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华语喜剧之王,不止有周星驰

华语喜剧之王,不止有周星驰

电影

香港从来不缺喜剧笑匠。包括许冠文、黄百鸣、周星驰、李力持、王晶、谷德昭在内的港产喜剧人,曾创造出独一无二的港式市井喜剧,让港人如数家珍。

港片范畴内的喜剧人很多,但跳出港片之外,却只有一人另辟蹊径,开创了另一种形式的喜剧巅峰——黄子华

黄子华是香港“栋笃笑”艺术的开创者。栋笃笑(粤语“栋笃”的意思是“站着”)脱胎于美国的Stand-up comedy,从字面上来说,就是“站着讲笑话”,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单口喜剧、脱口秀。

黄子华最强大的地方,就在于他可以一个人站着,干讲两小时,没道具、没配乐,连动作都很少。别人是在红馆开演唱会,他是在红馆讲笑话。那场面,一般人上去肯定会冷场、会尴尬,但他不一样,他一开口,就能让全场爆笑。

从1990年初次开场到2018年告别封麦,黄子华一共做了14个主题的单人栋笃笑,从300人的小剧场做到容纳数万人的红馆,不但场场爆满,而且一票难求,封麦的《金盆口》更被黄牛炒成了天价。

当下,黄子华主演的爱情喜剧《还是觉得你最好》正在影院上映,拿到了今年爱情片的最高分——豆瓣开分8.1分,后来稳定在7.7分。

电影故事很有意思,围绕“勾义(二)嫂”展开:二弟的现任女友,竟然是大哥余情未了的前任,如今大家要共处一室吃晚饭,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偏偏大哥心中憋屈,又忍不住爆发,于是火速认爱找了个新女友救场,让原本平淡的晚饭变成了抓马的情感修罗场。

片中黄子华饰演的,就是那个惨兮兮的大哥。他以一己之力,承担了片中大部分的笑料。比如,他和前任分手的原因,竟然只源于一个断句——

前任:“那天你这样说,什么意思?我觉得你不重要怎么生活你自己话事。”

大哥:“你自己说要减肥,我就说,我觉得你不重,要怎么生活你自己话事。”

看上去很平常的一句话,分分钟就把喜感拉满。

不过,这个角色和黄子华之前饰演的纯搞笑角色不同,他试图给这个角色注入更多的家庭责任,让人物在搞笑之余,还滋生出些许温暖与纠结,是个喜中带悲的角色。

纵览香港影坛,黄子华是为数不多还活跃在银幕上的笑匠。但他在内地的名气不高,关于他,人们最熟悉的,可能是那个存活在表情包中的余乐天。

余乐天是TVB电视剧《男亲女爱》中的主人公。这部长达100集的电视剧,于2000年开播,当时创下了“TVB史上最高收视纪录”,平均收视高达48%。因为黄子华在剧中喜欢养蟑螂,剧集播出后,饲养蟑螂一度非常流行。

不过,这部剧让内地观众注意到,却是在很多年后。人们猛然发现,打工人余乐天将“职场反PUA”运用得炉火纯青。当下最出圈的职场梗,他20年前就玩过了:上班摸鱼,带薪如厕,时狠时怂……

很少有人知道,黄子华入喜剧行业,其实是无心插柳。一开始只想做演员,拿影帝。

进入演艺圈之前,他是名副其实的高材生,从加拿大亚伯达大学毕业,拿哲学学士学位。回到香港,他对表演产生兴趣,报考无线演艺培训班。

1984年,无线五虎正当红,刘德华、梁朝伟、黄日华、苗侨伟、汤镇业,个个混的风生水起。偏偏这一年演艺培训班停止招生,改成编剧培训班招生,再加上黄子华模样不大帅气,于是他就误打误撞地进了编剧训练班。

进入无线后,黄子华混得很惨,干得最多的是端茶送水、买便当、打杂。周星驰再不济,还有儿童节目可以主持,而黄子华就真的是前路无着,一点机会都没有。

那些年,在电视台上班,他最喜欢的地方,竟然是公司的电梯间。因为当他和制片人同乘一座电梯时,他可以堵住对方要角色,让对方无路可逃。

就算要到了角色,分给他的也都是一些不入流的甲乙丙丁,要么是性无能 ,要么是变态,要么是市侩奸角。有个监制甚至语重心长地同他讲,“子华你不仅不帅甚至还有点丑”,劝他干脆别当演员了。

直到这时,他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圈子不接受我们这种姿色平庸的人”。

就这样过了6年,到了30岁这年,黄子华终于决定认命了。

没出路、没条件的他,准备赶在生日前,给自己办一场告别演出。他伏案九个月,将他一路走来的跌跌撞撞写成了一场时长约一个半小时的脱口秀,在香港文化中心租了一个300人的厅,开启了他调侃人生,宣泄愤怒,戏谑娱乐圈的新征程。

这场名叫《娱乐圈血肉史》的秀,成了栋笃笑的第一场秀。

当时的黄子华看上去还有些稚嫩,他打扮朴素地站在台上,动作滑稽可笑。人们做梦也想不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18线糊咖,日后会被奉为“子华神”。

这场表演成了黄子华演艺事业的转折点,让他一战成名,获得了更多的演出机会。于是,这才有了他后来塑造的“奸人坚”、“麦提爽”、“余乐天”等生动有力的角色。

香港作家黄碧云和黄子华是至交好友。后来黄子华将台本《娱乐圈血肉史》集结成册出书,邀请黄碧云为他作序,黄碧云以《一个残酷的笑话演员》为题,形容“年轻时的黄子华,最爱拿自己的辛酸史说事,越是贬低自己,台下笑声越是大。那时,一个为了生存,一个为了消遣,谁懂得悲悯”。

