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回国送老朋友的礼物

回国送老朋友的礼物

博客

回国送老朋友的礼物

自从疫情爆发以来,四年多没有回国了。这次回国乘坐纽约——上海(中转台北)的航班,刚好前不久在网上联系上了四十年前的老朋友范守纲 ,他是上世纪八十年代《语文学习》的主编,他与现任主编易英华盛情邀请我到上海后聚一聚。几十年没见的老朋友,见面礼送什么呢? 

突然想到,四十年前,我与范守纲先生在一起时留下许多照片,于是请我的学生肖晗帮我制作一个画册送给老朋友留作永久的纪念:

 

 

幸遇人生贵人范守纲

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ksohtml9968wps1.png 

 

(1984年11月9日范守纲与李培永在桂林漓江的游船上合影)

 

 

    我与《语文学习》主编范守纲在1984年11月“漓江之秋”语文改革研讨会相见。那是一次研究语文教学改革的全国性的盛会。参加会议的语文教育家、语文教学改革一线的中学老师、各省市的教育出版社负责人、各地的语文刊物的主编三四百人齐聚山水甲天下的桂林。

    我报到后,马上就分到一个“标间”,进门不一会,又来了一位中年人,非常礼貌地问我贵姓,我自报:“免贵姓李,名叫培永。”他立即上前双手紧握我的手说,“你好!你就是李培永呀!我是上海《语文学习》的范守纲。模范的范,遵守的守,语文教学大纲的纲。我就是模范遵守语文教学大纲的范守纲。”他不停顿地接着说:“我们九月初已经通过书信联系过了,没有想到大会把我们两人分到一起住了!太好了!我原来还想开完会后去武汉华师一附中找你呢!”我一听他快速说完之后,非常高兴,非常感谢他约我写稿!

    范守纲主编九月初给我来信说,他们已经决定发表我的学生写的作文《假如我是武汉市市长》,希望我继续提供学生的优秀作文。

    他放下行李后说,我们两个住在一起太好了,我先去找其他人谈事,晚上回来好好聊聊我打算找你约稿的事。

    当天晚上,他忙得十一点左右才回来。洗漱完毕,躺在床上开始聊天。他先说约稿的事,觉得《假如我是武汉市市长》一文已经广为传播,现在要从另一个角度来考虑,可不可以再找一篇该生的优秀作文,你也写一篇评点作文的文章,发在明年《语文学习》第一期。你我这几天有时间再研究一下选文和点评文章怎么写。

    然后,他说这几天你跟着我去结识一些新朋友,以后多与他们联系,学习他们的教学经验。他先后介绍我认识了魏书生、徐振维、钱梦龙等全国著名的语文特级教师。

       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ksohtml9968wps2.jpg

     (1984年11月10日范守纲邀约魏书生和我到桂林伏波山合影)

 我与范守纲先生第二次见面在上海。

    1986年4月上旬,湖北省高中语文实验班的执教老师,在教研员张良谟老师带领下,乘“东方红”客轮,从汉口顺江而下,先后到南京师大附中、扬州中学、苏州十中、上海育才中学听课学习,与实验班执教老师座谈,探讨高中实验教材的教学教法。

    4月6日晚饭后,我与沙市三中的王昌明老师、公安县一中的史绍典老师去拜访《语文学习》主编范守纲先生。我们在他家客厅,就语文实验教材教学教法问题,请教范先生。在谈话过程中,范先生多次讲到叶圣陶老先生的教育思想理念,及叶老关于语文教学教法问题的精辟论述。特别令人兴奋的是范先生把珍藏的叶老给他的回信,拿给我们传看。

    我手捧叶老的墨宝,仔细阅读,强记要点。当晚回到宾馆后,立即写下了1983年1月25日叶老给范守纲的回信要点:

   ·作文就是说话,作文是用笔说话;

   ·说话的内容和要求;

   ·作文命题很重要;

   ·作文评改方法要改革;

