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山居续忆》:第十章:我与笔友的故事 (七)

《山居续忆》:第十章:我与笔友的故事 (七)

博客

《山居续忆》

第十章

我与笔友的故事

徐家祯

 

(七)

 

匹兹堡长途汽车站

 

          七年前国笔友来的被海关收之后,我也没有到过何笔友的来信了。这回我想不用笔友么,因我知道:来信 一定就的:他们“处了。

          于是,笔友通信的事了。是国政治浪接,越来越凶猛最后了“”的。在这,我 始终没有得到我的笔友的。只要他们中的何一人不我来信,我也 绝对不何一笔友信,以

          不。我就得到机会去了国。世界上的事往往就是那么:明明很 办到的事就是办不,而明明一无希望的事迹般地出现。在我跟国笔友通信时,我信中也时常:“希望你能来我国行。”是,我见 到之后是对他说:“我去行是不可能的事,是你有到 中国来大家见面。”老实,我那时一:要能出国,除等到西方出了。

          谁信,西方真出了!我0 到了国,而我的笔友却还 没有去过中国(注 1)

          在约时,我也想过跟国笔友通信,则身没有的地二则当时我正处于退的地,即使信告诉,有何可呢?再说匹兹堡,我在约,地也不是相隔何况我已经年 不通信了,现在在不在匹兹堡是个题呢!于是,我始终没有来,我去了威夷匹兹堡更远了,,我念书工作得不可开交, 根本不可能想到前笔友的事。

          一,我知道自己有可能会来澳大亚工作了,于是在等洲签的一国好友了一个行。 我的父母处过,然后再上,约。横贯大陆到西洛杉矶去。

          记得那是年一月初的一天上,匹兹堡,在停留廿分钟。 我在上跟以前有个笔友匹兹堡的事。么不个电话?,已经年不联了,连现在匹兹堡不知道了, 何况我从来没有要过的电话号。,可以试试查电话簿看。

          反子要廿分钟,无事,我就下车电话簿。电话 就在上。找到了我笔友的,只见电话簿列着的同者只有个, 我定一个个打过去试试的是一个电话就找到了

          我了笔友的之后,对方说他就是。我再自报马上了,:“你现在在哪儿?在中国?

          我在电话了在年的经过,也告诉了我可能去澳大的打他说:

          “真上我们还了中国,就用你的!”

          他告诉我,他又了一婚。去年行了一但还没有去过 中国。我在匹兹堡几天,可以他家,然后再威夷去。如我要 去约,可开车送我去。我真想在匹兹堡几天,近廿年前开通信 的朋友,好好谈一谈。无我已好了去洛杉矶车票,也通知了我在旧的朋友我去看他们,回威夷我也已好,这一程 我上我朋友跟我一行,不见得下他一人,而我匹兹堡更重要的是,我那时正在等来澳大回去听威夷。如得到了,我就要马上,于是就会有工作。我再三定不能在匹兹堡。 于是,我:

          “你哪儿?吗?

          “不,开只用分钟。”

          “如愿意,就来。我车大十多分钟开。” 他说一定来。

          果然,过了分钟左右,我看到一的、穿着黑国人在月 台上东西在找人,我就上前去。看到一个东方人去,一定 也出我就是的笔友。于是,我手就紧紧在一了。

          国笔友,是我通过信的五十位笔友中至见过面的一的一。我以前一想:如一天有能见到笔友,那一定是有机会到中国来行、访。我在国时,从想过有甚么机会可以出国, 可以在国外个地方见到我通过信的朋友!

          时残酷啊!我国朋友通信时。我都还刚成年的小 子,而现在大家见面时,却都了中年人。在我面前的是个子、了一眼镜子、已经开始发的中年人。

          我盯怎么也找不出近廿年前那个面的小年的子。

          五分钟是的时,我便了几,我已究竟说么。

          车要开了,我与他手告别,上了。在徐徐的时, 我隔着玻璃,见手。

          这是我第看见我的国笔友,可能也是最后,因为此后,我也没有听到有关他的甚么

          离匹兹堡之后,我我的程,然后又马上来了。现在,我跟国笔友个地球了,只是现在的不是东西,而也是球, 而以前的只是东西了。虽然我们还可通信,是,我想,事过大家都不会重续了,因国笔友交友的这一章,约可以 告一。至于其笔友的事,却另有一!

注 1:  关于我美国的,请见本书第 3 章〈三叔祖礼耕先生〉第 7 节注 2 及注 3。参见 《》第 33 章〈我的弟弟宜官〉。

戳这里 Claim your page
来源: 文学城-Ohjuice
相关阅读
没事不乱开会、合写论文不要催导师,复旦教授直呼值得学习!明尼苏达大学博导“约法十章”火了!台湾属于谁或拥有谁?家中发现铁证!一个烹饪艺术校友的故事—— 从美国哥伦比亚学院到凯悦酒店《UA857 一生的记忆》父母们想对子女们说的心里话 | 重来Grace家的私人菜谱 | 一位美国领养妈妈的日常(七)现在的中国就是现在的中国政府中国人的生存恐惧与超限战夏走英伦D24 杜伦王蒙 | 天地人生——中华传统文化十章排油烟机的清洗Route395露营_2022-08-06_07大脑如何驾驭我们说双语或多语(ZT)博士答辩的一些趣事明尼苏达大学博导“约法十章”火了:没事不乱开会、合写论文不要催导师,复旦教授直呼值得学习心中之城杜鹃盛开,南山松下岁月沉香我对《人性商战》的理解与感悟从婆喽蜥窜访台湾谈美国政体[梅玺阁菜话]上海老风味 蟹粉蛋 赛蟹粉 连蛋都不用打(视频)你知道这些Attack(发作)吗?【开心时刻】文学城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图· 歌)我家出了个山东的叛徒?脑洞大开之另类义工计划。。大学博导“约法十章”火了:没事不乱开会、合写论文不要催导师,复旦教授直呼值得学习最适合儿童的中国神话故事《山海经》启蒙动画来啦!「中国巨兽之父」打造机械版《山海经》:这世上真的有神兽!琵琶湖 小岛 商店街 牛肉馆 (图)“或许我们本就该认识”丨来KY匹配一个「限定笔友」一起写信吧种豆南山下 夕露沾我衣夜空8月9日的一只土狼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