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台军的整体防御

台军的整体防御

军事
2017年,时任台军参谋部门负责人李喜明提出了一个“革命性的”台湾防务新方案,名为整体防御构想(ODC,Overall Defense Concept)。
与早期台军强调滩头决战不同,整体防御构想的核心是一种不对称战略,分战力保存、传统战力和不对称战力等三个部分。
李喜明与他的新书。台军高级将领退役之后出书的情况极为罕见,蔡英文当局默许他破例,大概是想借此做一波全民宣传。
按照李喜明的想法,台军需要尽可能构建“大纵深”——
远距离层面,以射程300公里的“海马斯”火炮作为重要打击火力,扰乱解放军在对岸沿海一带的集结与后勤物资运输。
沿海方向,将拉斐特级护卫舰、基德级驱逐舰和佩里级护卫舰前推至离本岛约100公里处,配合新装备的沱江级双体攻击艇(装备有16枚雄风导弹),充当第一道海上防线/炮灰,迟滞解放军进攻。
近岸区域,战时在可疑的登陆海滩附近迅速、大量埋设水雷;台军为此专门建造了一支自动化快速布雷舰队,第一艘布雷船已经下水。
岸头之上,采购大批导弹作为防御骨架;比如2020年10月,台湾就斥20多亿美元巨资购买了100套鱼叉海岸防御系统和400枚鱼叉导弹。
值得一提的是,台湾岛海岸线附近是不少地区山高林密,非常适合隐藏移动导弹发射器。
以上是登陆作战之前的阶段,解放军登陆之后,台军需将前期保存的力量做重新整合,利用不对称武器系统实施小型、机动、精准、致命、分散、廉价的现代游击战,类似早期乌克兰战场的形态。
用李喜明本人的话讲,台军需要“很多致命的小东西”。
持久战时期,李喜明希望台湾能像乌克兰一样做全民动员;具体来说,他主张在岛内建立起一支常态化与全民志愿性质的“领土防卫部队”。
该部队将以分散指挥的方式把每一座城镇、每一个社区都作为战场,从而让进攻一方无法快速达成“克里米亚式”既成事实的胜利,为域外势力介入争取时间。
整体防卫示意图
李喜明的整体防御构想一经提出,立即获得蔡英文和美国高层的赞许,蔡曾于2019年4月和2020年8月两度表示全力支持。
正因如此,我们看到该构想中的很多核心装备,诸如鱼叉导弹、海马斯火箭炮、单兵作战装备、无人机等,已经进入了实质性采购流程。
再者,像快速布雷船和小型导弹艇等装备,也纷纷建造并下水。
随着2022年俄乌战争爆发,在李版构想的基础上,台国际战略学会执行长罗庆生又发挥了一个“大纵深作战”方案。
鉴于台湾缺乏像乌克兰那样的纵深,他提议台军加强中央山脉和台岛东部的永久防御工事,战时采用且战且退的方式将部队从西部平原撤到中央山脉以东的花莲、宜兰、台东等地,坚守待援。
总而言之,台军的整体防御思路诞生已经有几个年头了,许多构想均在稳步推进中;乌克兰战争只是更加坚定了台湾和美国对该思路的信心。
台军F-16战斗机

