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唉,那时咋就不懂得珍惜呢?

唉,那时咋就不懂得珍惜呢?

时事新闻

改编自刘慈欣《三体》段落

那是个经逢巨变,暗流涌动,无数个岔路口汇聚交错的年代,连最好的航海家都不敢在这样的天气和海域之中,驾驭起一艘艘万吨巨轮。

舵手在九十六岁时像一个普通人那样病死,也像普通人那样火化,骨灰放在公墓中长架子上的一个普通方格中。

在他之前,黄金时代刚刚结束;在他之后,人们的艰难岁月正在徐徐展开。

他死后的几十年,曾经在黄金时代生活过的人们都被打上黄金一代的标签。

所谓黄金时代,是指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至新冠出现时结束,没有核酸没有口罩的美好时光,这个时代在以后一直被人不断地回忆,经历过这段美好岁月的老人像反刍动物似的不断把那段记忆吐出来,甜蜜地咀嚼,最后总是加上一句:“唉,那时咋就不懂得珍惜呢?”

而听他们讲述的孩子们人目光中充满嫉妒,同时也将信将疑:那神话般的和平、繁荣和幸福,那想出门就出门,不知核酸是何物,那世外桃源般的无忧无虑,是否真的存在过?

随着老人的离去,渐渐远去的黄金海岸完全消失在历史的烟波之中。现在,文明的航船已经孤独地驶到了茫茫的大洋中,举目四望,只有无边无际的险恶波涛,谁也不知道,彼岸是不是真的存在。

唯一不可阻挡的是时间,它像一把利刃,无声地切开了坚硬和柔软的一切,恒定地向前推进着,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使它的行进出现丝毫颠簸,它却改变着一切。

“舵手死后没几年,经济逐渐崩溃,农业大减产,储备粮耗光,然后……然后就是大低谷了。”

“生活水平倒退一百年的预言真成了现实?”罗辑问。

史晓明苦笑三声,“我的罗老师啊,倒退一百年?您做梦吧!那时再往前一百年就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左右吧,与大低谷相比那是天堂了!大低谷不比一九三几年,人多啊,十五亿!”他说着指指张延,“他见过大低谷,那时他苏醒过一阵儿。”

张延喝干了一杯酒,两眼发直地说:“我见过饥饿大进军,几百万人逃荒,大平原上沙土遮天,热天热地热太阳,人一死,立马就给分光了……真他妈是人间地狱,影像资料多的是,你们可以自己看,想想那个时候都折寿啊。”

“大低谷持续了十多年吧,你们想想吧,这是什么事儿!”

罗辑站起身走到窗前,从这里可以越过防沙林带眺望外面的沙漠,黄沙覆盖的华北平原在正午的阳光下静静地向天边延伸,时间的巨掌已经抚平了一切。

“后来呢?”大史问。

张延长出一口气,好像不用再谈那一段历史让他如释重负似的,“后来嘛,有人想开了,越来越多的人想开了,都怀疑即使是为了病毒战争的胜利,付出这么多到底值不值。你们想想,怀里快饿死的孩子和延续文明,哪个重要?你们现在也许会说后者重要,但把你放到那时就不会那么想了,不管未来如何,当前的日子才是最重要的。当然,在当时这想法是大逆不道,典型的汉奸思想,但越来越多的人都这么想,那时流行一句口号,后来成了历史的名言……”

 ‘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罗辑接下来说,他仍看着窗外没有回头。

 “对对,是这个,给岁月以文明。”

史晓明点上一根烟:“有一个说法,叫文明免疫力,就是说人类世界这大病一场,触发了文明机体的免疫系统,像前危机时期那样的事儿再也不会发生了,人文原则第一,文明延续第二,这已是当今社会的基础理念。”

“最近有一部电影,叫枫,不知你看过没有?结尾处,一个大人和一个小孩儿站在死于关在家里的亲人的墓前,那孩子问大人:他们是烈士吗?大人说不是;孩子又问:他们是敌人吗?大人说也不是;孩子再问:那他们是什么?大人说:是历史。”

识别二维码  点击关注夜听锵锵

愿每一个独立而丰富的灵魂,都有处可栖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江泽民去世 [2023/01/28 - Now]
最后更新于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3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