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西藏疫情突起,他们被困在峭壁边国道上五天四夜

西藏疫情突起,他们被困在峭壁边国道上五天四夜

时事新闻
*本文为「三联生活周刊」原创内容
8月7日,西藏阿里地区普兰县在常规核酸检测中,发现4名外来旅游人员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呈阳性。截至8月17日14时,西藏全区累计确诊病例202例,无症状感染者2709例。此前,西藏自治区已连续920天无新增病例。
突如起来的疫情打乱了众多游客的旅行计划,如何有序离开都成了问题。我们采访的一位游客戈壁老王,和自己的自驾游车队,在返回云南途中,被困在滇藏线五天四夜,中途甚至露宿公路。另一位游客李沐歌,则在进藏四天后,困在日喀则的一处民宿,历经波折后才从西藏离开。以下是他们的口述:
口述|戈壁老王和队友们、李沐歌
记者|李秀莉

实习记者|詹冰倩

戈壁老王和队友们:

从云南到西藏,

在214国道上待了五天四夜

我是专门带队做徒步的,对云南、西藏这块儿非常熟,也常年带队出来玩。从2017年到现在,这是我第一次滞留在路上。不用说客户崩溃,我自己都崩溃了。

我们一行20多人,8月9号从丽江出发,准备自驾从丽江到大理,再到云南贡山,从贡山开始走214国道,也就是走滇藏线进藏,做一次短途旅行。214国道从横断山脉的腹地通过,经过独龙江、怒江、澜沧江、金沙江的并流区域,比较惊险,平时走得游客不多。

受访者供图

出发第二天,8月10日,西藏官方通报,已经有10个病例,但我们并没有注意。在214国道上,我们一路从云南贡山县的丙中洛镇,走到西藏察隅县,从察隅县再去往然乌湖,本打算从然乌湖并到318国道,之后就可以去林芝的波密了。一路上,我们经过检查站时,能感觉到越往前,设卡检查的人越多,也有边境站的人通知我们,现在进入西藏,不一定能返回。而且,一路上,沿途所有的酒店、饭店都关了。所以,8月13日到然乌湖时,我们决定不再往前走,于是从然乌湖上了318国道,打算从318国道的芒康县转214国道回云南。

十六七个小时后,也就是8月14日晚上七八点时,我们到达西藏昌都市芒康县盐井乡和云南德钦县的交界处时,走不了了,路上全是车。车流有多长?这么说吧,刚开始两天,用无人机都看不到头。一开始,我们以为是正常的堵车,了解之后,才知道是前面不放行。但我们退也没处退,就这么和滚滚车流一起,滞留在了那里。

因为计划的是短途旅行,只有一个家庭带了天幕,帐篷。到了晚上,一些人在车里睡不下,只能拿纸壳铺在车底、车顶或后备箱睡一下,还有的直接在大路上睡了。

受访者供图

这边晚上很冷,第一天晚上,有个队友凌晨2点50多被冻醒,在马路边上拿石头圈了一小堆篝火,烤了大概有半个小时,才觉得舒服一点儿,然后把火熄灭继续睡。第三天晚上,他把车上的挡雨塑料薄膜往身上一裹,睡在柏油路上,算是好过一点点,他调侃自己都成乞丐了。其实第一天晚上,整个场面特别混乱,还有人打起来了。

吃的方面,第一天没有送,第二天开始,有西藏的工作人员过给我们发物资,有一个土豆烧肉,我是没看见肉,但也很不错了,之后发的就是泡面,没有热水,我们自己在路边围个炉子烧水。这个过程中,云南的工作人员就全副武装,穿着防护服,几十号人,站在从西藏到云南的交界线上不让人过。

受访者供图

这里要感谢一下云南当地人民,因为第二天一个开饭店的云南老板,把自己商店的泡面、牛奶等拿过来,发放给我们。其实大人还无所谓,孩子最可怜,这条路上有几十个小孩,最小的才两三岁,白天的中午,温度能达到三十七八度,高原地带,太阳直射,连个可以遮荫的大树都没有。而且,大部分人的车里只剩2-3格油,最近的加油站又在100公里以外,为了省油,也不敢开车里的空调。

我们团队里有两个小孩,一个9岁,一个12岁,脖子和胳膊都晒脱皮了。还有小孩这几天发烧、晕车,也没药,只能硬挺着。再加上有些孩子的学校要求,最少在当地待满14天才可以去学校。所以,家长们很发愁,眼看开学时间就要耽误了。所以现在如果能走,哪怕让有小孩的家庭插队,我们也愿意。

8月17日晚,工作人员说给我们发盒饭,青椒肉丝,一直等到9点还没看到饭在哪里,后面应该是发了,但当时我忙去了,没拿。矿泉水是一人一瓶,物资车过来了,就发我们一瓶。不够喝,他们就搞了个水泵从河里抽水。现在就是,一些人在这条河的上游洗澡、洗头发、甚至拉屎撒尿,一些人在下游打水喝。

