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中期选举:努力可以翻红,可以质疑不要否定选举,要有耐心,日拱一卒重建民主

中期选举:努力可以翻红,可以质疑不要否定选举,要有耐心,日拱一卒重建民主

其他

日拱一卒,积沙成塔

俺又复活了。
这次算是被风沙比较久的一次。
感谢不离不弃的各位,感谢始终还在后台留言给我的各位读者。
因为微信的限制,我现在不能回复给你们,
所以在这里回复大家,
俺一切安好,顺便汇报一下中期选举。

红潮?



中选基本结束,联邦参众两院没能出现“红潮”。
而纽约州的选举,在州长、总检察长、总计长、联邦参议员等一系列位置,也很遗憾,没能实现翻红,
但我们这次大幅地拉近了与民主党的差距。

以州长得票为例,这次共和党候选人Lee(李修顿)拿了272万张选票,占47.4%,
民主党候选人祸楚是302万,占52.6%,差距差不多30万张。

对比一下2018年的纽约州长选举,当时的民主党影帝哭莫是拿到了363万的选票,占59.6%,
而他的对手共和党的马利纳罗只有220万张,占36.2%,差距是143万张。

这次民主党丢了61万选票,而共和党增加了52万选票,我们从差距143万追到了差距30万。


当然,今年的非红州的中选受到2个大的影响因素,一个是高院的判决,一个是川普天天念叨“看看中选再宣布”。

高院的这个【堕胎权】与【纽约持枪】的判决,这个时机是非常坑共和党的,
纽约的民主党几乎每天都在狂发广告扯这个堕胎与持枪,在很大程度上恐吓/迷惑了中间选民,特别是女性选民。

而且,共和党候选人Lee(李修顿)如果可以更温和与大胆点,

比如,在被恶意问及败选时是否会认输时,回答地更直接说“承认接受输的结果”,而不是用“川普式”的话语——“认输不是我的选项”可能会更好一点。

比如,Lee如果能够与川普更多切割,包括拒绝川普不请自来的背书,以及不接受川普帮他搞的那个150万美元的筹款活动,可能会更好一点。

因为这2点——拒绝承认民主选举结果,与川普关系太接近,对于纽约民众来说,都是大忌。
——因此而影响投票倾向的,说不定就有30万票。

南BK



而在地方的议员的选举上,我们南BK今年算是翻红,

——不但守住了原有的几个位置,还翻红了几个长期为民主党的位置。

在国会11区,作为纽约市唯一的红区,
今年Nicole以24%的比例吊打2020年的老对手Max Rose,差距明显扩大(2020年是53.1%:46.8%,差距为6%)。

特别是在南BK的华人区的州众议会49选区,
我们成功地干掉了坐在这个位置上36年(从1986年选举当选起)的民主党议员白彼得(Peter Abbate),
推我们华人共和党候选人郑永佳(Lester Chang)获胜了(7177票比6509票,领先668票)。

白彼得在这个位置上已经获胜了18次,仅从1998年到2016年,他手上共筹集到的竞选捐款是2,168,591.00 美元

再重复强调一下,白彼得筹款数是超过216万美元的,而郑永佳的筹款就捉襟见肘了,因为我们是共和党,所以....

原本我们还指望华人社团可以筹到一些,但现实比较残酷,华人社团的现况,你懂的...
为了所谓的“团结”,就先不多说了。

现在白彼得落败(即使把49选区所有的邮寄投票与宣誓投票全都给白彼得加上,也不够600票)
后各种狗急跳墙,甚至试图通过诉讼来挽回他的失败,不过这显然是徒劳的。

再见吧,老恐龙白彼得...

现在我们在等待白彼得能死撑到什么时候。

顺便再神棍一把,把我之前(7月份)写的文章中的预测再贴一遍:

2022年选什么?布碌仑有多少华人正在竞选?他们各自竞选什么职位?

在里面我写到:

“ 第49区众议员
郑永佳是我们最合适的选择。

而且,如果民主党内部对白彼得扩大他的势力不满的话,完全有可能在背后想办法投票给郑,来搞掉白彼得。

如果曲当选而白彼得落选,对于不满白彼得扩大势力的民主党人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也就是说,郑永佳今年是非常有希望当选的!

是的,我一直对郑永佳的获胜非常有信心。

俺是不是正确了一次?


