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第一批阳过的人正在重启生活

第一批阳过的人正在重启生活

时事新闻

去三亚的航班一票难求,商超里人潮涌动的景象显现,在一线城市,第一波阳性康复的人们正在重启生活。凝滞已久的时间再度流动,对于生活的知觉恢复过来,就像是一切回到2019年。有人正在适应不用扫码的通行,有人在拥挤的地铁站找回烟火气,还有人终于去见了念念不忘的人,经历三年,人们发现平凡如此珍贵。

生活重启

我转阴后,去堂食吃饭,忍着嗓子痛吃辣椒炒肉,一个人吃了一锅饭,把前几天生病没吃的饭全都补回来了。吃完就有力气了。以前觉得饭馆的菜味道重,这一顿简直真香。

居家期间我天天自己做饭,厨艺还不错,但这三年常常居家,自己的饭早吃腻了。生活的真谛,在于偶尔来一顿地沟油。

   未醒

图 就着辣椒炒肉,我吃完了整锅饭

12月19日星期一,我乘地铁上班,惊觉阳康的上班族再度挤满地铁。此前一周我就已转阴,当时地铁一列车厢就一两个人,在座椅上摆大字都没问题。

到了这周,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拖着还没好透的身体上班。一进车厢,我就闻到那股熟悉的,从每个人身上散发出的早餐味,顿觉嗓子发痒想咳嗽。我试图忍耐,耳畔的咳嗽声却此起彼伏。不再有人目光异样,一切看起来都稀松平常。

就这样,恢复人流的北京地铁车厢里飘着咳嗽交响曲。

    张文南

之前走哪都要扫码,我上班的写字楼大厅被围出一个进门通道,一个出门通道,和一个等待区。

前几天转阴后复工上班,进门时我条件反射地摸出手机准备扫码,才发现扫码牌早已不见,入口的围栏也被撤掉了。大厅恢复原貌,宽敞得都可以跳广场舞了。正常的生活,真好。

   阿武

图 宽阔的写字楼大厅

这两天去超市,发现前段时间抢手的黄桃罐头已恢复供应,还被摆放在最显眼的位置。然而,它没有之前畅销了,感觉既好笑又莫名感动。这罐头仿佛是一种象征,当它恢复正常地位时,我们的生活也步入了正轨。

   SUN

图 | 超市里的黄桃罐头

转阴的第一天,我约了朋友一起吃饭喝酒。酒吧里还很冷清,除了我们只有两个熟客。但老板已经精心布置出圣诞氛围,用松叶和彩球包裹住房间里简陋的立柱。喝着酒,我突然庆幸自己是第一波阳康的人,不至于耽误即将到来的的圣诞和元旦。 

这三年,几乎每个节日我都是在担忧封控的不安中草草度过。今年国庆节本想和朋友去海边旅行,火车发车前一小时,我们查到目的地出现病例,只能忍痛退票。现在,我终于能轻松愉快地过节了。 

那天从酒吧出来,我又在朋友家玩到凌晨三四点。我们一起看最近的综艺节目,一起大笑,一起感动到哭。在充沛的情绪中,我感觉自己“活过来了”。

   楚瑾川

图 | 充满圣诞气息的酒吧

我的眼镜买小了,最近几个月我尤其感觉到镜框卡在我的太阳穴处,挤得肉痛。我想换眼镜,但是先后经历封校、居家、感染生病,只能每天忍着这绵延的痛觉。

身体康复后,我第一时间去了眼镜城,这次我非常谨慎,前后拍了几十张照片,反复对比后才选出一副最适合我脸型的眼镜。戴上新眼镜后一切焕然一新,更惊喜的是我的近视度数也没涨,有种平滑着陆正常生活的感觉。

配完眼镜,我又去恢复堂食的自助餐厅吃了10盘肉,吃完后撑得有点想吐,但我一点都不后悔。

   吃吃

图 我一个人吃了一大桌子菜

感染期间我想吃点水果,在外卖软件上一看,平时常点的一家配送费涨到了20元。我咬咬牙,想着能吃上一口也行,再一看起送费要129。买多少水果才能点够129元呀!我悻悻地放弃。 

这两天终于感觉点外卖变得丝滑起来,大部分都可以顺利送达。想来是外卖员也陆续扛过了这波感染潮。

   林小葵

图 我平时喜欢点的水果外卖

16号凌晨我去看了《阿凡达2》,不用扫码,也没有人拦着看核酸。影厅里,大家一边咳嗽一边吃爆米花。去洗手间时,我发现还有同厅的人出来疯狂咳嗽。 

当时我有一种感觉,这三年真的过去了。完全没有复阳的恐惧,都是放开的兴奋和对新生活的期待。

   东年

图 在电影院吃薯条

再回2019

我2019年从美术专业毕业,考研失利,父母不想让我继续考了。毕业后回到家乡,我找了份月薪3000元的工作,干了半年,存了一些钱,计划二战考研。结果疫情来了,公司倒闭了。

