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领养居然会被FBI问询调查? | 领养暗黑一面|Grace协助FBI就乌干达领养欺诈犯罪的调查

领养居然会被FBI问询调查? | 领养暗黑一面|Grace协助FBI就乌干达领养欺诈犯罪的调查

其他
编者按

美国的领养代理机构不是政府设立的,多为商业操作。营利一旦成为目的,道德规范、职业操守、甚至法律的遵守都可能没有保障。领养父母们要经历漫长的程序,每个环节皆有可能出现问题,对他们的身心都是巨大的考验。Grace在此分享了遭遇不良机构,以及协助FBI调查的经历。

注:文中出现的机构的对应简称

        FBI:美国联邦调查局

        EAC:欧洲领养咨询

        IAN:国际领养网

心路历程 -- Grace对领养过程的简述

这些到现在还令人沮丧……我猜,我想象过如果我们那时保持开放又脆弱的状态(这真的很难,因为我们在这里几乎总是感觉处在一连串的失败状态……),可能很多问题会解决,或许我们可能还会成为一束光,但很明了找到钱的可能性不大,我们付出的时间和情感能量会一无所获,这让我怀疑我们正在陷入可能招致更多的失败和蒙羞的陷阱…….我的意思是,一个家庭在没有彻底崩溃的状况下到底能承受多少?

我们家的故事在很多方面都是失败,再爬起来,然后等待,或者再尝试...在巨大的困难面前信靠上帝....我没有把这些写进我们的长版故事里,因为我想那可能会有点跑题,而我们的故事本来就很长.....在我们的领养过程中,我们的领养代理被FBI关闭了,我们跟FBI谈我们在乌干达领养项目的经历....那会真的是一团糟,因为他们(代理)在乌干达计划中的不道德行为,我们当时决定领养男孩们时,还雇用了私人侦探,以确保他们故事的真实性。
在乌干达关闭领养后,他们曾试图匹配名为Jeremiah的男孩给我们。经过一个月虔诚的祷告,我们感觉不到一点安稳,却感到神在引导我们领养Joshua。很多人不知道我们这段经历,包括亲属。那家代理卷走了我们(为在乌干达领养)支付的大笔钱。
在FBI调查和关闭这家代理的过程中,我们转去了中国领养。现在有法庭文件,媒体报道……那家代理在街上拉孩子或告诉孩子家长他们是去国外上学还会回来,他们贿赂法官和律师为这些孩子办理领养,孩子们到了美国学会英语后,领养家庭发现孩子们对他们的家庭和家乡的描述和代理讲的大相径庭。

当时我们的双胞胎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我则写下我们的经历,协助将他们的头头送进监狱。我们的经历还不算是最离奇的,这也是我们领养男孩们的一部分,该机构负责人被判刑了。因为其他事情,她在乌干达搞领养的事情在认罪协议中被放弃了。其他员工目前因参与乌干达领养弊案而正在服刑。

我们最初雇佣的领养机构叫欧洲领养咨询EAC,下面是更多关于他们被关闭的细节。这是一份非常全面的信息,包括我们为FBI写的关于我们在乌干达项目中的经历(先是我回答俄亥俄州总检察长的问题,那些问题在下面)。在EAC被关闭后,俄亥俄州总检察长赢得了他们对EAC的诉讼,结案时我们收回了500美元,这比我们的实际损失差远了,但毕竟还是有一点点。

FBI的问询和Grace的逐项回复

2017-11-28
Grace:
如您所知,俄亥俄州总检察长办公室于2017年6月1日对EAC (European Adoption Company, Inc.) 和Margaret A. Cole提起民事诉讼。在我们继续做审判准备的同时,我正在审查各个档案。在详尽审查了您的文件后,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您。
有些问题,答案可以在您已经发送给我的信息里找到。但是,我需要您就事论事,并仅就我的问题提供事实和信息。

请直接回答在下面的电子邮件中的问题,并将所有要求的文件附在您的复函里。

目前,没有重要案例更新可提供;但是,随着实质性信息的出现,我们将确保提供更新。

感谢您提供这些补充资料,非常感谢!

与往常一样,如有任何问题或疑虑,请随时与我联系。

再次感谢!

Danielle D. D.
调查员 - 消费者保护部
俄亥俄州总检察长Mike DeWine办公室

FBI的具体问题及Grace的回答
2017-11-28

1. 您是什么时候开始与EAC合作领养孩子的?

