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玻璃缸里的孙凤 (16)

玻璃缸里的孙凤 (16)

博客

突然,一声火车的汽笛声传来,响亮而突然,震得人心里一惊。

孙凤知道,那是小火车进站的声音,再过半个小时,它就要离开灵水村返回镇上去了。孙凤又急又愤又热,汗水成了溜,虫子一样在她的身上爬,咬噬着她身上细碎的伤口。她把头再次钻出黄瓜秧,放声大哭:“妈,我错了,我向你道歉,但我已经报了江市一中,你就让我去吧,求你了,妈!”

周蕙举起棍子,照着孙凤的脑袋又砸了过去。孙凤眼里都是泪,视线模糊,没有躲过去,只听啪的一声,头上结结实实挨了一棍子,疼的孙凤一屁股跌坐回瓜秧里。

成功逼退女儿的周蕙,得意地一扬下巴,“求我!没用,我再告诉你,没钱!这个帐我可算的是明明白白,将来你就算能考上大学,等能给家里挣钱还得七年后呢。七年后你一毕业后很快就会结婚,结婚后有了婆家,哪个还能沾上你的光,一点儿好儿都捞不着,我吃饱了撑的供你上大学?今天你就说出天花来都没用,老娘根本不吃你这一套!”

孙凤站起来,猫着腰,从瓜秧里探出头,试图再次突围,结果又挨了好几棍子,但她也顾不上疼了,迎着棍子强行往院墙边跑。

孙琳忙举着棍子跑过去,与周蕙一起,噼里啪啦的一顿乱打,用双棍阵把孙凤再次逼回到瓜秧里。孙琳认为这一回合自己立了大功,于是阴阳怪气地布置起来:“妈,咱俩把棍子横着拿,把瓜地围起来,她一露头就敲她。你说的对,都是一个爹一个妈,凭啥我们都窝在这里,她却美不滋儿地去大城市上学?再说了,我挣的钱凭什么给她花?”

周蕙一边拿棍子敲打探头探脑试图闯关的孙凤,一边用美丽的大眼睛瞥了大女儿一下,“这个帐是这么算的,如果她上学后我们能沾上光也行,关键是算来算去一点儿光都沾不上,便宜都让她一个人占了,到时候她一拍翅膀飞了,我不是人财两空?”

孙凤左冲右突,根本出不去。她看着太阳一寸一寸直上当空,自己的影子一毫一毫越来越短,而希望一丝一丝越来越渺茫,不禁万念俱灰,眼泪混着脸上的汗水一起淌了下来,忍不住大声哭道:“奶奶,奶奶,你在哪里啊,你来帮帮我啊,你不要我了,你来带我走吧,求你了。”

周蕙最看不上孙赞家里人,一听孙凤把她奶奶抬了出来,不禁又怒起心头,拿起长棍往孙凤身上戳了一下子,“住嘴!嚎什么丧?你奶奶现在还不是自己都顾不了自己,能大老远的上这里来管你?再说了,别说是你奶奶,就是国家主席来了,也管不着当妈的教育自家闺女。切!”

又一声汽笛声传来,象一声长长的叹息,又像野兽临死前的哀鸣。

孙琳听见汽笛声,便拖着棍子扭腰向前院走去,“妈,小火车已经开走了。走,咱们回屋吧,这大日头快晒死我了。”

周蕙挖了黄瓜秧一眼,把棍子靠在院墙边,转身也走了。

孙凤见那母女二人相继离开,便用胳膊胡乱擦了擦眼泪,钻出瓜秧就往前院跑。到了前院,看看那母女二人不在院子里,她又飞跑出大门,然后死命地向小火车站跑去。

由于速度太快,下坡的时候孙凤摔了个大跟头,从半坡处一直滚落到坡底才停了下来。她全然感觉不到疼痛,站起来继续朝小火车站跑。

等跑到小火车站,她的嗓子冒了烟。

小火车站是灵水村的信息中心,文化中心,娱乐中心。那里永远坐着一些人,白天以老人居多,傍晚或节假日会有年纪轻些的加入。他们在那里打发多的长毛的时间,咀嚼着道听途说,传播着家长里短。

孙凤知道小火车已经开走了,但还是不死心,便问周围坐在树荫下的人。

“小火车走了吗?”她问一个戴草帽的老者。

“走了,没听到火车叫吗?”老者回答道。

“小火车走了吗?”她又问一个穿的白花花的老太太。

“走了,刚走。”老太太答道。

“小火车真的走了吗?”孙凤的声音已经开始哽咽,泪水糊了视线,分不清问的是男是女。

“这孩子,这是有什么急事?问了一遍又一遍。魔怔了?”不知道是谁在说。

“真的走了?真的走了?”她问。

问着问着,孙凤感觉那日头变得惨白,并开始乱晃,突然间,什么都模糊起来,一股热热的东西涌上来,到了喉咙,她想压却怎么也压不住,便哗地一下吐出来,又酸又涩,连鼻孔里都是,也不知道吐出来的是什么。然后,孙凤就一头栽在了地上。

有人赶紧跑过来,说:这孩子怎么了,浑身是土,一头的汗,是不是中暑了?

