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在美国大学,痛苦挣扎的中国留学生

在美国大学,痛苦挣扎的中国留学生

教育新闻

本文作者高雨莘早年就读于人大附中,后获得全额奖学金转学进入https://info.51.ca/keywords/%E7%BE%8E%E5%9B%BD顶尖寄宿高中Deerfield Academy,高中毕业后进入耶鲁https://info.51.ca/keywords/%E5%A4%A7%E5%AD%A6,大学毕业后又前往哈佛大学继续深造。
作者在这篇文章指出,努力学习的中国留学生被形容成“努力跳出中国教育体系,但却在美国博雅教育中深感无力”的一群人。
长久以来,中国留学生在美国主流媒体中的印象——土豪、学霸,恐怕这些都不是本文作者所想表达的感受。
2015年秋天,我开始了在研究生院最后一年的学习。
早晨醒来时,我的心扑扑直跳。在研讨班的讨论中,我支支吾吾地讲着碎言片语,而我的同学们的声音犹如刺耳的杂音将我淹没。
在那之前,我十分享受在哈佛校园度过的时光,那些枫红色乔治亚风格建筑,我是在父亲20年前首次从中国到美国旅游时拍的照片里第一次看到的。其中一张照片的背面,他用蓝墨水写着,“有一天你会亲眼看到它。”
哈佛大学图书馆
但在那段时间,我没有欣赏哈佛的美景,在我埋头从一栋教学楼走向另一栋时,我的眼睛直盯着地面,心里数着铺路的石头,以控制我内心躁动不安的思绪。
焦虑的发作让我很意外,我当时已经离开自己在北京的家,来美国求学和工作八年。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研究生院感受到的孤立、用第二语言阅读的沉重负荷,以及和远在北京的人因距离而产生的关系紧张,都开始加在一起。
为了理解这些情绪,我回忆了其他中国留学生同样的经历——他们在当时看起来不过是应对学业的小挫折而已:缺课,抱怨失眠,突然缺席集体活动几个月;或是用忧郁的形容词写冗长的日记。
2016年,有54.45万中国人在国外留学,最近的一份报告称,仅在美国就有32.9万。对这些学生来说,这个机会是建立在数不清的课后美国标准化考试准备课程上的,它意味着从无情的中国教育体系中解脱出来。
只是,这些光鲜也伴随着隐藏的危险。
耶鲁大学(Yale)的研究人员2013年发布的一项调查发现,45%的中国留学生报告称自己有抑郁症状,29%的人表示自己有焦虑症状。这个比率令人惊讶,因为美国大学生的整体抑郁症和焦虑症比例约为13%。其他美国大学的报告也证实了这些发现,拥有大量中国留学生的澳大利亚和英国的一些学校也有类似的报告。
2017年2月16日,美国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中国留学生刘薇薇被发现在寝室内身亡
中国留学生承认自己承受着在国外生活常见的那些挑战,比如语言障碍和文化差异,但他们认为,学业压力是最大的压力来源。尽管他们都听说过博雅教育,但他们常常对它的严苛要求感到意外。很多中国人在学业中以结果为导向,这种思维模式并不适合强调分析过程和审辩式思维的教育体系。
因此,中国学生在国内成功所凭借的决心和毅力,可能更会加深他们在国外的挫败感,因为一堆精心整理的笔记卡片并不能轻松促成一篇论文大纲,或者,历史考试所问的问题是关于假设的情景,而非他们努力记住的历史事件。
另一个常见的问题在于,他们很难与学术导师建立富有成效的关系,这更加深了他们的挫败感。
美国西南部的一所大学在一项研究中,询问19名中国研究生的压力来源,很多人表示自己很难取得导师的信任。有些人担心,语言障碍可能会令导师怀疑他们的智力。还有些人承认自己晚上睡不着觉,老是想着沟通中的失误,比如一次不愉快的谈话,或给导师发了一封措辞不当的邮件。
这些挑战似乎非常普遍,其实很多美国学生对它们也不陌生。但对中国学生来说,这些挫折可能会让他们深感不安,因为他们从小到大一直接受的观念将人生前景和自我价值与学业成绩几乎划上了等号。学术自由的光明前景,往往最终制造出强烈的不安感,让他们不敢考虑失败的可能性。
1991年,留美博士卢刚因论文未获奖,在爱荷华大学枪杀5人后自尽
对大部分中国留学生来说,失败的代价是不可想象的。中国留学生绝大多数是全额支付学费。一年的开销在六万美元左右,大约是中国城镇平均可支配收入的十倍,工薪家庭往往需要花光全部积蓄或出售房产才够送孩子出国留学。为自己珍爱的独生子女的未来做出这些牺牲,父母不会有半点犹豫,然而对于美国大学里那些来自深圳或长沙的勤奋新生来说,他们在努力跟上学业要求的同时,会觉得经济上的压力像雪崩一样沉重。
芝加哥的一名中国留学生在接受中国热门的新闻网站《澎湃》采访时表达了一种普遍的情绪,她一直在想,她的学业成绩是否配得上她的工薪阶层父母在她的教育上花的钱。这让她比“高考”时更焦虑——高考是以竞争激烈著称的全国大学入学考试。
为省“uber打车费用”,错过公交车的章莹颖把生命留在了异国他乡
统计数据也显示出严峻性:据北京的中国与全球化智库和中国招聘网站智联招聘9月份联合发布的报告称,80.5%的海归月工资低于1500美元,他们的平均工资仅仅略高于中国大陆的大学毕业生。
共同的难题让中国留学生在沮丧之时向彼此求助。中国文化赋予精神疾病的污名刚刚开始消散,几位中国名人袒露了自己与精神疾病作斗争的经历。但由于中国严重缺乏训练有素的治疗师,对那些见过世面的学生来说,精神治疗甚至依然是一个模糊的概念。
正如耶鲁大学调查,尽管中国留学生出现精神疾病症状的比例高得惊人,但其中27%的人从未听说过学校的心理健康咨询服务,只有4%的人用过这项服务。一些尝试过这项服务的学生往往也认为“作用不大”。
除了漫长的等待和每次有限的咨询时间,面向中国留学生的心理咨询还有一些更棘手的问题。
语言障碍正是中国学生压力和抑郁的根源,对于很多学生而言,他们很难能用外语表达自己思想和情绪的本质。美国治疗师可能从未品尝过熊猫快餐(PandaExpress)之外的中餐,所以中国留学生怎么能让对方理解自己对家乡美味饭菜的怀念呢?
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和俄亥俄州立大学(Ohio State University)等院校为中国学生设立了专门的咨询服务。更多的学校需要效仿。聘请讲中文的心理健康顾问可能是最理想的解决方案,不过符合这个要求的人可能不多。
咨询师时常组织团体谈话,以此进行心理疗愈
由咨询顾问领导的非正式的支持小组和外展项目——这些项目得到了亚裔学生的正面反馈——可以扩展到中国留学生中间。大学可以雇佣和培训那些适应良好的中国学生,让他们担任社区顾问。
中国学生在多数美国校园里是规模最大的国际学生团体,他们的学费是大学急需的收入主要来源。大学管理者应该更加努力地满足他们的心理健康需求,正如当初学生们拼命入学考试那样努力。
高雨莘:耶鲁Building Bridges社团创始人之一。在北京长大,在17岁时赴美国读书,并在美国学习和生活了9年。现在就职于为外籍客户提供中国政府政策分析的智库China Policy。闲暇时,高雨莘是一名自由写作者,为《纽约时报》的社论专栏供稿。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51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3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