我们滞留第三天,也就是16号晚上连夜来了一辆车,啪啪垒了一个露天厕所,垒完之后,大家去了一轮,到第二轮就臭味熏天了。我们队友不敢再进去,只能往山顶上爬。17号又做了一些铁皮厕所,直接垫在沟渠上面,大家排泄的时候排泄物就飞流直下。

受访者供图

堵车的第一天,他们开了一辆车过来,本来我们信号挺好的,一下子都连不上了网,只能打电话。刚开始两天,我们也往云南省和香格里拉市里的疫情防控指挥部一共打了十几次电话,但没有得到有价值的回复。

目前这条路已经没有新的车辆进来了。从16号开始,车辆被分批放行,说是去香格里拉自费隔离,但到8月17日晚上为止,五天四夜,我们一共往前移动了400米。我刚刚点了一下,现在这边还剩276辆车。按照他们的放行速度,你想想我们还要在这待几天?

受访者供图

关键是不给明确的消息,我之前在云南的一个州里建过一个希望小学,所以在州里有些熟人,打听到的消息是,因为边境线镇的接待能力不行,因此只能拉去香格里拉自费隔离,一人一天300多元钱。但酒店之前没遇到过这种情况,都是中央空调,不符合要求,需要改造,因此会耽误一些时间。

8月17日有些人在传,说德钦和盐井双边的领导在商量,让一部分人回到芒康去隔离。这样的消息也不知道真假,但大家伙已经在路上堵了4天,听到这样的传言,想到去西藏隔离5天,万一从西藏回云南后,再隔离3天,一来一回都12天了。所以真有这样的方案,大家也不想去,而且情绪很激动。

受访者供图

我们前面一百多公里远,有个隔离点,8月17日晚上据说已经下起了大雨,我们当晚担心这里也下大雨。这条路我经常走,我们停车的地方,是个很狭长的峡谷,旁边就是澜沧江。平时不下雨都有大小石子落下,一旦下雨塌方,后果不堪设想。前两天,我们还放了份盒饭放路边,再插个牌子,上书“请神不要再落石”,祈祷平安。214本来是一个双车道,但是现在变成了单车道,我们的车在远离山体的马路一边,另一边由工作人员和物资车辆走动。一些不自觉的人一开始会去插队或者是加塞,这两天都老老实实排队了。

我们现在每天都在做核酸,核酸结果也都会每天发到手机上,都是阴性。8月18号上午,队伍开始往外走,放行速度加快,到下午,车辆陆陆续续都出来了,现在是下午1点多,我们还在去隔离点的路上。所有司机都是开车到现在还没合眼,已经发生两起交通事故了。

李沐歌:进藏4天之后,就被隔离在酒店了

我今年20多岁,平时在北京生活,因为最近刚好有一段假期,就想趁机去玩一下,相比国内其他地方,西藏的疫情状况一直以来比较稳定,再加上从来没有去过西藏,我和来自全国不同地方的朋友约好8月4号到拉萨集合,再一起出游,这是我们今年难得的长途旅行,所以很期待。

我8月1号做了核酸,2号从北京出发,坐火车卧铺到拉萨,火车上人很多,车厢基本是满的,很多都是一家人来西藏旅游。在车上时我还有些担心,因为拉萨的落地防疫政策是持48小时内核酸证明,但根据时间计算,下火车时,我1号做的核酸就过期了。但到了之后发现没有那么严格,有一些戴口罩的工作人员检查乘客的“藏易通”健康码,有48小时内核酸证明的人走一条通道;没有的人走另一条道,花5块钱当场做一个就可以。甚至不用等核酸结果。出站的时候,看到有很多人举着牌来接站,还有导游高声喊着让旅游团的游客赶紧上车集合。能看得出来,正是旅游旺季,游客很多。

和同伴汇合之后,我们坐上预约的大巴,开始计划好的西藏行,按照计划,我们从拉萨出发,然后走318国道,一路向西,从日喀则前往阿里地区,最后从阿里返回拉萨。前几天,一切顺利,我们按计划去了罗布林卡、西藏博物馆、羊卓雍措这些地方,但7号晚上我们的行程开始受阻。当时,我们的车开往萨嘎县城——去往阿里地区的必经之地时,在检查站,两三个警察告知我们前面有疫情,不能进去。

附近没有住的地方,我们只能原路返回,大概过了两个小时,快晚上九点的时候,我们到了桑桑镇,找了一个宾馆暂且住下。桑桑镇是离萨嘎县检查站最近的一个镇,被劝返的游客大多在这里找住处,当天还比较好找,到了第二天晚上,基本上各个县城都不让进了,宾馆也开始不接客人。

因为阿里地区肯定去不了了,我们打算改道去日喀则另一个县。第二天中午我们在一个公路检查站做完核酸后就启程,下午四五点的时候到了这个县的检查站,那会已经有二十几辆车因为过不去就停在那里,很多都是自驾游的车。

