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在「宇宙神校」人大附中,一个普通学生的自我修行

在「宇宙神校」人大附中,一个普通学生的自我修行

公众号新闻

提起人大附中,不少小伙伴的第一反应就是“牛娃遍地”,然而本文的作者确实人大附中里的一名普通学生,在一次次的碾压和不断的对比中,她第一次陷入了一种彻底的自我否认与怀疑:这样的学校,真的会有我的容身之地吗?一起来看看她的成长故事。

From 谷雨星球

ID:guyujihua2021


大家好,我是Charlotte,一名人大附中高三学生。
每次提起学校名字,都会收到一些羡慕的眼光。在「宇宙神校」的光环下,外界对于这所学校有着无穷的想象。
除了耳熟能详的传言「今天不努力,明天去隔壁」(注:隔壁是中国人民大学)外,知乎上甚至有个经典问题:「如果人类忽然消失,只剩下人大附中的师生,最短需要多久回到文明巅峰?」
确实,在卷王圣地海淀「六小强」之最里,身边不乏许多大神——
校内成绩出众,竞赛金奖,饱读群书,文采斐然,一堆才艺,且随便一个都非常拿得出手。
■人大附中的录取通知书,作者拍摄于2021年7月
然而,这都不是我,是群峰中的沟壑,神明中的凡人。
按照「北京鸡娃黑话」来说,大神们是学术才艺双优的「牛蛙」,我是一个从二线小学一步步「爬」进名高中的「小蝌蚪」。
在自信心被碾压得粉碎之时,我如何走出了自己的路呢?

在说到人大附中的故事之前,先得回溯下我的求学历程。

小学的时候,我一直是老师口中最优秀的孩子之一,但这并非因为我真的多天才,而是因为小学原本就是一个竞争不激烈、考试没什么难度的二线。

但这也养成了我学习并不会 100%用功的毛病。

还好,我妈妈比我高瞻远瞩得多。

当时正值「推优政策」取消(注:每个班选最优秀的几个学生直接去上六小强),原本「鸡头」也能上名校,现在必须拼简历、拼竞赛,而光靠我那点少得可怜的知识储备,去拼六小强就是以卵击石。

于是,她给我报名了奥数、英语补习班,参加高思杯、迎春杯等等几乎所有该去参加的比赛,争取能比别人领先一点点,多一些些优势。

小时候的我根本没有意识,哪怕我妈再三催促,我都不愿意去学,俗称「鸡不动的娃」。

这让我妈心力交瘁,她十分着急,比我学得还认真,也给我提供了许多学习方式:「你就得有我一定得把这件事情做好这种想法,才能学好。」

然而,我当时的自我效能感太低了。

这也很正常,对那么小的孩子而言,除非天资极佳,否则对刷题这种苦事难事,根本不可能感兴趣,产出不了主观能动性。

就这样,我从未在重要的竞赛、活动中拿过能助我脱颖而出的奖项。但鸡娃也是有用的,四年级时,我稀里糊涂考进了机构专门为冲刺101办的占坑班。

坑班定时按照成绩来排序,谁排吊车尾,谁就得出局。

我总共考过四次试,成绩都很差,我记得每次考试是25道填空题,最高记录也只是对了6道题,而班级第一名能对20道以上。

要不坑班被叫停了,我一定是最先被刷出去的那一帮学生。

直到我去学校参观过一次,被很大很美的校园吸引了,还在清华边上,把考上这所学校当成了我人生的终极目标,学习才稍微认真了一些。

不过,直到最后我还是没有考进。

最终,我靠公办寄宿的途径,进入了101集团内的一所分校,半只脚终于迈入了六小强。

没有传说中的「卷」,初中三年我过得不算艰难。因为小时候补课太多,初中我不想去上学科课后班。

好处是课堂效率极高,老师说得话我都会记住,争取在校园内解决疑惑,不会把问题带回家。我很少熬夜,最晚11点也一定会睡觉,成绩维持在年级前50的水平。

而且初中知识点并不难,提前在补习班学过的同学和初次学的同学差距也不明显。

只不过,等进入了高中,上过补习班同学在学校里学第二遍甚至第三遍,跟学第一遍的我差距非常之大,这是后话。

我优秀吗?可能是的,但这种优秀却不是靠艰苦锤炼而来,经不住推敲:

我成绩还行,但永远「差那么一点」;我数学成绩不错,却从没在竞赛里拿过奖;我自认为英文不错,托福却只考了50分;我沾团队的光去打了美国学术五项全能,个人却颗粒无收;我喜欢写作,却囿于套路,没有真正的积累,也就写不出什么像样的文章……

当时的我还为自己的「轻松」沾沾自喜,殊不知命运早就给所有礼物标好了价格。

老天将我初中赊的账,全都记在了高中。

■101校园,作者摄于2021年6月。

初三上,101总部找我签约高中部,这是分校排名前50同学的福利,

我做出了一个几乎所有人都不理解的决定——我成为了全年级唯一一个拒绝签约的人。这是因为父母经常在我耳边吹风,想让我去出国。

所以,我高中想就想去读国际部。

目标自然定在了每年出哈耶普斯麻,几乎所有同学都能拿到top30录取的某全国最强公立国际部之一。

一模后,该校放出了招生简章,当时考得很好的我信心满满,也对招生进行了仔细研读:「今年靠中考成绩招生,出中考成绩当天下午五点半前把成绩单交到招生处,第二天早上来参加加试。」

然而,等那天下午4点左右我一路赶到学校时,却只看到了空荡荡校园里的几个家长。

一个老师蹬着高跟鞋款款走了过来:「同学,加试3点30就已经开始了, 你要不看看别的地方吧。」

我看了看表,才下午四点出头:「官方通知不是说今天下午只交成绩单,明天早上才加试吗?」

「同学,安排是会变的,这种事情你要打电话问我们。」

「我早就打过很多次了,可是打了多少次都没打通。」

她语气仍然是轻飘飘的,没有任何歉意,甚至还有些不耐烦:「那估计是太忙了,没打进去。」

估计是我一身风尘仆仆让她有了些许怜悯:「如果你愿意的话,现在也可以进去加试,不过听力早就已经放完了。」

我应该大声质问她「官方的书面通知不应该是最准确的吗?」或者「堂堂名校这么重要的安排能说改就改,也不通知报名的人,怎么能如此不讲诚信?」

但我当时的大脑一片空白,像是坠入了深渊一般,一个字都说不出。

老师看我语塞,我猜她也很忙,于是匆匆扭过身,把无措的我丢在了原地。我的泪水夺眶而出,飞也似得逃出了校门。

在公交车上,戴着口罩的我抽泣了一路。回到家,我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直到哭累了,才趴在床上沉沉睡去。

我很不明白,我的一模和中考成绩都超过学校要求,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是我错了吗?打不通电话,我每隔几天都会刷下学校的公众号最新动态,也从没看到改期的通知,我该怎么办呢?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国际教育都如同迷宫,除了公众号,还有无数的社群、机构、直播等等,每个走过一轮的家庭都变成专家,我们当时实在有点太天真了。

同时,我更清晰地了解到:很多时候,越是这种不缺好学生的学校,越是不会对我拥有丝毫的耐心。

我承认学校成绩出色,但就一件或许只在我身上发生的个案,让我觉得Ta并不具备我心中好学校的风范。

这让我对整个国际部系统都心灰意冷。

虽然如今看来,这明显是以偏概全的主观冲动,但由于我当时太过愤怒——我心中的白月光都是如此不堪,其他的又能好到哪去呢?!