   ·讲深讲透与精批细改一样,学生吃亏。

    叶老上述论述,是结合当时语文教学中的一些主要问题,再次明确阐述他的教育理念。自从1982年,我执教人教社语文分编型实验教材以来,叶老的《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是必读著作。叶老的教育理念是:“教师教任何功课(不限于语文),‘讲’都是为了达到用不着‘讲’,换个说法,‘教’都是为了达到用不着‘教’。怎么叫用不着‘讲’用不着‘教’?学生入了门,上了路了,他们能在繁复的事物之间自己探索,独立实践,解决问题了,岂不是就用不着给‘讲’给‘教’了?这是多么好的境界啊!”学习叶老的教育思想,结合语文教材改革实验,改革教学法,着力培养学生“自能读书”“自能作文”能力。

我与范守纲先生第三次见面在北京沙滩后街55号人教社招待所。

1986年9月22日到10月23日,人教社邀请我参加实验教材《作文·汉语》第一册的修订工作,同时还邀请了北京著名语文教师张必琨和江苏著名特级教师朱泳燚。据该社副总编刘国正先生说,这是人教社建国以来第一次请三位中学老师参加教材修订工作。 

 

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ksohtml9968wps3.jpg 

(从左至右:朱泳燚、张必锟、《写作》责任编辑王连云、李培永在人教社合影)

 

    1986年10月8日,范守纲先生来北京采访语文教育家张志公先生和叶圣陶先生。

他与张必琨和朱泳燚也是老朋友了,他到人教社招待所住下后,我们欢聚一堂。

    张志公先生就在人教社上班,第二天,范守纲带我一起去志公先生办公室时,志公先生非常热情,见面握手后就拿烟,一边点烟一边说,医生、亲人都劝我戒烟,还有朋友告诉我,说吃糖可以戒烟。没有想到,烟没有戒掉,吃糖又有瘾了。这不,原来只要烟、酒、茶,现在还要加上糖果。

    范守纲先生真是一个采访高手,他在与志公先生的聊天中,不知不觉把他要问的问题都谈到了。我们在聊天时,志公先生还讲了一件趣事。他说,有一年,他陪吕叔湘先生参加北京市中学语文研讨会时,叔湘先生拿着会议议程单,指着一位发言人的名字问:“志公啊,这位老师的名字怎么读 呀?”志公先生一看,忙说:“不认识”。那位老师就是北京著名特级教师刘朏朏(fei)。我也因此又在范守纲先生的引荐下,到刘朏朏老师家中拜访了她和她的先生高原教授。后来还为他们夫妇办的《中学生说和写》写了几篇说话训练的文章。

    范守纲先生还约我和朱泳燚一起去拜访叶圣陶先生。

    叶老当年住的四合院,是北京市剩下的为数不多的正宗的四合院,属于“北京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当朱泳燚老师按响门铃后,只见开门的是叶至善先生,他是叶圣陶老先生的儿子,那年也有七十多岁了,长相酷似叶老,满头白发,连眉毛都全白了。

 

(从左至右:朱泳燚、叶至善、范守纲、李培永)

 

    范守纲以前曾多次采访过叶老,与他们一家非常熟悉。朱泳燚以前写《叶圣陶的语言修改艺术》那本书时,经常去叶老先生家请教,与叶老一家也非常熟悉。

    至善先生一看范守纲和朱泳燚,就说:“很不巧,叶老住院了。”范先生连忙说:“没事,没事。我们就是来看望他老人家的,您去医院时,代我们问候老人家,我们就不去医院打扰了。”

    范先生介绍我认识至善先生,他一边说:“年轻真好!”一边请我们进了客厅。

    我们在客厅谈有关语文教学的一些事,谈话非常自然。谈到语文教材选文和修订时,讨论也非常热烈。

    叶至善先生一生做编辑工作,他的文字功底深厚,是叶圣陶老先生培养和教育的结果。至善先生少年时代就喜欢练习写作,父亲的指导更给了他切实的帮助,使他知道了该写什么和怎么写;他们兄妹三人围着桌子看父亲给他们改习作,也让他比较早的就知道了应该怎样选编和修改稿子;所有这些都为他最终走上编辑这条道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那天下午,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当我们谈到语文课本选用教材问题时,叶至善先生谈他父亲的说明文《景泰蓝的制作》的创作经过后,他明确表示,这篇文章不应该选入中学语文课本,理由是文章的内容太专业化了,老师不容易讲清楚,学生也比较难理解。

