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2023坦桑尼亚Safari 之旅( July 30, 角马渡河)

2023坦桑尼亚Safari 之旅( July 30, 角马渡河)

博客

今天的重头戏只有一个, 就是看角马渡河了。早晨出发时大家既兴奋又忐忑, 不知老天能否遂人愿。出来的路上被一种鸟挡住了去路。Edward说这种鸟名叫'Go away'。我以为他在开玩笑, 不想它真叫这个名字, 因为它的叫声听起来像go away, 人们就以此给它命名了。

刚开出营地的土路, 就觉得情况不妙。角马们正在往河岸的反方向迁移。昨晚那场雨虽然只有10分钟, 但看起来后果严重。即便如此, 我们也只能按原定计划, 尽量寻找观看的机会。

马赛河在坦桑尼亚境内共有10个观看点, Edward收听情报, 有人说#3 聚集了很多角马, 好像要过河。我们向那个点开去。沿途角马的确不少, 一波接一波,迎面向我们走来, 绵延不断, 望不到尾, 这让我们心中期待的小火苗越发微弱。这数以千计的角马, 都是从岸边撤回来的, 也就是暂时不打算过河的。此时车载电台也不再有情报。有些时候人们是不愿意分享有用信息的, 因为第一, 会引起公园巡逻的注意, 跑来找茬罚款, 第二, 太多人知道了全聚集到一处观看, 自己就看不见了。

景点3不象是有渡河的迹象, 我们又慢慢行驶到#1, 因为Edward观察到远处的角马越来越躁动,口中发出的闷声越来越频繁,  说明他们有过河的冲动了, 于是赶快悄悄跟着他们, 见他们往#1的岸边聚集, 马上加速提前到那里, 找了棵树下静等。这一等就是40分钟, 其间来了很多车, 都是根据自己的判断跑来蹲点的。河对岸也有几辆, Edward说那是违规的。在岸的哪一边观看, 车距离岸边多少米, 都有规定, 这是为什么导游们不愿意公开在电台里分享信息, 招来了巡逻员, 不利于自己违规。

等待期间Edward一边给我们普及动物知识, 一边远距离观察角马们的动向, 尤其是离岸最近的那一两只, 一会儿向前, 一会儿后撤。

岸边踟蹰不前的角马群。

来回折腾。

最前面的带头大哥每回掉头后撤, 都带动大批角马跟着撤, 有一次岸边的角马全撤退了, 旁边的车觉得没希望, 掉头离开。Edward叫我们等待, 没准角马还会回来。看他们过河, 最重要的是耐心, 他们几时想过, 几时又改变主意, 都完全不能预测。任何一个小因素都会影响他们的决断, 比如下雨, 岸边车太多, 河里有同类的尸体让他们害怕, 发现了鳄鱼, 还有河里岸边的岩石太陡峭, 都会令他们驻足。

他这句话没说完忽然大叫一声"坐稳了", 之后车象箭一样冲了出去。与此同时所有等待的车都开足马力急奔岸边, 场面悸动如同赛车, 大家争先恐后冲过去, 你挤我蹭停下, 正赶上第一批角马率领着大军, 开始英勇的壮举。

很难用语言形容那场景, 只有亲眼看到才知有多震撼, 尤其是从河里爬出上岸的角马群, 密密麻麻快速流动, 象甲虫一样汇集成粥状, 恐怖片里的尸鬼或怪虫大军不过如此, 然而那是电脑做出来的, 眼前景象可是纯天然无修饰的, 真真切切的的大自然奇观。

照片很难反应出当时的惊心动魄。角马之间无一丝缝隙, 每只都紧贴着前一只的屁股, 跳跃着试图踏上前一只的肩膀, 如此在河中形成一道沸腾的黑流, 每个上下翻越的黑点都异常活跃, 迫不及待奔向未来, 口中发出的叫声此起彼伏沉闷如雷, 与万马奔腾击起的飞溅水花合在一起, 感觉好像地动山摇。

