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六十六章 哈尔滨-1968-1969年 2 人圆

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六十六章 哈尔滨-1968-1969年 2 人圆

博客

        中国人民的老大哥苏联从渐行渐远到怒目相向,从不相往来到棍棒相加,一晃就是二十年。1969年3月,双方屡有摩擦的武装力量终于在乌苏里江上的珍宝岛爆发了武力冲突,各有死伤,中国最终控制了珍宝岛。

        在冲突之后,苏联在媒体上造势要全面报复中国,不惜动用核武。一夕之间,黑龙江省成了前线。有人开始传言哈军工会被内迁。在这个大形势下,有关部门加快了对关押干部的重新审查和处理。8月份,刘院长被黑龙江革命委员会判定为“犯有顽固不化的走资派严重错误,属于敌我矛盾,暂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予以释放。

        为了让一盘散沙的哈军工能运行下去直到搬迁,夏建勋和一批中层干部也被同时召回了哈军工。这时的沈阳军区如临大敌,进入战备状态,露露已经不适合待在那里了。于是,钟常玉把露露送回了哈尔滨。青莲一家人终于团圆了。相比之下,刘院长家里却只剩下15岁的小儿子------他的妻子在干校,三个孩子去了北大荒。原本热闹和美的三代同堂,如今冷冷清清。

        夏建勋这次被分到了总务科,成了刘大田的部下。这个安排倒是让青莲喜出望外。不过,她也提醒夏建勋:“可别给老刘惹麻烦。你机灵点,也少管闲事。”

        “知道了。解放来之不易。咱们真的算是幸运的。一家三口都齐整。唉,可惜那玉镯不知什么下落。”夏建勋在他们小小的房间里挂布帘打隔断,给露露造个小窝。

        “算了。人没事就好。那......都是身外之物。”青莲说着,鼻子一酸------那真的不是身外之物啊,那是开淼的血肉之躯的结晶,自己唯一的纪念。

        夏建勋没出声,但是暗自做了个决定:要去找找看。

        布帘不够宽,挂起来就勉强挡住一张床。夏建勋看着青莲憋憋嘴笑。青莲默默叹口气:“明天我拆掉一床被套,把帘子加宽一点。”

        他们一家人忙了一天,把小小的单间房重新布置,充分利用筒子楼过道和一楼窗外围墙内的一小块土地,安好了家。晚饭过后,他们去院子里的澡堂洗澡,回到家早早累倒在床上。隔着布帘子,夏建勋给露露描述在大山里生机勃勃的大自然,讲他们终于修好了通向山外的一条路,还添油加醋地给她讲老乡嘴里的奇闻怪事,直到把露露讲睡着了。

        青莲蹑手蹑脚递给夏建勋一杯水,笑着看他一饮而尽。满月的银光从窗帘缝隙里照进来,把靠在一起的两个人的影子投在了墙上。那两个影子转头面向彼此,靠得越来越近。然后......

        露露那边传来“噗”的一声笑。两个影子顿时凌乱了。露露把头用被子蒙住,过了一会儿,没听见动静,就把头伸了出来。她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墙上的影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变了------变成一个拿着锄头的小人在锄地。而那个小人好像还是少数民族包着头巾一样。很快,锄地的小人变成了挑水的,然后又变成了一只狂吠的小狗和一只飞翔的老鹰。

        露露跳起来跑到爸爸妈妈的地界,央求爸爸教她玩影子。

        “今天太晚了,快去睡觉。明天一定教给你。”夏建勋把露露哄了回去,和青莲再次躺下,对她做了个鬼脸。

        青莲伸手拧他的鼻子,看他猛摇头,忍住不敢出声,自己也憋住不敢大笑。月光下,夏建勋眉毛上的一小条伤疤让青莲看了心疼。她轻抚他的眉骨,不禁热泪盈眶。白天看到他鬓角都开始白了,月色里却好像还是一片乌青;他眼角的皱纹也不明显了,深邃的眸子好像是包着火的木炭。这一刻,似乎时光倒流,回到了他们青春年少的岁月。夏建勋伸手将妻子拥入怀抱,紧紧地搂在胸前。他在青莲耳朵边小声说:“好想你!”