于是,我中招志愿填报了人大附中,也幸运地被录取了,进的是最普通的普通班,在高考部双线作战准备出国。

上了高中,我经常跟闺蜜说一句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从未提前学过高中课内的数理,竞赛没拿过奖,英语单词量贫乏,口语磕磕巴巴。

再看看同学们——

  • 别说高考了,大神们的数学物理快登峰造极;
  • 理科前几个实验班的同学,照样具有很深的文学造诣,文采斐然;
  • 那些五六年级的小朋友,在模联上用英文发言都远远流利过我;
  • 还有许多随便就能拿出好几门才艺展示,且都非常过硬的……

在一次次的碾压中,一次次的对比中,我第一次陷入了一种彻底的自我否认与怀疑:这样的学校,真的会有我的容身之地吗?

我将自己的难过写在了语文随笔本上。高一的语文老师是个温柔可爱的女文青,她在底下批注:

「相信自己,你一定可以的,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这句话给了我很大的触动,我将它设置成了微信个性签名,并从此再未换过。

■当时的随笔本和老师的评语

学校绝大部分老师,无论是学识还是人品,都是为人师表的典范。

纵使见过无数优秀的学生,他们也秉承着「一个都不能少」的态度,对我这样的普通学生施以无限的善意,答疑永远耐心,作业的批改永远尽心尽力,对每一次微小的进步都给予着莫大的鼓励。

我记得高一数学老师在一次考试中说过:

我知道,有些差距是五年,甚至十年积累下来的。

所以你不能去跟那些人去斗,斗不过的,但是你可以跟自己斗。你至少可以别让差距再继续扩大了,如果更好一点的话,你可以让每次的差距都不断缩小那么一点点,经过三年,也能缩小不少。」

当时我也跟一个人大附的学姐聊了聊自己的现状,她说:

「你不要去管和别人差距,因为有些人的脑子就是好到无法想象,但是高考的线就在那里,那个线是每个普通人通过努力都能达到的。」

加上我也逐步意识到,人大附中确实一骑绝尘,但也没那么离谱。

在这里,并非不努力就要去隔壁,要想考人大,也得裸分排在年级前30%,甚至于更高才有机会。在普通班里,也都是平平常常的学生罢了。

人大附中这个光环太过于亮眼,让我们想证明自己的优秀才能配得上她。在一次次的挣扎后,我在多次的淬炼之中学会了「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

胜过他人只是个瞬间的状态,「我比他强」也仅仅是那一刻得出的结论。然而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或许再给他一段时间,他就又能反过来赢了我。

然而和自己的斗争却会贯穿终生,赢过过去的自己才是一种长久的强大。我们不断与过去的自己较量,于是我们蜕变,我们成长。

我不再计较那些短暂的分数得失,而是泡在学校图书馆,每个月把借书的数量顶到上限,学校下发的资料,我每篇都认真摘抄,思考其中含义。

我将这样的态度用在了每一个学科。

虽然在高一努力没有出现显著的效果,但是一年多后到了高二中旬,这颗射出的子弹终于正中心脏,稳定在了一个不错的分数。

■人大附中的阅览室,摄于2022年2月

回想起来在人大附中的两年,我从没成为大家口中的「大佬」,预计高三最后一年也不会再有这个殊荣。

但我却越发了解自己。

如身为一个纯理科生,我很喜欢文科,喜欢读历史,我相信无论是文科生还是理科生,除了校内的考试能力外,思维本身是相同的,我们都应该学会用面对历史的纵深眼光去看当今时代。

历史绝不仅仅是故事,它是意识形态与上层建筑对社会发生作用的结果,对于任何一个时代来说,这样的作用都尤其重要。
历史本无形,是人心使其有形,且每个人心中的「形」都不同,不管再忙,我一定会留出阅读时间。
■2022年的暑假阅读清单

同时,我拾起来自己最热爱的写作,也因为这件事,刷新了我对思维认知:

一切内容,若不建立在对现实的观察上,那基本只会是无病呻吟。

去年高考前后,我看到许多外省学生在批判北京学生高考的轻松,当时我写了一篇文章,建议外省学生不应该把重心放在批判北京学生身上,而是要利用好高考的跳板,靠读书改变自己命运。

