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换过61个女朋友,却不担心他塌房

换过61个女朋友,却不担心他塌房

生活

现在的专家,都怎么回事?


一问:如今年轻人越来越难找工作了怎么办?


专家:可以灵活就业,比如,开着你的私家车去拉私活啊,把你的房子出租啊。


(都有房有车了,还会焦虑到来专门问你找工作?)


再来,“现在的年轻人真辛苦,光每天在通勤上,就是大几个小时。”


专家:为什么不在公司附近租房子?


(专家,你说说为什么?)


还不是个例。


某著名经济学家,“老百姓工资现在还是太高了,得降到合理水平”,


某著名CEO,“年轻人如果暂时没找到工作,建议先去结婚生子。”

???


这都是些什么建议?


普通人生活的难,这些专家是一点看不到,倒是在给普通人生活增添负担这件事上,一个个都踊跃得很。


自然,这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建议也点燃了这届网友的怒火。


他们把#建议专家不要建议#的词条送上热搜,在相关话题评论区里,专家们也成了被diss的对象,“不食人间烟火”,“这些曾经从群众中来的人,如今再难回到群众中去了”…


“专家”,一个本该代表着某一学科/行业领头人的尊称,


就因为这些无脑发言,如今彻底成了网友心中的一个贬义词——专家,更应该被称为“砖家”吧(被拍板砖的专家)。 


然而再仔细一想,“专家”,就靠着这些人来定义吗?


在互联网一隅,有着这样一位和他们完全不同的专家——


他,完全能理解当下年轻人的“累”,


记者问他,对当下年轻人追求“躺平”怎么看?


他:那本就应该这样啊。


也对大龄未婚女性没有任何偏见。


“女人不结婚又怎样呢?开心就好,几个女的约上大大方方去玩嘛。”


“谁说女人就得结婚,就得生孩子,这(反而)是最坏的观念。”


发言一出,立刻成为不少人的“互联网嘴替”


对不熟悉他的人来说,贴近年轻人的发言配上慈眉善目的长相,是“这老头也太可爱了”,


对熟悉他的一些人来说,这个老头名叫蔡澜,今年已经81了,但年龄丝毫不能束缚他放飞自我他开过黄腔,推崇不健康饮食,在节目里大谈性和爱…是个名副其实的“享乐主义玩主”,真正做到了“游戏人间”。

也曾是失意的文艺青年

别看如今的蔡澜在听到“躺平”时,是往沙发靠背上一摊,一副全盘接受无所谓的样子,这位佛系老人,年轻时也经历过一段狼性岁月。


1963年,香港,邵氏电影办公室内。


此时的蔡澜刚刚结束在日本的游荡生活,作为电视编导专业的学生,加之爸爸和邵氏兄弟的关系(他爸蔡文玄,是邵氏电影公司在东南亚地区的总负责人),顺理成章地,他选择回到香港,进入邵氏,成了一名电影监制。

(年轻时期的蔡澜)


同一时间,正值香港电影的巅峰期,蔡澜,幸运地赶上了这次时代红利。


那段时间为了赚钱,他一面缩减成本,身兼编剧和监制,一面提高产量,最高峰时,一年监制了四部电影并把它们全部送上院线。


同时成绩也非常耀眼。


1990年,他大胆发掘那时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叶子楣,力荐她出演情色片《聊斋艳谭》,作品一上线,立即斩获千万港币票房。


第二年,再次启用她出演《偷情宝鉴》,上映后,1800多万的票房成绩直接打破了港产三级片的票房纪录。


这时,无论从数量还是成绩看,他都能被认定为一个“优秀”电影人。


然而,对这份基于kpi的“优秀”,蔡澜本人并不满足。


因为相比通过电影赚钱,他更想实现自己的艺术追求,说得更直白些,他一直想拍一部叫好不叫座的文艺电影。


于是,当拍了40部电影且每部都赚到钱后,他走进了老板邵逸夫的办公室。


“我一年拍39部片大卖,剩下一部不赚钱,拿来搞艺术,放思考,你看如何?”


可是,没有等来期盼中的应允,等来的,是作为商人的邵逸夫的不理解:“既然四十部都能赚钱,为什么要余下一部不赚?”


