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双林奇案录第三部之长命锁: 第四节

双林奇案录第三部之长命锁: 第四节

博客

双林奇案录第三部之长命锁

作者: 八峰

 

第四节

 

几个人随后又检查起房间里地面上几处沾染了血迹的脚印。周源蹲下身子查看了底纹后又掏出小卷尺来测量鞋印的大小;定国负责拍照,而苏杰则小心翼翼地在每一处发现鞋印的地方做出标记。侦探还循着可疑脚印的分布查看了整个房间的地面、包括后门的门槛内外。

“哎,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鞋印!好像在咱们之前、有几个人也进入过这谋杀现场?难道说凶手不止一人?”苏杰皱着眉头说道。

“我辨认了一下:除了老朱之外,这屋里地面上还有另外三组鞋印、系由三个不同的人在这现场留下的;”周源站起身来说道:“第一组是普通胶鞋、四十三码大小,主要是留在被害人身体左侧和正对着墙壁上所写血字的地面上,我在后门门槛处及后门外的泥土地上也发现了这种鞋印,从行走方向上看此人是从后门进入和逃离这个办公室的;第二组鞋印是男式皮鞋、四十一码左右,这组鞋印主要集中在前门内外和尸体周围靠近写字台右侧的地方;而第三组不太清楚、但能看出是男式球鞋、大概四零码左右,只是分布在前门门口附近,可以断定这两个人都是从前门进入和离开谋杀现场的。”

“你是说——凶手是三个人?一伙儿的?那为什么一个是从后门进出,而另外两个却从前门进出呢?”苏杰瞪大了眼睛。

“现在还不好说他们是不是一伙儿的;”侦探摇摇头:“但我认为,在墙壁上用手指蘸血写下‘血债血偿’四个大字、脚穿四十三码普通胶鞋的人是凶手;从墙壁上血字的书写高度和地面上脚印的步宽来判断,这个凶手的身高在一米八左右;他穿的是普通胶鞋、从后门潜入房间、老朱当时正坐在写字台前、面朝前窗,他可能听到了什么响动,转过身来查看时被来人用一把奇怪的凶器刺入胸膛致死;凶手杀人之后用手指蘸着老朱的鲜血在写字台右侧的墙壁上写下了这四个血字;之后又从后门溜出逃走。”

“那如何解释现场出现的另外两组脚印呢?”定国疑惑地问道。

“现在还很难判断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但能够肯定的是——这二人是在老朱死后才来到这里的,而且都是从前门进入,其中一人关上了坐着被害的老朱身体左侧、也就是写字台右边下面的这个抽屉,将其锁好之后又把钥匙放进了朱青林的裤子口袋里。而且桌子上的东西也应该被他们动过了。”周源推测道。

“这怎么可能呢?难道不会是老朱自己把抽屉关上锁起来的?”苏杰质疑道。

“刚才定国从老朱裤袋里找到钥匙打开写字台右边下面这个锁上的抽屉时,里面的信纸书札上居然有溅落的血迹,抽屉的上沿和内侧上缘也都有沾染了血的手指印迹;所以这个抽屉肯定是在老朱被刺杀以后才被人关上和锁上的,而已经被刺成为重伤甚至可能已经死亡的朱青林是不可能再把抽屉关好上锁、还把钥匙再塞进自己右边的裤袋里的!”

 

“嗯,你刚才还说后来的这两个人还动了写字台上的东西?他们动了什么东西呢?你是怎么判断出来的呢?”定国问道。

“你看这桌面上,”周源指了指写字台面:“钢笔的笔帽是打开插在笔杆上的,正中靠前摆着一沓材料稿纸,茶杯里有水、杯盖放在一旁;我估计老朱昨晚被害之前应该是坐在这写字台前写什么东西,结果听到了什么响动后转身察看、不料被人突袭杀害;而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沓材料纸上却是完全空白、一个字也没有;最上面的几页很可能被人撕掉拿走了,很可能还有笔记本之类的东西。”

“那为什么肯定是被后来的那两个人拿走了呢?难道不会是被先从后门进来的那个凶手撕下来拿走的?”定国追问道。

“你注意到写字台的桌面了吗?很干净,一点血迹也没有。从后门进来的那个凶手杀人之后手上和身上一定都溅满了血迹,如果是他撕下桌上的材料纸拿走,很难不留下一点点血污的痕迹——当然,这是我个人的判断;而且,那个凶手的杀人动机很清楚:就是要报仇。他为什么要去撕下老朱之前写了字的材料纸带走呢?”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定国点点头:“可我们现在不知道老朱当时到底写了些什么?也许是对凶手不利的东西,所以才被凶手给拿走了呢?”