        青莲摸摸他的脸,耳语回应道:“嘘,睡觉!”

 

        他们家在一楼,在大楼靠着后面围墙的一面。而大楼和围墙之间有五尺深的一长条空地。本来没有门通向窗外那块地的,可是左邻右舍早就开始利用了这个大楼后围墙前的空间。大家心照不宣地把那块长条地根据各家的窗口之间分割,每家的地都差不多大小,也算平均共产。大部分住户砌了砖头鸡窝,还有的堆杂物,有的储存大白菜。夏建勋在刘大田的帮助下,搞到一些废木料,自己动手,左右造了高高的围栏,又做了一个小木桌、长条椅和花台,还做了通向窗口的台阶。这样,从家里就可以通过窗户去“后院”了。

        看夏建勋在搭藤架,青莲说:“你费劲儿搞这个干嘛?都快入秋了,什么也种不了啊。”

        “有木料就先搭起来呗。明年开春可以播种,到了夏天,就是个开满花的小棚子。到时候再拉条电线,挂个灯笼,多美的庭院啊。”夏建勋边忙边说。

        “我看还没鸡窝实用呢。”青莲故意气他。

        “哎,我可是执行民主投票结果的。咱们家二比一通过决议,要凉棚不要鸡窝。再说了,你会养鸡吗?”

        “养鸡有啥难的?”青莲不服气。

        “我想养鸡!”露露叫道。

        “啊?你怎么说叛变就叛变啊?你这个小叛徒?昨天谁说的要漂亮的花园的?还说要秋千?哼,本来想着给你做秋千的,现在我也变主意啦。”夏建勋虎着脸说。

        “爸爸,养只小鸡吧?牛牛不能来,我都想死它了。”露露开始央求。

        “算了吧露露,天冷了还得弄家里来,要命啊。”有洁癖的青莲想想都害怕。

        于是,露露经常趴在自己家的篱笆旁边,看邻居的鸡。有时候她还偷一小撮玉米丢过去给鸡吃。久而久之,她发现了邻居那群鸡的小主人是个男孩子,应该比露露大个三两岁,个子不小,虎头虎脑的。

        别看他们两家只隔着一堵墙,却是从不同门洞进去的。所以平时两家几乎没见过面。但是露露还是很快在一堆一起玩的小孩子里认识了那个男生。

        “我知道你老看我家鸡。”有一天那个男生问:“你叫啥?几年级?”

        “六年级。”露露脸红了:“我叫夏露。”

        “喔,他们都叫我铁蛋儿。嘿嘿,我叫田丹。”

        “丹田,哈哈。”露露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居然嘲笑起高个子的新朋友。不过,田丹不知道丹田是啥,对着露露挠了挠头。

        田丹父母都是高级技术工人,很实诚,儿子养得好,聪明、讲义气,外加手巧,在周围算是个孩子王,而他的一只大公鸡是院子里的鸡王。谁要是态度不够恭敬,那鸡可以扇着翅膀,追咬他一路。

        田丹显然挺喜欢文弱的露露,一下子就把她罩在了自己的“羽翼”之下。他们放学之后就一群孩子一起爬院子里的煤堆,翻墙去看防空洞工地,偷制药厂的小玻璃瓶子。田丹看露露喜欢一种野草结的籽,就收集了好多给她用来当木珠穿项链玩。入冬前的那一段时间,是露露这辈子最疯最野最开心的日子。

 

        随着1969年10月林彪副主席的“第一号命令”,全国人民在一夜之间开始深挖洞、广积粮,备战备荒。连露露他们都知道要时刻准备躲避原子弹。哈军工即将被分拆迁往内地,已经成了不是机密的机密。到了12月,这个谣传终于变成了白纸黑字的红头文件。中国最大的军事工程学院,被誉为“第二个黄埔军校”的哈军工,一夜之间分崩离析。