我们从2015年1月开始与EAC合作,准备经他们的乌干达项目领养一名儿童。


2. 您在收到推荐信时是否知道乌干达法律已经改变了?
我们从未收到来自中国的“正式”/“官方”的推荐。Debra Paris于6月1日打电话给我们,告诉我们有关乌干达一个名叫Jeremiah的小男孩的信息。
我们当时已经在考虑改成中国项目来领养一个我们在候补名单上看到的男孩。当我们在乌干达新闻里(2016年5月23日这一周左右)看到乌干达总统签署该法案成为法律时,我们认为通往乌干达的大门已永久关闭,因此我们向 EAC索要关于在中国等候男孩的档案。
几天后,Debra打电话给我们,告诉我们有关Jeremiah的信息,她想为我们与他配对。我们告诉她我们认为乌干达已经关闭,因为总统将该法案签署成为法律,她回答说该国没有关闭,如果我们无法完成领养,她是不会打电话给我们提供信息的。
EAC在3月议会首次通过该法案时,致电预备在乌干达的领养家庭,解释说该法案虽然已经被议会通过,但在总统签署之前不会成为法律。EAC表示总统可能会签署,也可能永远不会签署。Kim Demarist在另外一个电话中说,作为后备,我们可以开始了解其他国家的领养,以防他真的将其签署为法律,而且我们所有的费用都可以转到新项目中。
她还说,我们在乌干达的候补名单上名列前茅,因此我们可以随时获得推荐。她说乌干达的办事效率低,总统可能会拖几个月甚至更久才签署该法案,我们很可能在他签署法案之前就完成领养了。他们没人打电话来告知总统已在5月就将该法案签署成为法律(或解释新法律的所说/所指)。我们一直在关注乌干达新闻和几个乌干达领养监督网站,并从他们那里得知总统已将该法案签署为法律。

3. EAC的何人为您详细介绍了乌干达法律的变化?
如上所述,EAC曾在3月份说,他们对议会“突然”通过该法案感到非常惊讶,但那可能永远不会变成法律。他们说他们没有看过该法律,但他们认为新法律中的一部分将要求养父母在领养前在乌干达生活一年。他们确实说法律可能再次更改/修改,但在总统签署成为法律之前,一切都不是最终的(有或没有任何更改)。

4. 谁告诉你乌干达项目仍在正常运行的?
到四月,总统仍未将该法案签署为法律,因此Kim Demarist打电话来说,他们决定继续照常进行乌干达项目,因为他们不知道总统是否会签署该法案,而且还有孩子在等待被领养。
到六月,Debra Paris打电话告诉我们关于Jeremiah的事时,她也是这样说,她没有看到法律,她和EAC会照常运作,直至被告知另有规定。她还说,法律将会有一个生效日期,在知道具体时间之前,他们将继续照常运作。

5. EAC向您建议的乌干达新法律的“解决方法”是什么?
当Debra来电话提供信息时,我们并没有留在乌干达项目多久。我们犹豫了大约三周的时间,因为我们在新闻看到的和从EAC(Debra和Kim)得到的信息相互矛盾,他们的信息与我们在网上找到的有关新法律的信息也不符。
当我们脱离该项目时,他们还是没有就新法律提出任何计划,而且告诉我们一切一如既往。他们说那里的法官仍在发布监护令,只要他们(法官)这样做,就是可以的。他们说法官是解释/维护法律的人,所以只要他们(法官)仍旧签发监护权,那么他们就会继续他们的项目。
我们对他们处理事情/信息的方式感到不适,我们觉得我们还是应该从中国领养这个男孩,所以我们离开了乌干达项目,(转向)去中国寻求这个男孩。

