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魅羽活佛》第314章 移情别恋

《魅羽活佛》第314章 移情别恋

博客

关于晕车和晕船,小羽记得陌岩曾和她讲过:“不晕的人很难想象,那种难受劲儿一上来,想死的心都有。”

路上开车还好说,发现有人晕车立刻停车就解决问题了。若是晕船的人在海中央遇上风暴,其他人可得看紧了。严重时不止呕吐,要有人抱着、拿绳捆着,否则能难受到冲上甲板跳海自杀。晕船甚至不限于游客,连职业海军中都有不少。寻常出海时看着和正常人一样,只有大风大浪才会触发晕船的症状。这对不熟悉海的民众来说也许是难以想象的。

“完全不晕的是少数,”陌岩说,“除了天赋秉异的,得长期接受训练才有可能最终习惯海上生活。对大多数乘客来说,不晕只是因为船还没晃到让你呕吐的程度。等上了岸也不是立刻就能解脱,还可能转为晕码头。”

“晕码头?”

“就是说,明明回到了平地上,却感觉大地同先前的轮船一样晃个不停,严重的能持续好几天。”

另外,海浪的波长相比船身长短也是一个因素。较长的船迎着短波浪前进时,先是船头翘起,船身后仰,船里行走的人需抓住两旁的铁杆,搞不好脚下的地板就会成为身侧的墙壁。片刻后船头又改为俯冲,船里的人仿佛坐着巨型雪橇下滑,于此同时还可能伴有横向摆动。

就这么接连不断、周而复始地起伏摇晃,一次次逼近人们承受力的极限,让人担心五脏六腑迟早会脱口而出。那个时候,谁还在乎什么长生不老、功名利禄?满脑子里就是一个念头——盼着生命在当下结束。

想到这里,小羽又冲男厕所叫道,“喂!癞皮狗,还活着吗?活着就出下声。”

依然没有回音。小羽不再犹豫,几步冲进厕所,见姚诚趴在洗手池旁的地面上一动不动。俯身扯了下他的胳膊,倒是没有昏迷,脑袋徒劳地向上抬了下,重重地磕在地上。

小羽蹲下身,将姚诚翻了个个儿,面朝上。活该吧,真是报应不爽,刚才谁叫他无缘无故拿饮料泼她呢?瞧现在这副熊样,前额原本蓬松的头发湿冷地贴在脸上,下方是微蹙的双眉和紧闭的眼睛。苍白的面色将轻咬在一起的嘴唇衬得鲜红,倒是有些我见犹怜呢。

将目光从他脸上移开。衬衣前襟上已经呕得惨不忍睹,这种衬衣叫什么颜色,暗粉色?不不,小羽记起来那叫“三文鱼色”,同他腿上穿的棕灰色七分裤是标配,共同塑造一种活泼开朗兼温顺、有女人缘但还不花也不渣的邻家男孩形象。呵,有些人就是长得全方位无死角地好看,天生擅长博同情。

“喂,是打算今晚睡在这里吗?”小羽戳了下他的腰,下手不重也不轻。“住几号房?再不吭声我走了啊?”

地上只是哼哼了一声。怎么办,她还真的自己走了不成?怎么这么倒霉呢,被人欺负后不仅无法报仇,还被赖上了。

伸手先将姚诚双腿蜷起。要是船上没有其他人,揪着后腰上的皮带直接就飞出去了,小羽小时候在妞妞家就这么对付过上门来闹事的恶汉。可此刻满船的人,还是尽量不要显露修为。好在她平日看的杂志和视频多是与打斗相关,知道该怎么带走伤员。站起身,一脚顶住蜷起的腿,跟着双手一拉他的双臂,姚诚被拉成瞬间站立之势。

小羽再低头躬身,将自己的脖子伸至姚诚右腋下,腰一挺直,就把这只比她高、比她重的癞皮狗横着扛到了双肩之上,走出厕所。

不能不管,但是少不得要先吓唬他一下,解解气。

******

扛着姚诚在过道里走着,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可不只是一人晕船了,四处都有人在哭爹喊娘。一路上撞见的男女学生见到她的反应均是上身后仰,拿白眼球瞪着她,小心翼翼地侧身让她过去,仿佛她和背上的人是老虎或什么怪物。