受访者供图

我们的领队过去跟检查站的人沟通,沟通过程比较反复,开始说不让进,后来又说有核酸结果就能进,我们就一直等中午的核酸结果出来。一起排队等候的有对藏族夫妇,他们从四川阿坝专程自驾来西藏朝圣,本来准备去冈仁波齐,跟我们一样,因为阿里地区有疫情去不了,就折返来了这里,结果又被告知进不去,他们也没有核酸结果,滞留在检查站的人大多都是类似的情况。

我们的核酸结果迟迟没有出来,最终不得不再次折返,往日喀则市区方向开,走的还是那条热门的318国道,但路上车流量已经比前几天少很多了。晚上六点的样子,我们在国道边上一个小镇找了个酒店,当时很多人在那里吃饭,大多是游客,我们等了很久才吃上,完全安顿下来是晚上九点后了。我们还算幸运,住的酒店差不多有20个房间,先到先得,之后也不再接待其他住客。

到了第二天,8月9号,我们的核酸结果还是没出来,就继续待在酒店。午饭还能下楼堂食,晚饭时,我正坐饭桌上吃饭,有人过来检查说不让堂食,必须得回房间吃。从这以后,我们就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间里,酒店的人做好三餐放门口,每天有大白来给我们做核酸。

7号那次折返还有同伴觉得有希望去西藏别的地方,比较乐观,直到现在,大家都意识到疫情很严重,每天看到新增病例通报,想的是赶紧离开这里。主要是不确定性太大了,自己能够把控的很少,最让我崩溃的是,核酸结果不仅出来的不及时,甚至同一批做核酸的人信息更新也不同步,因此每天起来刷核酸结果成为了我们的日常,如果能刷到成了特别惊喜的事,跟中彩票一样。

15号我们正好满足三天两检的要求,经过和当地工作人员协商,上午我们就坐大巴去了拉萨贡嘎机场,途中经过很多检查站,还做了一次抗原,下午到的机场,路上看到有好几百辆车滞留在检查站,有的游客说他们已经待了三天三夜。

受访者供图

我们原本的计划是从成都转机,但到了拉萨机场,跟航空公司打电话,了解到成都对从西藏来的游客管理很严,转机非常麻烦,也不能在成都机场过夜,无奈之下放弃了这趟航班。考虑到一行人到拉萨机场已经比较晚了,我们就在机场附近找了个旅馆,准备住一晚上,第二天再走。当天晚上拉萨机场发通知说从16号开始需持三天两检、每两次间隔24小时的核酸,同时需要做抗原检测才能进入机场。

我们在16号早上八九点到达机场时,情况就跟前一天完全不一样了。15号我们能从一楼入口直接进机场,还吃了肯德基,但16号我们发现昨天的入口被封了,必须上楼排队进机场,门口还有保安提醒我们“进去了之后就不能出来了,一定要飞”。机场里除了一家咖啡店其他吃饭的店都关门了,供水机里也没有热水。

排队做抗原检测的队伍也很长,人山人海,肩贴肩、背靠背,还有插队的,警察也管不了,我们都特别担心交叉感染。这天所有的航班都延误了,没有人能按时进机场,我们从9:00排到了11:30。

跟我一起排队的一个阿姨,为了16号能出核酸结果,15号去三个地方分别做了三次核酸,因为她不知道哪里的核酸会及时出结果,没有结果没法上飞机。

我们一行人在拉萨机场就分开了,各回各家,我是直飞郑州。有朋友的航班是在武汉经停,听他说到武汉的时候几乎整个飞机都空了,只剩下十个左右从拉萨上来的人,从武汉上来的乘客又填满了整个飞机,他们好像不知道我朋友和其他人是从拉萨来的,我朋友还说他旁边有个小孩一直在他身上蹭。最后下飞机,机组人员让拉萨上来的人先下,才有乘客很惊讶,赶紧戴口罩。我因为是直飞,没有遇到这种情况,只是最后上摆渡车的时候所有乘客一股脑被塞进一个狭小的空间,这让我真的很害怕。

如果说当时在小镇酒店隔离的时候,因为不知道何时能离开西藏而感到绝望,现在是,虽然离开了,却又因为路途中的各种转运和粗糙的防护措施,而感到危险。

出机场之后我和另一个从拉萨来的人坐120被拉去隔离,其实我经过的地方是低风险地区,但到了之后社区不接收,我只能在安排的酒店进行“3+4”自费隔离。每天320元,条件一般,管吃。我现在也每天刷核酸结果,担心那天在机场一顿折腾之后被感染,只有看到阴性才安心。今天没看西藏疫情的消息,在西藏的那几天已经看够了,好像还有很多人滞留在路上。刚刚又接了一个社区防疫办公室的电话,问我各种信息,有些我确实不知道,感觉他在吼我……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戈壁老王、李沐歌均为化名)







排版:南溪/ 审核:同

本文为原创内容,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文末分享、点赞、在看三连!转载请联系后台

大家都在看





▼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下单本期新刊。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国内疫情 [2022/09/27 - Now]
最后更新于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