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捐赠故宫文物被“总裁朋友”借走不还?警方介入

捐赠故宫文物被“总裁朋友”借走不还?警方介入

时事新闻

近日,红星新闻接到报料称, 北京一收藏家的9件宋代瓷器被身边多年的“朋友”以借藏品展览为由陆续“借”走,至今仍未归还,报料人称总价预估不低于数亿元。

涉案藏品南宋官窑粉青釉八方贯耳壶 受访者供图

“跨国公司副总”多次上门参观

提出“借瓷器办展览”

报料人刘先生是汪先生的亲友,他告诉红星新闻,汪先生今年70多岁,钟爱古董收藏,在古董收藏圈较有名气。多年前,汪先生发现一批清宫旧藏宋瓷珍品流落海外,此后花费大量财力和精力,用近10年时间,将这批瓷器陆续带回国内

四年前,汪先生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位同样对古董感兴趣、自称是某大型跨国公司副总裁的“谢某”。汪先生家人了解到,该集团副总裁确实与此人同名,通过长时间的接触,汪先生发现这位“副总裁”为人低调,做事爽快,便逐渐建立了信任。两人交往期间,“谢某”曾多次前往汪先生家中观赏藏品。

2017年,“谢某”提出想请汪先生拿出一部分藏品由两人共同成立博物馆,但因“谢某”看重的几件藏品已被汪先生许诺捐赠给故宫博物院,成立博物馆一事作罢。后来,“谢某”再次提出,希望借汪先生的9件宋代瓷器用于展览。为表示诚意,在借出第一件藏品后,“谢某”分两次向汪先生转账共计4000万元“保障金”,并保证藏品绝不会在展览期间丢失及损坏。

基于对“谢某”的信任,汪先生将9件宋瓷藏品陆续交给了“谢某”,过程中两人没有签署任何借据凭证。


涉案藏品南宋官窑粉青釉八方贯耳壶上的题诗 受访者供图

据刘先生介绍,当时“谢某”告诉汪先生,由于转账数额巨大存在风险,提议让汪先生找一家拍卖公司,“谢某”将钱转给拍卖公司,再由拍卖公司把钱打到汪先生的个人账户。红星新闻从刘先生提供的转账记录看到,2017年9月20、21日连续两天,汪先生提供的拍卖公司共收到8笔金额为500万元的转账,共计4000万元。

3个月后,因故宫博物院询问汪先生捐赠一事,汪先生便联系“谢某”问及展览进度,“谢某”称展览还在筹备中。汪先生随后又多次联系催促其归还藏品,对方均找理由推脱。此后,“谢某”处于长期失联状态。汪先生及家人起了怀疑,辗转托人联系到“谢某”自称的某跨国公司,同名的谢姓副总裁回复称并不知道此事。汪先生及家人这才发现,打了两年多交道的“谢某”实则是冒充某跨国公司副总裁的骗子。

红星新闻从家属提供的一份谈话笔录上看到,2022年6月23日,汪先生家属委托代理人就9件瓷器是否在某跨国公司副总裁谢某处进行谈话,该谢某回复称,“我对这所谓的九件瓷器没有任何概念,根本就没有这回事。”刘先生也告诉红星新闻,家属现在也确认此事与某跨国集团副总裁谢某并无关系。

被“借”走的藏品一共9件

估值总价可达数亿元?

刘先生介绍,被“谢某”以展览名义“借”走的藏品一共有9件,包括南宋官窑粉青釉八方贯耳壶、南宋官窑翠青釉六瓣葵口盘、宋哥窑周素尊、北宋汝窑天青釉高足杯等。刘先生称,这些瓷器经过众多专家、学者的鉴定,均为真品,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

红星新闻从家属提供的9件藏品的资料中看到,其中6件收录在由故宫博物院古陶瓷领域学术带头人吕成龙主编、故宫出版社2017年出版的《大观如典
阿呼斋庋藏宋瓷珍品》(注:阿呼斋是汪先生书斋号)中。这些藏品分别为南宋官窑粉青釉八方贯耳壶、南宋官窑翠青釉六瓣葵口盘、北宋汝窑天青釉高足杯、宋汝窑天青釉八棱带盖净瓶、北宋汝窑天青釉盘、北宋汝窑天青釉杯式炉。

其中,以南宋官窑粉青釉八方贯耳壶最为珍贵。

资料显示,“官窑”一词原指由官府出资兴建、产品流向由官府控制的陶瓷器生产窑场。南宋官窑生产的青釉瓷器,以古典文雅的造型、温润如玉的釉色、自然成趣的开片著称。薄胎厚釉瓷器是南宋官窑的上乘产品,经多次施釉、多次烧成,体现了官窑生产的不惜工本。

故宫博物院古陶瓷领域学术带头人吕成龙也曾在文章中提到,南宋官窑青瓷的最大特点是其釉色和釉面开片。其中最受人称道者,釉层莹澈,釉色粉青,如脂似玉。传世南宋官窑青瓷数量不多,而且绝大部分现收藏于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少量散存于国内外其他大型博物馆和私人手中。

涉案藏品 受访者供图

汪先生借给“谢某”的南宋官窑粉青釉八方贯耳壶,品高27.8厘米,造型为仿铜贯耳八方壶造型,釉呈粉青色,乳浊釉呈不透明状。器身满布浅色不规则片纹。该壶口沿内侧镌刻清乾隆皇帝隶书五言御题诗《再咏官窑两耳壶》。