接受美军空中加油机加油的台湾F-16战斗机
不知大家是否发现一个关键点,上述防御措施里美国的角色比较少。
其实关于“美军会不会来救”这个话题,不光大陆朋友关心,台湾朋友更加关心。
综合目前美方和台方透露出来的基调,舆论普遍认为,美国对台湾的援助模式大概就是同乌克兰一样,提供全方位的情报、装备、指挥体系支持,不太可能直接出兵。
站在美方角度,乌克兰模式是美国削弱主要竞争大国最完美、最理想的模式。
通过情报支持、人员培训、武器援助、舆论造势、经济制裁等复合手段,打一场泥潭式的代理人战争。
以目前美国国内的政治风向来看,无论军方、国会还是普通民众,大家对于乌克兰模式均十分满意——代价小,收益大。
他们认为经过事前人员训练和战时高强度的美式装备输入,足以实现“以巧破力”。
其实这套流程是美国自越战以来的惯用手法,只不过时灵时不灵;像去年阿富汗政府军秒跪,便是一个反面典型。
而2022年2月以来乌军于战场上的优异表现,无疑会加深华盛顿高层对“武器装备决定论”的信心,进而将这种信心转移到台湾军队身上。
比如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在出席参议院听证会时就明确表示:
“最好的防御是由台湾自己完成。(美国所做的事情)就像在乌克兰所做的事一样,像协助乌克兰一样协助台湾。”
这一点之前的《美国视角下的解放军与台湾》一篇中有过详细介绍:
“近海岛屿防御行动的指导思想始终是‘独立固守’,这意味着它们将作为一个个孤立的堡垒作战,没有外部支持;而其作用主要是消耗敌人并拖延对方行动,从而保护主体。
台湾四面环水,严重依赖开放的海上交通线来获得关键的能源与食品供应;它需要被建设成为一个坚固堡垒,而且必须独立地进行军事行动。”
米利与特朗普
按照美方的总结分析,决定“乌克兰模式”有效与否的前提条件有以下几个:
1、兵源素质
2、装备水平
3、抵抗意志
台军的兵源素质与装备水平不必过多介绍了。
按照世界军力排行榜的排名,台湾作为一个地区常年位列全球前20名;即使放到欧洲去看,也是一个妥妥的列强配置。
长期以来,台湾为外界诟病的主要是其抵抗意志。
抵抗意志又分为两个层面:第一是为何而战,第二是台湾人承受战争压力与牺牲的能力。
尤其需要值得大陆警惕的是,自2016年蔡英文上台以来,她始终在努力解决这两个难题。
随着民进党上台执政,面对全面掌控政权和立法机构的有利局面,蔡英文加速了对台军以及台情报部门的整合,目前已经隐隐形成“蔡家军”或“绿营兵”的态势。
早些年台军高级将领往往在立场上倾向国民党,有些人甚至以“国民革命军”自称;可如今随着一轮轮人事更迭,不听话的台军将领基本被换了个遍。
2021年,台防务部门负责人邱国正在蔡英文的支持下搞了一个“战区化改革”,期间实现大量人事变更,很多台军的旧建制都被打破重塑。
完成人事层面调整后,民进党在备战的同时积极重塑台军的所谓“主体意识”,对军队实施从上到下的全面改造。
时至今日,亲蓝营的军事将领大都以退役将军的身份出现在电视节目里,言语中透露着深深无奈;而亲绿将领则大权在握,根本没什么时间上电视闲侃。
另外,在对一线台军的思想灌输上,蔡英文政府渐渐改变了之前那种“美军一定会来救”的宣传。
因为一旦于部队中树立起了该观念,届时美军没来,台湾的军心岂不是瞬间瓦解掉?
于是蔡英文、苏贞昌等人开始逐步转换表述,核心立场变为“自助者人助之”。
他们向台军灌输这样一个观点:只要台湾能像乌克兰那样在战争初期表现出不俗战力,守住前一两个星期,美日的援助会迅速补充进来。
换言之,民进党政府实际上已经做好了美军不来救的心理准备,其战斗意志明显高于同期的国民党。
不仅如此,民进党还试图将这种危机感传递给预备役与民众。
3月1日,台防务部门将制作好的《民众求生避难手册》交“行政院”审核,搞得岛内战备气氛十分浓厚。
在台当局8月份公布的2023年度预算中,军事开支比2022年大幅攀升了13.9%;而在之前五年里,这一增长比例分别为1.2%、5.4%、3.2%、3%和1.6%。
军费是最最直观的角度,由此我们能深刻体会到台湾方面的“危机感”和蔡英文当局以武拒统的执念。
一言以蔽之,两岸气氛层面都已经烘托到位,接下来就看棋手们如何执子落子了。
世事如棋,落子无悔。
更多精彩,欢迎关注“织造短评”——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