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姐弟被埋后院,竟是愚昧母亲献祭!狂恋“末日传教士”,前夫也被杀

姐弟被埋后院,竟是愚昧母亲献祭!狂恋“末日传教士”,前夫也被杀

社会


网飞真实犯罪纪录片再出重磅剧集!继上次《照片中的女孩》大热之后,聚焦宗教洗脑犯罪的《我们母亲的罪》再次令人不寒而栗。


这一次,杀意不是来自陌生人,而是来自情投意合的枕边人、别人眼中慈眉善目的母亲!



美国妈妈劳丽(Lori Vallow)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她看起来就是一个正常的妈妈,有3个孩子、从小虔诚信奉基督,她到底是因为什么变成了美国最臭名昭著的母亲?


这一切都要从她的“精神领袖”说起,劳丽从2017年起开始阅读世界末日传教士查德·戴贝尔(Chad Daybell)的书籍,他写过25部为世界末日做准备的小说。


这些小说让劳丽非常上头,她信了里面的内容,而且吃了鸡蛋之后,还想认识下蛋的母鸡。


戴贝尔声称只有他能辨别“光明或者黑暗”,能够与死人交谈,还能看出一个人是“与上帝还是撒旦签订了契约”。


于是在2018年,经过朋友介绍,她作为一个粉丝和戴贝尔相遇了,两个人信仰着非常邪门的宗教,相信僵尸和邪灵,开始一起做这类的播客。


劳丽相信,自己是上帝选中来执行这项使命的,她的任务是消除黑暗和邪魔;她还会在末日之后成为领导144000人的救星,带领这些幸存者获得永生。


戴贝尔还告诉她:地球上的一些人并不是他们应该成为的人,他们里面是没有灵魂的,被邪恶占据了,能改变这些的唯一方法就是杀死他们。


天晓得,这些中二鬼话真的让劳丽笃信不疑,她立刻想到自己现在的老公,似乎不是很让人满意,她开始跟戴贝尔讨论说:我怀疑我现在身边就有一个邪魔,就是我现在的老公查尔斯。


可怜的查尔斯,是有一点预感在身上的,他每天被老婆神叨叨的仪式吓破了胆,还被她横看竖看都不顺眼,整个人都非常焦虑。


2019年2月,感觉不妙的查尔斯·瓦洛提出要跟劳丽离婚,因为她觉得这个男人在“扰乱她为基督复临做的准备”,扬言要把他杀了。


紧接着两个人分居了,劳丽带走了孩子们;这时警方已经收到了查尔斯的报案,希望他们能够提供人身保护。


之后,查尔斯·瓦洛 (Charles
Vallow) 将他 100 万美元的人寿保险单的受益人从劳丽更改为他的妹妹凯·伍德科克 (Kay Woodcock)。


尽管查尔斯做了一切努力,他还是丢了性命,劳丽没有真的放过他。


7月,查尔斯来到劳丽的住处接儿子约书亚(Joshua)上学,他走进屋子没几分钟就倒在了枪下,开枪的人是劳丽的弟弟亚历克斯。


劳丽看起来和这件事情毫无关系,但是当她回到家,发现自己前夫死在血泊里,表情是这样的愉快。


目前本案正在重新调查中,之前亚历克斯关于“正当防卫”的说辞已经站不住脚了。


事发后,劳丽又搬到了戴贝尔住的地方附近,但是,戴贝尔还和妻子住在一起。


9月8日,劳丽带两个孩子、7岁的约书亚和17岁的提莉一起去了黄石公园游玩,之后两个孩子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学校里。


10月19日,戴贝尔妻子塔米在睡梦中去世,据称她一直身体不太好,在当时,她的死因是“正常死亡”。


11月15日,劳丽和戴贝尔就在考艾岛的海滩上喜结连理,而收据表明,劳丽在塔米去世前三周就在亚马逊上买了结婚戒指!


11月底,两个孩子长时间的失踪引起了亚利桑那州亲戚的怀疑,因为本来这两个孩子说好要来过感恩节的,但现在杳无音信!


警方很快得知,自 9 月以来,没有人见过约书亚和提莉俩姐弟,这下他们知道事情糟糕了,连忙进入劳丽家中搜查,但她和戴贝尔早已逃离了爱达荷州。


12月,警方决定重新调查塔米的死因,而枪杀劳丽前夫的艾利克斯发现死于家中的浴室,并被检出药物使用过量。


至此,大家对于姐弟的下落已经不抱乐观的希望了,这对邪教夫妻已经失控,一路进行屠杀,连未成年的孩子都逃不过他们的手心。


2020年6月9日,警方第二次搜查戴贝尔在塞勒姆的家,并在后院发现了人类遗骸,这俩人因杀害儿童被控一级谋杀,同时戴贝尔还被指控一级谋杀他的妻子塔米。


2021年8月5日,戴贝尔被判处死刑。


然而,戴贝尔的5个孩子居然都为父亲喊冤!


他们认为两个未成年人的尸体出现在自己家后院完全是栽赃和阴谋,自己的父亲绝对不是这样的人,这一切都是因为父亲认识了那个劳丽,才会导致今天的状况!


戴贝尔的邪说点燃了劳丽内心深处的疯狂,当仇恨和无序被酝酿太久,就一定会爆发,伤及他人。


然而劳丽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两个孩子?她已经连基本的良知都没有了吗?


确实,根据她的坦白,在她眼里,这两个孩子都已经不是人类了,女儿提莉身上有黑暗的物质,唯一的方式就是杀死她;而儿子约书亚是个僵尸,会爬到墙上、天花板上,把她的基督像砸下来,劳丽已经出现了严重的认知偏差和癔症。


劳丽很快也会接受审判。


事实上,只有一个孩子逃脱了这对夫妻的迫害,就是劳丽的第一个大儿子,当他发现母亲对末日邪教的迷恋开始加深,他就开始暗自下决定要搬出去、要逃离这个家,他不想被卷入其中。


18岁的时候,他做了人生最正确的一个决定,他搬出去独立了,为了“尽我所能地过我的生活”。


劳丽幸存的儿子科尔比现年 26 岁,他决定在这部新纪录片中揭露母亲的另一面,科尔比说:“信仰真的会把你带到一个不同的地方。”


他在《我们的母亲的罪》中与狱中的母亲对质,问道:“你为我感到难过吗?你为我的弟弟妹妹感到难过吗?”


而劳丽毫无悔意,只是淡淡地回应说:“很抱歉你没有完全了解情况。”


-END-


Ref:

https://www.myimperfectlife.com/features/lori-vallow-documentary-sins-of-our-mother


文|Tutti
点「在看」为我们打call ▽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