翻红



今年,纽约为国会众议院贡献了11名共和党议员。

在守住原有的席位外,长岛4个国会众议员全部翻红,另外还有几个位置翻红。


至于蓝到发黑的纽约市,用一张2014—2018—2022的州长选举地图,可以很直观地看到纽约市是怎么一点一点地开始【红】起来。


以这个趋势发展下去,2026年的州长选举,纽约翻红是完全有可能的,

——毕竟今年共和党已经在纽约市拿到了30.8%的选票,一旦下次选举再多翻红一些,拿到35%的选票,就足够拿下州一级的全部职务。

纽约之外



在纽约这个深蓝开始慢慢翻红的时候,在
纽约之外的选举却呈现为不同的面貌,
PA,AZ,NV与GA还是选票点票的问题,一如2年前一样。


请恕我直言——不知道这2年,这几个地方当地的共和党民意代表在搞什么,也不知道手握着大把捐款的川普在这2年对这几个地方做了什么。

要知道,选举事务是州权的范围,而不是联邦权范围,在制度上这是地方的民众修复选举制度的现成渠道。

如果一开始就不从各个州的基层做起,不从修复各州的选举制度的漏洞做起,不从收紧邮寄投票的限制做起,
选举前【事前不努力】,只会在选举后【事后嚷嚷“舞弊”】
那么川普的2024就是在作梦!


即使以深蓝而著称的纽约,通过努力我们今年也修正了法律,收紧了邮寄投票(缺席投票)的相关规定

——规定缺席投票需要选民自已申请才能发出,如果填了缺席投票,就不能现场投票,或者只能现场宣誓投票。

所以,纽约今年,至少是把2020年与2021年泛滥的邮寄投票(缺席投票)给压了下来,
PS:结果这个修正就把民主党的祸楚给急得,都整出个【选举局信件高仿版】(类似选举局信件样式)的广告,试图诱骗民众去申请缺席投票。

从结果来看,也没有出现2020年那样夸张的几千几万张的缺席投票——结果导致在投票日赢的共和党候选人,过了几天就被缺席投票翻盘的事。

——比如我们南BK的49选区,这次的缺席投票只有300多张。

我们要做的



保守主义者要做的,就是从下而上修复完善选举制度,
特别是要强力收紧邮寄投票,以及选举诚信法律的落实。

——收紧邮寄投票,而不是全面否定邮寄投票,因为邮寄投票是对那些不便于行的老者、军人的必要救济。

正如我从2020年大选之后一直说的:

保守主义者要做的,
不是去咒骂美国的选举民主,不是去传播各种奇葩的阴谋论,
而是脚踏实地,一点一点地推进修复完善当地的选举制度,一点一点地补上当地的选举制度的漏洞。

这些事将会是非常地繁琐,也非常地具体,需要有足够的耐心与智慧,要一点一点,日拱一卒地推进。

(参看我之前写的文章《修复选举漏洞!美国制度的“自动修复”与“自我修复”的不同》)

我们可以质疑美国的选举结果,可以质疑选举的过程,但不能否定美国的选举制度,否定美国的选举这种民主方式。

因为质疑的目的,是为了修复与完善,不是去否定美国的选举制度,更不是为了给自己的不作为找一个“心理安慰”。

——如果你对美国的选举制度没有信心,那就没有对话的基础了。

需要警惕



是的,我们要高度警惕,

左派们会伪装成站在我们这一边的,

然后它们会抛出【选举舞弊实锤、美国民主完蛋、需要打倒一切】等等这样的激进的、捕风捉影的、明显阴谋论的各种言论,

诱使许多愤怒的共和党一边的民众去传播这些【明显有问题】的言论,

然后再由左媒体倒打一耙,把支持共和党的民众通通都打成是“否定美国民主,危及美国民主,相信荒谬的阴谋论”的“非理智”的民众。


而这种事情,在2020年后就非常盛行。

那些让“川粉”们听得很爽的言论,就有极大部分是左派故意撒布的。

而不幸的是,由于川普的执念——“只有我能当总统,我在2020被搞了我很委屈”,也大大地影响了很大一批共和党的民众的分辨能力。

是的,川普你很委屈,你2020年没能连任,你咽不下这口气。
但又能怎样呢?
这世界上多的是不公平的事,许许多多的人都遭遇过不公平,那又怎样呢,凭什么只有川普你觉得不公平就要得到救济?就想否定过往?
这不现实,也不可能,川普你这口气,咽不下也得咽!