“这沓材料纸最上面几页虽然被人撕下拿走了,但是你看这白纸面上——依然留有一些老朱写字时笔力透过纸背留下的笔划痕迹;”侦探拿起那本看似空白的材料纸:“所以咱们得把这剩下的材料纸都带回去、看能不能施展点儿魔法来让它们展现老朱写过的字迹。”

 

“苏队长,差不多了,让你的人进来做指纹和相关的痕迹提取吧,咱们到外面去看看。”周源扭头对分局刑侦队长说道,同时迈步朝前门外面走去。突然、他停下了脚步,借着屋外阳光的照射,侦探看见门槛外侧靠墙的角落里有一块闪闪发光的玻璃碎片,他蹲下身子捡起了那块碎片仔细端详起来——原来是一块镜面有曲度的眼镜碎片。

“显然,这不是老朱的东西,那会是谁留下来的呢?”侦探心中暗自想到,把那块小小的碎片装进了一个口袋里。

接着,周源又绕到了朱青林办公室后门外面勘查起来,他慢慢移动着脚步,时而蹲下身体、用手拨弄着地面的泥土和草丛观察各种痕迹,突然眼睛一亮、从后门门槛外的草丛里拣起了一个乳白色的玉石烟嘴来,他查看了一下、将那个烟嘴放进了口袋里,然后起身弯腰继续搜索前行。最后他来到了距离办公室后门二十多米处的西边围墙边,看见那围墙上竟然有一处豁口。侦探走到豁口处探身向外张望,发现外面是一条沿着长江东岸蜿蜒而行的公路,往北通向一片正在大兴土木的工地,而往南则是大片的江滩荒地和翠绿成畦的菜田,远处的江边还出现了采沙船高高竖起的桅杆。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定国走过来问道。

“我跟踪那个穿四十三码胶鞋的人留下来的鞋印来到西边围墙上的这个豁口处,那家伙肯定是从这里爬出去了,外面是一条土渣混合铺建的公路,地面很干燥,凶手留下的痕迹也都消失了。”侦探有些失望地拍了拍双手说道。

回到后勤科办公室前面,周源看了下手表对苏杰说道:“现场勘查差不多了,咱们开始讯问一下相关的证人吧?”

 

戳这里 Claim your page
来源: 文学城-八峰
相关阅读
北美陶渊明之蚂蚁与野花Tesla Is Considering a Bid for Battery Metals Miner象限:集中外之长于一身,专注CTA策略痛心!国家一级演员林永健,挚爱离世留下一生遗憾…美国为何宣传中国挺俄了?我采取什么样的食疗预防更年期综合症?人民日报:38小时的挣扎 — 灭不是昨天的回忆,而灭的是希望夕阳很开心:终于找到了住宿河南第一懒人杨锁:吃饭靠人喂,出门靠人背,23岁活生生饿死在家中第四节把球给欧文!独行侠战绩追平雷霆尚存一线生机!中国新冠海啸的好处来了生活中平凡的点滴: 山光水色自然成美国入境档案--潘德明绿研院日报 | 王玉锁:以科技为核心,着力解决“卡脖子”问题K8S之长连接负载均衡问题中国史记里的“房中术”,教你高招。。。。。矿区爱情故事@读者朋友,创投圈最__的创业者访谈回归!| GGV OMEGA 访谈录第2季回家K8S 之长连接负载均衡问题凱特布蘭琪 多層次表演衝擊奧斯卡烟雨再糟糕的时代 总还有一些高贵的灵魂不愿随波逐流《风险投资入门》公开课第四节-尽调 火热预约中履职风采丨对话海归学长蒋颖:以专业机构之长 讲好中国故事e-grocer :Weee! 公司招人(多专业、多地)武则天初次侍寝李世民,就创下一记录,5000年来至今无人能超越!“渣男”诗一首成为“网红”干部之前:年入千万,被网暴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