另一个人说:胡扯什么,大山里这么凉快,中哪门子暑?

这是谁家孩子,怎么头上还挂着黄瓜叶子?

我认识这孩子,就是去年才从老家接回来的,老孙家的二姑娘。

多漂亮个孩子,怎么折腾成这样?脸上胳膊上这么多道子,象是拿棍子打的。

那两口子打孩子,从来都是下死手。

可不是咋的,尤其是他家那个大的,就是吃棍子喝眼泪长大的。

嘘!那个母老虎家的事咱还是少管。

七嘴八舌,虽然飘飘忽忽,但孙凤都听见了,却看不清,一切都模模糊糊的。她害怕起来,觉的自己好像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或者正在离开,她想留下来,想去江市读书,想上大学。于是她伸着手,胡乱抓着,终于抓住个东西,便在心里告诉自己,抓住个东西就能留在这个世界了。

又听到有人说:“来,扶起她来,给她喝点糖水。”

于是,有水进了孙凤嘴里,甜丝丝的。慢慢的,孙凤看清了自己周围的一圈脑袋,男女老幼,黑白胖瘦,品种很齐全。

孙凤慢慢坐了起来,那些脑袋也就散开,纷纷远离。

“孩子,你醒了?”是个奶奶。

“奶奶!”孙凤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牢牢的,生怕她走了。

孙凤到现在还认不全村里的人,但这个奶奶看起来好和蔼,好亲切,更像个亲人。

奶奶用手拍打着孙凤,“这是摔着了?咋弄这一身一头的土。”她又把孙凤头上的瓜叶子摘了下来。

孙凤拉着奶奶哭着祈求:“奶奶,你把我领回家好吗?我会干很多活,会刷锅洗碗,会劈柴,会收拾屋子,会喂鸡喂鸭,我还很会学习。”

奶奶却说:“这孩子,糊涂了这是。你是孙赞的二姑娘,我要是给你领回家,你妈还不得把我家锅给砸了。歇歇快回家去吧。”

孙凤晃晃悠悠站了起来,转头看去,周围坐了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她上前挨个问人家能不能收留她,却都遭到了拒绝。

她心里灰突突的,不想再回那个家,宁肯在外面流浪,也不想回去见那几个人。于是她就一直在车站坐着,好像车依然没来一样,没来就有希望,就可以等待。

黄爱书的家就在小火车站边上。

暑假的第二天,老虔婆就带着一个敦实的小伙子上了门,葫芦底村的。

葫芦底村在周蕙歧视链的最底端。如果说灵水村处在葫芦口,有可以去镇上的小火车,那么后山村则在葫芦腰上,需要翻过一道小山梁,才能到灵水村坐小火车出山。而葫芦底村,不言而喻处在昏暗的葫芦底部,要想爬出葫芦,需要翻过一道大山梁先到后山村,然后再翻一道小山梁到灵水村。因此周蕙常说:还好当时孙忽悠没把我带到葫芦底村,否则我早就憋死了。

她一想起以前的事,就给孙赞改名叫孙忽悠。

老虔婆三言两语,黄爱书就被父母定了亲,说是下个月过礼,十八岁摆酒成婚。

当初跟父母发了誓,答应初中毕业就定亲,不再上学,所以现在即使心里能沤出酒来,她也无法说出一个字来反抗。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跟父母呕气,除了吃喝拉撒,啥活不干,只在炕上躺着。具体自己给家里换回了多少钱,她没问,也没有兴趣知道。甚至那小伙子长什么样,此刻都是模糊的。

她不该不问清楚卖身钱的数目,她以为人财两讫,却不知道在她未来的丈夫和公婆那里,这笔钱是要还的。在不久的将来,也就是十八岁摆酒成婚后,他们将一遍一遍跟她算这笔账,让她以各种形式归还,而且利滚利,经年累月也还不利索。

这天在外面玩耍的五妹跑进房来,告诉黄爱书,说她同学孙凤在小火车站晕过去了。黄爱书第一反应是赶紧出去看看怎么回事,但随即她就改了主意,坐在炕上隔着窗玻璃往小火车站看。此时孙凤已经起来了,正在拉住一个奶奶哭诉。

黄爱书见了,便重新在炕上躺了下来,闭上眼睛,对自己说道:“真是娇气!这么点儿事就哭天抢地的,一颗苦藤上的瓜,谁又比谁命好呢?黄爱书,黄爱书,父母给自己起了这么一个名字,却不肯让你读书,而是十五岁就定了亲,这不是拿你开玩笑呢?好讽刺啊。如今谁又顾得了谁呢?哭吧,哭一会儿就回家吧。”

孙惕每天四点下班,他下班路过车站的时候,看见孙凤木呆呆地坐在一堆聊天的老人堆里,不禁心中疑惑,就让孙赞先行回家,自己朝孙凤走了过去。

“孙凤,你怎么坐在这里?”