6. 为领养服务支付给EAC的总金额是多少?
  a. 请提供付款依据。

  b. 如果可能,请同时提供EAC提供的原始收据。

我们支付了EAC $26,550(请见附件2的收据

7. 您称您已经预付了乌干达的外国费用,并且只有1,050美元可以转付?既然您只收到了推荐信,为什么乌干达的外国费用只剩那么少?
我们预付了一半的乌干达领养费用(两个孩子)。他们将预付的12,000美元外国项目费用中的8,000美元转到中国。他们打电话说,他们收取了4,000美元用以支付在乌干达为我们所做的工作(尽管我们从未收到或签署任何关于Jeremiah或乌干达任何其他孩子的推荐文件,尽管3月份他们就告诉我们,如果我们想换项目,我们所有的钱都将转到新项目去)。
我们还欠EAC两个中国孩子的国外项目费用的后半部分的款(秋天时我们决定从中国领养第二个孩子),余额是16,950美元(如果不算乌干达“工作”的4,000美元,应该是 12,950美元)。我们没有为那4,000美元跟他们争执,因为我们不想因此影响我们从中国的领养,而且我们担心他们会编造出一些额外费用,或用其他方式来压榨我们。
EAC告诉我们,这笔钱应在我们去中国接孩子前支付,而且我们的外国项目费用余额足以支付在此之前的任何费用。然而,当EAC在2016年12月将我们的档案寄到中国时,他们只向中国汇了应伴随档案同到金额的一半(少汇了 1,100美元)。Karla Whelan(主管EAC中国项目)说过我们在他们账上的余额足以支付他们应该汇出的金额,但她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没汇足额。
当她发现是EAC的错误时,EAC已经被取消资格。所以在我们转到一个新代理时,我们只好再给新代理汇1050美元寄到中国,然后中国才会处理我们的申请资料。所以这笔钱我们实际上付了两次,一次给EAC(他们没寄给中国),一次给新代理(寄到中国了)。
EAC没有将我们支付给他们的任何款项转给新代理。当我们转到新代理时,他们的外国项目费用比EAC的高1,050美元(新代理的是18,000美元,我们欠EAC 16,950美元 ) 。所以我们不得不付更高的新代理费用(加上新代理的新职位管理费1,500 美元)。

8. 代理被取消资格后,您的文件是否被转移到其他机构?
对,我们(的文件)被转移到国际领养网 (IAN),据说中国要求所有EAC的中国领养家庭都转移到同一个代理。

9. 您如何发现EAC没有如他们所说向中国提交您的资金或档案的?
  c. 有证明文件吗?
Karla Whelan(原来是EAC的,EAC被取消资格后她转到IAN)告诉我们,费用尚未汇到中国。
我附上她的电子邮件证明此事。见附件1

10. 你有书面要求退款吗?
我们是2017年5月4日向EAC董事会递交了一份书面请求,要求EAC补偿由于被取消资格而未能提供的服务。
我附上了我们给他们的律师办公室的信件的副本(认证过的)。但我们从未收到EAC或其律师对此的任何回复。

11. 您认为您支付了哪些服务但没有得到的?

这很难说,因为我们不完全确定EAC通常拿外国项目费用做什么/做过什么,我们支付了其中的一半(然后他们拿了其中的4,000美元用于乌干达项目的“工作”)。我们知道他们没有把本应与我们的档案一起汇去中国的钱的一半寄到中国(这应该来自我们提前支付的外国项目费用),但除此之外,我们并不完全确定这笔钱还应该用来做什么。
我们确实向EAC支付了550美元的安置后管理费。由于他们已被取消资格,他们永远不会再为我们做任何安置后的工作,这钱就没了。由于取消资格,我们从未完成通过他们的领养,因此我们作为余额的钱(不知道是多少,因为我们不确定当他们被取消资格时我们最初的外国项目费用中剩下多少)就此失踪。此外,我们必须向新代理再次支付所有新费用(新机构有但EAC没有的其他费用)。

12. 您跟EAC是否遇到过有关过期文件或就可能过期文件有过沟通?
不,没有任何文档过期问题。当我们在乌干达项目时,我们有文件,主要是地方/州的许可,这些文件即将到期,我们需要在一年(或18个月)内更新。在EAC应该审查我们的家庭评估最终稿时,我们确实遇到了延迟流程的问题,他们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审查他们之前已经看过几次的文件)。几个月后,我们从另一个家庭得知延迟的原因是他们。

13.您是否被诱导相信您的费用被转移到一个国家,而实际上并没有?
他们让我们相信除了那些乌干达“工作”的4,000美元之外,我们所有的费用都转到中国项目去了。我们真的不知道这些钱去哪儿了,特别是外国项目费用,这些钱既没有退还(给我们)或也没转给新代理,他们在被取消资格之前也没有为我们汇出正确的金额。
从我们切换到中国计划(2016年6月末)到(他们被)取消资格(2016年12月),我们一直在更新从乌干达到中国的文件/档案。这一切都是我丈夫和我做的,获取申请中国(项目)有更新日期的许可, 把我们的家庭评估更新成中国等等(我们雇用了当地的代理机构,而不是EAC),所以EAC除了将我们(申请领养)两个孩子的意向书(我们起草的)寄到中国,没有代表我们做任何事情。
当我们的文件全部由我们更新好后,他们在取消资格前几天将这些文件(12月)寄到中国。我们的两个男孩都在中国的特别关注名单上,这意味着他们已经等了几年请求被领养,所以我们才在等待儿童名单上看到了他们。EAC无需代表我们进行任何搜索或任何事情来为我们匹配。是我们在等候名单上看到了他们,并要求提供他们的档案。
14. 您目前的领养状况如何?
在由于取消资格和EAC的其他问题而导致重大延误之后,我们终于在2017年7月在中国完成对我们两个男孩的领养。

