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她曾是典型的反堕胎德州人 现在她逃离家乡去堕胎

她曾是典型的反堕胎德州人 现在她逃离家乡去堕胎

时事新闻

《纽约时间》出品欢迎转载,请规范署名,添加公众号名片 据CNN9月9日报道 德斯班夫妇是土生土长的德州人,与长辈们一样,他们都坚定地反堕胎。但在妻子怀孕并遭遇危及生命的并发症时,他们终于开始意识到,拥有堕胎的权利至关重要。

Nine years ago, Cade DeSpain messaged a friend about a cute girl he saw on her Facebook feed. https://t.co/IGU03iOoj2

— OFFICIAL NEWS (@official_4news)

凯莉·林戈

九年前,凯德·德斯班(Cade DeSpain)给一个朋友发消息,说他在她的脸书页面看到了一个女孩,感觉很可爱。

这位朋友把他介绍给了凯莉·林戈(Kailee Lingo),俩人同在德克萨斯州塔尔顿州立大学姐妹会。凯莉记得,当她和凯德相遇时,他们是“一见钟情”。

大学毕业一个月后,凯莉和凯德在德克萨斯州的马布尔福尔斯结婚。他们都为自己是土生土长的德州人而自豪:凯莉的家族几代人都住在那里,凯德的祖先是德州“老三百年”中的一员——19世纪初,他们与有“德州之父”之称的斯蒂芬·奥斯汀(Stephen Austin)一起在这片土地上定居。

当时,他俩都强烈反对堕胎。

“我当时就是典型的反堕胎德州人,”29岁的凯莉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告诉CNN。

“我在德克萨斯州中部长大,父母和祖父母都是极端的共和党人,百分之百反堕胎,”31岁的凯德说。

在他们结婚一年后,凯莉在怀孕12周时流产。23岁,她又一次怀孕,但在16周时流产,并因血栓和感染等严重的并发症住院。28岁时,经历了早期宫颈癌治疗并康复的她第三次怀孕。但在6周时又一次流产。

“这让我意识到怀孕可能是危险的,”她说。“这让我想起了我的妹妹们,我希望她们在经历这样的事情时能够有选择的权利。”

去年9月,当一项限制性的反堕胎法在德克萨斯州生效时,作为三年级老师的凯莉在Facebook上大声疾呼,呼吁人们主动联系他们选出的代表,以保护堕胎权。

2021年11月,凯莉和凯德又一次得知她怀孕了。怀胎16周时,他们得知胎儿有心脏、肺、大脑、肾脏和基因缺陷,要么死产,要么在出生后几分钟内死亡。怀到足月让凯莉面临严重妊娠并发症的高风险,包括血栓、子痫前期和癌症。

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无法在德州堕胎,只好逃到新墨西哥州。

凯莉流着泪说:“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被一个我曾经如此自豪的地方背叛过。”

她补充说:“你怎么能如此残忍,通过一项明知会伤害女性、会让婴儿在痛苦中出生的法律?这怎么能算是人道?这怎么能算是保护孩子呢?”

CNN向撰写或支持该州反堕胎法的德克萨斯州议员们发送了电子邮件。他们都没有回应CNN的问题。

孩子无法生存

在第四次怀孕时,德斯班夫妇俩兴奋地揭示胎儿的性别。

凯莉的第四次怀孕从一开始就仍然不顺利,她的HCG水平没有如预期那样翻倍,医生安排她接受超声波检查,结果显示:她的子宫里有一个小小的胚胎,心跳非常有力。一个奇迹!

夫妻俩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这个新生命。在她三次流产后,他们非常希望能有一个“黏人的宝宝”——一次能足月坚持下去的怀孕。

怀孕16周时,他们和高危医生一起做了例行扫描。超声波技师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个男胎似乎没有肾脏。他们立刻去了休斯敦,那里作为德州医学的前沿地带,正在进行一项针对先天无肾胎儿的医学试验,或许能对他们已经起名为“芬利”的胎儿有用。

但专家们发现,这个胎儿的医学问题还不止是如此:他没有心室,无法引导血液流向该去的地方;他缺了一个肾,但由于心脏的原因,血液无法泵到另一个肾;他的心脏太大了,结果肺永远不会有足够的空间扩张。基因检测的结果是,胎儿患有一种名为三倍体的遗传性疾病,也就是说,他多了一套染色体。医生说芬利要么在出生前胎死腹中,要么如果他能活到足月,也只能活到出生几分钟或最多一个小时后。

