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玛丽亚脸上的一滴泪珠

玛丽亚脸上的一滴泪珠

博客

在欧洲人的宗教历史上,依斯海默的祭坛画是非常著名的,它收藏在法国小城科尔马的博物馆中,我们在疫情爆发前的一个圣诞节,去那里参观过。

这些祭坛画,是可以活动的,二边的二扇门可以打开和关闭,在二种不同的状态下,观众可以看到不同的画面。不知我的想象力是否对,它是用三层画面组叠而成的。我们可以看到钉子穿过了耶稣的手掌和脚掌,他的脸在痛苦下痉挛,皮肤溃疡,在耶稣的尸体上到处呈现。

依斯海默的祭坛画,一直在修复。经过许多年的工作,现在终于接近尾声了。现在人们又可以去参观了,而且可以看得比从前更清楚。为什么这个祭坛画这么有名呢?是因为画家Gruenewald(1470-1528)用了前所未有的方法,来表达上十字架后耶稣的痛苦。十字架的油画,在中世纪时是人们敬拜用的。画家在这里没有表示耶稣战胜死亡的伟大胜利、也没有表现他是救赎罪人的救世主、也没有让他挂在十字架上,而是表达了他的痛苦,他不是一个死人,而是一个痛苦着的活人。

画家让这样的场面显得很残酷,这之前从来没有一个画家这么表现过:巨大的钉子把脚牢牢地固定在十字架上、皮开肉绽、头被荆冠刺得鲜血淋淋、嘴唇发紫、他的肉身被刺痕和溃疡覆盖得遍体鳞伤。观众在这样的画面前马上就要休克了。

这座祭坛画产生于1512年至1516年,与马丁路德是同时代的。全部一共有11幅画,中间还有一个小箱笼,箱笼里有木雕人物。画家当然就是Gruenewald了,制作画架中的雕塑人物的是Niklaus von Hagenau。因为这幅祭坛画当年是在科尔马南部的小城依斯海默完成的,所以叫依斯海默祭坛画,那里有一座修道院叫安东尼特,画家就在那里作画。

这次的修复,用了最新的技术,首先是清洗,然后是分析研究。从2011年七月起,从右边最外面的画开始工作,那是圣安东尼的部分。当时有人批评修复工作过头了,破坏了画面的表层。于是修复被停止。2018年又接着进行,这次有人用X光射线进行研究分析,对颗粒和层面、绘画过程,进行细致的解析。还用到了红外线、激光、眼动追踪技术。所谓眼动追踪技术,是根据观众在修复前后看画时行为方式的改变,来做分析测试。

Quellbild anzeigen

修复工作全部在观众的注视下进行,在修复工作中有了许多新发现。有人发现,这幅祭坛画上的木雕人物,在18世纪的时候,被人覆盖过一次色彩;油画部分也是同样。被改变了的颜色,现在有恢复原状,比如安东尼(我估计这座修道院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脚下的石座,从粉红色又变为孔雀绿,十字架的场面从漆黑的夜晚,变成了深蓝色,还有灰色和黑色的云朵。

博物馆长没有阻止这样的恢复,她认为,这给人带来了希望,比漆黑一团要好得多。这符合历史场景,因为当年来到安东尼修道院的人们,在这幅画前是要得安慰的,他们必须要有希望。因为当时有许多人得一种麦角病,这种病会将皮肤坏死,这是中世纪最恐怖的瘟疫,比我们现在的新冠还要恐怖,因为它不成人形。

小城科尔马的这个博物馆,是法国参观人数最多的博物馆,现在好了,这幅画修复之后,人们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原状,恢复后的颜色,让人体会到中世纪时期的状况。许多细节可以重新被发现,也会宗教艺术史增添了新的内容,最有意思的是,人们现在突然发现,在耶稣母亲玛丽亚的脸上,挂了一滴泪珠。

戳这里 Claim your page
来源: 文学城-gaobeibei
相关阅读
小说连载:大留学时代 (3. 车震与互怼 )庭院幽幽【上场 · 人物】体育摄影师陈瑞光:「足球历史上最感人的一滴泪」你还没看过吗?雨中即景红楼梦中所反映出来的封建制度婚姻之下的儿女的遗憾6/30 波士顿新闻汇总|轨道上的人被MBTA列车撞死 麻州众议院批准法案保护堕胎 玛丽·斯基珀被选为波士顿公立学校的下任校长走向灭亡的中国与全球化波特兰的煎饼果子玫瑰园当年感动了美国人民的老照片聊厨艺 – 无他,唯手熟尔玛丽莲·梦露之谜:首次现世的录音余生真真切切的好好爱自己烤了一个大面包春赏樱花秋看红叶玲珑剔透的蓝山小镇Leura我们集体得了新冠,无人幸免在纽约医院看病时落了1滴泪, 她竟被秒收$40的服务费...最近的家常菜 2022-04上海人的抗原试剂盒和朋友圈懒人花园:名字里带着香地震废墟旁,盖在我脸上的书不停被掀开,每个父母都以为是自己的女儿 | 故事重播如今,我和脸上的“中年斑”和解了新来的铸铁锅-LC Caribbean blue三年疫情,欲望逐降【晒之有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家里有西瓜的一定要试试这吃法!一滴都不浪费,原地封神!谭松韵虐林更新?还是玛丽苏职场剧?绝美!在Web3穿Balenciaga的玛丽莲梦露刷屏小红书!留学生:奶奶鲨我什么是美好生活?愤怒声讨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袭击中国驻南大使馆 造成三死廿余伤的严重罪行对联 1999年5月8日如果心上和脸上的表情一样无所谓,就好了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