出了舱门,来到甲板上。船还在剧烈起伏,风雨却已停止。夜空中乌云密布无星月,全靠游艇上的灯光将附近的海面照亮。只见海面上的巨浪在安静整齐地此起彼伏,嗯,据说这叫“涌”。严格说来,被风直接吹起的才是海浪。风停后还会有长久不息的正弦波向着远处扩散,这便是涌浪了。所谓小船怕浪,大船怕涌,因为浪比较无规则,扑打着便能将小船掀翻,对大船则没有多少危险。

涌虽然看着齐整,面上见不到浪花和泡沫,可怕之处在于波长大、周期长。此刻的游艇已由先前的前后左右摇摆,转为整艘船沿着巨浪上下起伏,位于涌峰的时候几乎要脱水而出,升到半空。片刻后降至谷底,周遭海面比游艇三层舱的顶部还要高,腥湿的海壁围墙一样将船包围。这种壮观又恐怖的景象,不是身临其境委实难以想象,也别怪背后的同学们尖叫了。

正好,吓吓那小子。小羽一只脚迈上船舷后,身子一挺就站了上去,鼻子几乎要碰到水了。肩上的姚诚挣扎了下,迷迷糊糊睁开眼,见到近在咫尺的海水还以为小羽为了泄愤要将他扔进海里去。

“饶命,”肩上热乎乎的那团东西在有气无力的哼哼,“以后不敢了……”

出完这口恶气,小羽扛着他走回舱室。这家伙的房间在哪里呢?得找个船员打听一下。在宴会厅门口碰上个年轻男船员,小羽请那人查一下姚诚的房间。

“抱歉,客人们的房间都是自己选的,就一晚上,我们也没做记录,”船员赔笑着说。快速瞅了一眼小羽背上的男孩,似乎惊叹一个姑娘家背人背了这么久竟没露出体力不支的迹象。“要不在我们船员区找个空房间给他住?”

把神志不清的姚诚一个人扔到船员那边?这么一说的话,小羽才意识到即便找到姚诚的房间,也不能就把他丢下不管了。先暂时弄回她和允佳的房间再说吧。

“呦,这是怎么了?”

上楼梯上到一半时,小羽听上方有人问。抬头见是向槐,就简略说了下情况。

“这样啊?要不送到我屋里吧,我今晚一人住,还有间空床,”向槐关切地说。

这种情况下,若是换成其他任何一个十来岁的姑娘,肯定会找到救星一样忙不迭地答应。可小羽从小经历得多了,见过的人当中既有仙佛帝君也有足以毁灭世界的危险人物。她相信向槐是一片好意,可认识只有一周,她不敢为他的人品打包票。若是把姚诚交给他后被他偷偷欺负了,或者明早人不见了,向槐又矢口否认整件事,那她不是害死姚诚了?

当然这并不是说她就信得过姚诚,但毕竟他此刻处在弱势,而她和允佳都有自我保护的能力。仅仅由于一个女人的懦弱和对世俗礼法的畏惧就让别人冒风险,这种祸害人的傻白甜她可不当。

“谢谢你,向槐,我看着他就行。”

回到三楼的房间,小羽将这只神志不清的癞皮狗扔到沙发上。允佳已经洗过澡、换上睡衣,听到动静后从卧室里走出查看。见小羽带了姚诚回房,虽然开学第一天就在饭堂认识过,还是忙不迭地后退几步。

“不用紧张,”小羽说,“今晚让他在沙发上睡。他要是敢去你屋里图谋不轨,你把他打一顿后再撵出去。”

想了想,又咬着牙说:“别,你来找我,由我来动手。”

允佳原本就性情温顺,把小羽当长辈更是言听计从。点了点头,不确定地问:“要不要拿湿毛巾给他擦擦?”