其中一位医生告诉他们,“有些问题是可以解决的,但所有这些问题加在一起——这是无法解决的,”凯莉记得。

她说,医生告诉他们,在去年9月德州为期六周的堕胎禁令生效之前,她会建议堕胎是“对你来说最安全的方法,对他来说也是最人道的方法”。

但医生说,她不能在德克萨斯州为他们提供堕胎服务。德州的SB8堕胎法赋予普通公民权利,在检测到心跳后(通常是在六周后),起诉该州任何帮助堕胎的人。尽管芬利无法发育和生存,但他的心脏还在跳动。

拿凯莉的生命冒险

凯莉发帖讲述经历,图右是诊所寄来的芬利的骨灰。

一直怀着芬利可能会危及凯莉的生命。

她有两种凝血障碍,这使她在怀孕期间有更高的风险出现危险的凝血。此外,有三倍体婴儿的母亲更有可能患上先兆子痫,这是一种有可能致命的妊娠期并发症。此外,与癌症相关的胎盘异常风险也会增加。

凯莉说她曾考虑过冒着生命危险把芬利生下来。

“我想说再见,”她说。“我想要一个抱他的机会。”

但她又想到芬利的肺根本无法正常发育,在呼吸困难时他将会多么痛苦。

“他会窒息,他会这样窒息而死,而我要眼睁睁地看着他受罪,”她说。

而对凯德来说,选项只有一个:对他来说,拿妻子的生命冒险去生一个肯定会很快死去的孩子,这压根没有意义。

凯莉回忆道,丈夫当时对自己说:“‘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但我真的不想失去你们两个。’”。

这对夫妇选择了堕胎,德州法律允许医生在母亲的生命受到威胁时进行堕胎。但凯莉虽然可能在未来几周面临生命危险,但不会立即发生。所以,只能去外州。他们在新墨西哥州的一家诊所预约了时间,由于求助者众多,他们不得不等待两周。

“这两周对于我们来说,无助是一个很好的形容词,”凯德说。

这对夫妇说那两周非常痛苦,对于凯莉来说尤其如此。她说,由于肾脏有问题导致体液不足,宝宝在她的体内几乎没有任何胎动。

2022年3月18日,在怀孕19周后,他们开了10个小时车来到新墨西哥州的诊所。

凯莉在Facebook上回忆了当时的过程。

“我独自走进诊所。我路过一些人,他们高举着牌子,上面说我这样的孕妇是杀人犯。‘别杀了你的孩子!我们有资源!’他们朝我尖叫道。

不要杀了你的孩子?

‘我的孩子有三倍体。他会病死的。他会窒息。’我大声回答。

我很生气。

我知道我正在做最艰难的选择,而那些人永远不会费心去想那是什么感觉。他们甚至都没有问过,就认为我只是不想让孩子在我体内生长。他们认为我不想要那个我祈祷了将近8年的孩子。我知道那样的人是不会理解的。那样的人永远不会对我这样的人有同情心。

我堕胎了。我儿子的骨灰被寄回了德州。”

凯莉说,在她接受手术的整个过程中,她都能听到外面的叫喊和抗议声。手术和交通费为3500美元。他们希望他们的保险能报销堕胎手术,但德州法律严格限制堕胎的保险范围,诊所告诉他们,他们的保险公司拒绝支付。

德斯班一家没有足够的钱,凯莉说她因为请了太多病假而被扣了工资,而凯德仍在电工学徒期,所以凯德请了一位被他称为“川普粉丝代表”的亲戚给他们3500美元。凯德说,如果不堕胎,他可能在30岁时成为鳏夫,这样的请求总算让他的亲戚心软了。

“我仍然很生气,很受伤”

虽然立法者没有回应CNN关于凯莉事件的问题,但德州生命权组织的主席约翰·西戈(John Seago)做出了回应。

西戈说:“德州法律对在什么情况下可以进行堕胎有非常明确的规定,在凯莉身上发生的事情和她的医生的反应绝对是对法律的曲解。这种事根本不应该发生。”