我慌了,还是想去读研。父母很生气,坚决不同意。我妈说了一句我这辈子都没法忘记的话:你这辈子一事无成。我只能在压抑与烦躁中去找工作。

这三年心理状况一直不好。今年八月,我和大学朋友聊天,都认定一定要考上研。很多人说考研是围城,可人活着总要有点梦想吧。

现在疫情慢慢放开,我开始把出国读研的计划提上日程。我上周感染,这周转阴后就去报了绘画课,也开始准备作品集,希望能早点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弥补2019年未完成的梦。

   喜东东

图 我的桌面

最近,我在秘鲁工作的大学室友终于能回国了。我们上一次见面是在2019年,之后她去秘鲁做了汉语教学志愿者,一待就是三年。 

我期待与她见面,好像我们再见之时,如同回到2019年,回到那种可以随时见任何人的正常生活。可我也会紧张,看着镜中的自己,变胖了也变老了,茫然于这三年是如何匆匆溜走。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

   松松

图 朋友在秘鲁登机前

我是一名北京的外卖员。随着疫情逐步放开,我和身边很多骑手都阳了,很多店家也陷入了感染、闭店、重新开张的过程。高峰期时,骑手运力不足,外卖单子特别多,尤其是超市的。那时候一天能挣千八百,现在也就是三四百块。

现在去哪里都不用扫码,确实省了一些时间,但是相比封控时可以把外卖放在小区门口,现在送上楼反而需要更多时间。我们都挺怀念那段不用爬楼的时光。

目前唯一的心愿就是疫情彻底平静,可以不用再戴口罩。我们工作规定要戴N95,天冷时一出气,口罩里面就一层水珠,冻成冰后透心凉。等摘下口罩,生活才算正式恢复吧。

   刘宇航

图 冬至送外卖时,一份饺子需要等一个多小时

作为2018级的学生,我只经历过一年半的正常大学生活,依然觉得自己很幸运。那时候可以自由出入校门,骑着小电驴到校外的小吃街吃夜宵,看话剧不用担心被取消,校内演出也不用和学校层层申请。

现在我毕业了,疫情也放开了。好怀念那一年半的时光,好想回到2019年,再上一次大学呀。

   Boham

图 学校附近小吃街的夜宵

放开之后,感觉世界都复活了。我很喜欢Live,疫情前哪怕再忙也会抽时间去看现场。2019年后,很多音乐节都取消了,外地的音乐节也因为防控政策没法过去。今年七月,我本来买了票,打算去天津看告五人的演出,结果当天因为疫情原因取消演出,只能退票。这次转阴后,我火速约了朋友一起看这周末的Live。这是我今年第一次去Live现场,梦回2019!

   SP

图 2019年我去看的演出

最近长期居家,一直没去理发,头发长得可以扎起来了。我一直都是短发,只有2019年冬天短暂地扎过头发。那时我还在上大四,身上有股无名的勇气,想拍电影就拎着相机上街拍了。为了拍夕阳戏,骑着电瓶车在高楼间穿梭寻景,四处爬天台,被驱逐了无数次。

疫情三年我接连承受打击,做什么都不顺,直到今年似乎稍有起色。这两天生病期间不敢洗头,就把出油的头发扎起来。头绳紧紧箍起头发的那刻,好像病痛中脆弱的精神被拎了起来。我隐约看到了自己2019年的影子。

   格子

图 | 2019年的夕阳


前往2023


我和最好的朋友两年没见了。我们初中相识,大学后各自在不同城市生活。以前几乎每个元旦我们都是一起度过,躺在初中母校的草坪上看星星,或是在街上闲逛笑闹,像小孩一样冒傻气。

她现在有稳定交往的男友,也许不久后就要结婚。近来,她在成都定居了,买房后她告诉我,为我留了个房间,以后不管我遇到什么困难,都有一个投奔的去处。

我想今年元旦一定要到成都与她见一面。12月6日,我咨询得知落地成都后要居家三天,正犹豫着,转天政策就放开了,不用居家也不用查核酸。我当即买了机票。第二天,我开始发烧,抗原测出阳性。我没有恐慌,只想着距离元旦还有20多天,我一定能在那之前康复。