“还可以收他做干儿子,”小羽冲允佳摆了下手,自己朝浴室走去。“快去睡吧。”

******

二女歇下后早过了午夜。再睁眼时小羽见圆舷窗外天色已转亮,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耳中听到客厅里有细微的谈话声,这才记起昨晚上发生的事,赶紧穿好衣服,走到外间。

允佳和姚诚都已穿戴整齐,坐在桌腿固定在地板上的小餐桌旁吃饭,有说有笑。允佳穿了件藕色连衣裙,装饰不多,但那只蝴蝶领足以衬托她温雅高贵的淑女美。

姚诚身上也不是昨天那套装束,看来回自己房间换衣后才来吃早餐的。纯白打底内衣外,罩一件黑色短袖开襟衫,左胸上绣着只船锚,绅士的举止同昨晚的癞皮狗判若两人。这俩人坐一起真可以上油画了,成为人们心目中上流社会的标杆。

“小羽,快来吃吧,”允佳招呼小羽过来坐,“饭是姚诚送上来的,都是你喜欢吃的。我们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小羽走过去但并未入座,盯着姚诚说:“吃完了?吃完了就快些走吧,还打算赖这儿了?”

姚诚不情愿地站起身,走了两步后转身问:“你是不是会武功?不如今后我跟着你混吧,做你小弟。”

小羽坐下后根本没看他,抓起盘里的叉烧包来几口吃完一个,心里想象着身后多个跟班儿的情形,可以随意使唤他端茶倒水,倒也有趣。

“跟着我混,是有条件的,”她头也不抬地说。

“什么条件?”

“你得改名叫大宝。”

低着头,看不到姚诚的反应,听他不解地问:“为什么要改名?”

“因为所有跟我混的小弟都得叫大宝。”

“那你要是同一时间有多个小弟呢?都叫大宝,还是依次定为小宝、老宝?”姚诚声音的最底层压着丝笑意,连桌对面的允佳也跟着捂嘴笑。

“哪儿那么多废话?”小羽抬头虎了他一眼,“现在没你什么事了,姚大宝。以后我叫你你再出现。”

大宝、不是,姚诚走后,小羽如往常一般风卷残云地吃饭。船在她起床时已靠岸,从大玻璃窗里可以看到男孩女孩们迫不及待地下船,轻快的身影朝雾马岛岸边奔去。

允佳在桌边耐心地等小羽吃完,二女最后两个出舱。站在舷梯前,允佳眺望着岛中央的小山和四周的度假屋,睫毛微微颤抖着。来之前小羽没敢告诉她目的地是雾马岛,但此刻允佳肯定已记起,这是她和养父、大哥,以及小羽曾来过的地方,也是在这里遇上了她的族人兼仇人的后代——咏徽。

“走啊,允佳,”小羽扯了下她的胳膊。

“小羽……”允佳扭头,清亮的棕色眸子里倒映着大海,海水荡漾着将小羽围绕。随后一言不发地同她下船、上岛。

******

雾马岛中部有座小山,山的西面大都是有钱人在这里置备的度假屋,东部是给游客准备的酒店和出租房。天依旧有些阴沉,但不影响岛上美丽的景观。

船停在东北角的一处度假村门口,应当是这几年才修建的,小羽确定七年前来的时候没见到过。这里的海滩水浅,沿着岸边有十几座小屋悬空建在水上。透过蓝绿色的海水能望见水底的沙石。昨晚的涌浪没拍过来吗?小羽琢磨,屋里面都没进水?

这排小屋中央有座大屋,屋外的水上露台是给人吃饭喝酒的场所,屋子里面有礼品店、更衣室和游戏室。时候尚早,岛上其他客人估计刚起床。露台上的桌椅基本被同船来的年轻客人们包了,角落景色最好的那桌坐着涟笙等人。而那组金发、红发女郎们压根儿就是穿着三点式泳衣离开船的,此刻已经在水里嬉笑打闹得火热,用声音不断提醒着周遭的人群——我们最奔放!我们最性感!