刘先生告诉红星新闻,南宋官窑粉青釉八方贯耳壶上面因为有乾隆皇帝御题,市场价格预计在2亿元以上。红星新闻注意到,2015年4月7日,香港苏富比拍卖一件“南宋官窑青釉八方弦纹盘口瓶”,高21.9厘米,成交价为1.1388亿港元,这是南宋官窑拍卖的最高纪录。2017年10月3日,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一件汝窑天青釉洗拍出2.94亿港元,创下宋瓷拍卖之最。

刘先生透露,原本这件南宋官窑粉青釉八方贯耳壶按计划将捐赠给故宫博物院,因为“谢某”的事情搁置。此前,汪洋先生曾无偿将“龙形石”等珍贵历史文物捐赠给故宫博物馆。

知情人证实:

藏品原计划展览后捐赠故宫博物院

《中国汝窑志》是国内一本关于汝窑的权威性、专业性、全面性的学术专著。该书第十一章汝窑传世精品里面提到,据故宫博物院2015年出版的《紫金城》一书记载:全世界传世汝窑瓷器不足百件(宝丰清凉寺出土汝瓷不包括在内)。个人收藏曾以英国大维德爵士最多,现北京阿呼斋个人收藏汝窑瓷器也颇有影响。该书的配图中记载,2018年6月,中国古陶瓷学会会长、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原院长孙新民研究员在北京阿呼斋鉴赏北宋汝窑藏品。

刘先生告诉红星新闻,2017年前后,在汪先生提出把包括南宋官窑粉青釉八方贯耳壶在内的几件藏品捐赠故宫博物院后,故宫博物院曾计划为汪先生捐赠的藏品举办展览。目前,在汪先生处还保存有当年故宫筹备办展等文件和展览图录的部分样稿。红星新闻看到,其中一份海报上写有“古瓷如梦•阿呼斋捐献暨收藏古陶瓷展”,但并未注明时间日期。

红星新闻从刘先生提供的相关文件样稿中看到,吕成龙在展览序言中提到,经过研究与协商,选择汪先生所藏陶瓷类文物进行展示,展出的陶瓷涵盖汝、官、哥、定、钧等“五大名窑”和邢窑、越窑、龙泉窑、磁州窑、景德镇窑等名窑产品。此外,序言中最后一段提到,“为感谢故宫博物院慷概提供展场、支持展览,先生欣然同意展览结束后将其部分藏品捐赠给故宫博物院。”

涉案藏品 受访者供图

红星新闻从故宫出版社相关人员处了解到,当年故宫出版社曾负责编辑汪先生的藏品书,书籍的相关内容计划用于故宫博物院筹办的《古瓷如梦•阿呼斋捐献暨收藏古陶瓷展》。但由于展览图册上的藏品南宋官窑粉青釉八方贯耳壶迟迟没有到位,导致该展览最终不了了之。

“故宫要编著私人藏品必须要经过专家鉴定是真品才能编辑出版,故宫出版社出书代表得到故宫认可。汪先生的东西比较特别,当时故宫博物院同意在故宫给他办个展览。”该知情人告诉红星新闻,当时捐赠的文物由故宫陶瓷专家吕成龙挑选,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故宫博物院当时参与筹办的负责人也向红星新闻证实,当年汪先生有意在故宫办展并向故宫捐赠几件文物,他曾接到领导指示参与办展工作,但后面不知具体什么原因没有办成。

至于汪先生所捐赠文物的真伪,该负责人表示,“(至于这几件捐赠文物的真实性)你想想要在故宫办展览,它不是真的的话能办展览吗?”

藏家的家人已报警:

担心藏品流失海外受损坏

“我们有很多证据,包括他拿走藏品的录音、往来的微信聊天记录。事后我们也咨询过律师,律师说通过法院将走民事诉讼程序,建议我们直接报警,以诈骗立案,尽快早点找到这个人(‘谢某’)。”记者向刘先生索要以上证据,刘先生未能提供。汪先生家人称内容涉隐私不便提供。

刘先生告诉红星新闻,目前,由于“谢某”长时间无法联系上,9件藏品也下落不明,汪先生家人已经报案,希望能早日见到文物回到身边。9月29日,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已受理此案,并向家属出具受案回执,目前案件仍在侦办中。11月3日,记者就此事联系北京市朝阳门派出所,工作人员称不便接受媒体采访。

原本说好捐给故宫的文物,是不是汪先生不想捐了,所以上演了这么一出戏码? 面对质疑,汪先生家人回应称,此前也曾主动向故宫博物院捐赠过物品,如果无意捐赠不需要如此周折。“我们希望通过媒体也好,法律手段也好,还是公安机关也好,东西找到后还能捐给故宫博物院,兑现我们的承诺。”

之所以过了一两年的时间才报案,刘先生解释称,是因为家属担心藏品的安全,害怕“谢某”对藏品产生不可挽回的损失。

“家属的心态外人不太容易理解。其实在圈内这种借藏品做展览的事情很常见,一般都不会有借条,人与人之间主要是靠信任。在收藏界圈子里面,过手几千万上亿的钱,往往没有借条和收据。”

刘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这件事对汪先生这位老收藏家影响也很大。汪先生也希望借自己的事情提醒大家,古玩圈里有很多独有的处事方式,物品交易和转借出于双方的情面,往往缺少相应的法律凭证,希望众多古董爱好者以此为戒,吸取教训。另外,也希望这些稀世藏品还能完好保存,不要流失到国外去。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wenxuecity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3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