角马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们只要看到第一只往下跳就会无意识跟上, 队尾还在聚集越来越多的角马源源不断地跳下。

第一波已经消失在对岸, 第N波刚跳下。一只高冷的african stork 飞来检阅仪仗队。

这次过河持续了七八分钟, Edward说这属于中等规模的角马群。大规模的会持续10分钟以上, 数量达万计。

我都不知道这几千头角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明明看到他们都走光了, 好几辆车都跟着离开, 角马却突然从天而降万马奔腾。Edward说这些角马其实没走远, 一旦决定渡河会飞快地回来, 没经验的游客可能注意不到。

我们意犹未尽地离开。开了几步迎面遇到一辆提前走掉又紧急折返的车。真遗憾, 1个小时都等了, 就差几分钟, 决断错误痛失良机。据说这样的遗憾经常发生, 游客没经验, 看到角马们远离河边就失去耐心要去别的过河点碰运气, 导游又不够强势什么都听游客的, 可能怕被投诉, 因此有些游客在几个过河点来回来去一整天, 也没看到, 经常是刚离开角马就渡河了, 再往回赶已来不及。角马在岸边反复迁移, 一会儿准备过一会儿又坐下来吃草甚至掉头撤到山丘上, 都是他们在过河前反复上演的, 感觉他们在和游客玩捉迷藏, 其实这份磨蹭犹豫, 来来回回的折腾, 就是他们的习性。

这批角马过河比较幸运, 没见到有被鳄鱼咬或者踩到岩石缝拔不出蹄子淹死的。午饭前找休息处的路上, 却看到角马被花豹捕杀然后拖上树的。

午饭后遇到一群狮子, 是我们此行safari最后的狮子。两只雄狮, 都上了年纪。这只是年轻点的,

这只已经非常老了。

两位中老年非油腻男的附近, 是两只年轻的母狮, 脸上也是布满了蝇虫。

姿态优雅。

再往草丛里找, 竟看到两只半大的狮子, 一左一右对称趴卧, 很象欧洲中世纪的建筑门旁的装饰石雕。瞥了一眼, Edward说右边那只是boy, 左边是girl。我仔细看半天, 也没看出区别来, 只知道他们都是teen。长得这么象, 应该是twins。

不知这群狮子之间的关系, 但应该是一个家庭的成员吧。后来一只成年母狮走到路旁, 两只teenager跟在她身后, 其中的teen girl趴到了成年母狮旁, 形成了一个很完美的母女照, 亦或是姐妹照。

接着Edward带我们去了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分界线。石碑上一面一国。

两国share这片大草原。这边的国家公园叫塞伦盖蒂, 那边的肯尼亚国家公园叫马赛马拉。实际是同一块大地。

此时车载电台又来了情报, 有人说3号观看点似乎有一些角马要过河, 我们赶过去在距离岸边一百多米的树下等了半个多小时, 也是边等边聊, 结果聊天太投入, 没注意观察头马是何时突然跳河的, 等发现时冲过去, 只赶上了个尾巴。

但这次却让我们看到了悲惨的一幕。角马都过去以后, 河水恢复平静, 凸显出水中一只挣扎的小角马,从头上双角形状看刚出生不久。他的后蹄卡在水下岩石缝里了。他拼命用前蹄挣扎跳跃, 有一瞬间他几乎要成功了, 可很快体力耗尽被水吞噬。悲伤。

就在他沉下去的同时, 一条大鳄向他游去。这条河里到处是鳄鱼, 经常突然跳起来攻击过河的角马。

对面的岸边,一只硕大的鳄鱼张开血盆大口, 叼住角马的一条腿爬到岸上。

鳄鱼嘴的两边分别是角马大腿肉和蹄子部分。这只角马应该死去多日了, 鳄鱼捡了个漏。

回营地的路上横穿一批又一批的角马, 每批都超大群, 目测数量比我们前几天见到的总和都多。所有的角马都在走动, 口中发出的闷响也更频繁急躁。连我都看出来, 他们等不及要做一件事了。角马在夜里是不渡河的, 太危险。那么明天最迟后天, 是一定会过河的。果真发生, 数量将相当庞大, 场面会非常可观。Edward说他最后一次见到如此大批量的角马过河, 是在4年前了,持续了15分钟。