我还附上Debra Paris的信件证明他们代表我们向乌干达汇款了很多钱。

我们既不知道金额是多少,也不知道他们汇了钱(如果我们知道,是不会允许的)。这封电子邮件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危险信号,也是我们决定切换到中国项目的原因之一。这是在(乌干达)总统签署新法律后发送的。
我们根本没有为Jeremiah签署任何推荐文件(我们也没有为他签署任何文件)。我们从EAC得到的唯一东西是一张他的照片,Debra打电话告诉她想让我们和他配对,他五岁了,仅此而已。
如果你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这封和其他几封邮件中,我加了几个附件 。我还附上了2017年8月我们提供给FBI的EAC领养过程的记录(附件3)(我们从其他EAC乌干达家庭那里听说,FBI正在寻找有关家庭在EAC乌干达项目中经历的更多信息) 。我是按时间顺序罗列的,希望对您有帮助。
谢谢。非常感谢您的辛勤工作!
Grace Reddy

附件1 Grace和EAC官员Kim Demarist的通信 
2016-3-30 (From Grace)
你好Kim。自从该法案在议会获得通过以来,我们正临近30天的标记期。你们都知道如果总统不对该法案采取任何行动会发生什么吗?
它会成为法律还是失效或其他什么?我们不熟悉他们的流程是如何运作的,并且希望有个大概的日期去了解我们会以某种方式肯定地知道某些事情。此外,如果它成为法律,我知道你说过会有上诉。

2016-3-30 (From Kim)

Grace,

抱歉,我目前还没有收到任何消息。我也不知道乌干达的法律制度是如何运作的。一旦我们收到账单副本或者有收到来自Dorah的确切信息,我们就会通知大家。就目前情况而言,我们正在为等待的家庭推进转介和法庭事宜。