这两天朋友也阳了。她的症状比我严重,喝水都吐。祈祷她能早日恢复。等扛过这波疫情,再没什么可以阻挡我们见面。

   黄雨萱

图 | 两年前我和朋友最后一次见面时

我今年25岁。这几年一直在约九价HPV疫苗,在各种平台、医院排号,也托朋友问了私立医院,但一直无果。去年我读研三,疫情严重,学校一直封控,请假去看病都很麻烦。有天刷到一个帖子,说某个社区医院可以现场排号,我立马申请出校,结果层层审批盖章,等能出校已经是三天后了。到社区医院一问,疫苗名额已经没了。站在医院大厅,我真的很想哭,这是我离疫苗最近的一次。今年工作后,我终于约到了疫苗,但又因为鼻炎、感冒,还有不定时的小区封控,一直没有时间去打。现在放开了,终于有机会去打疫苗了。但我又担心,感染奥密克戎对打HPV有没有影响。毕竟,我才阳康不久。

   米兔

图 | 疫情期间,封锁的小区门

生病期间,我尤其感受到母亲的年迈和脆弱。前几天我和母亲相继感染,她好得比我快,我怕自己二次传染她,在家尽量和她隔开,两人轮流吃饭。着急的时候我会脱口而出说“走开”,她露出伤心的表情,让我的心酸涩抽动。

有次看到母亲在阳台上看风景,我突然想起外婆也常常这样站着,她们很像。外婆住在郊区,近年我们看望她的机会变少。我不由地想,我和母亲能够彼此陪伴,母亲却和外婆分隔两地。等我们彻底恢复后,我要带她去看外婆。

   Sue

图 | 我给外婆戴的暖手袋

去年12月,遇到一个很喜欢的人,但我在北京,他在济南。当时进出京都有严格限制,很担心去了济南就回不来北京。我只能反复确认山东的疫情情况,从天津转高铁到山东。

前几天我过生日,他瞒着我偷偷来了北京,明明下午人还在济南,三个小时后竟然出现在我面前。见到他的那一瞬间,我有一种上个世纪刚通火车的奇妙感觉。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重启生活的快乐。

   月亮

我从小被姥姥带大,除了爸爸妈妈就和姥姥最亲。2018年9月,我去武汉上大学,2020年初,武汉疫情爆发。此后三年,妈妈总是不让我去姥姥家,害怕我携带病毒,传染给老人。

现在我在北京上班,成为放开后的第一批阳康人,上周姥姥也阳康了。今年我很期待回家过年,终于不用担心感染了。这个春节,应该是这三年最开心的一次。

   momo

转阴后,我立马去报名了跳舞班。其实跳舞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但这几年因为疫情,舞蹈房、健身房总是时不时关停歇业。

这次阳了之后,我和本打算结婚的男友分手了。伤心的我打算康复之后迎接新生活,于是做了美甲,换了发型,开始跳舞。我想用这些新气象开启新的一年。

   由子

图 | 我的新美甲,叫“平行宇宙”

我自己开了一个传媒公司,这两年因为疫情耽误了很多事情。很多需要出差的活动,都被搁置或取消了。政策放开后,有一个之前没去成的活动又邀请我去,结果买完机票,我阳了,只能又一次作罢。

阳康后,除了盼着能多参加一些线下交流,还有一个心愿——去新加坡陪女友过年。她七月去了新加坡留学,我们已经五个月没见了。本来前段时间想去看她,但不仅需要隔离,机票也很贵。据说明年1月3日开始,入境就实行0+3隔离政策,机票也从3万多降到了几千块。我立马办了签证,准备去新加坡和她一起过年。

   GLAT

我是我们公司第一批阳的。等我转阴后复工上班,公司只有八个人,其中四个还没阳过。不知道是阳康之后的后遗症,还是办公室空旷又安静,我每天都犯困,而且很怕冷,找不回感染前的工作状态。

现在有一点焦虑,不知道该如何重启生活。

   海蓝宝

图 | 公司窗外

阳过之后,反而不知道该做什么,好像疫情前的生活已经变得陌生。返乡回家的时候,进入车站前,我还在想是不是真不用扫码测体温了。

   瑞比

我最近一直在适应撤销规矩的生活。阳康后回公司第一天,自顾自走进写字楼大厅,心里告诉自己:“不用再扫健康码了,要正常地走进去”。我也会故意从出口进门,体验自由的感觉。

后来想想,我这么做不过是在反复确认一件事情——生活已经进入新的阶段,要开始适应新的规则和节奏了。

   陈森

– END –

本期策划 | 武柏 佟畅

编辑 | 孙雅兰

往期回顾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国内疫情 [2023/02/07 - Now]
最后更新于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3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