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长篇纪实文学《湖天一览楼》第一部第一章(1)

长篇纪实文学《湖天一览楼》第一部第一章(1)

博客

(博文重发说明:长篇纪实文学《湖天一览楼》于本月开始在《文学城》连载。初来乍到,不免手忙脚乱,但仍然被“首页”相中,且收到了一两条温馨的评论,叫一个新手大受鼓舞。但在发出第五章后,发现一个问题,我的每个章节太长,对在网上冲浪的朋友来说,可能不是很方便。因此,我将前五章删除并重发,每次只发一节。请各位朋友原谅!

崔哥  07-26-2023)

 

第01章 天京突围 崔阳春隐居菱塘

1 梦乡的色彩

 

我原先并不叫崔小农。我出生的那年闹饥荒,全国各地都缺少粮食,政府正在提倡大办农业,因此我六岁以前都叫崔大农。到了江苏高邮以后,母亲嫌“崔大农”三个字在苏北话里听起来像是“吹大牛”,她不是太喜欢。送我到机关保育院报到的时候,她随口就为我改了名字,从此大农变成了小农。不管是大农还是小农,其实无所谓,周围的大多数人(比如我的岳父母大人)一直都叫我小崔。直到我年纪大了,忽然有人不再喊我小崔了。说了半天,现在到底该怎么称呼我呢?

封面上不是有吗?崔哥呀!

不知算不算是一个特点,我从记事开始到现在,只要一睡着就立即做梦,不会停顿,到醒方休,从无例外。

自从18岁离开高邮以后,我在梦中最常见到的是故乡的运河,还有河那边一望无际的湖水。

我曾经问过朋友,老家在他们的梦境里是否有色彩,有的说有,有的说没有,反正我的从来都没有。做别的梦时,常有彩色出现,只要是在梦中回到家乡,家乡一定是黑白两色的,且带着淡灰色的基调,透着一丝忧伤。难道是因为离别得太久远吗?

梦里的家乡虽无彩色,但却非常清晰,仿佛是我的现实亲历,又好似我曾经的过往,也像是从小听过的传说。时间一长,我已经难以分清,它们只是梦中的虚幻,还是现实在梦里的延伸。活了大半辈子也没搞明白。或许我并不需要一个明确的答案。

到我上了岁数,梦里似乎多了一个花蕾。在我的期盼中,花蕾有一次终于开放,我竟然发现,哦!原来这不是一朵小花,而是一个愿望,想要把那些做过的旧梦全都串连起来,并记录在册。

于是有了我要讲的这个故事。

 

点击这里获取完整内容

《文学城》CuiGe的博客:blog.wenxuecity.com/myoverview/80563

《湖天一览楼》的专属网站:https://hutianyilanlou.wordpress.com/ 可获取完整内容以及相关影像资料。

版权所有 不容侵犯!

Copyright © 2023 Edward Xiaonong Cui

All rights reserved

 

戳这里 Claim your page
来源: 文学城-CuiGe
相关阅读
香港导演胡大为抗日电影/宋佳何潤東梁家辉《遍地狼烟》追夢豪寺(Dream House) (五)夢起之地武曌骑唐(1)大唐政事堂的宰相职位演变晚霞她的故事(1):“我觉得自己挺棒的。”守望星空 —歌曲《望星空》赏析2023三月葡萄牙八日游:有点童话世界的感觉(附简要攻略)中国经济发展新动能(1):新能源汽车跑出“加速度”《玉蝴蝶 - 扬州个园》武韦之乱(1)她知道,她从一开始就什么都知道盛唐气象的最后挽歌(1)灭霸的人口理论小幽默,武曌的祸国殃民成绩单(万字篇)《时装》6月男女刊什么是民主?#伯恩斯大使的民主对话#第一集(1)玻璃缸里的孙凤 (15)2023疫后归乡路(三)廉航天花板--ZipAir【海外诗人】紫罗兰文学社专题篇(1)《三门问题》的权威实验到底验证的是什么?追剧《心居》和《漫长的季节》你这样旅行好辛苦,嗯,主要是为了刺激|2023日本游记(1)春天里的跑山行动--大菠萝山开在斯德哥尔摩的“杀猪盘”大峡谷漂流日记第一天咀外文嚼汉字(246)花轮,花圈,花环【经典回顾】动力学平均场7:超越局域近似—费曼图展开(1)为什么喜欢俊哲的原因之一脑损伤以后的复健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五十一章一夏日的温哥华高纯度氟化氢突围记 | 半导体材料故事(1)为什么工作室不让签名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