附件2 Grace家领养费用收据



附件3 Grace写给FBI的一封陈述信--具体领养时间线

Hello,
Chandra Perkins转发了您的电子邮件,说我们去年在EAC乌干达项目中的经历可能对您的案件有帮助。我们现在正在领养两个来自中国的男孩,最近刚从中国回来。
我尽可能详细介绍,如果您有任何问题或想了解更多信息,请随时打电话或发电邮给我。
我和丈夫是从2015年1月开始参加EAC的乌干达领养项目。头几个月就是为我们的档案准备文件和完成家庭资格评估。这期间,我们一直与Kim Demarest合作,而且成为 “EAC乌干达领养家庭脸书群”的成员,我们的档案在2015年8月送到乌干达。从一开始,我们就被口头告知,我们可以在任何时候得到一个孩子(或多个孩子,因为我们愿意领养一个以上的孩子)的推荐,而且在乌干达有很大的领养需要。
2015年7月,我丈夫的工作晋升了,需要我们从纽约州的Ballston Spa搬到伊利诺伊州的Saint Charles。至此我们没收到过任何可能的匹配或推荐,跟Kim Demarest通过电话后,她向我们保证这(搬家)不会影响我们的推荐等候的排位,我们只要更新一些档案文件。她说,更新所有内容最多只需要几百美元。
我们决定接受我先生这个新职位,并在秋季搬到伊利诺伊州。随后,我们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更新了我们的家庭资格评估和档案。不幸的是,我们最终花费了数千美元来更新所有内容,因为EAC在伊利诺伊州没人可以做我们的家庭资格评估,最后不得不支付当地机构全部费用并完全重做。除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的一项内容以外,我们所有的档案文件都在次年(2016年)二月底完成。
2016年3月上旬,我们得知乌干达国会通过了一项法案,要求待领父母要在乌干达居住满一年后,才能从那里领养孩子。EAC在电话中告诉我们,他们对该法案感到非常惊讶,认为他们的总统可能永远不会签署该法案成为法律。那是可以签署的,但很可能永远不会签署EAC告诉我们,我们也许要开始研究其他国家的领养项目。但我们是在乌干达待领名单上排位最前,可能很快就会被匹配上的。
他们也不知道他们的总统是否或何时会签署此法案。因为我们的档案已齐全(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的内容也于3月8日补上了),我们决定还是保留在乌干达的申请,但要有后备,以防他们的总统签署该法案。我们还要求把我们加入到EAC的Facebook等待领养儿童的页面,以便我们有机会领养其它国家出现的待领养儿童。
转眼到4月份了,我们已经等了那么久了,我们开始怀疑乌干达是否真有那么大的需求。我们在EAC的网页上看到一个在中国等待领养的小男孩的照片,他看来跟我们家很相配。我们没有听到任何关于乌干达总统签署该法案的新闻。在国会通过该法案后,EAC又匹配了好几家,还说领养从没有中断过,那些家庭已经准备好上路了。
我们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再等等看了。
到5月底,我们看到新闻标题,乌干达总统签署了该法案。我们认为不会去乌干达领养了,因为我们不会搬去乌干达住一年的。我们非常沮丧,抱怨了好几天。随后我们决定去打听那个4月份时看到的在中国等候领养的男孩子,我们5月31日打电话要他的档案,并询问我们的资质是否可以从中国领养。我们知道他们跟乌干达的程序不同,想知道更多细节。我们的资质是满足要求了,只要等那个男孩子的档案了,我们联系了中国联络人Karla,她会发档案给我们的。
6月1日Debra Paris给我们打电话,说乌干达有个小男孩跟我们家匹配,这是我们第一次跟她通话。她问我们是否对这个小男孩有兴趣,我说我们以为这个国家已经关闭了领养,她说没人看到新法案,也没人知道生效日期。她还说,如果她知道我们不想领养这个男孩,她是不会给我们打电话的。我告诉她我们会看她能提供的任何这个孩子的资料。她说有他一张照片,她还会给我更多的信息。
跟她的通话让我们感到很不舒服,她似乎很不专业,让我们有很多顾虑。为什么他们会在新法案刚刚实行后做家庭匹配?很无厘头。固然我们很兴奋,终于有个匹配的孩子而且会有更多的信息,但不知道为什么是在新法案实施之后她才来电话,还说我们很快就可以动身了。我们还是想看那个中国等候领养的男孩的资料,心想也可以两个都领养,但会在不同的时间,因为中国领养我们一切从零开始, 到启程去中国还要一段时间。
我们对Debra的来电有疑虑,就私下在Facebook上联系其他EAC乌干达领养家庭,看看他们的想法和经历。他们委婉地告诉我们,的确有从乌干达领养回来的孩子跟EAC所说的对不上,我们对Debra的担心是对的。他们也同意新法律刚通过,他们就来电话说有新匹配的确令人疑虑。
6月1日傍晚,我们收到了那个中国男孩的档案,就知道肯定会着手准备他的领养了,他的档案非常齐全。知道了那些从乌干达领养家庭的事后,我们很高兴中国是海牙会议国家。
第二天(6月2日)我们就收到了乌干达男孩的照片,但没有任何其他信息,Debra解释说她正在等更多的文件。这让我们决定暂缓中国男孩的领养,看看乌干达的那个男孩(Jeremiah)的情况。
Debra再次告诉我们马上就可以启程了,而且她很确定我们能带那个乌干达男孩回家。她问我们对Jeremiah照片的印象如何,我说了我的第一感觉“他看上去很不开心”。她好像被我的说法顶到了,说:“他刚刚同其他孩子们一起被带下山,他当然不开心了”。这让我吃惊,又加重了我的疑虑。她又说“他赶了路又打了不少防疫针,又是新地方”等等。我说知道了,就此撂下电话了,Debra看来很反感我提问题。
由于Debra很肯定我们会启程,万一她说的法律尚未执行是对的,我们想我们应该开始打旅行必要的疫苗。因为我们要付很大一笔钱打所有的疫苗,就去邮件跟她确认我们肯定能成行。她答复到,“我今天已经花了一大笔钱去要他的文件了”。
我们对她的答复颇为担心。首先,为一些基本资料要花一大笔钱,对我们来说很奇怪。其次,我们根本没有签署这个小男孩的任何推荐文件。我们没有从EAC那里听到任何关于新法律的确凿消息,只有Debra的承诺和猜测。当我们按他们的要求的完成档案时,我们已经为两个孩子提前支付了EAC一半的外国项目费用。他们已经收了我们很多钱,在新法律还存在那么多不确定性,我们不希望在此过程中将任何资金汇往乌干达。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除了她说需要更多时间收到文件,我们从Debra那里听不到其他任何消息。她坚持说新法律尚未实施,因为新法律要任命新部长,即使新法律实施了,也是有漏洞的,他们还会想办法把Jeremiah带回家的。这太让人担心了,我们可不想违反任何法律,我们尊重乌干达在自己的国家对他们自己孩子的做法。
甭管Debra在电话上说了什么,我们在网上看到越来越多乌干达媒体说新法律已立即生效。我们决定结束乌干达领养,转而进行那个中国男孩的领养。我们没告诉Debra,因为之前告诉她我们在考虑领养一个中国男孩时她已经非常沮丧。我们发电邮给Kim,让她知道情况,并且我们立刻同EAC中国部的Kaila联系上了。
当国会3月份通过新法案时,Kim解释过,如果我们想转去其他国家的领养项目,他们会把我们支付的所有费用转到新的领养项目去。
到我们6月份转去中国项目时,EAC最后还是扣了我们早期支付费用中(两个孩子的外国领养费用的一半)大约$4,000,以支付“他们代表我们在乌干达领养的工作”。我们一转到中国项目(6月底我们发了领养Joshua的意向书)后,我们就向他们要财务细目,他们是花了些时间才提供的。我们听说其他EAC乌干达领养家庭一点钱都要不回来,我们只好接受了这$4,000, 庆幸我们没像其他家庭那样损失了全部。
从那时起,我们就中国领养直接跟Karla联系。直到EAC在12月份被关闭, 除了因人员变动而有的个别拖延外,我们跟他们没有产生什么大麻烦。12月份我们档案齐全后(8月份我们决定领养第二个等待的孩子),他们把我们领养两个儿子的档案送到中国,但只付了一个孩子的登记费给中国(尽管我们留在他们账上的钱足以支付两份登记费)。
Karla意识到了他们的错误,但EAC几天后关门了,再也没支付那第二个孩子登记费$1,100。到他们关门尘埃落定后,我们同其他EAC中国部的领养家庭转到了“国际领养网络(IAN)”,我们不得已再付了第二个孩子的登记费,才能得到中国签发的“接受书”。
EAC一直都没有把余额转给IAN,或退钱给我们。我们与俄亥俄州总检察长办公室取得联系,得知他们正在对EAC提起诉讼。
我希望这些信息明了并且对您的案例有所帮助。我附上了各种可能有用/支持我所写内容的电子邮件/文件,还有Kim寄给我们的旅行指南,以防万一有用。