已经没有空桌,小羽领着允佳,去跟温蓓蓓和杨晓蓉拼桌。事先定好了下午两点返航,那两个女生每人手中一张地图,正在讨论待会儿去哪里逛。

“我进去买喝的,”允佳对小羽说。

“你坐着,我去买。”

整天都是允佳照顾她,小羽过意不去。目光扫过露台也没发现姚诚的人影,否则可以指使他去买,看他是真想做她的跟班还是开玩笑。

小羽推开大屋的木门,穿过礼品店有个吧台,点饮料点吃的都在那里。沿着吧台有一溜儿圆凳,由于大部分客人都在露台上,室内只坐了个一身黑色长袖长裤的中年男人和一对青年男女。隔壁的游戏室里能听到娃娃头们在咯咯地笑。

小羽站在吧台前点了她和允佳的饮料。在等刷卡的时候,听右边的男青年说:“再过一周就开学了,寒假必须回老家。再见面恐怕要等到明年春天。”

小羽僵住了,这声音怎么如此熟悉?扭头看男青年,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穿着雪白的镶花衬衣,肤色似乎比衬衣还要白。也许是室内光线过暗了,这人像刚从古墓中走出,侧影却又美得让人目眩神迷。已到法定饮酒年龄,所以应当是在喝红酒吧,否则那副棱角鲜明的嘴唇怎能如此红艳?让人想起长在深谷中瑰丽的龙荆花。

这人不正是咏徽吗?父亲是西蓬浮国嗜血王国里掌实权的缪亲王,是允佳的世仇,两个家族同属米高贝族。允佳说过,她自己刚出生时也是嗜血儿,随陌岩离开西蓬浮国时从老君处求得灵药才脱去嗜血习性。

“没事啊,你专心念书,”咏徽身边的女孩说。女孩的脸被咏徽遮住,小羽只能看到一头微卷的长发和耳边的珠花。“刚上大学肯定要有个适应阶段,咱们可以经常视频啊。”

“那倒也是。记住视频时不能让你爸妈瞧见我,会吓到他们……”

小羽手中握着的两只玻璃杯被哗啦啦捏成碎片,落了满地。玻璃将手掌扎出了血,坐在她另一侧的中年黑衣男人立刻警惕地望过来,应当是咏徽的保镖了,可小羽浑然不觉。她是个皮实的女孩,从小到大经历的风浪也不少了,极少像此刻般心跳得生疼,呼吸都困难。

咏徽、咏徽居然变心了,另找了女友?要说咏徽和允佳总共见过两次面,一次是幼儿时期,第二次是七年前。当时也只是同允佳彼此动心,并未表白或许过什么承诺。

不同于司榆的仙气、涟笙的甜萌、向槐的英挺和姚诚的贵族气质,咏徽更像古堡里生活了千年的幽灵王子。邪美又有神秘感的男孩,有女孩喜欢也不稀奇啊?这么些年过去了,身边没有女友才叫不正常,是吧?这要是她小羽看上的人,生气归生气,既然对方有主了,当晚就可以把他忘掉。明天就会再找个新爱。

可那是允佳啊!允佳是谁?允佳是她见过的最美好、最善良的女孩。这些年来允佳可是一天都没忘记咏徽,待会儿小羽出去该怎么和允佳说起此事呢?说了吧,让她伤心。不说,难道由着她继续痴迷于单恋中,不知道她的心上人分分钟陶醉在别人的温柔乡里?

接下来的事已不受小羽意识的控制。眨了下眼睛,她已移到咏徽近旁,开山劈石地一拳划了道弧线,打在他左太阳穴上。这拳连她自己的手都打疼了,咏徽肯定受创不小,摔到地上后双手抱头。

身后阴风袭来,小羽凭多年打斗经验知道是保镖正一拳打向她的后心。小羽向右闪躲的同时右臂向后探去,精准地摸到保镖的胳膊。一抓一拧之间保镖手肘脱臼,同时一脚踢在对方腹部。保镖后背撞到对面的墙上,捂着右肘闷哼。

“喂,你凭什么打人啊?”女孩在扶起咏徽的同时气愤地质问小羽,“出手还这么重,我们招你惹你了?”