但乔治敦大学法律中心健康政策与法律倡议(Health Policy and Law Initiative)主任凯蒂·基思(Katie Keith)表示,德州的反堕胎法——去年生效的一部和上个月生效的另一部——完全不明确,“故意模糊和宽泛”。

例如,最新的法律规定,如果母亲“因怀孕而加重、引起或发生危及生命的身体状况,使女性面临死亡风险或对主要身体功能造成严重损害的严重风险”,就可以进行堕胎。

基思说:“他们没有详细说明在什么情况下可以提供堕胎服务。”

凯莉说,她的医生告诉她,只有当她面临死亡的危险时,他们才会给她堕胎——基本上是在她“死在手术台上”的情况下。’”

如果医生被发现违法,将会受到严厉的惩罚:高额罚款,吊销行医执照,甚至可能被判处终身监禁。

此外,公民可以对他们认为进行了非法堕胎的医生提起诉讼,如果胜诉,他们可以获得1万美元的奖励。如果公民错了,医生胜诉,医生仍然要支付自己的法律费用,因为德州法律特别禁止医生从原告那里收回费用。

“仅仅因为照顾病人,就有可能成为重罪犯,面临终身监禁,这种感觉很可怕,如果我说我没有考虑过离开这个州,那就是在说谎,”美国妇产科医生学会(American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ecologists)的发言人利亚·塔图姆(Leah Tatum)博士说。他在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执业,自德州反堕胎法案通过以来,他治疗过与凯莉类似情况的病人。

去年生效的德州法律禁止大多数在胎儿心跳开始时堕胎,这种情况可能发生在怀孕六周时,在许多人知道自己怀孕之前。这是最早和最严格的堕胎法之一。6月24日,美国最高法院结束了宪法规定的堕胎权利 ,禁止堕胎或严格限制堕胎程序的法律已在大约12个州生效。

凯莉说,她最后一次去看产科医生时,医生建议她不要在德州怀孕。

“她说‘这不安全,’”凯莉回忆道。“她说,‘我需要你看着我。我需要你明白,如果你在德州怀孕,又出现了并发症,在我能证明你快死了之前,我没法干预。’”

德斯班一家说他们正在考虑离开德州,但是这意味着要背井离乡,离开他们的工作和家人,这非常艰难。

凯莉说,他们分享自己的故事是希望提高人们的意识,这样“像我这样的故事可以改变足够多的选民的观点”。

“我仍然很生气,很受伤,”她在堕胎后的第二天在Facebook上写道。“芬利和我只是大局中的附带伤害。我很难理解议员们的想法,他们宁愿让足月婴儿窒息而死,也不愿让母亲做出让孩子免受痛苦的决定。”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wenxuecity
美国堕胎权争议 [2022/09/24 - Now]
最后更新于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美西供应链大瘫痪!3大港口司机罢工!42,000个集装箱漂海上等待停靠奥克兰港!代写代考容易被发现吗?是否有完美的“捷径”可走?这是一篇"芝士"丰富的帖子…移民庭备忘录:将暂停这些非优先案件为了加快上庭西雅图下周进入“酷暑模式”,连续一周30°C高温!今夜有几率看到极光!这是一篇"芝士"丰富的帖子…今日聚焦:滴滴,被罚80.26亿元!“依法不公开”的内容,更值得关注……一日一诗:“是否能在寓言中找到另一个我/ 看小船摇过渡口,看明月圣洁”||邹晓慧:梦见很俊的西塘(读诗版)2022年最适合陪孩子观看的10部动画电影【妈妈分享】恶魔宝宝长大更优秀?那得看你会不会养!加拿大联邦部长在蒙特利尔出事了…被人公开指头痛骂: 你是罪犯!注意!达拉斯县连发"红色危险"警告!卫生专家严正建议做这事!不想回办公室?教你如何和公司谈判一位从未当过总统的“总统”的个人悲剧来德州奥斯汀6个月准备润了…千万别来!提前泄露?温哥华的第一批米其林餐厅会是…咨询转行产品经理: 看Mastercard咨询师如何回答产品策略题|本周五直播!重磅|两任美国总统同日遇到大麻烦!新冠确诊+刑事指控围观:热浪过后,盘点高温给英国带来了多少新纪录?79岁拜登确诊不误工!发白宫隔离视频,死对头纷纷送上祝福!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