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平等院的云中供养菩萨

平等院的云中供养菩萨

博客

致力于探索藏区风土人情的随水(笔名)惊喜地发现一座古旧佛寺,里面的菩萨不坐不立,而是从墙里面“飞身”出来的。随水说,他走了这么多路,看了这么多庙,这是唯一的一座拥有飞出墙体菩萨的。惊喜之情,跃然纸上(微信),也因此让我印象深刻。

距京都不远的宇治,除了著名的抹茶,就属平等院出名了。据日本人介绍:

该院兴建于西元1053年,由平安时代权倾一时的藤原赖通改建其父别院,规模相当今日1/2宇治面积的平等院乃为引入宇治川水,依佛教末法之境,在水池之西建造阿弥陀堂,水池之东则建构象征今世的拜殿,打造‘净土庭园’之喻的代表建筑,其规格更为后来日式庭园的参考指标。

《观无量寿经》:“若欲至心生西方者,先当观于一丈六像在池水上。”凤凰堂和其周围的净土式庭园,根据《观无量寿经》,为了观想西方极乐净土的教主阿弥陀佛所造,有这样的定说。

古老的平等院最具代表性的建筑是面对阿字池而建,初期因置奉阿弥陀如来与52尊云中供养菩萨像得名的阿弥陀堂,后因阿弥陀堂外型似欲振翅而飞的禽鸟,在中堂脊沿更有两只尊贵象征的金铜凤凰像,遂在江户时期,更名为“凤凰堂”。

凤凰堂可说是集绘画、建筑、工艺与雕刻等艺术国宝于一堂之作,在‘木造天盖、云中菩萨供奉像、凤凰金铜像、梵钟与壁画’等稀有国宝级文物与“平等院”自身的历史价值条件下,在西元1995年以古都京都的文化财的一部分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定为世界文化遗产,而在现今流通的10日圆硬币与10000日圆纸钞背后,更可见凤凰堂图案,代表著此处对大和民族的重要意涵。

在平成24年(2012)9月3日开始的国宝平等院凤凰堂平成修缮工程,已于平成26年(2014)9月30日竣工。上次修复已是1950年,此次修复改以铺设没有光泽的古风屋瓦,并将金堂上的一对凤凰铺上金箔,门扇与柱子也都漆上赤棕色的丹土。

原来这样从墙体里飞出来的菩萨有个专门的名称:云中供养菩萨。

据官网介绍:

木造云中供养菩萨像 52躯:装饰在凤凰堂中堂长押上的浮雕菩萨像,各像姿势丰富,演奏琴、琵琶、縦笛、横笛、笙、太鼓、鼓、钲鼓乐器的有27躯,其馀的则是合掌、拿著幡和莲花或跳著舞等姿势。其中的26尊目前存放在凤翔馆展示。

凤翔馆是一座现代化的博物馆,隐蔽在平等院旁边的山丘里,在平等院流连,看见的只有湖水和凤凰堂,没有任何水泥建筑碍眼。一转至左近的山丘(估计是挖湖时的土堆叠而成),里面如同地堡一样藏着博物馆,美其名曰“凤翔馆“。

馆中颇为疏朗,不紧不慢地介绍平等院的历史,设一专厅陈列云中供养菩萨,特别介绍他们手持的乐器。这些乐器中,既有来自印度、西域、中国的,也有日本本土的,还有一个特别像手风琴,不知来自何方。

阿弥陀佛在这些从墙里飞出来的菩萨围绕中,听着他们奏出的仙乐,得到他们送来的礼物和合掌祝福,登时呈现出西方极乐世界之美。

而我当时,是想微信通知随水,云中供养菩萨不止一处,而且平等院的修复保养得非常好。

佛教传入日本,其实也让日本上层起了不少纷争。一开始他们以为只有一种佛法,渐渐的来自中国、东南亚、印度和藏区的各种僧侣介绍了各种佛法、各种修行、各种供奉。藤原家采取参拜未来佛,因此净土宗随着他们势力而涨而衰。囿于凤凰堂结构和开间的限制,既要树立巨大的阿弥陀佛,又要放置52躯菩萨,统统采取坐姿或立姿,会导致主次不明,也会让朝拜的人感觉空间压抑。

姑且揣度一说,以俟方家。当时到宇治的传法之僧,见过或者盖过供养云中菩萨的寺庙,因此建议藤原家采取云中供养,既省地方,又将朝拜立体化。

而云中供养菩萨都不宜做得很大,否则墙体必须深厚方能平衡其重量。因此在建筑水平提高之后,宽阔的寺庙越来越成为主流,云中供养渐渐式微。以至于今天,除了平等院,只有人迹罕至的藏区还有一处。当然论参观方便,宇治是为首选;论原始原貌,恐怕要跟着随水去跋山涉水了。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