“你问他,”小羽听自己说,胸口还在不住地起伏,“你让他自己说。”

“神经病,我根本不认识你!”咏徽站起身,望向小羽的那一瞬双目变得猩红,口中左右两颗虎牙似乎也在迅速长大。

“不认识我?”小羽杀气腾腾地朝他迈进两步,“连丈母娘都认不出来,你小子是个什么玩意儿?当年你骑摩托艇时差点被鲨鱼吞了,谁救的你?今天我就该扔你去海里喂鱼。”

咏徽眼中闪过一丝迷茫,片刻后惊恐地张开嘴巴,眼中红潮褪去,虎牙也变回正常人的长度。“你、你是那个……”

“哎呀打起来了打起来了!”隔壁游戏室里的娃娃头们听到风声都跑了过来。“呦,她为什么打人家呀?”

“呵呵,明摆着的呀,被人甩了呗。”

“怪不得呢!瞧她那么凶,谁会喜欢这种母老虎?不过昨晚我见她也带了个男人回房,半斤八两喽……”

咏徽的保镖不明就里,怒喝一声又冲着小羽扑来。小羽转身准备接招,却不知向槐何时已到她背后,抬脚踢中保镖膝盖,保镖噗通跪到地上。

“哎哎,我家老大怎么和人打起来了?”从厕所门口走过来一人,“是谁不长眼,惹她生气的?”

小羽没理姚诚,因为另一边礼品店的方向又走来一人,正是允佳。

戳这里 Claim your page
来源: 文学城-FionaRawson
相关阅读
《魅羽活佛》第310章 谁都没闲着和老板谈恋爱是什么体验??救命剧情别太狗血了!军旅故事原创系列(36)纯朴的炮长2023 春节后的吃《洗脑》是以谋取私利为目的的小费变味了《魅羽活佛》第313章 出海找女婿《魅羽活佛》第311章 娇生惯养章子怡在海南拼桌吃火锅,素颜样子真的很老,汪峰秃顶像60多岁的《魅羽活佛》第315章 大驴蹄子国家一级演员杜雨露:死于癌症,只有6人参加葬礼,遗孀的行为让人泪目煮屁话禅茶(八)屁用不顶健康营养备餐-《泰国奶香咖喱鸡》《魅羽活佛》第317章 人鱼合影那夜,月光洒落在月光里40岁胡歌官宣生女!老婆不是江疏影,而是圈外女子,疑似某护士在海外骂《流浪地球2》的主力,竟然是他不止活佛可以查询了!假和尚、假道士也将无处遁形时势造英雄,人民写历史:1977“活佛厅官”案,这些离谱细节被曝光!乾六:不待其穷秦桧《深心帖》快慢跑,匀速跑与饥饿感细思极恐!墨尔本华女惨遭乱刀刺死,垃圾桶抛尸!或因移情别恋,男友被指嫉妒生恨《魅羽活佛》第309章 花样男子谢贤不再隐忍,揭露张柏芝第三胎与谢家关系,王菲坐不住了?“活佛厅官”罗廷才:骗取500多万元扶贫资金建寺庙尺度过大?好评成人游戏《魅魔》VR版遭下架!Steam简中玩家占比第一!《魅羽活佛》第316章 为你剥螃蟹的人华人超市物价偏贵,部分华人“移情他处”王羽佳的拉赫马尼诺夫音乐马拉松轰动场面(Jan 28, 2023.)《魅羽活佛》第314章 移情别恋【渔家傲-家父百岁寿诞寄怀】细思极恐!澳华女惨遭乱刀刺死,垃圾桶抛尸!或因移情别恋,男友被指嫉妒生恨“活佛厅官”罗廷才:不信马列信鬼神,骗取500多万元扶贫资金建寺庙《魅羽活佛》第316章 病鱼展厅《魅羽活佛》第308章 三朵校花自封“活佛”,深夜开光,迷恋封建迷信,厅官骗取500多万扶贫资金建寺庙花叶与根你心中理想的对日本的复仇方式是什么?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