        以海军系为主,约1500余人留在原校址,成立了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电子系、计算机系等迁往长沙,成立长沙工学院,划归广州军区,后来发展为“国防科技大学”。全国范围内,还有很多哈军工衍生出来的高等院校,包括:南京理工大学,装甲兵工程学院,防化指挥工程学院,海军工程大学,空军工程大学,解放军军械工程学校,西北工业大学,第二炮兵指挥学校,等等。

        一时间,人心浮躁,一方面对于这个优秀军事工程学院的黯然落幕感慨万千,一方面又感到前途未卜。天天都有人员调令,天天都有拖家带口赶火车南下的家庭。在第一批离开的家庭里,就包括了田丹一家。露露在泪水里送别了她的朋友,对自己家的去向无限茫然。

        夏建勋和青莲一样感到迷茫。但是他还有一件事牵肠挂肚,那就是在可能调离这个大院前,去看看他当时藏在灯罩里的开淼父亲留下的玉镯还在不在。他知道这个东西对青莲很重要,但又不想青莲担心,所以没告诉她自己的计划。

        他对刘大田坦白了自己的想法,得到好兄弟的肯定和支持。“这好办,我找个借口,说咱们要去那个楼各家维修暖气和电路。到时候我掩护你,去看看。”刘大田拍胸脯保证没问题。

        没想到,他们俩轻而易举地得手了。那个灯罩像是一把倒挂的伞,里面四个大灯泡,一根短铜管在中心,夏建勋当时把玉镯和项链用电线绑在了铜管上,居然一直没被发现。

        当他的手指触及玉镯的那一刻,忽然心潮汹涌,虽然说不清所以然,但觉得这就是宿命。那天晚上等露露睡着了,夏建勋把纸包着的玉镯和项链放进青莲掌心,心情几乎和青莲一样激动。青莲眼泪汪汪地抱住夏建勋,说不出话来。

        夏建勋耳语道:“我觉得玉镯会给咱们带来好运气的。”

        青莲一边抹眼泪,一边点点头。

        在命运的十字路口,他们最为笃定的是:无论去哪里安家,只要他们仨团圆和睦,什么都不怕。

~~~~~~~~~~~~~~~

故事纯属虚构,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谢谢!

戳这里 Claim your page
来源: 文学城-可能成功的P
相关阅读
细细密密的光丨第三十六章 六个便士(上)细细密密的光丨第三十六章 六个便士(下)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六十六章 哈尔滨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四十八章 哈尔滨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六十六章 哈尔滨独属于哈尔滨的浪漫丨哈尔滨这家AAAAA景区可以办理结婚登记了!快来预约2023三月葡萄牙八日游:有点童话世界的感觉(附简要攻略)@哈尔滨人!哈尔滨市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参保缴费须知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二十六章 哈尔滨《时装》6月男女刊日线和小时线现象级网络小说《诡秘之主》官宣动画化,改编游戏已在路上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三十五章 武汉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二十六章 哈尔滨为什么工作室不让签名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三十五章 武汉2023疫后归乡路(三)廉航天花板--ZipAir为什么喜欢俊哲的原因之一精读丨CoCo的离世,让我们想到了这篇小说周末看片: Doctor Sleep-惊悚片里的探讨追夢豪寺(Dream House) (五)夢起之地金壮龙赴哈尔滨工业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黑龙江省通信管理局调研🤨三百六十行,行行出冤种:追剧《心居》和《漫长的季节》夏日的温哥华飞花 依之谓兄诗图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五十一章一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三十一章 哈尔滨阵亡将士纪念日周末开在斯德哥尔摩的“杀猪盘”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四十五章 哈尔滨《別知己》《玉蝴蝶 - 扬州个园》回国经验守望星空 —歌曲《望星空》赏析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四十二章 哈尔滨从对生活的重构开始 | 韩东小说《幽暗》《狼踪》新书分享会小女人读《道德经》英国王室成员哈里与梅根获得畅销小说《在湖边遇见我》电影改编权晚霞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