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火烧连营李易峰

火烧连营李易峰

社会

文 | 刘梦龙


最近李易峰的丑闻可谓满城风雨,连我在的穷乡僻壤都要清查有没有使用过他形象的宣传品,务必消除影响。对于一个流量明星来说,最终能造成这么坏的影响,真是让人叹息。

这起事件需要的远不是批评明星个人生活作风道德这么简单,问题是这样一个流量明星,居然还扮演过伟人,还有一些部门单位宣传把自己和他的形象绑定在一起,想借一借东风,结果成了连环战船,东风来了,火也来了,一损俱损。

靠流量明星搞宣传这事,迟早要出事,和把房子盖在悬崖边上也差不多。流量明星和我们原来认识的那些大腕不一样,我们过去认识的那些大腕,比如偷税的冰冰,多少都吃点时代红利。这些明星已经是过去式了,她们如今更多是有演员身份的资本家,自由度更高。当代的流量明星,要更纯粹,更与时俱进,其本质是消费主义的标志物,是资本的流水线造神,目的就是鼓励受众沉浸声色犬马,应花尽花。

所以,流量明星要是洁身自好,就很难干好这行。他哪怕想洁身自好,资本也得逼着他搞各种绯闻,参与各种见不得光的活动。整个圈子都是这么一种氛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哪怕真想有点私人情感生活,公司也会干预,偶像的恋爱权也是公司运营权的一部分。现在的流量明星们身处的环境,更接近日韩那种对人身控制的管理模式,但又没有吸收日韩的专业高度,反而把流量运营发展到极致。

这种形态代表国内娱乐资本产业的新高度,在这种生态下流量明星本人也很难不变成资本腐坏下的异形。我们不是说所有流量明星都有道德行为问题,但在这种机制下,出事情,尤其在私生活上出篓子,确实是概率很大的事情。

站在一些部门宣传的角度,尤其是在人家已经主演主旋律电影之后,再选这样的流量明星当宣传大使这事似乎很正常,你不能说有关部门没有用心,起码还是想扩大社会影响力的。但选流量明星,说到底还是没想清楚宣传工作的本质性需求,其考量除了宣传的效果,利益的交换,可能人情世故也占不小的比例。

甚至,很多时候也是一种花小钱,办大事的心态。实在逼急了,就出点血,临时抱个佛脚。这也是当代我们搞宣传,特别是各种公益性时常见的指导思想。像部门形象推广之类,是不产生直接利益的,也不同于国家的大政方针,有强制性,而是一种柔性宣传,有专业性,又很难量化考评。这种事情,可不是尽量要花小钱,办大事吗?各种问题往往也是这么来的。

我们当代的宣传工作,很难说不重视。这个行当养活了许多人,不少人也是有本领的。但要说重视,又有很难摆脱这种花小钱,办大事的固有节奏。这种情形,特别在我们的地方宣传和部门宣传上是很常见的。人和钱到处都很紧张,越是下级越是这样,对很多下级部门来说,宣传更重要的是完成上级任务,而不是一种传播手段。

很多人习惯把宣传当是一件次重要的事情,不能不做,但应该省着做。而这种思想发展下去就成了宣传给谁看的问题。最节约的途径就是把宣传真正的对象缩小到最小范围内,那就是对上不对下。不但节约了经费,还养活了许多关系户,甚至沟通了各级的情谊,一举多得。

宣传的问题,很多人,包括我们这个号也谈过不少。确实有思想上的问题,但体制上的问题也不应该避讳。很多时候不是我们的宣传干部不行,是他们真的没办法。很多人觉得我们的政府宣传工作,越向下越形式主义,越劳民伤财。但我们不妨考虑下,他们原本的设计是什么样的?

比如说,我们很多地方爱搞文艺汇演,尤其是县市一级,除非是天津这样的曲艺之乡,不然基本就是劳民伤财,瞎子点灯白费蜡。但他原本设计的结构是什么?四十多年前,甚至七十年多前,这套体系刚刚被设计的时候。整个社会是娱乐不多,宣传的有限渠道也完全被政府垄断。各地交流不便,政府能掌握的文艺资源也很有限。那时,这个汇演,能看到的,会参与的,本身就是一种待遇。通过这个待遇,又能比较和缓的传达一种政治信号。

同样,当时的社会结构,信息的传达,总体上还是梯次的,市传达给县,县给乡,乡通过乡村干部,传达给村里的老百姓,一级对一级,清晰明白。在这样的环境里,宣传是和政府对社会的严密掌控联系在一起的。甚至说,这种情况下,一些比较落后的地方,他的宣传哪怕只是说教,也是够用的。

但现在的我们社会环境是什么样的?原来那套固定清晰的旧结构已经完全被打破了,大量的人员流动,你没办法准确掌握在所有人,始终要面对不定的人群。大家看的东西多了,社会上信息爆炸,乱花渐欲迷人眼。哪怕有着政府这个权威背书,我们的宣传样式也必然要多样,要引起大众真正的兴趣。特别是像部门形象塑造,意识形态引导,这类柔性的,潜移默化的东西,无论本意多好,你想靠强行灌输,群众扭头就走,看都不看你一眼。