两个月后,我去广西一个偏远的山村支教,看到当地教育资源的匮乏,我才知道——

作为北京学生这么一个既得利益者的身份,我得到一切资源太过容易。

也许我只要努力,就能做好所有事情。但在连物质条件都十分匮乏的情况下,我当时所谓的「读书改变命运」,不过是一句居高临下、傲慢无比的指手画脚。

文字蕴含着极大的能量,而正因如此,我要不断和自己交流,不断反思,不断承认自己曾经的傲慢与狭隘,才能真正发挥它的作用。

■在广西看见了世界的参差,推翻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前几天重读了《射雕英雄传》,小时候我们都想当大侠郭靖,在华山论剑中一战成名,成为最耀眼的新星。

其实,江湖并不只是给武功盖世的大侠搭建的舞台,绝大部分人都只是「江南七怪」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他们武功并不算高且经常挨揍,可他们守信,仗义,善良,身上闪烁着人性中最可贵的光辉。

曾经我只是崇拜郭靖,萧峰这样的大英雄,如今,我开始敬佩江南七怪这样的普通人。

裹挟在我们身边的内卷就像是洪流,它拖拽着人们往后冲去。大家不愿意认输,只能奋力逆流而上,有些人游在前面,有些人落在后面,比拼的是速度。

但走出人大附中,走出北京,我意识到,除了这条大河外,还有无数条小溪。

我心中有一副理想的画面:仅我一人,棹一小舟,向前划去。沿途是鸟语花香,目光眺望处是落日远山,而这条小溪的尽头,是独属于我的归途。

■在广西拍摄的云海,摄于2022年8月

本文系授权发布,From 谷雨星球,微信号:guyujihua2021,邀你一起做内卷下的教育长期主义者。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北美学霸君 诚意推荐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相关阅读
从东亚到美国,一个内向「i」人的曲折求学路当一个普通女孩决定去打大满贯美国,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人大附小的老师说:“课间圈养”,大家都是有苦说不出最新:帝哭瞎!一个普里戈津倒下去,千万个普里戈津站起来……又一个普通人暴富的大机会,来了?!宇宙神颜,被这个颜值Bug毁了?2024年Niche美国高中排名出炉!人大附美分全美第二!贝赛思进入前30强2023年了,居然还有这么愚昧落后的神童教育模式——风云老师点评人大附早陪灌个严肃的重水:原子弹的前世今生(3)暑假必读大语文书单,我坚信人大附中的推荐!从人大附中到美高,再到耶鲁和哈佛,这件事让我受益终生……中产,一个阶层的自我修炼《湖天一览楼》1部1章(3)崔阳春入太平军(下)30年前的海淀小升初,我妈带我上了8个奥数班,点招人大附,现在……日本在美国的背后捅了一刀小思考 |自我修复营销人的自我修养2024年Niche美国高中排名出炉!人大附美分全美第二!红色日记 9.11-20今天11点 | 我又把人大附名师请来了!北京高考语文阅卷组长!iPhone 数据迁移的艺术与精神病人的自我修养胡萝卜的暑假作业,上了北大附中公众号!修行中的陷阱 | 十五、按这个方法去修行——隆波的嘱托一个普通“藤校”学生的24小时!北京家长为什么会焦虑?——再评人大附早培快!原人大附顶级名师空降直播间,北京高考语文阅卷组长!绝望加沙:超8000人死亡背后,一个普通人面对的是什么?重磅!人大附ICC、北京四中等40所名校的“12小时择校马拉松”来了!哪一所适合你的孩子?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从人大附中到美高,再到耶鲁和哈佛,这件事让我受益终生……一个普通人的十年,命运的齿轮没有转动我又把人大附名师请来了!北京高考语文阅卷组长!中国女硕士活活饿死在日本, 一个普通华人怎样在海外生存下去?珍贵的礼物一个普通“藤校”学生的24小时:没有鸡血似的负荷,我在混乱中忙碌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