这话说得不错。黄子华最凄凉的日子,的确都在他的笑话里。

母亲离婚再嫁,他笑称,“都不叫我去,原来她不是跟我爸结婚”。母亲被继父家暴,继父拿菜刀恐吓母亲,把母亲堵在厕所瑟瑟发抖,到了黄子华口中,这件事却变得云淡风轻,“我这对父母健身的方式就是打架”,健身器材是“菜刀”。

他擅长将悲剧人生,熬成喜剧笑料。

金融危机席卷香港,将他裹挟到暴风眼,资产严重缩水,但他依然乐观,自嘲“这不就相当于抄家么?如果放在以前我肯定是个忠臣,不然怎么会被人抄四次家(亏损4次)”。

那些大人物和他一样,也面临同样的危机,李嘉诚缩水五成身家,何鸿燊缩水九成身家。黄子华志得意满,“那就是说,我跟李嘉诚打成平手,还赢了何鸿燊。”

他嬉笑怒骂,不畏权贵,调侃过首富,讽刺过高官。

他讽刺高官:香港一位高官说,在他的有生之年,香港的失业率都不会怎么下降的。按说,也不难解决的,干掉他!缩短他的有生之年!

他替社畜发声:老板发工资给你,一半让你工作,另一半是让你受气的。

他驳斥消费主义:买劳力士的人,大部分都不是靠劳力过活的人。

字里行间,带一份世人皆醉我独醒的通透旷达。有节目曾评价他:一个伪装成喜剧演员的知识分子。

黄子华冷静公允,从不主动站队。08年艳照门发生后,所有人都在津津乐道,痛斥陈冠希,只有他敢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为“受害者”平反:你们偷看了人家的东西,还要人家出来道歉,有没有礼貌?难道你们不应该说声谢谢吗?

言下之意,是说公众侵犯人隐私,还侵犯得理直气壮。

靠着这份犀利与通透,黄子华和他创造的栋笃笑,成了港人“面斥不雅”的重要体现

有意思的是,港人有情怀也很务实,一方面喜欢听黄子华说段子,另一方面很少给黄子华主演的喜剧烂片买单。所以黄子华的演艺事业,一直没有太大的起色,爆款屈指可数,电影票房寥寥:《沙甸鱼杀人事件》97万港币,《人生得意衰尽欢》5万港币,《一蚊鸡保镖》(《一块钱保镖》)17万港币……

票房差,主要源自片子差。就算是栋笃笑蒸蒸日上的那些年,黄子华拿到的影视资源,也都拉胯。譬如周星驰拍《少林足球》,山寨片找到他,物色他出演《武当篮球》。

中间黄子华曾试过转型,告别喜剧舞台,当一个什么都能演的正剧演员。

他跳出舒适圈,北上拍剧,在剧集《非常公民》中饰演溥仪,展示溥仪从九五之尊到普通公民不为人知的另一面。那是黄子华首次到内地拍戏,而且演得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情人物。

为了贴近角色,他吃减肥药,短时间内减重20磅。一到晚上,他就把自己关在宾馆房间,让自己与角色融为一体,酝酿阴郁情绪,甚至因为太失落,患上了抑郁症。结果,这部剧演得很成功,口碑很好,豆瓣8.8,可看过的人却并不多。

他有些丧气,觉得自己好不容易等到一个向往的角色,结果身体垮了,事业也没起色。好在,回望过去,他并不后悔,认为“‘溥仪’是一个男演员一生难求的角色”。

就这样折腾了十几年,慢慢地,他就看淡了。

《男亲女爱》大火后,他和蔡少芬合作了剧集《栋笃神探》。这部剧收获了不错的成绩,打败同年问世的《金枝欲孽》,成为当年TVB的收视冠军。

后来2013年,他凭《My 盛 Lady》爆冷拿下了那一届的TVB视帝,他没参加颁奖礼,要郑裕玲打电话给他,才知道自己获奖。

2018年,是黄子华演艺事业最辉煌的一年,他的脱口秀事业和演艺事业都到达了顶峰。

这一年,58岁的他,决定封麦,不再做栋笃笑,他给自己的封麦演出起名《金盆口》,在红馆演足26场。他尊重并热爱这个舞台,但同时他也不得不离开,因为他深知,他的演出已经有些“不合时宜”,很多年轻人,已经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了。

谢幕前,他用自己填词的粤曲《幻海奇情》做告别,将前半生娓娓道来:“劳碌半生忙打拼,想系太平盛世,做个小明星,赢咗有糖,时光荏苒,也不要为君停,人生在世,真系需要能量正,几多难关,难过,讲亦讲唔清,我回首望住,你个红馆至醒悟,能够与各位系度欢乐一笑,都算系幻海奇情。”

同年,他主演的电影《栋笃特工》票房大卖,以4470万港币,成为香港本土票房冠军,算是扬眉吐气,彻底瓦解了他“票房毒药”的名号。

离开栋笃笑的这几年,黄子华同样也没闲着,编、导、演方面全面开花,自编自导自演了《乜代宗师》,主演了其他三部电影,外加一部舞台剧,几乎每天都在忙碌中度过,依然在“搞笑”路上继续发力。

毕竟,要想生活过得去,说笑总是不能少。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