听到有人叫,孙凤慢慢抬头去看,见是孙惕,眼泪忍不住又流了下来:“哥,我误了火车。”

孙惕有些懵:“误了火车?你要去哪里?”

“哥,我考上了江市一中,村长早上通知我明天去县城体检,如果误了,就取消录取资格。我误了车,明天就会误了体检,误了体检,就去不了江市上学。哥,我好难受,我想去江市一中上学。可咱妈不让我去,拦着我不让我出门坐火车。”

虽然不知道什么叫江市一中,但孙凤的描述还是让孙惕皱起了眉,他那晒了一天的脸则愈发黑了起来。

“先跟我回家换身衣服,看你象个你泥猴子似的。”他说。

孙凤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起来,跟在孙惕后面,并且边走边把江市一中如何好说给他听。

到了家里,孙惕进了自己房间,在矮柜里翻出个钱包大小的袋子,放进上衣口袋里,然后进到正屋,从地柜抽屉里找出户口本和孙凤的身份证,转身就走。

坐在炕上的周蕙问他:“孙惕,你这是要干啥?”

孙惕不回答,只是虎着脸往外走。

周蕙追了出来,见孙惕从偏房拿出自行车,胡乱擦了擦,朝屋里喊:“孙凤,出来!”

已经换好衣服的孙凤赶紧出来,见孙惕推着自行车已经到了院门外,忙快步跟上。

周蕙似乎明白过来孙惕的意图,惊叫着往外追:“孙惕,你是不是疯了?这么远的路你骑车去?你不要命了?山里好多狼和山豹子,你不要命了?碰上 熊瞎子一掌就把你脑袋拍稀碎啊!我的个天老爷啊!孙赞,孙赞,快出来拦住你儿子!快呀!老天爷啊!”

孙惕绷着脸,歪头看着孙凤在后座上坐稳,然后脚上用力一蹬,车就箭一般飞了出去。追出院门的周蕙只能眼睁睁看着儿子下了大坡,然后上了与火车轨道并行的小路。她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太阳已经斜靠在山顶上,映得大山宛如镶了一道金边,仿佛有神在窥探人间。孙惕并不坐实,而是屁股悬在座位上,哈腰半站着骑行。他沿着小火车轨道边的小路一路狂骑,带起来的风把衣服鼓成一个大灯笼,噗嗒噗嗒地直响。

未完待续
原创不易,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戳这里 Claim your page
来源: 文学城-南瓜苏
相关阅读
老烟记事(344) 匕首皇后区公寓传恶臭!浴缸里发现腐烂男尸 不知道去世多久长篇小说《玻璃缸里的孙凤》 (13)第69期早起打卡营(06.19-07.16)日本“玻璃大王”关停液晶玻璃基板工厂大环圈旅行线 (中)长篇小说《玻璃缸里的孙凤 》(9)营地日记(33)烟囱岩长篇小说《玻璃缸里的孙凤》 (10)道人笔记(十一)柳暗花明贵人助,明月初照游子情且随诗吟:《长相思 . 清明酒》《忆江南 . 清明雪》by 星如雨《留学》一周资讯(4.10-4.16)长篇小说《玻璃缸里的孙凤 》 (16)34年前川普叫嚣要处死的无辜少年,在川普被控罪时写了封公开信谷爱凌放出的未修生图把ab坑惨了?旁边那位扎进面缸里的才是真·翻车现场吧…长篇小说《玻璃缸里的孙凤》 (8)文曲星改善了界面长篇小说《玻璃缸里的孙凤》 (15)费城日本花园,樱花独放大环圈旅行线 (下)二婚难长篇小说《玻璃缸里的孙凤》 (12)马斯克任命琳达·雅卡里诺为新CEO,她是冲破玻璃天花板,还是面临玻璃悬崖?(網友小詩英譯)清明 – 俳句 – 孟朝崗苏珊米勒周末运势(7.15-7.16)长篇小说《玻璃缸里的孙凤 》(14)中医与西医长篇小说《玻璃缸里的孙凤 》(11)苏珊米勒一周星座运势(4.10-4.16)魂归何处清明雨叹--七言纯磨玻璃、混合磨玻璃、实性结节,哪个更危险?手术时机怎么选?电建新能源引入10家战投,增资近80亿元;生物制药商科笛集团港交所上市,红杉曾参与投资丨投融资周报(06.10-06.16)小山羊八丈五倍子,黄花自东瀛大环圈旅行线 (上)长篇小说《玻璃缸里的孙凤 》(7)中国分裂美欧? 美欧拆解习普?2022南美南极行(33)南极之旅道人笔记(十)忆往昔神童说谶语,算八字老者下断言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