那一刻,这个一直有着艺术追求的电影人彻底心死,留下一句“邵爵士,不懂我”后,关上了办公室的门,也关上了自己的心门。


(蔡澜对邵逸夫的评价)


职场上的郁郁不得志,对一些人来说,可能是就此心灰意冷,也有可能就直接另寻他处了。


然而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蔡澜身上,他选择的是收拾心情,调整状态,之前,代表着梦想的电影,从此,他只当它是个“大玩具”


不是说着玩玩的。

在之后无聊的片场,他学会了苦中作乐——


澳洲拍片时,他抽空跑到酒厂参观;


韩国拍片时,听说某个地方桑拿不错,再远他也得去体会一番,


业务上和一些艺术家有交集了,他就抽空向他们请教绘画、篆刻…这些工作范围外的爱好。


期间,有人说他这是“玩物丧志”,他不气不恼,笑眯眯回应:学到了东西,见识多一点总是好的。


当然,也遇到过现实和梦想的差距带来的烦恼和失落,但他的处理方法是,“把我的痛苦放在一个保险箱里,再用一个铁链把它捆绑起来。”


看,同样是社畜,同样面对着“老板不懂我”的职场困境,


蔡澜的选择却是:


虽有遗憾,但绝不摆烂;


凡事看向好的一面,再无聊的工作,也能寻到一点乐趣。


人情练达即文章

他的好友倪匡曾调侃过他,有魏晋风骨。


可要想成为魏晋名士,起码得满足三个条件:有钱,有闲,更要有才。


恰好这些,蔡澜都有。


爸爸蔡文玄,电影公司高管,妈妈小学校长,他出生在标准的中产阶级家庭。


自20多岁进入电影公司打工后,即使工作任务繁重,也不耽误他成为“斜杆青年”,吃喝玩乐,吟诗作赋,他从年轻时就开始积累这些“不务正业”的小爱好了。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有才


而这才,可以是文章上的才情,落到了生活中,也可以成为“会生活”的“才华。”


1981年,在电影行业做了20年的蔡澜决定改行成为专栏作家。


入行起点,他选在了当时大咖云集的《明报》。


可这实在不是一个明智之举,其中最重要原因,太难了。


有多难?


就看人员构成,主编是金庸,供稿成员是倪匡,亦舒…这些当时在文坛已经开创了自己流派的大拿。


当时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要想登上《明报》,比考香港公务员都难。”


对蔡澜来说,亦是如此。


那时的他已经40,要想从头开始靠投稿磨资历,已然太迟。


幸好,他还认识在《明报》写专栏的大作家倪匡。


于是两人一番合计,主意,有了。


那时倪匡总会和金庸约着吃饭,于是每次吃饭时,倪匡就总会有意无意提到蔡澜。


次数多了,金庸再无感也会按捺不住问,“蔡澜是谁?”


于是这时对面的倪匡,就会故作惊讶地一拍大腿,“哎哟!文章写得这么好的人,你居然不认得?” 


就这样,《明报》主编认识了这个“文章写得好的蔡澜”。


靠着倪匡的牵线搭桥,蔡金俩人又约了几次饭。


在一次饭桌上,金庸先生推了推眼镜,终于发出了那句“意料之中”的邀请:


“我想请蔡生替《明报》写点东西,不知道蔡生有没有时间?” 


就这样,仅用两周时间,蔡澜就敲定了写专栏的事,速度之快,让那些苦苦等待的作者羡慕不已。


多年浸泡在名利场的经历告诉他,有时事情成功,除了靠勤力,还得用巧劲。

于是人到中年,他巧用人脉,开启自己的事业第二春。


可是师傅领进门,要想写得服众,还得靠个人能力。


当时的香港文坛,尚讲究论资排辈,虽然蔡澜在电影界已经闯出了名堂,可在文坛,还是新人一个。


一个新人作家上来就写《明报》专栏,自然各界对此议论纷纷。


所以要如何堵住悠悠之口,成了当时蔡澜急需解决的问题。


这,同样难不倒他。


还是托了倪匡的福,当时倪匡因为《卫斯理》的出版,已经成了名人,亦成了让《明报》读者服气的大牛。


于是蔡澜就巧妙利用了这一点,在自己开始写时,把自己名字换成了倪匡的,让外界误以为,这是倪匡写的。


可是创作这事儿,换得了名字,等成稿面世时,孰真孰假还是一眼便知。


在这事上,蔡澜,是有些真功夫的。


他写的东西,不仅得到业内人士的称赞,一经面世,也能立刻让大批读者服气。


(蔡澜《明报》节选)


于是在这次被市场认可后,他也就顺利换回了自己名字。


之后在《明报》上,他靠着之前各种“玩物丧志”的爱好,迅速确定了自己风格,专攻花鸟虫鱼,吃喝玩乐,加之他文字简练,用词直白,每每让读者拍案叫绝,好友倪匡则专写科幻小说,黄霑则创作出了“随缘录”,再加上作为主编的金庸,“香港四大才子”的称号,也就此出现。


那段时期,也成了后来《明报》读者最怀念,最骄傲的时期。

人生嘛,就是要享受

当勤力和善于交际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时,有人会活成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人士”,可有人就会因为这两点,让自己的人生更快乐,更好玩些,蔡澜,是如此。


1989年,54岁的好友倪匡喜欢上了一个妈妈桑,那段时间,总会拉上蔡澜和黄霑一起去这位妈妈桑店里喝酒捧场。


美酒配美人,过程自然很愉快,只是等看到账单时,气氛骤然就冷下来了,仅仅几个小时,就花了一两万港币!


