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让我说说真实的美国圣路易斯

让我说说真实的美国圣路易斯

博客



读到一篇华大学生写圣路易斯的文章,里面显示作者去过英国著名作家T. S. Eliot的孩童故居。我想补充些信息,周末专门去离我们几条街距离的Central West End (CWE)中心地带,拍了位于Euclid 和McPherson交界处的T. S. Eliot雕像。它是圣路易斯的T. S. Eliot协会立的,大家可以借助文中的照片体会孕育这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环境。

我在群里试图写帖给那位作者,但是只写给了转他文章的圣路易斯朋友。我想谢谢作者花时间写圣路易斯,但是觉得很可惜他写圣路易斯的笔触有些昏淡。我想专门写文谈谈真实的圣路易斯,一个让我们舍不得离开的美丽的地方,我是实在看不惯那么多人对她这般误解。

T. S. Eliot这家伙存在国家认同危机,明明是我们圣路易斯人,偏偏变成了一个英国诺贝尔奖得主。T. S. Eliot源于新英格兰的学术家族,长辈当过哈佛校长,爷爷创办我们华大,父亲则是富有商人。他去了伦敦后与英国女性纠缠,第二任太太前几年才去世。前不久他还有与美国恋人的超过1100封信件发表,当时轰动一时。我不懂诗,也不知他以什么获得的诺贝尔文学奖。对我们这些发音不准的人,很难欣赏英文诗。我仍然记得,在英国湖区, 儿子朗读William Wordsworth 的诗给我们听,当时觉得父母付的耶鲁学费没有浪费。

T. S. Eliot雕像的对面是仿巴黎的左岸书店,现在仍然还存活着,简直是个奇迹。昨天在聚会上遇见含着银匙长大的富翁Tom Schrafly,我还问及我们古董房的前小房主耶鲁校友埃瑞克的现状。我高兴知道他癌症痊愈,他的首本书就是在此书店举行的签名议式,Tom说埃瑞克的第二本书也快完成了,为一个度过退休时光的很好的方式。这是CWE北边的地方,再往北就不太安全了。

但是稍往南边走一条街就是人间天堂般的高尚住宅区,又被称为Place的私人住宅区的街面宽广,两侧则是价值连城的古董房。

这里要特别说明一下什么叫Place,为圣市开创的文化现象。圣市历史悠久,法国人从新奥尔沿河上来时这里是印第安人的家园。这里很多建筑具有珍贵的历史价值,拥有长久保留的价值。为了防止房子在买卖过程中变动建筑风格,尤其是各位房主擅自推倒重建,圣市立法使废除古董房十分困难,特别是那些在Place内的建筑。注意这里不叫Street,Avenue或Boulevard, 加州没有文化的技术富翁们要特别小心,在圣路易斯很多Places是封闭管理的。

T. S. Eliot长大的环境:Central West End。著名作家Tennessee Williams的故居就在附近,还有资助Charles Lindbergh飞越大西洋壮举的古董社区的富商们。

圣市犯罪率高也仅是东北角的区域,那是特殊政治原因造成的。他们远不能代表大圣路易斯的优美环境与平静生活,媒体抓住这点不放非常不公平,以至于我带朋友参观,他们都说比宣传中的圣路易斯好多了。

其实圣路易斯是特别适合养育孩子的地方,消费适中,博后都可以买房子。大圣路易斯的植物园、动物园、艺术博物馆都很好,关键是有些还是免费的。孩子们拥有美国中西部的价值观在我看来强过纽约和加州,这个只有过来人才会体会到。有好多人说自己不去外面不能体会圣路易斯的优点,每次从加州或纽约回来都觉得这里更好。

美国中西部是a real America, 更是美国人才的源泉,为美国输送像马克吐温、海明威、James Watson、杜鲁门、艾森豪威尔与里根这样的杰出人物。

这里既有大城市的资源也有小镇的宁静,为真实的美国所在。圣路易斯市区只有30万人口,乱的地方像有些人形容的人间地狱,但圣路易斯各郡拥有几百万的人口,downtown的子弹打不到Ladue,除非是导弹才会有杀伤力。即使圣路易斯市也分区,CWE就很好,呈现出复兴景象,为全美十大neighborhoods。这里新建筑也层出不穷,房价曝涨。CWE是圣市的巴黎,古董建筑和社区密布。

我们古董私人社区更是在美国、欧洲和日本难寻,保留着圣路易斯曾经的辉煌,我们是经常全球旅行的人。人口不是绝对的指标,古董房每家只住1-2人,增加会让房子贬值。圣路易斯的Midtown 也在复兴,很多高科技企业进驻,年轻人很有活力。圣市的建筑传统比很多我们以西的地方强很多,包括很多加州地区,东部的印第安纳根本无法与圣路易斯比,这里还有保护古典建筑的Landmark Society。

每年美国都市的谋杀数据确实十分误导不懂的民众,特别是外国人,但是稍微有点美国生活经历的人应该很容易理解。因为他们懂City(市)与County(郡)的区别,圣路易斯郡的行政长官比圣路易斯市长的权力大多了。说得通俗点,谋求率的高低取决于美国City是怎么界定的。美国近百年来白人逃离城区都是趋势,现在犯罪率奇高的东圣路易斯以前是个美丽的渔村。