    作为一个长期在中学教语文的普通教师来说,我非常赞成至善先生说的意见。后来人教社也采纳了他的建议,再也没有选用叶老的这篇说明文了。

    一下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临别时,至善先生一定要送我们出门,走到院子中,我们四人照了一张合影才依依惜别。

    感谢范守纲先生引领我走近语文教育大家,聆听他们的谆谆教诲!

    晚上,我们一行三人再去拜访志公先生,志公先生侃侃而谈两个多小时,纵横捭阖,集中围绕《语文学习》当时读者的三个“兴奋点”,阐述他的语文教育思想。

 

语文教育封闭型问题;

语文教育的辩证思维;

语文教师要学一点专业理论。

回到招待所,我们三人感触颇深,都觉得今天收获太大了,但又觉得志公先生意犹未尽。范先生说:“不要紧,我出门时,已经跟志公先生说好了,明天早上去先生的办公室,请先生继续讲,我带录音机去录下来。”

    第二天早上七点半,我们准时到了志公先生的办公室。先生又足足讲了两个半小时。一起去聆听先生讲话的,还有人教社中语室主任张厚感编审、特约编审顾振彪、《作文·汉语》责编王连云等。

    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ksohtml9968wps5.jpg

(左起朱泳燚、范守纲、刘国正、李培永在人教社合影)

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ksohtml9968wps6.jpg 

(左起朱泳燚、王连云、范守纲、李培永在人教社合影)

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ksohtml9968wps7.jpg 

1986109日范守纲与李培永在北京北海公园合影)

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ksohtml9968wps8.jpg 

19861011日范守纲与李培永在北京慕田峪长城合影)

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ksohtml9968wps9.jpg 

19861011日范守纲、朱泳燚、李培永在慕田峪长城合影)

 
戳这里 Claim your page
来源: 文学城-李培永
相关阅读
暴民恐惧-知识鸡贼分子与独裁者的殊途同归Marc Tessier-Lavigne, Pres Rockefeller, S《灵魂的哀伤吟游·亨特篇之三》长篇纪实文学《湖天一览楼》第一部第一章(1)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TV series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六十六章 哈尔滨-1968-1969年 2 人圆刀郎新专辑“山歌寥哉”《灵魂的哀伤吟游·米莱斯篇之一》特别时刻,中方不忘“老朋友”我就当这是晚安,老朋友干货!澳洲回国送礼攻略!盘点澳洲小众伴手好礼!这些东东精致又有feel!赶紧抄作业送三个男朋友同样的礼物,啧啧从白光的ㄍ假正经》、崔健的《假行僧》到刀郎的《罗刹海市》StyleMe老朋友【顶好喜剧】【一年一度】2023波士顿中文脱口秀正式演出来啦瓦格纳会在8月5号进攻立陶宛吗?国际企业家再次聚首上海,陈吉宁会见新老朋友,共同展望第35次上海市市长国际企业家咨询会议双林奇案录第三部之歌星之死: 第十四节特别时刻,中方不忘“老朋友”!《剩女的游戏》六提早退休 (一)主内平安晨跑住朋友家把朋友赶出门还把朋友的房子烧了还是租的房子?原因是...反贼给大外宣的工作指导火了!加拿大华人疯抢Dollarama这个东西!囤好几个回国送人!蝴蝶兰,美丽的蝴蝶兰《剩女的游戏》七(完结篇)哎呀我的梨花Grusch爆料的背景及可能存在的假消息运作?回国送礼千万别带这个!当作走私 会坐牢罚巨款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