以下是可能有助于总结一切的事件时间表:

2015年1月 -- 开始EAC乌干达的领养。

2015年7月 -- 我丈夫晋升的消息,需要搬家。
2015年8月 -- 档案送去乌干达。
2015年10月 -- 我们搬到伊利诺伊州的Saint Charles。
2016年3月 -- 我们完成了档案更新,乌干达国会通过新法案。

2016年5月 -- 我们看到乌干达总统签署了法案,5月31日决定要在中国等候领养男孩(Joshua)的资料。

2016年6月1日 -- Debra打电话来告知可能的匹配(Jeremiah)。

2016年6月2日 -- 我们收到Jeremiah的照片,收到Joshua的档案。

2016年6月7日 -- 我们发有关文件费用的邮件给Debra。

2016年6月24日 -- 我们通知Kim我们换到中国的领养计划,给中国发出领养Joshua的意向书。

2016年8月23日 -- 我们得到因更换项目的全部费用的财务细目。

2016年12月12日 -- 我们的档案完成,EAC送交至中国。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或需要更多信息,请随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不确定需要包含多少信息/多少细节,所以我们尽可能多地给你了我们认为有帮助的信息。

附:刑事司法新闻--

前Strongsville领养机构老板因欺诈领养波兰女孩获刑,女孩曾被残忍强奸

发布于2022年5月19日

一名联邦法官判处一名前Strongsville领养机构老板三个月监禁,因为她在领养一名波兰女孩的问题上向美国和波兰当局撒谎,该女孩曾被其看护人强奸。

俄亥俄州克利夫兰--一名联邦法官周三判处一家现已倒闭的Strongsville领养机构的前老板入狱三个月,因为她在从波兰领养一名5岁女孩的问题上向美国和波兰当局撒谎,女孩被看护人暴力强奸。
欧洲领养顾问公司的老板Margaret Cole在服刑后还将在家被软禁一年,并必须支付7,500美元的罚款。