因为美国的选举制度,美国的民主远比你川普的一口气更重要!

我们可以质疑选举结果,可以质疑民主党的脏手段,
但不要、更不能去否定民主制度,相反的,我们要去想办法修复、完善、肯定美国的选举制度。

是的,可以明确地说:
现行制度下进行所谓的“查证舞弊”基本不可能。

换句话说,如果你不去修正法律,没有程序正义,你就不可能实现你所认为的“实质正义”。

我看到很多人一腔怒火地去攻击民主党的脏手段,然后呢?
没有然后。

这种只是单纯的情绪宣泄,而不是去脚踏实地地做法,
这种不是日拱一卒,通过现有渠道去向自已选区的议员提出意见,进而修正现行制度的做法,
对于修复完善选举制度来说益处不大——不客气地说是毫无用处。

而对于独立选民的认知来看,他们本身就不喜欢阴谋论的做法,他们更不喜欢极端地否定美国的民主制度。
所以,如果只是一味地嚷嚷“舞弊舞弊”,除了让中间选民跑得更远,不会有什么好处。

事实上,我一向认为,民主党才是最大力去传播这些【明显有问题】的言论的群体——即所谓的【高级黑】。


请时时记得,那些让你听起来“很爽”的,可能正在强化你的认知偏差,可能是左派故意让你觉得爽的。

相反的,让你觉得不爽的言论,比如象俺这样的言论,才是真正的保守主义者的言论。

不要追星



长期以来我都极为强调,反对搞个人崇拜,反对“粉”某一个个人。

美国的选举制度的修复完善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要有那种“立竿见影”的想法。

是的,本质上,美国是有【自我修复】的能力,但这种【自我修复】的能力,是建立在【良好品质的选民】上,

我看到有些民众,要么是悲观失望,认为一切都完了,美国现在到处是什么“灌票车辆”,所以不能阻止民主党。
要么是极端激进,要求要推倒一切,要追随“伟大”“领袖”,紧跟着川普的集会到处跑。

PS:在我看来,川普式的集会,除了让川普一次次享受明星的感觉,对于实打实的基层的修复选举制度没有有任何用处。

在我看来,比起“灌票车辆”更根本威胁美国民主的是,是对选民教育的缺失,是教育领域的右派的缺失。

——比如高院的判决只是把堕胎问题交还给各州自己来决定,
结果民主党左媒体一忽悠,就有许多人被误导,被民主党别有用心的各种造谣误导成“共和党就是全面禁止堕胎”。
这种选民就需要保守主义者去教育与启蒙。

因为选民教育不足,所以【良好品质的选民】就少了,
因为选民教育不足,所以没有形成有效地【向民选代表表达民意,并形成法律来落实选举制度的完善】的这个流程。

所以,我现在压根就不想讨论什么“灌票车辆”,更不认为跑去集会有任何作用。

我们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如何去更好更深入地【接触】到基层的民众,去宣传教育到身边的民众,去实现【民意到法律】的最后一哩路。


修复的事是非常繁琐而缓慢的,每个保守主义者都要明白,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现实中的美国,不是幻想中的地上天堂,我们会面对许许多多的不公平,许许多多的选举漏洞,
要有耐心,要有理智,不要激动,不要浮躁。
——这不是“扛个旗,做个秀,拍个照,追个星”的事。