圣路易斯市的人口确实逐年减少,现在己经少于30万。人在向郡移动,整个大圣路易斯人口是在持续增长的,29万City人口只占大都市地区的十分之一。这个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圣市女市长Tishaura Jones在视频中说,她和孩子几十年生活在圣市北边,几乎天天都能听到枪声。不仅她能听到枪声,我们在古董社区有时也能听到。谋杀数量除以那么一点City的人口,当然排名奇高,如果以290万为分母,那么排名就会迅速下降。其他美国大都市划市与郡并不都是像圣市这么极端,市与郡比较融合在一起的地区犯罪率帐面上就低了。

我们古董社区刚去世的居民Bert Walker曾经主张St. Louis City和County合并,他是老布什总统的表弟。但是这个提议遭遇圣市各郡的民众的强烈反弹,不仅不同意,当年Metro西进时他们硬是游说地铁通过华大主校园和Clayton后必须南行而不是向西。这就是圣市地铁为什么在克雷顿有个近乎90度转弯的原因,因为当时西区的居民说,我们担心他们空手坐地铁过来,但是他们开着我们的车子回去。在我的上班路上,看见警察拦过一辆崭新的奔驰车,警察需要打电话核实这车,旁边站着一位年轻人。圣市警察是会拦车询问的,旧金山现在空车泊路边经常被人砸,我们在圣路易斯从来没有经历这种事。

麦律师竞选参议员开始发力了,我们昨天古董社区聚餐时谈及他应该是用募捐来的钱,买了辆拖车。这家伙有的是钱,为他捐款是种浪费。我们昨天笑话他,他曾因为邻居开皮卡而告别人,现在他自己却开着拖车到处竞选。中国人与美国人差别有多大?持枪保豪宅事件发生后,老中说有人会刺杀麦律师,但是麦律师开车到处演讲竞选。我真可以仿效马克吐温写竞选州长,自己写麦律师竞选联邦参议员。昨天去拍T. S. Eliot的塑像,刚好路过麦律师的家,墙至少有两米,后门更是高达五米。这后门是犹太教所和学校,麦律师曾经把别人用于环境教育的鸟巢给毁了,孩子们痛哭,只因影响了他家的景观。

加州洛杉矶朋友留言:“人口數量持續下降、流出,說明一切。我兩个同學,一個Oncologist, 一個Pathologist, 與華大醫院的三年合同一到立馬走人。一個现在NJ, 一個在FL”。

我的回复:“很多人留下来了,我们都担心近亲繁殖,因为太多人不想走。我们希望更多人像Leana Wen, Andy Chan和Dean Li那样出去成为业界领袖。这个你就外行了,我来圣路易斯时整个Metropolitan St. Louis的人口是120万,现在是290万人口,翻了一倍多,圣市的西边一直在持续膨胀。你可以想想以30万对290万是多么地荒唐,那30万坏了我们的名声。现在美国职业人士也醒了过来,开始进城了,特别是年轻人。我来时270与40的立交桥正在建设中,现在以西己经拥有相当大的社区,直通St. Charles 和O’Fallon。

另外这些信息也有助于你了解圣路易斯:在2018年,密苏里的11个Fortune 500的公司中10个在圣路易斯,全美30个最大私人公司中的2个在圣路易斯,我们华大那么富有不是没有基础的”。

圣路易斯朋友回复:“吴教授,此文不是我写。作者花大量时间查阅文献向读者描绘了圣路易的百年多来的兴衰,是真实的圣村故事,故介绍给群友。圣路易是我在美国居住的第三个城市,我本人在圣路易地区郊外小城居住了近24年,可以说是我的第二故乡。多少都有了感情。许多郊外的小城生活宁静,消费在全美适中,大多数居民都传统典型美国人,乐于助人,是典型美国中西部较为保守的地方。天气不是酷暑严寒,虽然没有东西海岸城市那样充满活力和创新,但的确是过日子的地方。植物园,艺术博物馆,森林公园,fox theater, power house 都是我的最爱。市内的镀金时代的百年建筑保存不错,的确能唤起那个时代的记忆!”

现借用以前朋友航拍圣路易斯森林的照片。如果航拍南加州,应该尽是些秃头的山和干燥的土地,当然看不见那些洛杉矶高速旁和好莱坞大道上的垃圾。

戳这里 Claim your page
来源: 文学城-雅美之途
相关阅读
它可不是「中国圣托里尼」!比三亚唯美,比涠洲岛好吃,夏天当然要去这片海!我觉得这事情太恐怖了!蒋介石如何对待民间遍地饿殍的草木灰是一种什么肥料?怎么自制草木灰?这三年失业的年轻人,究竟都去哪儿了?说说我的真实观察我的女邻居这款过于真实的《居家隔离模拟器》在朋友圈刷屏了与加州迥异,圣路易斯移走无家可归者[下厨记 IX]自制牛干巴转学喜报!恭喜老查留学收获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和UCSD转学录取!圣路易斯市遭遇世纪洪水,前所未有的景象龙卷风健康快递 162从价格双轨制到国营和私营企业并存,解释为什么说中国的贪腐是永远清除不了的。。。我学语文教语文的一生(45)张文宏出来了:奥密克戎毁了我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芝加哥的火车2022-23年度招新|不下定义,讲你最真实的美高故事旅游中的吃—2俄罗斯的未来,取决于他们能否转变一个观念到底什么才是真实的青春期:有选择性也有冲动江南之歌上海什么时候可以“开封”? 等中央宣布了备战2023: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圣母大学、埃默里大学将联合召开线上说明会!报名通道已开启!【俄乌战争】09,4月8日俄军进攻战役评估地主断粮 海军陆战队断粮 魔都鸳鸯锅日记(四)莫斯科的平静,让人不安退休之地搜寻记 (4)微信群的分裂危机马克和他的“白银链子”|他的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脆鹿故事(1)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