美国地区法官James Gwin判处Cole的刑期远远低于检察官要求的两年监禁和9万美元罚款。Cole的辩护律师主张给予缓刑,Gwin还允许Cole自行到监狱报到。

“我对发生的事情真的很抱歉,但从业24年间,我帮助了8,000个家庭。” Cole说。“孩子是我生命中的喜乐。”

Gwin表示,他在宣判前考虑了这位74岁老人的年龄和健康状况。

Cole患有两个恶性脑瘤和其他健康问题,她在听证会上说,1991年,在女儿死于婴儿猝死综合症后,她遂成立了该公司。

大约十几名使用Cole的代理机构领养的人参加了听证会,其中两人向法官发言,包括退休的美国助理检察官Alex Rokakis。

Rokakis说,他通过Cole的机构从前苏联领养了儿子,并要求法官对Cole从轻判刑。

“她改善了8,000多人的生活。”Rokakis说。“如果没有她,我自己的儿子可能已经被迫加入俄罗斯军队,现在正在乌克兰作战。”

Cole的两名员工同样在联邦调查局对该公司的调查中对联邦指控表示认罪,其中包括揭露一项关于贿赂乌干达官员以促成领养的单独计划。

Debra Parris因参与这两项计划而就两项共谋罪提前认罪,将于7月7日被判刑。Gwin在乌干达贿赂计划中判处Robin Longoria一年零一天的监禁。

Cole承认两项罪名--一项共谋欺骗美国和波兰领养当局以及向波兰当局撒谎。检察官撤销了对Cole在乌干达计划中的指控。

检察官指控Cole从这些计划中获利,因为在俄罗斯禁止美国公民领养后,她的业务开始受到影响。辩护律师Edmund Searby说,Cole把她的钱和她的心都倾注到了这个机构,尽管她有最好的意图,但她是一个糟糕的管理者。

联邦调查局的调查发现,Cole和Parris在2015年领养两个波兰姐妹的过程中共谋撒谎。波兰政府只允许女孩被同一对父母领养,这样姐妹俩就可以继续一起成长。

犹他州盐湖城的一对夫妇拜访了女孩们。但这对夫妇决定,他们只能领养其中一个。Cole和Parris提交了虚假的文件,说这家人会同时领养姐妹俩。此后,她们把姐姐交给了Parris在德克萨斯州Denton的一位亲戚,而没有通知美国或波兰当局。

姐姐被带到John和Georgianna Tufts家生活。由于Cole没有向任何人发出警告,Tufts夫妇没有经过领养官员的审查,包括对John Tufts的背景调查,调查会揭露他有家庭暴力的记录。

2016年,John Tufts强奸了姐姐,导致她需要大量的手术来修复被Gwin称为“惨无人道”的罪行所造成的伤害。Tufts最终被判处48年监禁。

联邦调查局在Tufts夫妇在德克萨斯州被指控后发现了这一计划,在美国国务院对该机构发布了为期三年的国际领养禁令后,特工于2017年突袭了Cole的办公室。

俄亥俄州总检察长办公室在发现该机构未能履行其向客户承诺的服务后,于2019年关闭了该机构。Cole的业务被命令支付26万美元的赔偿金和3.7万美元的罚款。

联邦调查局的调查发现,Parris和Longoria于2013--2016年期间在乌干达贿赂法官和福利官员,以确保领养。然而,这些孩子并非孤儿或被遗弃。

反对Gwin判决结果的美国助理检察官Chelsea Rice说,Cole的行为具有“深远的损害”。

“跨国领养系统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而外国当局依靠的是对Cole女士的信任,” Rice说。“美国和波兰之间的国际关系也因此受到损害。

来自Amherst的Adam Davis在听证会上说,他的家人领养了一个孩子,并照顾了她大约一年。在得知这个女孩在乌干达还有家人,并且不愿意孩子被领养后,Davis全家将这个孩子送回了。

“Margaret Cole不仅仅是有罪,” Davis说。“那种有意剥削穷人并将穷人的孩子商品化以追求财富的人,属于缺乏人性的邪恶范畴。”