这是需要每个保守主义者实实在在地从自己身边做起,从自己身边的社区做起,从基层做起,一步一步向上推进。

不公平



我一直强调一点,这世界就是不公平的。
要追求所谓的公平,甚至极端到将平等置于自由之上,那叫左派。

是的,现在这样的选举制度有漏洞,有很多发生的问题让人觉得很荒谬——这样不公平的事,难怪有人说现在的有些地方的政治官员,他们本身就是犯罪分子的一员。

没有办法,现实就是这么不公平,现况就是,很多事就是民主党做得,共和党做不得。

——就象罪犯可以去抢银行,我们不能去抢银行一样。

所以做为保守主义者,要背负起远远大于左派的负担,我们要时时警醒与约束自已,因为我们不是民主党人。

我们承认这个社会永远不会有完美的公平。
我们承认这个社会永远不会有完美的公平的选举制度。

因为承认不完美,所以更需要日拱一卒,一步一步地去不断地持续的修正修复。

象佛州德州那样推进并落实选举诚信法案,这是我们唯一并且有效的路,
而去追星、去作秀、去散布各种奇葩言论,那反而是一条死路。

黎明前更黑暗,要有信心,
事实上,现在的形势,比2018年已经好很多了。
当然,要有耐心,更要有行动。

组织度



道德的高地,你不去占,民主党就把它占了,就这么残酷。

我们天天骂民主党,但民主党的基层【组织度】确确实实比共和党要高得多。

我从来都没有兴趣去嚷嚷“舞弊舞弊”,嚷嚷有用的话,人类早共产主义人间天堂了。
我也没有兴趣跑来跑去地舞什么2024的旗子,舞个旗子有用的话,川普现在应该在白宫里。

所以,重点是做了什么,而不是搞言语上的自嗨,不是举着大旗的自嗨。

追着川普自嗨没有任何用处,只有实打实地在基层努力才有用处,要向民主党的【基层组织度】学习。

以现在纽约民主党所自已“反省”所说的,民主党有很多钱,他们也很会投入资源
——以2018为例,纽约的民主党为搞掉当时我家选区的共和党州参议员高顿,就投入了超过200万美元的资金,民主党党部坐镇指挥,协调安排。

——包括发动当地的各个民主党俱乐部,包括花钱雇用大量员工,从邮件轰炸,到抹黑造谣,再到去高顿的办公室外面点蜡烛放花圈,各种下三滥的手段都有。

然而,对比共和党党部,就几乎看不到这种组织度,所以我们甚至需要重建GOP的基层组织。

所谓的“高层”,是可以由下而上取代的。
比如你的选区的党代表,比如你所在选区内可以建立俱乐部。

最后,当你拉到足够的党代表,你取代地方的GOP党部也不是问题,而GOP的资源和BYLAW是现成的。

走俱乐部+非牟利+草根与GOP的【3+1】是我们将来要走的方向,这才能真正地实现MAGA,而不是嘴炮。

解决



我一向认为,单纯的指责并不能解决问题,当我们指出问题的时候,最好是能够在思考之后,同时提出解决方案。

对于现在的选举制度的问题,
首先先找出这些地方存在什么选举制度问题,
其次要去找这些地方的惩罚成本是什么,
再去找为什么2年过去了,依然没有改善。

能够继续作弊,是因为2点,
一是制度上有漏洞,二是惩罚成本太低,


所以要解决作弊问题,不是搞“革命式”的“搞掉伪政权”,而是象大坝防水一样,一点一点地,找出漏洞,填上漏洞,确立法律,加强惩罚...

而所有这一切,都离不开民众对基层工作的参与

——比如我们看到现实中,共和党的民众对投票站的参与度就不如民主党。

在群内有人就说过一个数据,在一个地方的投票站需要1100个人,结果民主党的人就报名了1300多个,而共和党才300多人报名。
——而这,还是被认为是历史以来最好的共和党报名人数了。

如果很多投票点的所有流程都是一个党派的人员,肯定会出问题的。
或是出了问题也能被尽量掩盖住的可能。

所以,还是个参与、惩罚成本与制度的问题,
当惩罚成本很低的时候,某种意义就是防君子不防小人,
当共和党一方参与人员不足时,就更无法威慑民主党。
当制度无法覆盖并执行这些惩罚时,就变成了漏洞。

我们能做的是,以后力争在每一个投票点,都有我们的人,
在漏洞上,还是要回到法律的制定上。

而要法律制定,
一是要有发动起民众,让基层民意的由下往上传达,
二是GOP要有资金有人才人意识地向这些地方进行资源投放,往这些地方的地方基层组织注资 ,提供专业指导让地方基层民意形成提案,最后将这些民意形成法律。