距离营地大约20多分钟时, 我们的车钻行在一片片烧焦的碳地上。旱季时这里每天都在人工烧山, 到处浓烟弥漫。我们在车里高谈阔论回味当天看到的过河景象, 没注意我们已经突然冲进了火场里。霎时感觉温度陡然升高, 皮肤灼热如同火烤, 口鼻里塞满了浓烟, 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好不容易睁开眼, 一团团高窜的火焰就在车窗外, 距离我不到半米。Edward大叫不好,立即掉头,才发现后路也已经烧起来了。我们就在这片火场里钻来钻去, 强睁着泪眼找路, 还真找到了一条看起来没太多火焰的小道, 冲过去后感觉温度突然回归正常。众人惊魂未定, 长出一口气。真太危险了。政府烧山, 至少应该提前预警吧, 哪片区域哪天会燃烧, 火焰会持续到哪天, 至少应该发个告示吧。很多景点和旅游设施都在山里, 这么做实在太危险了。回到营地, 所有的游客都在哆嗦着谈论自己是怎么浴火重生的, 营地工作人员也在抱怨, "放火也不通知一声, 上班的路上差点烧死!"。更有游客被困在路上等着明火熄灭, 等了两个小时, 致使晚餐的时候人寥寥无几。那晚是我们在非洲大草原的最后一晚, 就留下了这样的印象。至今想起, 都觉得鼻子里有呛人的烟火味。

冲进火场前拍摄的落日。两团浓烟直冲云霄, 拍这张照片时还觉得景色好看,完全没想到这意味着什么。

 

 

戳这里 Claim your page
来源: 文学城-晚妆
相关阅读
下雨就淹水市井时录Erklärung zur Zusammenarbeit附庸风雅全球游之非洲--体验非凡野生动物王国,肯尼亚+坦桑尼亚!美麗阿拉斯加(六)朱諾 (Juneau)俄军方:乌军试图渡河,150人被“消灭”俄乌战事将再次扩大央企巨头偷工减料耗时三年,建起的高铁是豆腐渣《剩女的游戏》三不负人生·生命之赛(The Race of A Lifetime)被普罗旺斯薰衣草辜负的南法之旅 (四)活动回顾 | NYU南中国校友会VC Club消费和生物科技项目路演@深圳普华永道中心 - July 23, 2023美东跨年倒数团:青春之旅:好友、情侣、留学生;慈祥之旅:中老年人慢节奏出行;梦想之旅:亲子出游;尊贵之旅:高端人士极致臻享出行松鼠送礼了历史小说《黄裳元吉》第一百一十八章 黑云Chanticleer花园,溪水潺潺各国旅游推荐-TM:江南、粤港澳台、韩国、迪拜+毛里求斯/埃及、巴厘岛+文莱+沙捞越+吉隆坡、肯尼亚+坦桑尼亚、斯里兰卡、土耳其伴着太阳从大兴机场起飞我的精算生涯(四)大话三国257:曹操渡河,许褚的个人秀!双林奇案录第三部之歌星之死: 第八节俄军方:乌军试图渡河,150人被“消灭”!Newly Released! JuniorCoach PVSA receipians 2023美国这个逃犯好忙!驾车、骑单车、驾帆船、开拖拉机…游泳渡河后终落网晨游晨跑环法第十八站----坚强的兔子们财宝逛酒庄《花尾渡》(小说) 第十六章 豪情尽洒南京路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六十一章 旧金山-2005年 墓地的清晨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