原文请参考:https://www.cleveland.com/court-justice/2022/05/ex-strongsville-adoption-agency-owner-sentenced-for-fraudulent-adoption-of-polish-girl-who-was-brutally-raped.html?outputType=amp)

有感动并希望表达爱心的朋友,下面是Grace家的心愿单(复制粘贴到浏览器上打开):

https://www.amazon.com/hz/wishlist/ls/1TDT7MIDWPAD1?ref_=wl_share


策划:郑琼、罗新

资料收集整理:郑琼、郑群、胡萍、maggie妈妈

翻译:无名氏、Kitty Qiu、胡萍、snowsun

校对:Clyde Xi、阿蓉、郑琼、郑群

编辑:snowsun、Lynn

发布:Appalachia

前文导读

  • Grace家的领养故事

我们儿子来自徐州孤儿院

我叫Joshua,九岁以后才知道饭菜是烧出来的

Joshua的故事:上帝关门和开门

Hudson的故事:值得等待的祝福

《我们儿子来自徐州孤儿院》发布之后……

《我们儿子来自徐州孤儿院》作者写给中国读者的感谢信

  • 领养妈妈Grace的日记

“敢想敢干的娃”--一位美国领养妈妈的日常记录(一)
“家电那些事”--一位美国领养妈妈的日常记录(二)
“跟着Grace做枫糖浆”--一位美国领养妈妈的日常记录(三)
“晚餐小助手”--一位美国领养妈妈的日常记录(四)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相关阅读
意大利宣布人脸识别技术非法,但用于打击犯罪的除外南湾宠物收容所鼓励节日领养,领养费低至25元骑自行车—3Grace家的私人菜谱 | 一位美国领养妈妈的日常(七)口碑爆棚!潘虎、黑一烊等12位大咖集结的宝藏课程,万人围观诡异空难的调查结果出来了:副驾驶“跳机”是因为没站稳...南加华人“黑一”无感,网购者少兴趣寡淡口碑爆棚!潘虎、黑一烊等12位大咖集结的宝藏课程,3万+设计师参与!他被新华社点名纽约州人权局新设仇恨和偏见预防部门,为发生仇恨犯罪的社区提供支持ACE协办|[ACE x CEO x 卡尤迪生物 x 峰瑞资本] 线下分享与招聘“马斯克正接受美国监管机构的调查”平价买到高级感!IKEA全新 OBEGRÄNSAD系列,全系列都好看!普奖得主「凯雷」乌干达新作发布;「大埃及博物馆」终于要开放?|建筑周回放 Vol.8期待对“北京天通苑南街道第二居委会”的调查结果乌干达暴发埃博拉疫情,感染人数已上升到50,正在紧急开展疫苗测试|环球科学要闻2022年 BBQ确诊60,死亡24,乌干达埃博拉疫情再起,美国CDC官员:可控联大紧急特别会议就乌克兰问题通过决议;普京:俄罗斯仍准备履约供应能源;特朗普或构成妨碍司法公正罪 | 每日大新闻双子宫妈妈生下双胞胎,肤色一黑一白?!只有5千万分之一概率!世相|美国两任总统家有喜事!为何脸色一黑一红?权贵的联姻不幸福…" 任何人都不应该因为曾经涉及刑事犯罪,而被拒绝提供住房", 纽约市将禁止房东对潜在租户进行犯罪背景调查!!11岁小学生居然会建模做设计,我懵了?!【京华戏院】《饭戏攻心》《海贼王:红发歌姬》《黑豹2:瓦干达万岁》重大事件谈:普京回应就乌克兰问题“谈判持开放态度”拜登坚称他的败家儿子亨特现在“掰直了”,总统FBI有足够证据指控他犯有重罪的报道置若罔闻:“我对此一无所知”《西罗普郡一少年》: 23: 几百个少年去鲁德娄集市石黑一雄、古尔纳、埃尔诺……诺奖为何偏爱写“记忆”的作家?IKEA x OBEGRÄNSAD联名!宜家22年最受瞩目系列开售!新折叠屏iPhone渲染图来了/马斯克找到继任CEO/《暗黑破坏神4》上架时间曝光乌干达留学生和中国朋友畅聊中国文化乳腺癌妈妈Tracy的领养故事(一):领养Luke的前期手续原中国男足主教练李铁为何会被查?西南师范学院教育系78级“家谱”新解---凭记忆罗列圣盖博华人邻居被FBI围堵 没想到竟是毒!贩!IRS宣布税收通胀调整 这些情况可少缴税!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