力,缺少推进叙事的强动机。整部电影充满各种科幻元素的堆砌,以及对许多经典科幻片的致敬,观影途中让我无数次闪回到《不要抬头》《独立日》和《星际穿越》之中。

更为遗憾的是,不论是训练期间可以力敌一众男性同僚的韩朵朵,还是那位即便心系女儿也要努力完成安置核弹炸毁月球任务的女宇航员,这些女性角色明明专业实力过硬,能够成为中国科幻里少有的女英雄形象,却都沦为刘培强表现个人英雄主义的背景板,每次都被他强行推入到被保护者的境地。与此同时,本该关注人类共同命运哲思的讨论,在空洞的口号里变成了周喆直对于中国一定可以达成任务目标以及点火的莫名坚持,令电影虽然似乎在极力表达人文主义关怀,却和实际展露出的宏大叙事之间充满拧巴感。
中国科幻现阶段可能需要面对的是,如何讲述一个好故事的新挑战。过这仍然不能扑灭人们对于中国科幻片的热情,《流浪地球2》上映首日票房便超5亿是最好的证明。自德国导演弗里茨·朗1927年将科幻片《大都会》搬上大荧幕后,科幻电影便拥有其他类型电影所无法比拟的观影体验。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科幻电影和小说仍然是小众题材。2009年之前,只有两部科幻电影被提名为奥斯卡最佳影片,即《E.T.》和《星球大战》,并且这两部电影都没能够获奖。但在过去20年里,全球票房最高的50部电影里有21部都是科幻电影。
以《火星三部曲》广为人知的著名美国科幻小说家金·斯坦利·罗宾森曾告诉《卫报》:“如果你要书写关于我们时代的现实主义,科幻小说简直是最好的体裁。我们正生活在一部宏大的科幻小说中,我们都在共同写作。”随着科技日新月异的进展,这些围绕可能的未来危机建立起来的人物和故事,比起对未来生活的美好预测,都越来越像是现实生活的隐喻。

那些科幻影片里常出现的被核武器湮灭的文明、太空中不同种族的互相交战、征服人类的人工智能,虽然看似是对现实的幻想和逃避,却实则能够帮助我们讨论受制于现实的复杂主题,向观众展示关于社会与人类的可能结局,成为体现时代争议性话题的载体。例如哥斯拉是原子弹的隐喻,以及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描绘外星人入侵的电影实际都在暗讽冷战与核战争……科幻电影都在试图利用未来审视我们当前的问题。

从这个角度来看,《流浪地球2》引起了广泛共鸣并不令人意外。当2019年第一部上映时,若说微小的事件朝夕之间令人类生活发生翻天覆地改变,还只是一个警世寓言,那么没有人比经历了三年疫情后的观众们更能强烈那句旁白的含义——“最初,没有人在意这场灾难,这不过是一场山火,一次旱灾,一个物种的灭绝,一座城市的消失,直到这场灾难与每个人息息相关。”

四年过去,《流浪地球2》的故事内核仍然是中国人的故土情结,但对于许多三年没有回家的观众,在今年的春节档却有了不一样的意义。虽然应该只是偶然,但这也恰好体现了科幻电影这种媒介的真正力量:正因为用一种新视角重新讲述了现实世界,观众们往往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阅读故事,反而能够更容易表达出当下时代的真相——随着现实正迅速变得越来越奇幻,每个人对于真相的体悟与感受以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排版:周蕾  / 审核:同同
本文为原创内容,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文末分享、点赞、在看三连!转载请联系后台


大家都在看






▼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下单。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3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