而且,越是2020年有问题的地方越是要资金投入,不过我好象没有见到这方面的信息,我也没见到川普为此做过什么。

信徒



我是个【自治社会】的信徒,我相信最重要的是自下而上的力量,而不是等待从天降下哪个“英明领袖”。

我相信美国的根本,不是去找哪个“最伟大的领袖”。

美国的根本在于发动起最基层的、坚持常识的民众。

事实上,我们无法去要求,也绝无可能做到让政客没有私心——哪怕这个政客的名字叫川普。

——主张认为川普是完全没有私心的,在我看来完全是沉浸在自已臆想世界的红卫兵。

人性就是人性,就象美国的先贤们从来不相信“完全没有私心”一样,
所以,我总是强调自治自救。

这么说吧,我们这次筹款,虽然金额不多,只有1万多美元,但我们这次所做的事,比起历年来GOP投入的资源所产生的效果都好地多,也比川普所谓的集会带动的选民要好地多。

事实上,川普的集会对于纽约的普通民众的投票有什么正面影响?
说真的,没有。

所以重点还是草根的自发成长,自治自救。

我一直没搞懂这2年来,川普手上抓着这么多的钱到底做了什么事。
不客气地说,川普手上的钱如果给我来用,我会把钱花在早在2年前就去那些出问题的选区上,一个一个地投入资源,建立基层组织,从基层慢慢翻过来。

而不是动不动就搞什么集会,集会有用么?
真没用,因为往往翻来覆去的就是那么些粉丝在追星,在自我感动。

基层



中期选举并没有在美国全国范围内实现共和党人所希望的压倒性胜利——红潮。

但在地方层面——在学校董事会,在CEC这样的竞选中——保守派在全国范围内获得了一波又一波胜利。

保守派至少在六个州——密歇根、马里兰、北卡罗来纳、南卡罗来纳、新泽西和佛罗里达——推翻了至少九个学校董事会里面的极左分子,使得保守派成为多数席位。

正如我一再强调的:
比起“灌票车辆”更根本威胁美国民主的是,是对选民教育的缺失,是教育领域的右派的缺失。

这是个大环境的问题,是从60年代的左派全面占据教育界后产生的恶果,现在大家看到的问题,是民主党在50多年前一路积累下来的“优势”的必然恶果。


所以我们要从今天做起,至少得有8~12年的打算,才能慢慢地一步一步地纠正这个民主党50多年前所种下的因所产生的恶果。

——我们要理解美国的民众在过去的50多年的时间内,都是沉浸在左派的教育的大环境下,所以【良好品质的选民】少了,所以民主党越来越左了。

现在是因为左所结出的恶果,开始反噬到一部分的民众了,才有一部分的民众从左的大环境中惊醒。

所以在教育领域日拱一卒地翻红,在基层选民教育上日拱一卒地翻红,在基层组织选举上日拱一卒地翻红,这才是根本。

所以,我一向认为,我们要做的是基层的事,而不是去争论川普是不是“唯一的救星”。

我从来不认同所谓的“只有川普才能救美国”的言论,
在我看来,这压根就是瞎扯
——要么是红卫兵的“只有毛主席才能救中国”的翻版,
——要么就是民主党卧底故意散布的言论,没有其它。


在现代公民的社会里,还在造神拜神,这背后说不存在有人故意误导、煽动与忽悠,我是打死都不相信。

希望



我们有一个优势,那就是民主党所渲染的那些“恐惧”,并不是真的
——无论是“堕胎”还是“危及民主”,这些都不是真的。
——至少不是现实的。

偏蓝的民众这次被吓出来投票,是被【不是现实】的恐慌所忽悠与挟持的,这种恐惧是出于左派偏(忽)狭(悠)的叙事手段,

这种手法可能一时有效,但在真相面前,在无数次的“狼来了”后,这种催动效率是急剧下降的。

而许多家长们所切身体会的治安恶化,教育恶化,则是现实的,实实在在的,无时不刻的。

只要我们能够让民众认清左媒体的忽悠,这种回归常识,回归共和党的动员能力将是长久的。

是的,现在在左媒体控制下,很多的普通民众长期被误导,
所以更需要我们自已对虚假信息要进行调查,研究,分析,要跳出民主党左派撒布的那些虚假信息,
要学会用更明智的宣传手法,学会占据道德高地,从而加强宣传与启蒙。

——而不是传播各种奇葩的言论。

就象在纽约,州长为代表的翻红现在暂时失利,但这不代表末日,
相反,选票的不断接近这证明了我们的努力是可以慢慢改变社区,进而改变结果。

而我们的努力,不是用嘴炮,不是去拜神,不是争辩选举有没有做弊,而是行动起来,实实在在地去拉人投票,去给他们宣传选共和党的好处,去揭露民主党的弊端。

同时,一定要把那条真正有效(但缓慢)的道路告诉民众:

我们现在要做的,一是让更多的沉默大多数出来投票,二是给当选议员压力,让他们通过提案立法一步步收紧选举制度,确立选举诚信法案。

这些行动是落实在地方上的,不是落实在川普头上的。

总是指望某一个人胜选就能解决一切问题,这种想法是要不得的。

川普不是神,事实上这2年多来,他对选举诚信这一部分毫无建树,他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在在初选中支持那些支持他的候选人身上,而不是放在修复选举制度上。

从这一点上,我是越来越厌倦了川普。
保守主义者是想办法解决问题的人,而不是只会发泄情绪的人,发现了选举漏洞,要想办法如何解决,而不是只是来煽动情绪。
我们学会先分析数据再总结如何可以做的更好,而不是只会天天喊口号。

共和党不是川普的,重点是请大家做好选民工作,以及要求各地方的立法机构完善选举制度。

川普当然有其历史地位,他也完成了历史作用。

只不过,我觉得【川普道路】是可以有更多的人去走,不一定一定要限死了只能川普来走,
特别是当川普越来越偏执的情况下,他已经与MAGA的道路越来越偏离了。

如果川普因素是影响中间选民的,就请川普因素离开。

接下来的事



接下来要做几件事,还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

1.成立南BK共和党俱乐部。

2.办免费的公民培训班。

3.找固定的地点搞选民登记与教育。

4.建立起我们自已的团队(非牟利组织,PAC或是SUPER PAC)。

让我们做好我们自己的事,
我们能做的是把尽可能多的坚持常识的民众带到投票箱前,将尽可能多的中间选民引导到共和党一边。

顺便也劝川普的支持者一句:
要真正解决2020的问题,是向前看,去修复,而不是去颠覆。

我是凌飞

关注纽约关注美国

感谢你一路耐心地看到这里

请帮助转发,让更多人知道

文章如被和谐请前往

www.ThisIsTheWay.world

https://t.me/ctrump

感谢不离不弃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相关阅读
美国中期选举,没有“红色浪潮”美国民主党或将在中期选举失宠 民调显示共和党将夺回众议院多数席位美国中期选举,金钱操纵下的民主游戏美国中期选举:共和党没有赢麻,特朗普成为输家!Close美国中期选举:共和党“大败” 拜登决定连任 特朗普“愤怒尖叫”美国中期选举:共和党“大败” 拜登决定明年连任 特朗普“愤怒尖叫”穷山恶水出刁民,绿水青山养文人(1)全职妈妈招惹谁了?民主党中期选举有麻烦 选民关心经济远胜于其他问题拚经济要有耐心?71%选民:很差...民主党抢救拜登低人气 共和党有望夺众院最后关头,抛弃民主党!美国中期选举,黑人和拉丁裔转投共和党...美国中期选举:佛州大胜;共和党将夺得众议院;川普和拜登都表示要参选2024幺蛾子来了!临近中期选举,南加州惊曝大规模重复选票中期选举:民主党扛起文化战争大旗,共和党聚焦民生经济11.8中期选举,拜登将成跛脚鸭深度 | 危险的美国中期选举:共和党极端选民”普遍呼吁内战“血月下的美国中期选举,博弈中结果难产,中国要谨防巨浪!恭喜!纽约多位华裔赢得中期选举,将服务各主要社区为民发声本周重点关注 |美国中期选举,中国出口数据美国中期选举:共和党未能掀起“红色旋风”丁辰灵:共和党赢中期选举,CPI低于预期,美股大涨中李克强内部讲话(有待核实)美国中期选举,带给世界的7个后果2022 美国中期选举:宾州版(4)—国会选区划分和众议员选举2022美国中期选举:宾州版 (3) — Dr. Oz 来到宾州2022中期选举,堕胎成为加州人权!州长纽森将连任简单说一下中期选举:川普对于民主党其实是利好【庭院种菜】自家菜地,别用这种有机肥!美国中期选举:摇摆州继续点票;纽约八成县翻红;共和党众议员横扫长岛小马智行彭军:自动驾驶是一场长跑,要有耐力,也要有瞬时爆发力|中国自动驾驶十人专访美国中期选举:亚利桑那州等六州是关键战场、马斯克呼吁选民投票给共和党!20.4亿!强力球史上最大头奖出炉!美国暂停南极旅游申请2022中期选举:威斯康星,民主党渐行渐远的目标华人积极参与乔州中期选举,为华人参政添光加热毛泽东是第一个与官国决裂的人关于美国中期选举,你应该知道的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