与此同时,原来宣传的工具,渠道全部垄断在体制内。像过去每个县都有小五金一样,各级手里几乎都有一套。而现在的情形,体制内,特别是中下层地方政府,几乎已经丢光了对一般大众的宣传工具,连渠道也不能完全掌握了。许多工作,靠宣传部门的两三条枪,他本质是协调的行政部门,并不具备多少业务能力,地方的融媒体也往往难堪大用。越是下层,越是具体的部门,这个问题越明显,很多时候就只能像被砍断了八只脚的章鱼,只能摇晃身体,装作还在动的样子。这就是我们常见的各种形式主义宣传,而这样的无用动作,自然就越容易出现关系户,层层转包、利益交换之类的问题。

但很多时候,你不可能只靠装模作样就能糊弄,有些宣传工作该干还是要干,这时候怎么办?这时候就得求助于拥有宣传工具,对渠道掌握很深,有广泛影响力的资本了。我要最快把我这个部门的形象展示给一般群众,但体制内的宣传又更像是自娱自乐,怎么办?那最快,最好,甚至最省的办法,可不就是找一个当红明星来代言吗?

同样,对资本来说,这样的任务也是大有好处的。我旗下的艺人代言了之后,相当于有多了一层人设,得到一重权威的背书,甚至我这个公司还能得领导一个人情,这也算一种人无我有。你看,我们的有关部门不需要有专门的队伍,任务也很好的完成了,惠而不费,两全其美,自然双方都满意。

对宣传工作的这种借力省力,本质是什么,是一种算账家的思路。但在治国理政上,是不能讲这种算账家思路的。什么都要算一算,算来算去,就要把人民给算丢了。

现在的问题就出在我国的资本难以信用上。资本有自己的想法了,在消费主义这条路上,越跑越远,以至于两个脱离的现象越来越明显。一个脱离,是艺人脱离人民群众,彻底成了另一阶层,生活在另一个国度的存在。另一个脱离,是创作脱离实际,脱离了日常生活,只能谈才子佳人,没法反应柴米油盐。

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这不是娱乐公司不想赚一般人的钱。是他们看到了外国同行的先进经验,有样学样,在努力塑造社会,试图把人塑造成便于他们收割的样子,躺着就想把钱给赚了。

这个情形,就不仅是艺人会出篓子,惹麻烦,进而连累想借他们影响力的政府部门吃挂落的问题,而是资本的价值观,是与政府所代表的主流意识形态,特别是与社会主义价值观相背离的问题。

自然,政府宣传再去想利用资本这个工具,就难免要翻车。于资本而言,这种翻车其实无关紧要,流量明星的本质是流水线产品,坏一个丢一个,成本并不高。而政府遇到这样的倒霉事,赔本就赔大了,赔的是群众对国家的信任,革命先辈的遗泽。

社会主义不是贫穷,应该提供充足的文化消费产品给人民群众,人民的精神需求和物资需求一样,是要得到满足的。就像过去的样板戏,老电影,当然是精品,艺术品,但数量是远远不够的。而像今天的流量明星,多则多矣,却是不属于人民的产品。这两种情形都是不对劲的。

我们的国家当然要发展文化市场,要鼓励本国文化产业的不断进步。但越是这样,我们就越要加强文化产业上的拨乱反正。如果不能控制住资本的无限制扩张,任其发展下去。我们不但不能发展好文化产业,将使我国的文化产品不断劣币淘汰良币,最终还要使我们的社会面临意识形态的撕裂。

李易峰的闹剧,要想真正避免,不是单纯的慎选,或者和流量明星做切割能解决的。这样你一样会面临无人可用的困境,而当代正是多事之秋,我们的宣传工作需求摆在那里。像我们这样一个文化产业还比较落后的国家,应该学习新中国建立之初那种态度,既要有创造出一些新东西,更要去改造一些原有的东西。我们的社会治理结构要有比较大的变化。

过去,我国作为被文化倾销的第三世界国家,在文化主权上是一种被压抑的状态。我国文化市场的资本家,必是要向往外国前辈,受国际资本的支配影响。但这是我们的社会主义体制所不能容许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文化市场,说到底是要属于人民,为人民服务的。

随着东西方的决裂,我们必然要把舆论宣传这个体系重新夺回来,掌握住文化市场的主权。不要把流量明星不当一回事,固然他们是市场发展的产物,但包括娱乐,不能认为就是玩,就是奶头乐。娱乐是不是奶头乐,公众人物到底传达什么样的价值观,是一种什么样的形象,人民的楷模是人民艺术家还是流量明星,恰恰就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分野。

社会主义国家的娱乐,它也是一种无形的教育和影响,是重要的宣传形式。这样的渠道,它是一种战略工具,是话语权的一部分,是国之重器,是应该掌握在人民手中的。



PS:这几个月广告都很难接到,所以为了维持运行我们平常会推荐一些书籍和文创产品之类的,读者们感兴趣的可以浏览下,请大家理解。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是《珍重此生》丰子恺散文漫画精选套装。产品详情及购买链接点击下图即可。



近期文章导读:

港英殖人最后一孝

日不落终将日落

“这不是我想要的宏大叙事”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