蔡澜心疼的同时,也有了鬼点子,“这事这么赚钱,还不如卖给电视台!”


《今夜不设防》的节目雏形,就此出现。


于是在几个月后,黄霑、蔡澜和倪匡,这三个年过半百的风流才子,面对着当时最红的艺人,喝着X.O抽着烟讲着咸湿笑话,话题范围能从外太空聊到内子宫。



而也正是他们三位的风格大胆,荤素不忌,《今夜不设防》一经播出,立刻创下超过70%的收视率记录,甚至吸引到了BBC来拍了个专题片,对这节目,bbc的描述是:“全世界都没见过这么自由奔放的(节目)。”


可称赞的另一面,是非议。

落在蔡澜身上最多的就是,骂他“老不正经”。


然而,这句话对他的杀伤力却约等于0。在他认知里,”要那么正经干嘛,我就是老不正经!”


仅仅是句口号吗?

不妨来看看他的退休生活。


60岁时,他开了《蔡澜叹美食》《蔡澜提菜篮》…数档美食节目。


不同于当时市面上的同类型节目,在他节目里,没有专家,没有所谓的健康饮食,有的只是美女,各种高油高脂但却真正好吃的食物。



他也一改过往节目主持人只负责介绍食物的固定形象,带着一大帮美女,游山玩水,大啖牛肉,狂吸骨髓,真正做到了“美食美人,人生乐也!”


而这种享乐主义,也延续到了他的婚恋观上。


就看他微博,因为语言直白大胆,一度被称为“小黄文”基地。


粉丝来索吻,他,欣然应允。



也会毫无顾忌地描写女人身体的每个部位。


腰肢——


“女人的腰部,是她全身最美丽的地方”,


“腰细的话,腿一定长” 。


美女的秀发——


“将长发结成马尾时,双手忙碌,把发夹或胶皮圈咬在嘴上的动作,煞是美妙,这时她的胸部必然挺起,双臂露出,更显得是百分百的女人。”


74岁上《十三邀》时,当许知远满脸小心翼翼地问,具体交往过多少女友,


他却一脸云淡风轻,一年一个不过分吧

是否真假,还有待讨论,但至少能明确,这个老头,实在有别于刻板印象中传统迂腐的老头形象


而这种反传统的叛逆精神,更延续到了他的日常生活。


印象中的老年人,是年纪愈大,就愈注重养生,随之也会缩小对食物的选择范围。


可他却是,烟照抽、酒照喝,一天一盒小雪茄,爱喝威士忌,不刻意运动,唯一运动,就是每天从家走去菜市场,十五分钟。


食物上,更是从不忌口,热爱各种新奇食材,养生更别想了,独喜猪油,还把它列入了“最有营养食物一百种”的清单里。

没有一贯印象中的老年人该清淡饮食,要早睡早起,有的只是怎么随性怎么来,怎么快活怎么过。

这种不设限更延续到了他如今事业。

早前拉上倪匡一起开直播,现场教人泡妞,最近几年开通了微博、微信、知乎、facebook…各社交平台上,都能看到他身影。

线下就像“八爪鱼”,把触角伸向了各种领域。

和央视合作,成为《舌尖上的中国》的总顾问,开网店,开餐厅…事业经营得风生水起。


(蔡澜的线下餐厅)


而这,是为了生计的迫不得已吗?

他早就说过,我一生就是给好奇心驱使到现在。”


坚持的人生指南也是,“平稳的人生一定闷,我受不了闷,我决定活得有趣。”


而这种“活得有趣”的背后,并不是天生的,一蹴而就的——

离不开的,是他年轻时对枯燥工作的忍耐,

面对不如意时的乐观,

以及多年沉淀下来的,对人情世故的灵活通透。


如今的蔡澜,已经81岁了。


年纪的增加,并没让他把自己封闭起来。


他依旧在微博上和网友积极互动,依旧在追逐着最新的科技产品。


相比用年纪去粗浅定义他是个老人,他的一句自我评价则更为准确,“我就是个老不正经的小混混。”


老友金庸则说,“蔡澜,是个最为潇洒的人。”


最后,再分享一则他流传很广的小故事吧。


在一次飞往澳洲的夜班飞机上,飞机突遇气流,颠簸得厉害。


他邻座的澳洲人死死抓住扶手,浑身发抖,他却端着酒杯,一口口品着红酒。


澳洲人疑惑,转头看向他,“老兄,难道你死过吗?”


他轻摇酒杯,慢悠悠回复,“不,我活过。”




这是ins生活

全新的人类纪实栏目【人生折叠】

我们希望在晦明的人生中

记录人性的闪光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